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蔣中正總統五記》新書發表 還原歷史

中華民國國史館18日舉辦《蔣中正總統五記》新書發表會,由右至左國史館長呂芳上、中研院近代史研究員張玉法、政治大學史學教授劉維開。(攝影:鍾元 / 大紀元)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北報導)中華民國國史館18日舉辦《蔣中正總統五記》新書發表會,國史館長呂芳上寫序時說,近代中國大陸學者「蔣公」朗朗上口,「民國熱」紅遍神州大地,這是時代趨勢使然;「學術乃天下之公器」、「學術無禁區」、「人民有知的權利」,這是台灣學術界傲人的宣示;蔣中正日記的公開、《事略稿本》、《五記》的出版,讓人們還原歷史、認識民國,讓歷史人物活在歷史現場,讓「人」的歷史因而重現。

《五記》就內容而論,《困勉記》分上、下兩冊,記述蔣中正個人處理黨政事務的心跡;《遊記》是遊歷聞見的紀錄;《學記》為日記中的讀書心得;《省克記》來自日記中「雪恥」欄自省、自勵、克己修身之語;《愛記》是日記中對家人、師友、同志關愛之情與人際關係。

《五記》出版 民國史研究盛事

呂芳上說,《五記》的出版,應是民國史研究的一大盛事,蔣中正個人的歷史是近代國家歷史的重要部份,《五記》摘取蔣中正日記精華,披露其個人性格、家庭生活、讀書遊歷、感情故事、交友應酬、社會觀感與國之大事等種種公私紀錄。本書的出版於研究蔣中正行事風格、德行事業,應是民國史研究的一大盛事。提供的訊息,足以作為蔣一生個人行止,近百年國家走向的重要參考資料。
 
蔣中正日記有手稿本、仿抄本、引錄本和分類抄本等類型。手稿本66 冊,現存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已全部公開。仿抄本為就日記原稿依原有格式和內容重抄者,部份藏於南京二檔館,多數隨手稿本存於胡佛研究所。國史館陸續出版之《事略稿本》屬引錄本;《蔣中正總統五記》為分類抄本,國史館將其重新原件打字整理原文重現。

了解真實的蔣介石

新書發表會貴賓包括曾在蔣中正總統官邸任侍衛長的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前侍從秘書及前監察院長錢復、前侍從秘書楚崧秋、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張祖詒、蔣家牧師周聯華、前貼身侍衛樓文淵、蔣家媳婦蔣方智怡、宋美齡姪媳宋曹琍璇,以及中研院近代史研究員黃自進、張玉法、國史館處長何智霖、政治大學史學教授劉維開及許秀孟等學界專家,他們都希望透過《五記》的出版,讓外界更了解真實的蔣介石。


曾在蔣中正總統官邸任侍衛長的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攝影:鍾元/大紀元)

郝柏村:大陸沒有抗戰歷史真相

去年出版《解讀蔣公日記:1945-1949》的郝柏村表示,蔣公日記是證明歷史真相的證據,以他身體狀況如能再活三年,他希望把八年抗戰期間蔣公日記有關軍事部份再解讀出來。郝柏村說,我們真正來研究蔣公日記,最重要目的是要完整、正確恢復歷史真相,我們知道中華民國撤退來臺後,在大陸完全沒有抗戰歷史真相,這在中華民國歷史上,對中華民國存在的意義來說,我們是難以接受的。所以,如果「中華民國正確的歷史真相不能傳承下去,中華民國存在就沒有意義」。

建立臺灣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

郝柏村說,蔣公在當時中國落後的艱難環境下,在求中國的現代化、民主化、自由化與民族獨立,這個歷史地位不容污衊、扭曲或淡化。郝柏村強調,蔣公到臺灣來不是為了偏安、苟安,他以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建國理想,建立臺灣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並以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中華民國的生存為終極目標。

郝柏村指出,大陸有些出版品,刻意拿些話醜化蔣,希望蔣中正日記能早日出版,客觀呈現史實。他說,老總統晚年將日記手稿交給經國先生,後來又交給蔣孝勇,但孝勇患不治之症,日記處理就交由蔣方智怡女士負責,近年,她受到很多誤解與委屈,希望日記能儘快出版。


宋美齡姪媳、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也是蔣宋孔檔案的「把關人」宋曹琍璇。(攝影:鍾元/大紀元)

宋曹琍璇:蔣公日記 震撼中國學者

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也是蔣宋孔檔案的「把關人」宋曹琍璇說,她曾看過蔣公所寫的每頁日記,在蔣公的日記中可以看到,從他幼年一直到晚年,他一直為國家民族的利益奮鬥、努力及堅持,太多的高低起伏困難階段時,蔣公之所以不會放棄和他的信仰有絕大的關係。

宋曹琍璇指出,中國大陸學者來到胡佛時,一開始都用質疑的態度,他們認為日記難道是真的嗎?一個人可以堅持50多年,每一天寫日記,而且是真實地把他的情感,每一天的事蹟都詳細地敘述在日記裡嗎?但他們看了一段時間以後,每一個人都有很大的震撼,她相信蔣公在日記裡面的精神,還繼續在震撼著中華民族,蔣公對國家民族的期盼,也啟發了後代對國家民族的使命感和責任。

中華民國不能放棄中國大陸責任

宋曹琍璇認為不管現在政治情況如何,蔣公反攻大陸的心願還持續在很多跟著他的人心裡面。她指出,蔣公因為愛中國人民、中華民族、愛中國大陸那塊土地,故認為中華民國不能放棄中國大陸的責任。「蔣公的使命感非常強烈,我在蔣公日記裡面看到,我們不能放棄中國大陸的責任。」

宋曹琍璇說,蔣公認為中國能夠由國父孫中山的理念,從專制變成共和,變成現代化國家,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我們一定要用孫中山的自由、民主、平等理念來完成統一,為中華民國的使命感、責任,我們必須繼續努力,希望很快能看到日記完整出版,完全清楚蔣公對中華民族的期盼,對中華民國應許的使命,這也將是我們的使命。

宋曹琍璇再次強調說:「這個心願也給我蠻多的壓力,我常覺得一個小女子能做什麼事情,可是我在開放日記時,我真的感受到蔣公偉大的精神,這是中華民族子孫們所需要繼承的。」

錢復:蔣公非常愛讀書

錢復表示,他是在蔣公的最後10年的追隨者,近年他曾前往胡佛研究所查閱二二八事件、蔣公下野期間的日記手稿,看到很多歷史看不到的部份,也深刻理解日記反映了蔣公在重大事件過程的真實感受。錢復感受到蔣公是一位非常好的領袖、慈愛的長者與非常愛讀書的人。他指出,去年是中華民國建國百年,臺灣有各式各樣的慶祝。大陸也有編寫「民國史」的計劃,他希望中華民國能自己來寫我們的歷史,不要讓別人寫「民國史」。

楚崧秋表示,他在1954到1958年間、在台灣命運面臨生死存亡時追隨蔣公。他認為,歷史上有4個名人對蔣公在心裡、事業、領導國家方面有重大的關係,即漢武帝、漢高祖、曾國藩及國父孫中山,尤其蔣公對孫總理的敬佩、對其革命、事業、理念是打從內心上的服膺,他也希望所有人對蔣公有真正的認識。


1945年3月24日,蔣中正、宋美齡在昆明與志願來華參戰的美國空軍「飛虎隊」隊長陳納德合影。(國史館)

《愛記》披露史實令人感動

張祖詒說,蔣中正日記披露很多史實並未記載的內容,他表示,《愛記》中所述1943年11月蔣公與夫人從重慶乘坐飛機到開羅參與羅斯福總統、邱吉爾首相的「開羅會議」往返經過的故事,這部份令他大為感動。其中一再記述夫人帶病陪同出訪的情節,例如:「夜間在機上,其(宋美齡)皮膚病復發,且甚劇,面目浮腫,其狀甚危,幾乎終夜未能安眠,……」又曰:「夫人皮膚病復發,其狀甚苦,至深夜二時方熟睡,殊堪憫也……」等等。

張祖詒指出,這類記載文字,以前未曾見過。大家只知道蔣夫人雍容華貴,儀態萬千,從容折衝於巨頭會議之間,藎勞卓著,但卻不知她是抱病前往,而且病情不輕,想見當時她有多麼痛苦,但不形於色,讀來真是令他感動不已。

周聯華表示,蔣中正很喜歡讀書,在《學記》中披露,他看過的典籍令人驚歎,恐怕大學中文系教授都沒他唸的多,幾乎每頁都有他閱讀《聖經》的記載,甚至連西安蒙難期間都還在閱讀《聖經》。


蔣家媳婦蔣方智怡 (攝影:鍾元/大紀元)

蔣方智怡:蔣中正日記屬於國家資產

蔣方智怡表示,蔣中正日記是研究近現代史重要參考史料,當初她與胡佛研究所商議,蔣中正日記只是暫存該處,隨時都可取回。蔣總統55年親手一筆一筆地寫下日記,不管他在當時處境多麼艱難、多麼辛苦,但他從來沒有間斷過,這不只在國內、在全世界都是唯一的。她強調:「兩蔣日記應該屬於國家資產,不是我們家的。」

蔣方智怡說,我真的很希望蔣公日記讓大家早日看到,因為現在日記有不同的版本、有不同的解說;尤其「在中國大陸手抄版都已經在出現,這是我很擔心的,因為一旦有一些不正確資料出來時,等到你要去翻證就非常的辛苦」。她希望能夠將日記以原稿的方式出現,同時也有打字版出現,讓學者們比較容易來閱讀、使用,蔣方智怡相信這也是蔣家大部份家屬的希望。

蔣方智怡表示,讓日記回到台灣、公開,相信是她與大部份家族的希望,很抱歉將這件事耽擱了,但相信不久的將來在大家努力下,會將日記呈現在世人面前。

呂芳上表示,蔣中正日記在胡佛公開之後,很多的學者都去看過,寫出來的研究結果證明,蔣中正在歷史上經得起考驗、檢視。呂芳上說,國史館有總統、副總統文物館,「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日記送回來,我們的保存絕對不輸給胡佛!」

中研院院士、史學家張玉法表示,《五記》的出版,史學界很振奮,但《五記》仍屬「二手材料」,只能說是蔣公日記的「引子」,他期待日記能早日出版,提供史學研究之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