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智库研讨会:拜登时期下发展加美关系

麦克唐纳-劳里尔研究所 (MLI)2月16日,举办了论坛,讨论了如何与在美国拜登任期,能源、环保等政策变化下,确保加拿大利益的前提下,发展加美关系。(MLI)
人气: 10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Keystone XL管道的取消对加拿大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 麦克唐纳-劳里尔研究所 (MLI)2月16日,举办了论坛,讨论了如何与在美国拜登任期的能源、环保等政策变化下,确保加拿大利益的前提下,发展加美关系。

拜登新政府对美国能源和环境政策的变化,包括可能取消拟议的Keystone XL管道扩建的总统许可等,将成为拜登与加拿大之间的首要双边问题之一。对其它提议的能源基础设施项目(例如5号线、3号线和阿尔伯塔-阿拉斯加铁路2号)意味着什么?加拿大在能源,贸易和气候变化方面的主要优先重点应该是什么?加拿大如何在增进自身利益的同时努力加强加美关系?

与会专家们对上述问题作出了解答,并普遍对未来四年的前景表示乐观。

尊重加美主权的基础上寻找平衡

网络研讨会期间指出,艾伯塔省到阿拉斯加铁路(Alberta to Alaska Railway)主席、MLI高级研究员JP Gladu表示,在尊重两个独立国家主权基础上,找到适当的平衡至关重要。

他说:“要说服美国,我们在加拿大很重要……陆路的解决方案确实符合所有人的利益,也要说服加拿大人,美国是加拿大繁荣的重要组成部分。”

特别是当3号和5号输油管线的未来受到质疑,格拉杜(Gladu)表示,这两个管线是绝对必须存在的。如果密歇根州州长决定关闭5号线油管,加拿大东部的数百万消费者将受到直接影响。

“然后直到那时,尤其是在边境这一边的加拿大人才会真正了解能源过渡的步伐并非一朝一夕就发生了,也会了解以及能源主权的重要性……我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依靠石油和天然气,”他说。

加拿大前驻美国大使加里·多尔(Gary Doer)在网络研讨会上表示,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将注意力集中在继续3号和5号线油管是正确的。

他说:“您须决定要在哪里花费精力,我们还有一些工作要做。”

网络研讨会上,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金市场(CIBC Capital Markets)全球投资银行业务副主席,前自然资源部长丽莎·拉伊特(Lisa Raitt)表示,即使现在两国在意识形态上更加统一,也不应减少加拿大为自己的最大利益而站出来的必要性。她说:“我们仍然需要跨边界进行艰难的谈判。”

加美商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玛丽·斯科特·格林伍德(Maryscott Greenwood)表示,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不对称的争论并不完全合理。

她说:“这种争论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加拿大人拥有美国永远都想要的所有自然资源和淡水……这并不总是大象和老鼠的关系。” “在某些地区,加拿大确实具有优势。”

对加拿大有利的是,过去曾在奥巴马政府期间与现任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合作,而且许多低于官方水平的联系已经存在。

报复作为一种选择

卡尔加里大学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兼MLI杰出研究员杰克·明茨(Jack Mintz)在预先记录的信息中表示,完全不认为加拿大会支持取消KXL许可证。他提出了打击报复的某些政策方法,并补充说,艰难的一面,对加拿大来说,反而是一笔大买卖。

明茨说,报复的一种形式是强加对美国科技巨头提供的数字服务征税 ,而另一项是对制造业产品进行碳边界调整(carbon border adjustment),因为除少数州外,美国没有碳税或上限和交易体系。

杜尔则谈到了一种更综合的方法,其中将气候的讨论与跨境能源问题联系在一起。他说:“我们可以通过建立表格处理所有事物,处理所有项目,并从中受益,而不仅仅是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处理。”

尽管如此,对艾伯塔省来说,现实的损失还是很痛苦的。格拉杜补充说,艾伯塔省给联邦国库的税收将大量减少。

他说:“我认为加拿大人通常不了解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是我们生活方式的主要贡献者。”

美加关系更重要

2月16日,加拿大保守党要求国会成立一个专门负责加拿大-美国关系的委员会,解决输油管线问题。

“加拿大-美国委员会将为……取消Keystone XL管道的经济影响和5号线管道的取消对我们两国的经济影响向加拿大人作出答复,”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奥图(Erin O’Toole)在一份声明中说。

拉伊特说:“(加拿大与美国)关系比我们遇到的问题要大。”

该小组的主持人和MLI高级研究员肯·科茨(Ken Coates)说:“我们真的很幸运能和美国比邻。”

“我真的希望美国也有同样的感觉。加拿大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有时我们有点安静,但我认为这种关系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关系之一。”

(大纪元记者Rahul Vaidyanath对该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