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童张东岳谋杀案 多伦多探员披露更多调查细节

9岁华裔女童张东岳(Cecilia Zhang)。(Getty Images)
人气: 13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韩晓非多伦多报道)近日,CTV News采访了当年参与调查9岁华裔女童张东岳(Cecilia Zhang)绑架案的探员Steve Ryan。这起绑架杀人案是加拿大有史以来最恶性的刑事案件之一,在多伦多乃至加拿大都引起了极大反响。犯罪嫌疑人最终被控二级谋杀罪,但其真实的犯罪动机可能永远都是个迷。

9岁华裔女童张东岳(Cecilia Zhang)。(Getty Images)

最近的采访,披露了案件调查过程中的更多细节,包括张东岳母亲如何被排除嫌疑的,Ryan说: “事实上我经常在想,如果我今天遇到那个女人,我觉得我必须道歉……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对她太苛刻了。”这位多伦多警察局前凶杀案调查员,现在是CP24的犯罪分析员的Ryan这样说。

2003年10月20日早上,张东岳的母亲Sherry Xu发现女儿不在房间后,赶到她上学的Seneca Hill公立学校,发现张东岳也没来上学后,于早上8:27分报警,警方在现场发现被诱拐的证据,并于数小时后向全安省发出安珀警告,并通知了全国的机场海关;警方同时在张东岳家所在地区,逐户展开搜查。

没有任何线索

根据警方的资料,当时,这个四年级小女孩家的纱窗被割破,外面还有一把刀。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线索。而Ryan当时怀疑小女孩的母亲杀害了她自己的女儿,但是在讯问过程中的一个瞬间,让他立刻知道她并不是凶手。

这样在午夜发生的离奇绑架案,通常都会让人们非常震惊。Steve Ryan当时是多伦多警察局的凶杀案探员,参与调查此案。

“绑架儿童的案件是很少见的,尤其是绑匪半夜闯入某人家中,带走一个孩子,而房子里却没有任何人听到响动。这确实引起了我们的怀疑。”Ryan说。

“当时,张东岳的父母都在家里,她失踪时居然人们什么都没听见。他们(父母)最后一次见到张东岳是在10月19日晚上8点30分。当时他们一起吃晚饭,然后张东岳弹了钢琴。其中一名在屋子里的证人听到有人在弹钢琴,张东岳确实弹了钢琴。” Ryan说,母亲把张东岳放在床上。然后,当她第二天早上8点30分左右去接女儿去上学时,发现她不在床上。

张东岳的父亲Raymond Zhang和她的母亲Sherry Xu都被带到多伦多警察局总部接受讯问。

妈妈被当成嫌疑人

Ryan当时负责讯问母亲Sherry Xu:“妈妈突然变得异常安静,我以为我已经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我以为案件就是像我想的那样,现在就可以破案了。”

Ryan说:“我离她很近,真的很近。然后压低声音对她说:没关系,我知道是你干的,时间到了,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做。”

“她沉默了,长时间低着头。然后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对着我的脸尖叫道:我没有这样做。她尖叫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她的表现让我那一刻知道我错了。”

父母都被排除了嫌疑,调查一无所获。警官不得不与曾在那所房子里的所有人交谈,包括住在地下室的一名女留学生。

“你想要了解这个家庭,你想要知道父母所做的一切,与父母有关的那些人,在过去6或8个月内去过那个地方的任何人。他们在屋外和谁交谈过?谁知道他们的生活安排?等等。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为了深入调查,警方从法院拿到搜查令后,在家人外出后,进入房屋并安装了监听设备。 不仅在他们的手机上,而且在整个房子里,包括在灯上。但是因为父母意外回家,安装监听设备的警官还差点被抓包。就像是电影中的情节那样,警官在屋内安放监听设备。突然房主的车驶入车道时,望风的人让他马上离开房子。

“警官几乎被抓包了,”Ryan说。“但他还是在他们回家之前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并及时离开了。他们从来不知道。我们持续监听了他们一段时间。正如我所说的,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我们听到的所有东西都清晰的表明,他们与他们女儿的失踪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人要赎金

这起绑架案的另一个让警方摸不着头脑的是,没有人要求赎金。唯一不寻常的是,张东岳的母亲在女儿失踪的当天早晨6点58分和7点48分接到两通没有人回应的电话。但当时张家并不知道女儿失踪。

“这两通电话都被追踪到了,一个位于Brampton,一个位于Mississauga。我被派去调查那两部付费电话中的一部。对它们进行了监视,但最终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警方在这2部公共电话旁观察了一段时间,希望嫌疑人会回来,但没有人回来。下一步行动是设立了一个警察热线。结果举报电话蜂拥而至,全市甚至全国各地都有人声称看到张东岳。

“我们必须追踪每一条线索。这非常地耗费时间,令人筋疲力尽,但它又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防止把注意力放在一个人身上。必须搞清楚每一条线索,无论这个线索有多隐蔽,都必须去搞清楚。”

张东岳失踪四天后,她的父亲Raymond Zhang在电视摄像机前恳求让她平安归来。

“作为一个父亲,我求求你,求求你。请看看她的脸,看看她的眼睛,她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孩。”

“但是这样的恳求没有结果,不管是谁抢走了这个女孩,都没有回话,也没有要求赎金。任何绑匪应该都会有要求,这至少将会是一个线索。”Ryan说。

“当时负责的警官让一名警员24小时呆在他们家里,以防有任何勒索电话打回来,你要知道在电话里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但那个电话始终没有来。”

警方后来得知,为什么罪犯从未索要赎金,是因为张东岳已经死了。

2003年的圣诞节很快到了,警局悬赏5万元征求线索,小女孩的照片贴满了整个城市,公共汽车上,报纸箱上,警察甚至在圣诞老人游行中分发海报, 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确定犯罪嫌疑人

直到来年的春天,案件才出现转机,只不过不是人们希望的那样。

2004年3月,一名慢跑者在密西沙加市Credit River河边的小路上跑步时,发现了一些遗骸。

“遗体在这样的地方被发现并不奇怪,因为很多时候犯罪嫌疑人就是这样做的。”Ryan说。“他们将遗体扔到一个树木茂盛的地区,认为也许会被动物吃掉,因为也确实会这样。所以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有个人碰巧路过,才能发现这样的遗骸。”

起初,警方并不确定这些遗骸是人的还是动物的。但牙科记录很快证实,这是张东岳的遗体。

现在警方需要弄清楚的是谁把它丢弃在那里,是谁杀害了她。由于遗体是在密西沙加市发现的,该案件被移交给皮尔区警方的凶杀案侦探。Ryan说,凶手留下了DNA和指纹的识别证据。

回到多伦多北约克的犯罪现场,住在地下室的女留学生向警方提到了陈敏这个名字。他是一名来自中国的同学,在Seneca College学习。而他曾多次到地下室探望过该名女学生。

随后皮尔区警局获得了陈敏的DNA样本和指纹。调查人员很快发现它们与遗体上留下的信息相匹配。警方终于找到了犯罪嫌疑人。陈敏被指控犯有一级谋杀罪,并于2006年5月9日的庭审中,对二级谋杀罪表示认罪。

作案动机到底是什么?

在宾顿(Brampton)法院宣读的一份的事实陈述中,陈敏在学校的成绩很差,钱也花光了。他害怕自己被驱逐回中国,所以他策划了一个以假结婚的方式留在加拿大的计划。而这个计划的费用为25,000加元,但他当时拿不出这笔钱。陈敏说他需要钱,所以准备绑架并勒索赎金。

但张东岳当天晚上就死了,当他把她带到他的车上,并放在后备箱中后,她窒息了。

但是Ryan并不相信陈敏的陈述:“我认为他的这个说法是为了保护他自己。这不能说明他真正做了什么。我认为这样的说法帮助了他,他也认为这样的说法能够帮助到他。因为他说她死的时候没有什么痛苦,她几乎当时就死了。这样他就不需要陈述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他是否对她进行了性侵犯?他有没有虐待她?没人知道,因为尸体腐烂得太厉害了。我们也只是从他的陈述中才知道,张东岳是窒息而死。”

陈敏于2004年7月21日被警方拘捕,并于2006年5月被判处终身监禁,15年内不得假释。而服刑的至少15年是从他被逮捕拘禁的2004年开始计算,所以至今已经是其服刑的第17年。如果今年从加拿大监狱获得假释的话,他将会被遣返回中国。法律专家指出,陈敏在加拿大认罪伏法后,如果被遣返回中国,仍然可能再次在中国法庭受审。

案件回放

2003年10月20日凌晨3点半左右,中国留学生陈敏从位于33 Whitehorn Cres的二楼厨房窗户进入室内,从卧室中带走了9岁的女孩张东岳,并从侧门离开了张家。

2004年3月27日下午,一名慢跑者在多伦多西面的密西沙加市Credit River河边的一处灌木丛中发现了一具女尸残骸,警方经过对比牙齿资料证实死者是张东岳。

2004年7月22日,警方在皮尔区警察总部宣布,2001年持学生签证来加拿大的上海人陈敏被认定是这起入室绑架案的疑凶,并在其位于士嘉堡的公寓将其逮捕,时年21岁。

2006年5月1日在宾顿(Brampton)法庭开庭。5月9日陈敏在庭审中承认二级谋杀罪名的指控,12日法官判处陈敏终身监禁,15年后才可获得假释。

此案是加拿大历史上耗时最长的调查之一,历时10个月,警方为侦破此案调查了5万人,耗费警力10万小时。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