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战俘营纪念协会在金瓜石举办追思会

右边的工字铁结构建筑是黄金博物馆,图片正前方大树的后方往上阶梯就是昔日的战俘营所在.(摄影:宋顺澈 / 大纪元)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顺澈台湾台北报导) 今年的战俘营追思会将在11月13日上午10时于金瓜石的黄金博物馆园区往下走的祈堂老街《国际终战和平纪念园区》(战俘营)内展开,有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与荷兰等国家十四位战俘与遗族来台参加,其唯一仍在世的91岁战俘也将出席这场追思活动,悼念曾经出生入死的同袍们,并献上鲜花。

二战时期被日军俘虏的幸存战俘与遗族总是于每年的11月中旬,不远千里的踏上台湾这块土地,找寻心中缅怀的记忆。今年他们将于13日聚集国际终战和平纪念园区(金石瓜战俘营)展开追思礼拜,对于这段曾经在台湾发生的二战故事,仍有许多历史悬案有待拼图,台湾战俘营纪念协会就是为了寻找这些故事而成立,并在每年这时候邀集幸存战俘与遗族举办追思会,口述亲身经历的故事并省思和平给人的意义。

新北市政府指出,紧邻瑞芳金瓜石祈堂老街的国际终战和平纪念园区(战俘营)是在日据时期公元1942年设立的战俘营,而因为这些战俘必须在高温40度以上的铜山9号矿坑工作,感染疾病情形严重,因此也是死伤最惨重的战俘营;日军从各地虏获的战俘送到这里后,即被逼迫从事挖矿工作,最高纪录曾有一千一百多名战俘在金瓜石度过一生当中的“悲惨世界”,由于战俘常遭受非人虐待,在饥饿、毒打与过度逼迫劳动下,有十分之一的战俘未能熬过去,死于台湾异乡。


进入黄金博物园区内的坑道.(摄影:宋顺澈 / 大纪元)


在黄金博物园区内的黄金重达240公斤,可以触摸.(摄影:宋顺澈 / 大纪元)

祈堂老街居民当时看到这群金发、白皮肤,鼻子高高的外国人出现,感到很奇怪,便以“督鼻仔寮”来称呼战俘营,不过二战结束后,幸存下来的阿督仔终于可以回家了,但金瓜石战俘营也被埋没在历史洪流里,没有人记得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事隔数十年,直到1990年,金瓜石战俘营遗址被发掘后,人们才惊觉这里所发生的故事,目前唯一所留下的遗址只有一面矮墙与连结一根墙柱,从矮墙远眺外面的山景,可以想像战俘们努力活着就是期盼有朝一日能重获自由。

台湾战俘营纪念协会会长何麦克表示,几位亲人在一战和二战中去世了,对于他们在战场上的阵亡,他心里感到非常难过。所以他一直想为战场上的牺牲者做更多的事。也因此当他看到了加拿大籍战俘医师本•惠勒日记改编的纪录片《一个战争的故事》,便加深他想要完成担任叙述历史的使命,让后人可以永远缅怀那些战争下的牺牲者。于是乎当台湾战俘营纪念协会成立后,便于每年11月举办战俘营追思活动,纪念当年11月14日被送到台湾的二战战俘。而今追思活动已有15年了,只是随着时光流逝,依然在世的幸存者越来越少,当他在园区里担任义工,看到纪念墙上刻的名字时,似乎总能看见当初他与那些已逝世的受访者相处时光。

新北市政府表示,日据时期,日军在台湾总共成立了十五处战俘营,为了让游客能对当年战俘营有更深刻体验与感受,金瓜石战俘营正式命名为“国际终战和平纪念园区”,除了在园区里竖立战俘伙伴铜像外,更标示了全台战俘营的位置,在黑色大理石墙面也刻上每一位战俘的名字与国籍,提醒“世人永远不忘记”。


图片可以看到战俘营的指标.(摄影:宋顺澈 / 大纪元)

(责任编辑:陈玟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