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念六四,港熱台冷,原因何在?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6月07日訊】(美國之音)如果要對今年全球紀念六四的活動進行一次評比的話,香港當推第一。其規模之大,舉世無雙。相比之下,人口多出三倍以上的台灣卻明顯落後,其中的原因值得探討。

香港人少規模大,台灣人多規模小

或許是出於對中國這個世界新興超級大國關注的增加,今年世界不少國家和地區都舉行了各種各樣的紀念六四的活動,規模也較過去有所擴大。但總體來看,香港給人的印象最為深刻。那裡的紀念活動開始得最早,參加人數最多,從4月4日清明節就已經開始,陸陸續續持續到六月份,到六月四日晚上達到最高潮,多達18萬人參加燭光集會,堪稱全球之最。

台灣作為中國大陸之外最大的華人聚居之地也陸續有一些紀念活動,但規模無法跟香港相比。其最大的一次集會是六月四日晚上在台北自由廣場舉行的「毋忘六四,守護人權」六四23週年悼念晚會。人數只有600多人,而且大部分是學生。

媒體表現:香港獨領風騷

從媒體的表現看,香港也是獨領風騷。除了少數幾家有大陸官方背景的媒體,如《大公報》和《文匯報》之外,其它報紙大都對六四紀念活動的報道給予了很大的關注。有關報道不僅佔據了不少報紙的重要地位,而且在六月四日前後佔有多個版面,造勢效果極為突出。

台灣媒體這次對六四紀念活動的報道明顯要比香港更為低調。在整個紀念六四的過程中,人們在台灣報紙的頭版幾乎看不到有關六四的報道。即使是在六四的當天,《聯合報》《中國時報》等主要媒體的頭版都看不到六四的消息。有關的報道都是像往常一樣被安排到第13版的兩岸新聞中。六四消息出現在六月四日當天頭版位置的只有《自由時報》,內容是批評馬英九聲明中不提平反六四。

即便是台灣舉行的唯一一次規模較大的六四集會–「毋忘六四,守護人權」燭光晚會,據記者瞭解,《聯合報》《中國時報》等主要媒體在次日都沒有報道。只有《自由時報》在政治新聞版刊登了一篇600多字的消息。

台灣的英文報紙《台北時報》跟其它中文報紙不同,它在六月四日和五日連續兩天在頭條位置報道了台灣陸委會和總統馬英九的六四聲明。

馬政府六四立場軟化

港台對待六四的態度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差異?台灣的分析人士認為,原因有很多,但政府向北京退讓是最重要的。台灣資深媒體人士,《當代雜誌》創辦人和總編輯金恆煒認為,馬英九在擔任總統以後,在六四問題上的立場變化很大。

他對美國之音說:「馬英九當總統以後對大陸的民運分子如王丹等是唯恐避之不及。這一點在他們(王丹等人寫)的文章中表現的很突出,跟李登輝和陳水扁時期很不一樣,可以明顯看出其不同。」

金恆煒表示,台灣目前內部問題很多,物價問題、美牛問題、證所稅問題、政府施政混亂等等都吸引了台灣社會的主要注意力,六四問題相對來講對台灣媒體和民眾的關聯度相對小一些。因此,人們對六四的關注程度要比香港低得多。

「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必談」已成過去式

台灣立法院立委田秋堇也持類似的看法。她對美國之音說:「我記得馬總統在2005年的時候曾經公開表示,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必談。但是,我有點悲傷地發現,台灣現在的狀況是六四不必談。事實上是六四不必談,兩岸不平安。」

田秋堇說,馬英九當選總統以後,政府的很多高官都成了中共的座上賓,跟大陸有很多的利益關係。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怎麼能夠在六四的問題上對北京強硬起來?

不過,要是就香港和台灣兩地的政府就這次紀念六四的表現做一個比較的話,台灣政府雖然較為溫和,但還是敢於在北京非常敏感的六四問題上發出自己的聲音。儘管馬英九總統的六四感言中沒有提及「平反」,但他希望勸說北京及早解決六四問題的意願還是非常明確的。台灣政府陸委會也發表聲明,力勸中共要誠懇面對六四事件,推動政治改革,提升人民權益福祉。

而香港政府官員對六四紀念日卻保持沉默。最近,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面對記者們的幾次追問,都不談六四,只是表示:「已說了很多,再無補充」。梁振英團隊的其他成員也基本上是三緘其口。

吾爾開希:很擔心!

當年在六四事件中擔任學生領袖的吾爾開希在六月四日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對馬英九公開表示不滿。《自由時報》引述他的話說,馬在1990到2008年都聲援六四。馬曾說,「六四不平反,兩岸沒有統一條件」,但當選後卻在2009年公開肯定中國關注人權有長足進步,「我們當然相當擔心!」

金恆煒:中國的問題就是香港的問題

台灣資深媒體人金恆煒認為,港台在紀念六四方面的差異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兩者所處的位置不同。

金恆煒說:「香港有切膚之痛,一國兩制在香港已經完成了。中國的問題就變成了香港的問題。但是台灣跟中國是兩個不同的政治體系。對於台灣來講,中國的問題還不是最切身的」。

金恆煒表示,自從香港回歸以後,中共對香港的影響和控制越來越大,港府的官員唯北京的馬首是瞻,香港越來越多的學者也對北京敬畏三分,在涉及北京的問題上往往避而不談,言論自由已經明顯削弱。這種情況,讓很多香港民眾日益感到擔憂。他們借紀念六四的機會表達他們擔心和訴求,實際上就是在替他們自己爭權益、爭自由。

(責任編輯 :李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