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新报告:加国债务13年增加近万亿

作者:Shane Miller/周行编译

最新报告建议,疫情后,加拿大联邦和省政府必须制定长期计划,切实解决加拿大日益严重的债务问题。(Nathan Denette/加通社)
人气: 1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2月11日】最新报告称,一旦瘟疫开始消退,不断增长的债务将是加拿大联邦和省级政府急需解决的问题,因为在过去13年中,两级政府的合计债务增加了9,812亿元。

该报告由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高级经济学家富斯(Jake Fuss)和高级政策分析师拉弗勒尔(Steve Lafleur)撰写。报告指出,自2008-09年经济衰退以来,加拿大债务显着增加,过去1年应对瘟疫危机,债务增加得更多。

“在10多年间,联邦和省级债务总额增加了9,812亿元,相当于95.4%。”该报告称,针对防疫支出,是2009年赤字支出趋势的延续,这与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后期常见的预算平衡和低债务负担背道而驰。

出现赤字支出趋势后,联邦一级的净债务增加了5,702亿元(按2020年的加元计算),增幅89.9%。

报告作者写道:“这与1996-97年度至2007-08年度联邦政府减少了净债务3,040亿元(以2020年加元计)的事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换句话说,在过去的13年中,联邦政府积累的债务几乎是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后期偿还债务的2倍。”该报告说。

省级债务看起来更糟。该报告发现,在过去的13年中,亚伯塔省的财务状况已从全国最佳变成全国最差(债务增长最快);安省、卑诗省、萨斯喀彻温省和曼尼托巴省的债务增加都超过了100%。

该报告说:“虽然联邦政府增加了债务水平,但各省的债务水平却以更快的速度增长。”

债务带来严重影响

尽管报告展示的债务已相当大,但卡尔加里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的经济学家明兹(Jack Mintz)表示,这些数字可能低估了加拿大目前债务挑战的程度。他说:“债务的规模甚至比弗雷泽研究所描绘的还要大。”

他解释说,净债务被算得太低,几乎不到GDP的30%,因为加拿大退休金(CPP)及魁北克退休金(QPP)的净资产(资产减去1年的负债)被用来抵消债务,但该净资产没考虑1年后的负债付款。“这毫无意义”。

“众所周知,与年龄相关的医疗保健和其他公共支出(OAS、GIS、长期护理),以及税收抵免(养老金抵免、年龄抵免)带来的债务都没计算在内。养老金和医疗开支带来的债务可能使净债务增加多达40%。”明兹说。

他说,由于债务占加拿大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越来越高,加拿大人应该关注一些关键问题。

“由于信用风险,政府发行的债券可能需要提供更高的利率。”明兹说,如果债务不断升高,并使市场认为加拿大的债券有更高的风险,最终就会导致债券利率上升。

他说,债券利率上升时,公共债务会挤走私人投资;另外,如果赤字是通过印钞票来筹集资金的话,最终可能导致通货膨胀和利率上升。

菲沙研究所的报告警告称,政府的收入用于支付利息,将使可用于政府计划(比如医疗保健、教育、社会服务或税收减免)的资金减少。

报告作者写道:“政府债务的上升对加拿大人带来了严重后果,因为越来越多的资源被用于支付利息,而不能用来帮助家庭,或用来提高加拿大经济的竞争力。”

“在疫情危机过后,联邦和省政府必须制定长期计划,以有意义的方式解决加拿大日益严重的债务问题。”该报告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