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公立学校集体思维过多

作者:麦克.兹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翻译:周行

人气: 9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4月11日】1972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尼克松在49个州胜出,整体得票率超过60%。美国电影评论家凯尔(Pauline Kael)当时表示,她对结果感到吃惊,因为她只知道一个人投票给尼克松。

不过,凯尔也承认,在她周围的人都有类似想法,这自然会导致集体思维的问题,即一群人中的每个人都以相同的方式思考。

集体思维在接受过相同大学教育的专业人士中尤为普遍。我们与同行有天生的亲和力,这种亲和力使我们与一般公众不同。我们最不想做的一件事,是在我们的同事和朋友之间造成裂痕。

这就是从幼儿园至高中的教育系统特别容易受到群体思维影响的原因。所有的教师、校长、课程顾问和学监都上过教育学院,都曾沉浸在主要是左倾(又称进步)的教育理念中。

该理念通常被称为以学童为中心的教育方式,它强调学习应尽可能“自然”,学童应主导自己的学习。

此教育方式的拥护者认可基于项目及探索的学习,他们更喜欢跨学科项目,而不是特定学科的课程。左倾型的教育工作者认为,学校应专注于诸如批判性思维和协作之类的可转移性技能,而不是特定的知识。通常的宣传是,这是为学生准备最需要的“ 21世纪技能”。

不过,该左倾教育理念实际上不是新东西,它在18世纪受到法国哲学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的支持,在20世纪初由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基尔帕特里克(William Heard Kilpatrick)推广。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基尔帕特里克影响了数千教育工作者,其中许多人后来成为教育教授,并将该左倾理念灌输给他们的学生,这些学生成为教师后,在学校实施该教育方式。

今天,该理念在整个北美已影响深远,教育局的使命宣言中强调以学童为中心,学监及校长赞扬探索式学习,教育学教授鼓励未来的教师更左倾。这就是集体思维的模式。

在对亚伯塔省幼儿园至高中教程改革草案的反馈中,我们看到了这种集体思维的过度反应。教育教授、课程顾问和许多教师指责新教程“不合适”,他们认为该教程草案对内容关注过多,对批判性思维等共通技能关注过少。这些反对者在报纸上发表评论、组织请愿、接受媒体采访、在社交媒体上发泄不满。

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些明显的事实。例如,研究清楚地表明,背景知识与阅读理解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对最新版《阅读心理学》中发表的文献的评估发现,对背景知识系统及有序的教学,显着提高了学生的阅读理解能力。

新的亚省教程采用知识丰富的教育方式,可帮助学生成为更好的阅读者。可悲的是,教育界的集体思维,意味着该重要观点很可能在讨论中被遗漏。教条式地遵循特定的意识形态,可能会阻碍急需的课程改革。

教育界就像1972年的凯尔一样,变成了只有一个声音。集体思维需要受到挑战,新想法应受到欢迎。 ◇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麦克·兹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是一名公立中学教师、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和作家,著有《舞台上的贤者:教与学的常识性反思》一书。

原文Too Much Groupthink in Public Education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