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字号】    
   标签: tags:

十年前,共产党靠外援、暴力、宣传和特务颠覆了中华民国,迫使第一代反共的大陆人追随蒋介石领导的民国中央政府败退到了台湾。两百万大陆难民像潮水一样涌入台湾岛,给被日本统治已半个世纪的六百万台湾人带去莫大困扰。

这之前发生了台湾人与民国地方政府的矛盾在地下共产党员的诱导下变成遭到武力镇压的“二二八”暴动。“二二八”成了台湾居民与外省移民的第一道至今未痊愈的裂痕。尽管如此,台湾人却因此免遭红祸,与大陆人相比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共产党在大陆颠覆民国政府后以“镇反”、“三反”、“肃反”为名杀害了无数没能逃离大陆的民国精英。与此同时,中共开始卸磨杀驴,迫害为中共窃国立下汗马功劳的枪杆子比如高岗与笔杆子比如胡风。导致至少八千万大陆人非正常死亡的整人运动在中共窃国后从不曾中断。

反思共产党在大陆的六十年暴政,我得出“英雄何其多?林立果不是唯一”的结论。攥文纪念了奋起抗争的张志新、林昭、李九莲、钟海源、遇罗克和林立果等壮烈牺牲的大陆英雄后,有读者告诉我大陆媒体为庆祝中共窃国六十周年推出了中国十二位最美丽的女性,张志新名列其中,希望我能作个回应。

被剥夺人权的大陆女性

我上网查后得知入选的有林徽因、王丹凤、杨丽坤、严凤英、张志新、章含之、潘虹、周晓兰、巩俐、伏明霞、杨澜和章子怡。

见此美女榜,我笑了,大陆媒体虽然不得不受中共操控,但中共媚女宋祖英没名列其中,倒是被民间从已半坍塌的红色堡垒中挖掘出来的民国美女林徽因榜上有名,可见大陆人越来越不受中共操控。

其实,就这四代大陆女人的身世与经历就能折射出中共窃国六十年的血腥与淫秽。这一打女人中只有林徽因一九五五年去世而免遭迫害。其他全是中共的受害者,其中杨丽坤被逼疯,严凤英和张志新被害死,王丹凤与章含之都曾挨整,而章含之还整过人,潘虹父亲被打成右派并被迫自杀,周晓兰十三岁时被迫跟着父母下放农村,强行劳改……

中共被迫打开国门后,王丹凤最先用脚投票,逃离大陆,一代影星饱受红祸后在年近花甲时宁可到香港去开餐馆谋生;周晓兰则在九十年代辞去国家体委副司长的官职定居美国……她们中只有撒谎成性的杨澜不适应在美国过人的生活,而重新投入“党妈妈”的怀抱,靠拍中共的马屁当了暴发户。

遗憾的是,揭露杨澜的文章不能在大陆自由传播,否则,她肯定也会像宋祖英一样名落美女榜。不过,甘当话筒的杨澜虽然能在“党妈妈的关怀”下,继续与吴征开夫妻店,合伙蒙骗他人,但在能获得自由信息的华人中她早已身败名裂。

从杨澜与吴征的发家史上就能认识到中共专制是宵小的赌场,君子的地狱。

巩俐与章子怡或许拥有东方女性的美貌,但绝对缺乏东方女性的美德,不过这不怪她们,因为中共剥夺了在过去的六十年里成长起来的中国女性像林徽因一样受东西方文化熏陶的机会。

鉴于大陆艺人,尤其是国际影星不是我关注的对象,我也无心谴责中共的受害者,虽然她们中不乏施害者,所以,我想以刚在法国巴黎辞世的林希翎为例谈谈中共对女性的摧残。

老实说,被中共打成“右派”的林希翎们的言行对我从无裨益。比如,方励之先生在八十年代中期还鼓励青年一代加入共产党,改造共产党。方先生不知我们这一代,比如我,根本就不认同共产党那一套,怎么可能违背良心加入其中?

本来我无意公布对林希翎的看法,但她过世后,有人把称她为“民主前驱,自由之魂”的祭文发到了我的邮箱,面对诸如“她被暴政夺走了爱情、家庭和自由,却依然保存了完整的人性、捍卫了知识份子的独立和尊严”之类的评语,我想既然林希翎在海内外知识界有如此影响,那有必要把我对她的看法输进电脑,希望对读者辨别左派与右派有所启发。

被冤枉成右派的林希翎(一九三五~二零零九)

二十年代前登上文坛的苏雪林们(一八九七─一九九九)才算中国的右派,他们都曾抵制红潮和鲁祸。苏雪林还把反鲁看作她的半生事业,六十年代,当大陆人只有马恩列传与毛选鲁集可读之时,苏雪林因担心鲁迅偶像在台湾也被竖立起来,还特意发表〈我论鲁迅〉加以预防。

自称是“少年红色娘子军出身”的林希翎看不出鲁迅心理有毛病,也不质疑毛泽东对鲁迅的吹捧。不过以鲁迅精神在中共的专制下针砭时事自然会遭到与鲁迅心灵相通的毛匪的迫害。

林希翎的思想和表现在我看来都与右派不沾边,用和她同样被毛匪打成学生右派的谭天荣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被划成右派,被整得死去活来的青年对党并没有仇恨,只有忠诚与热爱。当年对党的忠诚与热爱未必是我们这个群体历史上的闪光点,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校园右派’,本来就是一群一贯追求革命,追求进步的人。”

这些假右派在毛匪死后胡耀邦当政时,多半被“平反”,不少人又成了中共的奴才,即使中共拒绝给林希翎平反,她于一九八三年出国后,也没走出中共的思想牢笼。这是林希翎的悲剧,也是共产党的邪恶。

林希翎在接下来的二十六年里亲共言行不断,她在辞世前一月的采访中还说:“而我主张‘民运’的中间路线。很多人还是‘冷战思维’,不是‘亲共’就是‘反共’,就这两极。而我,对于中共好的方针政策,过去支持,现在支持,将来还支持;而对中共错误和罪恶,过去反对,现在反对,将来还反对。这样就‘两边不讨好’。”

就是说,林希翎临死前都不明白共产党践踏人权与要求人权的民运背道而驰,本来就是两极,哪有中间路线可走?本来她自己的亲身经历就足以让人明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然而不知何故她自己却失去了这一认知能力。与此同时她却表示“现在‘民运’许多思想还没有超出一九五七年的‘右派’思想,而他们对右派又知道多少?”

这说明林希翎既不了解民运的真谛,也没搞懂“右派”的来历。以魏京生为代表的民运先驱在民主墙时代就喊出了“反独裁,反专制,要人权,要民主”的心声。这与林希翎等积极参与的接受中共领导的政治路线斗争,从一开始就不在一个层次面上。

查阅了目之所及的林希翎言行,我认为林希翎在中共的迫害下失去了女性与知识人的尊严。

有尊严的女性不会与陌生人搞一夜情,不会在别人有求于她时伸手要钱而又不履行诺言,也应不会在别人的办公室一住就是半年……有尊严的知识人不会向中共媒体提供恶毒攻击魏京生的大字报,不会因自己儿子自杀而讨好中共诬蔑法轮功……

好在林希翎在死前用她的话来说突破了共产党的“两个禁区”,一是开始同情和支持达赖喇嘛,二是开始了解法轮功,赞赏法轮功学员的神韵。

简言之,林希翎不是反抗共产党的真右派,而是一个在少女时被诱导上贼船后沦为红色娘子军的不幸女人。我在她的言行中没有找到智慧,她的名言“猴子要满意现实的话,那么我们现在都不会变成人”透露的是一个中共党文化人的无知。

不过与她同代的林昭倒是在红牢中升华成为反抗共产党的真右派。在中共的信息封锁下与我母亲同辈的抗争者都未对我有直接影响,多亏与我同代的柴玲们的英勇抗争,我才发现中共是狼外婆。尽管柴玲作为天安门一代的标志一直在遭受包括中共笔杆子在内的左派们的“恶意剪接”,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在二十年前对共产党的认识在六四屠杀后逐渐深入人心,成为共识。

无论如何,我衷心祝愿我们能在对林希翎的纪念中唾弃中共,回归中华;摒弃党性,找回人性。

注:以上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评论
2010-05-14 7: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