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议员:特鲁多政府须在外交和贸易上靠近台湾

加拿大保守党国会议员库珀(Michael Cooper)。(视频截图)
人气: 3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田青渥太华编译报导)2月9日,加拿大艾伯塔省的保守党议员迈克尔‧库珀(Michael Cooper)在加媒《后千禧年》发表文章,强调特鲁多政府必须在外交和贸易上靠近台湾。译文如下:

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2017年向欧洲议会发表的演讲中谈到了自由贸易的好处,他说:“自由和公平的贸易意味着我们可以使公民的生活更加可负担,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他说得完全正确。自上任以来,特鲁多在促进贸易上可以说是有所作为。

然而,作为加拿大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然盟友——台湾,特鲁多政府在与其进行贸易和有意义的接触方面,很大程度上没有重视这个拥有2,350万人口的充满活力的民主和经济强国。

特鲁多政府近几年与中共政权加强了联系,因此对台湾缺乏兴趣。直到最近中共以“人质外交”手段收回了橄榄枝,对加拿大采取惩罚性贸易措施,并对居住在香港的超过30万加拿大人的安全和福祉造成威胁。

面对中共政权的侵犯行为,只有加强联络与我们共享价值观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盟友,才符合加拿大的战略利益。在这一点上,没有比台湾更好的起点。

台湾已经是加拿大的第13大贸易伙伴、亚洲第5大贸易伙伴,年贸易额近八十亿元。我们与台湾享有紧密的民间人际往来,台湾是世界上第四大加拿大侨民居住地。我们具有共同的价值观,包括对自由、民主、人权、多元化和法治的承诺。

2017年1月,加拿大和台湾之间开始实行避免双重征税的协议。该协议是迈向贸易协定的第一步。加拿大应迈出贸易协定的下一步,与台湾就《外国投资促进和保护协定》(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Agreement,简称FIPA)进行谈判。

加拿大在全球有38个有效的FIPA协定国,包括贸易活动有限的国家,如塞内加尔(2019年贸易额为8,220万元[加元,下同])、几内亚(2017年6,250万元)、马里(2018年2,310万元),甚至是与加拿大几乎没有贸易的科索沃。

加拿大为什么不努力与我们的第13大贸易伙伴和亚洲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之一建立FIPA协定呢?实际上,加拿大与台湾已经开始了FIPA谈判,但由于中共政府任意拘留了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沃弗(Michael Spavor),这些谈判停止了。现在是应该恢复谈判的时候了。

台湾渴望加入与11个环太平洋国家达成的贸易和发展跨太平洋伙伴关系(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CPTPP),加拿大应与日本一道支持台湾的加入。台湾的发达经济已经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得到了很好的展示,将成为CPTPP中第五大经济体。它拥有强大的法治条约和合理的贸易与投资法规。

根据2020年世界银行的排名,台湾在经商便捷性方面排名世界第15位;根据国际管理发展研究所发布的2020年排名,台湾在竞争力方面排名世界第11位。

台湾拥有加拿大所需的产品和服务,包括人工智能和半导体制造等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领域,其半导体制造公司是高端芯片制造的全球领导者之一。台湾可能成为加拿大能源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并为加拿大提高农产品出口提供了机会。

台湾加入CPTPP,或者加拿大谋求自身与台湾的贸易协定,对加拿大和台湾都是双赢的。如果特鲁多政府担心涉台贸易的增长会冒犯中国共产党,那么加拿大可以借鉴新加坡和新西兰与台湾的贸易协议。

除贸易外,加拿大还应加强与台湾的外交联系,包括派部长与台湾同行进行会晤,其实早就该这样做了。二十多年前,最后一位访问台湾的加拿大部长是1998年时的工业部长约翰‧曼利(John Manley)。相比之下,捷克参院领袖米洛斯‧维斯特拉西(Milos Vystrcil)去年8月率领90人代表团访台。美国最近向台湾派出了一系列高级官员,包括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和副部长基思‧克拉希(Keith Krach)。去年秋天,日本前首相森喜朗(Mori Yoshiro)率领两个高层议会代表团访台,其中包括与蔡英文总统会晤。

特鲁多政府喜欢将自己视为世界领先的“进步”政府之一。加强与台湾的关系完全符合政府所谓的“进步”形象。与台湾加强交往具有良好的经济和政治意义,同时也会使像特鲁多这样自封的“进步主义者”感觉良好,何乐而不为呢?

责任编辑:岳东卿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