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政府巨资进口洗手液
 被指无视国内小厂

疫情初期,加拿大许多小酒厂长时间无偿生产和免费提供洗手液。(Shutterstock )
人气: 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报导)中共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初期,加拿大国内消毒洗手液等消毒防疫产品奇缺,渥京呼吁国内厂家转型生产防疫物资,许多酒厂迅速响应,生产和免费提供数成千上万升的消毒洗手液。

防疫物资缺货高峰期,仅卑诗就有十几家酒厂为医院、政府和一线急救人员免费提供消毒洗手液。后来有些酒厂开始按成本收费,但仍有许多酒厂继续无偿捐赠,生怕被人指责发国难财。

近半洗手液由中国公司供货

CBC渥京疫情大支出系列调查却发现,另一边,渥京却大把大把的花公帑进口洗手液。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自3月起逾5.70亿元的洗手液从海外入境加拿大,其中渥京直接进口洗手液至少计3.75亿元。

其中,总部位于中国大陆、在加拿大只有几名员工的加拿大比亚迪(BYD Canada Co)汽车厂,将总计2.52亿元的中国厂房转型生产的洗手液卖给渥京。

联邦公共服务与采购部PSPC对此解释是,采购部采购的2060万升洗手液中,52%由加拿大供应商供货,其中1000万升医用洗手液由比亚迪供货,未来不再打算向该公司采购。采购部还说,当时全球医疗物资采购竞争空前激烈,这种情况下,政府不得已向国际供应商一次性大笔采购。

小酒厂被政府无视

渥京花巨资进口洗手液,让许多转型免费生产和供货的国内酒厂看得目瞪口呆。许多厂家以为政府迅速调整税收和相关监管、允许他们生产洗手液,肯定会鼓励国内生产和供货,因此有些要求政府补偿,有些要求政府能签下长期政府供货合同,但都空手而归。

卑诗省府一度从温哥华Parallel 49 Brewing酒厂采购近百万元的70万升洗手液,但很快又转向联邦供货渠道。对此,卑诗省府官员理由是政府需锁定可靠供货渠道。

后来,政府终于与国内几家大公司签署了几笔大合同,其中有卡尔加里的Fluid Energy Group、渥太华的Hawktree Solutions和新布省的Irving Oil等。

与此同时,许多小酒厂长时间无偿生产和免费提供洗手液。其中,卑诗Craft Distillers Guild无偿生产和免费捐赠了9个月的洗手液,捐赠价值总计近20万元。CDG酒厂总裁迪克(Tyler Dyck)说,这就像心脏被人重重地打了一记老拳。

到夏季首波疫情逐步稳定时,政府与一些国内大厂家签署了2000万升的洗手液供货合同,解决了燃眉之急,但许多小酒厂从政府要合同或要求至少提供一些补偿时,却通通被无视。

迪克气愤地说,对于这些从一开始好事的人,政府根本就是在无视。他说,有人说他太傻太天真,但在当时其他人都没办法情况下,他们的家族酒厂有责任提供援手,他们整个家族对此非常自豪。

还有些小酒厂,在无偿生产和免费提供洗手液几周后,开始收些瓶子和化学添加剂等成本费。

1000家小酒厂很受伤

多伦多Spirit of York Distillery酒厂,是首个生产的提供洗手液的小酒厂。酒厂老板桂托(Gerry Guitor)透露,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拿不到联邦政府合同,非常令人失望。

卑诗True North Distillery酒厂老板斯图尔特(Scot Stewart)也透露,当时他们酒厂也是加班加点的生产流洗手液,为的就是确保需要的人不断货。他曾参加政府合同招标,希望政府通过合同补偿他无偿生产提供的10.3万元的洗手液,以便能继续生产和供货,却被政府无视。

斯图尔特说,困难是,是他们这些小酒厂站出来伸出援手,政府最后却从外国进口,温哥华港口卸下整船整船的洗手液,他们却在一直无偿捐赠。

斯图尔特所在选区国会议员坎宁斯(Richard Cannings)曾在渥京为自己所在选区小酒厂争取自身权益,他说,正常情况下,企业都不会在没有合同情况下生产,但当时情况特殊,到处充满恐慌和未知,小酒厂都觉得在做好事,在为国出力。

被问到如何补偿这些小酒厂时,联邦创新科学和产业部长发言人只表示,政府很感激全国近1000家响应号召转型生产口罩和洗手液的小公司,当时个人防护产品国内完全没有一点自主生产能力,全部靠进口,极不稳定。在如此困难情况下挺身而出的国内产业,政府为他们深感自豪。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