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刘兴联:推翻中共从自我维权开始

2019年7月,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抵达加拿大渥太华机场,早两个月抵加拿大的颜伯钧前往接机。(刘兴联提供)
人气: 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渥太华采访报导)近日,中国异议人士刘兴联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接受采访时强调,要推翻中共暴政,每个人都要从维护自身的权利做起。他认为,大纪元的《九评》引发的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浪潮是对中共的严重打击。

刘兴联是中国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的秘书长,曾协助秦永敏组建中国玫瑰团队,该团队是网络上一个虚拟组织,主张人权至上,全民和解,并促进和平转型。中国人权观察,是玫瑰团队产生的一个实体组织。

2015年,中共以煽动颠覆政权罪将刘兴联非法从海南岛的住处绑架到武汉,在武汉秘密关押了1年多。在被武汉公安医院单独非法关押期间,刘兴联从未被允许放风,每天不停被提审,后来,因刘兴联病情恶化,已经站不起来,才被放出,并取保候审。2019年7月20日,从台湾寻求庇护的刘兴联先生抵达加拿大温哥华,目前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居住。

刘兴联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自己在国内的遭遇和创办玫瑰网站经历的磨难。

刘兴联:我协助秦永敏先生组建了玫瑰团队和中国人权观察,我们要求进行合法注册。前后注册了几次,都遭到拒绝。这件事证实了中共的虚伪,它不是(自称)允许结社自由吗?那么我们要求合法注册,它最后就把我们作为敌对组织,进行了取缔。玫瑰网站也被中共破坏了。到了加拿大以后,我们的网站又重建起来了,现在还在正常工作。

关于九评引发的三退

记者:在国内有没有听说《九评》和三退呢?

刘兴联:这个事我们都知道。作为我们来说,也是支持大家(三退)。

记者:现在网上注册的有3亿6千万中国民众已经退出党团队组织,您怎么看退党大潮和《九评》的系列文章的呢?

刘兴联:我觉得这个三退,首先是给中共造成一个心理上的压力,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关键是中共利用这些党团组织来把人们绑架到它们的战车上,所以说,如果大家能够觉悟,主动的参与到这个三退大潮里,对它们的打击也是非常严重的。

关于港版国安法

记者:您也看到现在的形势变化非常快,尤其是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认识上,包括今年的疫情,由于它们掩盖病毒真相,致命病毒传播这么广,现在各个国家都受感染,死了好多人,您怎么看待中共对信息的封闭、掩盖?

刘兴联:这个(中共病毒)就体现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它就是用这个手段扰乱整个世界的正常秩序,破坏大家正常的生活,而且它利用这个手段把大家都控制起来了。比如说香港,它们就利用疫情的手段,把香港人的逃生之路都封死了。

记者;现在香港在实行国安法,违背了一国两制的承诺,您怎么看现在香港的局势?

刘兴联:我认为,它们的做法是适得其反的,也就是说,首先它让台湾的民众清醒的看清楚了中共的本质,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在台湾呆过一段时间,我也比较了解台湾的情况。

我觉得,(对香港民众的打压)实际上是帮了蔡英文的忙,让蔡英文得以连任。也就是说,这个坏事里面,也得到了一个好的结果,也让台湾人民清醒的认识到,要捍卫台湾的民主自由人权,就必须维护中华民国的存在。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在台湾的时候,也跟台湾同胞反复讲过我的看法。

关于中共宣传和掩盖

记者:在海外,它们经常用一种欺骗民众的方式,就是把中国跟中共混淆在一起,像您这样的异议人士,如果提出对中共的看法,它就说你不爱国,反华,您怎么看它们的这种宣传?

刘兴联:首先,我们必须得强调,中国民众是民众,民众也是受中共压榨和掠夺的,本身大家生活在没有人权的一个社会里面,每个人都朝不保夕,不管达官贵人还是商贾布衣。因为中共本身都是信口开河,随意它就可以给你捏造个罪名,把你的一切都给剥夺了,这个我的体会最深。

记者:请讲讲您的切身体会和感受?

刘兴联:我的家庭本身用中共的话来说,是属于一个民族资本家,我是西安人,我是回族。我们家的财产一开始就是被它们用公私合营的手段给掠夺了。后来,包括我自己做了很多生意,但最后我一无所有的逃出了中国。而且,说句心里话,我(对神)是非常感恩的,我能够在不能走路的情况下,还能够逃出中国,这个事,一般人不敢想像的。因为当时,我自己就准备随时死在路上。我是穆斯林,我们穆斯林有不一样的生死观,也就是说,我做这个事情,我就根本不畏惧我会死在哪里。

记者:因为您是信神的是吧?

刘兴联:对,我信仰的是伊斯兰教。所以说在这点上,我跟它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就这样我冒死逃出了中国。而且我很感恩,非常幸运,我得到了各方面的帮助,最后能够平安到达加拿大。而且得到了各方面的关照,尤其是我在台湾的时候,我也得到很人道的对待。所以我非常感恩,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

关于国际形势和华人抗争

记者:怎么看中共现在四面楚歌、全球问责的状况?

刘兴联:我首先认为大家应该齐心合力的来围剿中共向外的侵略和扩张,因为中共在用所谓的“一带一路”在欺骗一些中小国家,很多国家由于自身的利益,也都上了它们的贼船,所以在这点上,大家必须得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必须得齐心合力团结一致,来推翻中共的暴政,大家才能有一个相对平安、祥和的一个生活基础。因为中共的邪恶,比当初解体前的苏联的邪恶更加邪恶百倍,它们无视人民的人权。

尤其是我到加拿大以后,我才体会到了,什么叫人权,什么叫尊重,受到人的尊重和礼遇,这也是我在这里亲身的感受,所以更加坚定了我推翻中共的决心。我自己在有生之年,我会继续在推翻中共这个邪恶政权的事业中,奉献我自己微薄的力量。

记者:作为华人来讲,您对海外的华人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刘兴联:我认为,华人对中共这个邪恶政权的恐惧,这是最根本的原因。现在的问题就是让大家消除恐惧,奋起抗争。我们自己的权利必须靠我们自己去主张,很多人把这个希望寄托于欧美国家,这个是错的,我们必须得自己奋起抗争,你自己不抗争,你要靠别人帮你,这不是胡扯吗?

记者:您有什么建议,怎么样做出这样的抗争?

刘兴联:第一消除恐惧,然后大家团结一致,来推翻中共暴政,放弃各自的异议和争执,求大同存小异,没有必要为各自的一点不同观点进行无休止的争论。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民族,都应该团结起来,不管你是汉族,还是藏族,还是维族,还是回族,必须主张自己的权利。你的权利你不主张,靠别人去帮你主张,这不是很荒唐的一件事吗?

记者:在海外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也在做这个事情,您怎么看待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法轮功学员的抗争?

刘兴联:法轮功的群体抗争,我在中国大陆也都感受到了,我觉得这个抗争是非常有意义的事,虽然他们遭受了各种各样的大量的迫害,可是大家还没有放弃,仍继续在抗争,这是难能可贵的。

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团结一致,先推翻中共暴政,所以不要为什么台独港独诸如此类的想法去责难别人。台湾人、香港人都有权利对自己的命运进行选择,包括中国大陆各省的人,他们都有权利为自己的权利进行选择。

不要被中共所谓的华丽词藻,什么“大一统中华”,这个本身就是一个胡扯的东西,它就是为了维持它中共的统治,所以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一点。

我提醒一点,中共自己在1949年所谓建国的时候,用它自己的话来说,叫做“中央人民政府”,实际上那时候在四十年代的时候,它就是采取的各省自治方式。为什么现在我们就不能自治,就不能主张自己的权利呢?所以所谓的大一统,本身就是一个很荒谬的说法。

各民族都有权主张自己的权利,中国再大,跟你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实际上如果没有人权,这个国要它来有什么用?在历代的封建帝王里面,他们实际上也很清楚这一点,人没有了,自己光拥有这个国,你这个君王是给谁当的?那不是胡闹吗?最自欺欺人的做法。

努力放弃异见,共同来首先推翻中共暴政,这是第一要务。其它的事情,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大家都可以在人权、民主、自由、法制的基础上,进行协商,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只要没有原则问题,你只要不是欺压别人的问题,一切剩下的都好谈。

中共现在就是疯狂在掠夺,被抓的中共贪官,哪一个不是几千亿?上百亿啊?这些财富还不像过去在清朝时期,和珅虽然贪了很多钱,可是那些钱,还都放在国内,也就是说,当时的帝王,是允许他贪污这些钱,道理很简单,实际上,就等于把这个仓库转移到他家去,什么时候想收回来,再对他进行罚没就行了。而现在,他们把钱都转移出去了,把他们自己的亲属,都送出国了。

我是从国内逃出来的,我知道,比如说,现在国内做任何事情,它们利用高科技手段,整个社区都是采用网格化管理,现在就直接划地为牢,他们监控了每一个人。它们不是造福人类,是为了维持它们自己的统治来控制大家。所以在这点上必须让大家清楚,也必须得奋起反抗,才有出路。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