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利侵权诉讼30年 豆浆机发明者建墓碑喊冤

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在杭州买墓地,在墓碑上刻着上海市高等法院对豆浆机专利侵权诉讼案二份截然不同的判决书。(吴中倬提供)
人气: 440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4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最近,上海电子工程师、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向大纪元爆料,他的豆浆机专利侵权官司打了近30年,至今仍未获公正判决,只好在杭州买墓地、建墓碑发声,向世人昭示中共治下的法治黑暗。

吴中倬今年71岁了,1986年发明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并申请专利,但专利被多个厂家侵权仿冒。1992年,吴中倬开始专利侵权诉讼,前后三次判决,一赢两输。

2011年,吴中倬在浙江杭州买了一块墓地,在墓碑上面,刻着上海市高等法院对豆浆机专利侵权诉讼案二份截然不同的判决书;下面刻着标题为“失衡的天平”的申诉书;两边是一副对联:“无奈天平两头翘”、“带给阎王断公道”。

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在杭州买墓地,在墓碑上刻着上海市高等法院对豆浆机专利侵权诉讼案2份截然不同的判决书。(吴中倬提供)

吴中倬表示,35年过去了,今天,全中国家用豆浆机生产铺天盖地,他的专利早已被用光,甚至有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依靠侵犯他的专利做大、上市的。他的全自动家用豆浆机专利产品惠及了千家万户,作为发明者,专利被侵权达三十多年,而他所遭受的司法不公,却无人知晓。

“中国人只有在墓碑上可以自由发声。”吴中倬说,他希望墓碑会被更多人看到。

同一法院两种判决结果

据吴中倬口述及其提供的申诉材料,1986年10月8日,吴中倬申请了“全自动家用豆浆机”产品并申请了专利。专利号:86204692。1991年,上海洗衣机总厂未经吴中倬许可,生产并销售该专利产品。1992年,吴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案件由当时上海中院孙××法官审理。

在一审判决时,孙判吴败诉。吴中倬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二审由宋××法官审理,纠正了一审的错误判决,改判吴胜诉。但侵权判决赔偿额仅1万人民币。

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专利侵权诉讼案的部分材料。(吴中倬提供)
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专利侵权诉讼案的部分材料。(吴中倬提供)

上海洗衣机总厂败诉后,就把全套模具和豆浆机生产技术,转让给了浙江省鄞县立鹤电器厂(下称“立鹤”),帮助立鹤生产,并在上海市第九百货商店销售。吴逐对上述三名被告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但是,吴得到的结果是败诉,法官还是孙××。吴继续上诉上海市高院。但上海市高院维持了孙××的判决。同在上海市高级法院,前后出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判决结果。

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专利侵权诉讼案的部分材料。(吴中倬提供)
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专利侵权诉讼案的部分材料。(吴中倬提供)
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专利侵权诉讼案的部分材料。(吴中倬提供)

吴中倬认为被告律师与上海市高院法官存在串通、销毁档案等徇私舞弊行为,要求查证档案证据,调查档案管理员,重新审理案件,还司法公正。并向上海纪律检查委员会申诉,但毫无结果。

官商勾结 求助无门

吴中倬原是黄浦江隧道管理所电子工程师,业余时间喜欢搞技术设计,经常为一些厂家提供技术指导,他的一些发明创造被中国很多厂家使用。1986年从单位辞职单干,专门从事产品研发。1986年,吴中倬发明了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并申请了专利。

吴中倬表示,自从有豆浆机专利之后,全中国家电企业都眼红。那时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各厂家都很需要产品。当时的厂家都是乡镇企业水平,大家都看上了豆浆机,几百家厂家要造这个产品。大约有二十几家厂家购买专利;但绝大部分厂家没买专利,而是仿冒。到后来,中国几乎所有的家用电器厂都没有买专利。

吴中倬于1992年开始,对侵权仿冒厂家提起法律诉讼。由于当时全中国家用电器厂都关注这个产品,因此官司非常令人注目。

吴中倬说,如果官司赢了,他们就不敢侵权仿冒;如果官司输了,他们就会继续仿冒生产。但仿冒厂家买通律师,律师再串通法官。结果第一次判决输了,不服,继续上诉。第二次审判的法官比较正直,改判官司赢了。这个法官后来去了美国。再后来,又是其他法官开始“搞手脚”,营私舞弊,官司又判输了。

吴中倬说:“在中国打官司都是靠关系,搞营私舞弊,不是靠法律。中国司法非常黑暗,因为法律没有监督。法官判错了,你没有地方申诉,错了就错了。没有地方好讲。”

用墓碑发声实属无奈

吴中倬本是一名科技人员,专利被侵权后,他不断上诉,上访。为此耗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我这个人搞设计无师自通,一本书一看就明白。我的心思、精力都在技术上。而对政治、人情世故等其它方面一窍不通。尤其不会搞人际关系。”吴中倬说。“如果中国是一个专利权很严格的国家,比如放在美国,有这样的专利,这辈子就不愁了,富得不得了。”

吴中倬认为,现在虽然有博客,但他的申诉文章网络也不会给发,新闻媒体也不会给报导,这个案件就没有人知道。

“怎么办呢?我只好自己造个墓碑。每年来扫墓,来看的人也蛮多的。”吴中倬说。

2011年,吴中倬在浙江杭州买下一块墓地,2013年建成。在墓碑的两面,分别刻下上海市高院的两份截然不同的判决书,向世人公告,豆浆机专利侵权案的司法不公。

吴中倬是上海人,他表示,之所以在杭州买墓地,是杭州相对比较开放,注重私营经济,对专利侵权比较公正。“上海就不一样,法院在报纸上公开宣传:为国营企业保驾护航。国家单位和集体企业诉讼,它优先照顾国家单位和国营企业;个人和个人打,就根据钱来判。在法律面前没有平等的。”

吴中倬说,中国现在没有人搞专利,搞专利的人会被笑话,把你当傻瓜。“当今的中国人,只相信两样东西,一个是权力,一个是金钱。衡量一个人有没有本事,就是看你能不能搞钱,能不能做官。其它的都看不起。”

吴中倬还写了一本有关专利侵权诉讼的书,但在中国无法出版。他希望能在国外出版,并对国际专利侵权方面产生影响。

责任编辑:岳怡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