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维州政府连遭诉讼 亲共成祸端?

目前,维州安德鲁斯政府正面临着三起集体诉讼。(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9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墨尔本综合报导)日前,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正因防疫处理不当、擅签“一带一路”等问题遭致多方抨击,各界吁其下台的呼声不断。

截至9月19日,维州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夺去生命的病患占全澳死亡总数近90%,总感染人数占全澳近75%。

由于第二波疫情的反扑,维州迄今仍在施行澳洲最严格的防疫措施。自8月2日以来,大墨尔本地区实施四级封锁令已有七个星期,居民没有特殊理由不得离家,企业倒闭、家庭无力支付账单的消息层出不穷。

上月底,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指出,维州政府在防疫问题上存在着“不可接受的失误”;澳洲联邦财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直言不讳地将导致维州确诊病例激增的“一连串失败”描述为“慢速车祸”。

维州政府面临多起集体诉讼

迄今,墨尔本已连续第三周发生“反封城”抗议活动,数百名示威者公开露面,对维州政府抗疫措施表示强烈不满。

与此同时,维州安德鲁斯政府正面临着三起集体诉讼。

据《卫报》报导,上周,Carbone Lawyers律师事务所向维州最高法庭提出集体诉讼,代表那些在第二波疫情下失去收入或遭受心理创伤的员工对维州政府提出索赔。这起诉讼的主要原告于8月14日被墨尔本图拉马林(Tullamarine)的一家仓库裁员,上周三前,已有超过100名原告加入诉讼。

维州卫生厅的流行病学家阿尔普伦(Charles Alpren)证实,99%的维州第二波确诊病例源自墨尔本的两家隔离酒店。维州议会就中共病毒疫情和政府防控措施举行了听证会,包括州长在内的官员受到“拷问”。与此同时,媒体不断爆出与隔离酒店计划相关的丑闻,政府管理混乱、监管不力的问题层出不穷。

由于酒店隔离计划失败,上月, 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律师事务所代表倒闭或收入严重受损的企业对维州政府提起集体诉讼。墨尔本Keilor Park区的5 Districts NY餐厅为主要原告,预计维州将有数千家企业加入这一行动,索赔金额高达数十亿澳元。

墨尔本自由党成员兼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咖啡店老板洛伊洛(Michelle Loielo)也在本月针对政府的宵禁政策提出诉讼,称自己在墨尔本第四阶段封锁下失去了99%的生意,这位单亲母亲担心自己无力继续抚养三个孩子,并将失去房子。

在面临法庭诉讼的同时,安德鲁斯政府也感受到来自反对党和选民的怒火。

9月17日,维州反对党领袖奥布赖恩(Michael O’ Brien)在该州下议院提出了针对安德鲁斯的不信任动议。

一项MediaReach民调显示,安德鲁斯政府在5个关键摇摆选区的支持率平均下跌14.35%,若该摇摆率在2022年维州大选中重现,工党将一败涂地,输掉30个选区,其中包括安德鲁斯自己的Mulgrave选区。

一周前,数万名愤怒的维州人参加了“将丹尼尔踢走”(Give Dan The Boot,即州长下台)的网络抗议活动,呼吁州长安德鲁斯引咎辞职。

封城时间超武汉 维州防疫令全澳最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疫情爆发以来,和其它州相比,维州的防疫限制令就十分严格,其向违令的个人和企业开出的罚款金额也是全澳最高的,州长安德鲁斯的人气曾因举措强硬而一度大涨。

在第二波疫情中,安德鲁斯政府推出四级封锁令(澳洲最高级别限令),甚至在墨尔本推出了史无前例的宵禁政策。到目前为止,墨尔本封城时间已经超过了武汉。

澳洲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表示,维州的宵禁和禁止人们到离家5公里以外活动的规定,是除武汉以外,全球最严苛的封锁措施。

人们不禁要问,如果维州的抗疫举措一直以来是最强硬的,为何还沦为全澳的疫情中心?

有大纪元网友质疑如今的种种危机都是州长安德鲁斯亲共所招致的灾祸。“州长鬼迷心窍,不肯抛弃‘一带一路’,引狼入室,令本州死亡人数不断增加,经济下滑,还影响全澳。 他什么时候下台?”

“I hate him, not just coz his reaction to the virus, but he supports the one belt one road. ”(我憎恨他,不仅因为他对病毒的反应,还因为他支持‘一带一路’。)

今年5月,《大纪元时报》在特稿中指出,瘟疫看似无常,其传播趋势鲜明点出了病毒的目标和目的:它冲着共产党而来,淘汰中共及其因素。

一带一路,还是一带“疫”路?

安德鲁斯政府是澳洲唯一一个不顾多方反对、执意与中共签订“一带一路”协议的州府。

州长安德鲁斯绕过澳洲联邦政府,已与中共就“一带一路”签订了两份协议:2018年的谅解备忘录和2019年的框架协议。

维州一意孤行签订“一带一路”,被联邦政府和分析家们批评为破坏澳洲的外交政策,而安德鲁斯也被认为逾越了其州长职权范围。

中共病毒疫情大规模爆发后,澳洲在四、五月份就牵头推动对疫情源头进行国际调查,并提议采取更严格的外国投资法,中共随即威胁对澳经济报复,并施以行动,遭到澳洲人的强烈不满。

澳洲国际政策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发布的民调显示,超过九成澳洲人都希望摆脱对中国的经济依赖。

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年五月,安德鲁斯却依然坚持推进“一带一路”,并说他“不会为一项为了增加维州就业的贸易政策而道歉”;其财长帕拉斯(Tim Pallas)也表示,他“不大支持”联邦政府处理与中国(中共)关系的方式,并暗示澳洲因推动疫情独立调查而“中伤了中国(中共)”。

今年六月,澳洲总理莫里森再次批评维州擅签“一带一路”,指其“与澳洲政府的政策相背离”,并敦促州长废除该协议。然而,安德鲁斯政府迄今都不肯让步。

澳联邦政府推《外交关系法案》 拟取消 “一带一路”

目前,澳洲联邦政府正在极力推动的《外交关系法案》将利用《宪法》规定的对外事务权力,强制取消各州、行政区以及大学与外国政府签订的违背澳洲国家利益的协议。维州签署的“一带一路”协议将是首当其冲被取消的协议之一。

作为全澳唯一一个和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州长,安德鲁斯已被“邀请”出席参议院听证会,解释其与中共签订这一备受争议的协议的原因。

《外交关系法案》参议院听证会主席阿贝茨(Eric Abetz)希望安德鲁斯能来听证会解释他坚持“一带一路”协议的原因。

澳洲总理莫里森曾表示,澳洲各级政府在涉及与外国打交道的问题上只能有一种声音。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在工党(安德鲁斯所属政党)把持的Macnamara、Wills、Gellibrand和Scullin联邦选区中,近三分之二受访选民对安德鲁斯支持中共的“一带一路”表示担忧。

维州工党议员们也表示,由于安德鲁斯政府与中共的亲密关系,他们持续处于险境之中。

面对来自联邦政府的压力、党内异见、选民声讨和法律诉讼,安德鲁斯政府将何去何从,能否做出对维州人民最有利的选择呢?我们将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