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勿论选举结果 感谢投票自由

作者:约翰.罗布森/翻译:周行

9月20日,加拿大大选投票日,安省民众排队投票。(Frank Gunn/加通社)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9月22日】我在写本文时知道,文章发表前,可能已知联邦大选的结果,或因邮寄投票等原因使结果不清晰。我能说什么呢?我猜每个人都输了,不过也赢了。

预测谁赢得哪些选区是专家们在选举期间喜欢玩的游戏。我不确定观众是否喜欢它,但计票后你会知道自己是否幸运,那时就不好了。

多年前,我主张《渥太华公民报》编辑委员会拒绝为任何人背书,我的编辑声称这是不可想像的。这是他罕见的判断失误。

让我们退后一步,为我们不提前知道选举结果这一事实而高兴。不要像俄罗斯的编辑们那样,他们不必熬夜就可以印刷“普京的执政党赢得选举胜利”这样的文章。

实际上,在某种重要的意义上,我们也提前知道了一些结果,就是我们知道自己会去投票,我们的选票会被公平计算。不管竞选时发生过什么争吵,每个党的领袖和至少一半的支持者都可以轻松地确定,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没有人会被围捕、枪杀、监禁或殴打。

我们也真的不会认为,因为我们的党输了,就永远不会有另一次选举。布莱克 (Conrad Black) 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从1793年到1958年,法国在其前4个共和国政府中,没有一个一党占多数席位的国会。但加拿大人通常更喜欢多数政府。”

如果每次选举都像这次那样,那就会远离一党自我运作的政府。不过,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不是在许多政治体系中所盛行的那种做法。

比如说俄罗斯,占第二多席位的是共产党。是的,将近1/5的选民希望斯大林回来,但更多人支持普京,因为他们认为,普京已经是总统了。

我们不会毫无畏惧地投票,至少我不会,按照目前的趋势,破产是可能的,外国征服是可以想像的。加拿大治理不严,人们最终会厌倦以大大小小的方式违背信仰的制度。加上这里的公民越来越温顺,这不是应永远保持警惕的自由精神所需要的。

民主国家要抵制的一件事,是将对手描述为怪物的这种有害倾向。但该现象正在增加,比如左派对小布什怒吼,对老布什更是如此;右派则对奥巴马做同样的事。在加拿大这里,这类事简直太多了,正如亚当.斯密所说的:“一个国家有很多废墟。”

民主的习惯,不仅是演讲和投票的机制,还有那种政治人物所依赖的一党自治。尽管有政客及其支持者的那些滑稽动作,体面、克制与信心仍然强大,而且在危机面前,我们的同胞将团结起来捍卫这些价值。

尽管存在所有的这一切,包括候选人、席位数量、令人讨厌的竞选活动,以及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失信等等,我可以在文章发表前提前预测,我们都赢了这次选举。让我们庆祝一下。

作者简介:

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是纪录片导演,《国家邮报》专栏作家,《多切斯特评论》特约编辑,气候讨论中心执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纪录片是《环境:一个真实的故事》。

原文Whatever the Election Outcome, Be Grateful We Could Vote Freely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