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三)

洪愿:民族的浩劫,人类的巨难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12月30日讯】1999年7月之前,在辽宁省绥中县前所镇古城有一家美容店,店主是位40多岁的普通妇女,名叫苏菊珍。许多年来,苏菊珍一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胆道蛔虫、胰腺炎等多种疾病,小腿经常浮肿,然而,自从1996年炼法轮功后不久,她的这些疾病全都奇迹般的消失了,连皮肤也变得光滑润泽。

不仅如此,炼了法轮功的苏菊珍还成了当地远近闻名的好人,事事为别人着想。她自己非常朴素,但帮助人却毫不吝惜。对到她店里来的贫苦人,她不但免费服务,还常常给他们钱,就连精神病人到店里她也毫不嫌弃的给他们洗脸、梳头、换衣服。因此,她多次被当地政府评为“先进个体户”。苏菊珍还常常资助贫困学生,带着生活用品和米面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自己掏钱修补当地的西河桥。因为她的无私奉献,她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进家庭”。当地电视台曾要求采访她,被她婉言谢绝了,她告诉别人,“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会这样做的。”

就是这样一个一心只为别人好的善良人,如今却仅仅因为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

据知情者披露,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始终坚持为法轮功伸冤,苏菊珍多次被官方劫持迫害。在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等处期间,更因坚持信仰遭受了非人的残酷折磨。一次,苏菊珍被狱警王艳平叫到禁闭室。在那,王艳平强迫苏菊珍脱光衣服,用电棍电遍了她的全身,电了整整一夜。苏菊珍脸上被电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脸部全都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还有一次,狱警邱萍和几个暴徒把苏菊珍拉到沈阳一家医院的精神病治疗处,开了好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派专人逼苏菊珍吃——-

当被马三家恶人迫害成植物人的苏菊珍被带回家时,人们发现昔日漂亮能干的她已伤痕累累,目光呆滞,不会说话,没有记忆,不能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老父亲终于活着见到女儿走出高墙,但女儿已经不认识他了。后来,家人在无意中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现在,苏菊珍仍不能正常思维、讲话。苏父由于伤心过度双眼接连失明,苏母每日伤心叹息,二位老人在无望的期盼与悲伤中苦度终日。

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操纵他控制下的国家机器,置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等公民权利于不顾,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等群体灭绝政策,丧心病狂、惨无人道地镇压和迫害坚持信仰,冒着危险向党和人民反映事实真像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改采用的迫害手段形形色色,集古今中外邪恶残暴之大成,不仅有肉体酷刑,还包括了强行洗脑、仇恨宣传等精神折磨,以及为消除法轮功学员在家庭、社会、工作单位的立足之地而实行的各种连坐制度等。其中仅肉体酷刑就达百余种。最常见的如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蹲小号、坐铁椅子、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胶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暑伏炎夏在太阳下暴晒;不让大小便;连续半月不让睡觉;对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性骚扰甚至强奸;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泼洒汽油放火活活烧死;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等。而且,在这些酷刑的施暴对象中,妇女和老人占了相当比例。由于受到这些酷刑的残酷折磨,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被公安拘押一小时内便死亡;有的在经历数月生不如死的痛苦之后死去;还有的则被浸泡在水牢的污水中达数月之久后死亡。

如果不身临其境,生活在今天和平环境下的人们,是根本无法想像这场迫害究竟血腥残暴到何等地步的,那其中的许多场景,远比当年的“渣滓洞”、“白公馆”还要令人触目惊心。类似苏菊珍那样的遭遇,在大陆法轮功学员中绝非个别,而是举不胜举,许多人的遭遇远比她还要悲惨;类似摧残苏菊珍那样的行为、事例,绝非个别狱警和执法人员所为,也绝非只存在于个别劳教、监狱场所和个别地区,而是众多狱警和执法人员共有的恶行,普遍存在于大陆的各个劳教、监狱场所和各个地区。

尽管如此,在官方铁网般的新闻封锁下,这场空前血腥残暴的迫害竟被掩盖得天衣无缝,仿佛根本就不曾发生过一般。但无情的历史却忠实并且毫无遗漏的见证了一切,见证了在今日的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付出了怎样的勇气和代价,经历了多少暗无天日的日子。

招远市是山东省东北部的一座小城。北宋的时候,政府为了招集流亡者,使他们回乡安心农耕,就把这个地方取名叫“招远县”。这个名字被延用了近一千年。一千年后的一天,一个招远的农妇在田里干农活时却被员警抓走,并被活活打死了。

她的名字叫赵金华,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1999年9月27日被抓走,10月7日被打死。员警们一边打一边问赵金华还炼不炼了,她至死都说炼。就这样,当局开始全面镇压的两个月后,第一起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修炼而被打死的事件,就在山东这个宁静的小城里随随便便的发生了。从这以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就没断过。

2000年2月,一位山东潍坊的59岁退休工人在街上行走时,被街道办事处抓走,因为她不愿意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活活打死。她的名字叫陈子秀。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从潍坊发来的消息,暴怒的地方干部用高压电棍和警棍殴打她,电击她,还让她赤脚在雪地里跑。据目击这一事件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000年2月21日去世。而将陈子秀活活打死的凶手们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反而因此而很快得到奖励和升迁。

曾被非法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曾铮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所有的人一进劳教所,到调遣处,一进门听到的头两个字就是:低头。然后第二个声音就是电棍啪啦啪啦放电的声音。电刑就是说,成了家常便饭了。我看到的,(有,就是说)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绑在椅子上,而且是用4~5个彪形大汉,电她的阴部,电她的头部。电到她大小便失禁,人昏迷过去了,很长时间醒不过来。还有老太太,五十多岁的学员了,来了以后就强迫你写保证,不写是吧,(不写)4~5个警察把她的衣服脱光了,把她踩在地上。夹着4~5根电棍电她。电的那个电流太大了,她不由自主的就往起蹦。他们4~5个员警拿脚踩着她,她都往起蹦。电完了前面电后面,就像烙烧饼一样。浑身都是一个一个圆的,黑的,焦的。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了,也是这样电,没有人能幸免。”

法轮功学员陈刚在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时说:“曾经有一次就是打我嘛,先是打,打得浑身都伤了,然后再把人绑起来,腿脚绑在一起,手绑在后面。再把脖子和腿折起来,绑在一起,塞在床底下再往下压。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是喘气都喘不过来,几乎就是窒息而死。而且腰几乎就断了,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被这样…他之后就变得残废了。”

据明慧网消息,经民间管道核实,截止到2004年4月11日,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达939人,其中有27人死于当年1月1日至4月10日3个多月的时间里。而被迫害致死的实际人数还远大于此。根据中国官方内部统计,早在2001年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实际死亡人数就已高达1600余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摧残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践踏了多少炼功人最起码的人权和自由。

种种事实表明,江氏集团在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中建立起了一个精密、完整和庞大的杀人武器,这个武器具有一整套系统的运行机制。凭借着它,江泽民的一句话就可以迅速的把这场迫害推上一个更残酷的等级;凭借着它,诋毁法轮功的一个谎言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里在所有国内和部分国外的华人媒体中播出;凭借着它,一个新出炉的迫害政策就可以迅速的从上到下贯彻到全国各地的每一个劳教所和监狱。只要这个杀人机器在,就会不断的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有些不明真像的人对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抱旁观态度,他们以为,在这场迫害中受害的只是法轮功学员,并不包括其他人。从表面上看,事情好像是这么回事,但透过现象看本质,从更大的范围来审视,其实每个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在这场迫害中受害的绝不只是法轮功学员,而是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甚至是整个人类。

从经济上看,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耗费了国家的巨额财力、物力和人力。你想,无论是在全国各地抓捕法轮功学员,还是扩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和建立洗脑中心及基地;无论是利用官方媒体诋毁法轮功、发动造假宣传和进行全国范围的资讯封锁,还是用金钱来刺激和鼓励大批的人参与迫害法轮功;无论是把大量特工派往海外,用来监控,干扰,诋毁海外法轮功学员,收集黑名单,买通一些海外中文媒体对法轮功进行攻击,还慷慨的对第三世界国家提供无偿援助,以换得他们在联合国人权会议等场合投票反对针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哪一件事少的了钱呀!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那几年,中国近四分之一的财力都被耗费在这场迫害中了。仅2001年2月27日,江氏集团就一次性拨款40亿元人民币,用于在建筑物上安装大型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又一次性投入42亿元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仅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就花了5亿元盖新监狱楼。另外,单天安门一地搜捕法轮功学员,每天开销就达170万到250万元,每年约6亿2千万到9亿1千万。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至少雇佣了数百万人为其效力,这些人的工资,奖金,加班费及补贴等每年可达上千亿元。

近年来,大陆国民的总体收入虽然在上升,但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已名列世界前茅。在少数人暴富的同时,广大的城市下岗工人和落后地区的农民,生活仍十分贫苦。耗费于镇压法轮功的巨额国民收入,本可以用来改善这部分人民的生活,现在却被浪费来迫害一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仅让他们在生活上陷入困境,而且也严重阻碍了广大城市下岗工人和落后地区农民生活的改善,给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巨大压力和不良后果。受害的都有谁,还不清楚吗?!

从政治上讲,对法轮功的迫害则使江氏集团的专制独裁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凭借着在这场迫害中急剧膨胀起来的个人权力,一向无德无能的江泽民,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和国家法律法规之上,凌驾于党和国家的意志之上,将整个党和国家完全当成了他个人和其小集团的掌上玩物,为非作歹,无所顾忌,以至中共十六大后,江从总书记的位置上明退暗不退,至今仍操纵着中国政坛,这不能不使本来就步履艰难的中国民主化进程再一次严重受阻,也不能不使一向滞后的大陆法制建设发生严重倒退。迫害法轮功的这几年间,在江的专制高压和纵容推动下,人治取代了法治,自由与人权横遭践踏,贪官污吏、恶警坏人愈加张牙舞爪,横行霸道,冤假错案层出不穷,有法不依、无法可依、无法无天的现象在大陆更加泛滥成灾。

再从国际影响来看,文革后,大陆的经济虽然获得了较快的发展,但中国在国际上的人权形象一直不佳,始终是全球少数几个人权记录最差的国家之一。而对法轮功的迫害,则使中国本来就不佳的人权形象变得更差。几年来,众多国家、国际组织和社会团体纷纷谴责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践踏大陆人民人权和自由的暴行。2001年5月30日,国际特赦组织公布了2000年的5个“人权恶棍”,江泽民名列其中。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部执行长舒兹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将江泽民列入名单,因为他迫害弱势团体,压制言论、结社和宗教自由,以此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权力。他特别提到中国政府非法取缔法轮功。国家元首被国际组织列为“人权恶棍”,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可见,让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在国际上蒙羞的不是教人一心向善的法轮功,而恰恰是江泽民镇压和迫害法轮功的暴行。

光是以上这些事实,已足以充分说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给我们国家、民族所造成的灾难性影响。但是,这场迫害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最严重的危害还不是这些,而是它对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道德良知的彻底毁灭,是它对社会稳定和安全的根本保障的彻底摧毁,是它对人性根基的彻底颠覆,这种危害甚至波及到了整个人类,其损失是无法用金钱和数字来计量的。只不过由于它的影响首先是在无形的精神领域显现出来的,所以至今未能被更多的人所认识。

自从1999年那个夏天以来,江氏集团不仅自己疯狂迫害法轮功,还千方百计把所有的中国人都往他们的战车上绑,逼迫每个人出卖背叛自己的良知,成为受他们操纵的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协同他们一起犯罪。为此,他们一方面开动宣传机器,拚命向所有人灌输他们制造的谎言,实行全民洗脑,以欺骗民众,煽动仇恨;另一方面,又通过各种系统的连坐制度将每个人的经济利益(包括公职、考核、孩子入托、入学、就业等等)都和迫害法轮功直接挂上钩,对全体国民进行威逼和利诱。如2002年5月,江氏集团曾下发内部指示,要求用金钱来刺激保安人员抓捕法轮功学员。在广东省,保安抓一个“还在炼法轮功的”就可奖励3000元。不仅如此,打压法轮功学员积极的各级官员还被加官进爵,劳教所的狱警、派出所的员警被当作“英雄”受到表彰和奖励,就连劳教所中被利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也都纷纷被减刑期。与此同时,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的人,轻者将面临失业、失学,重者将被抓捕、关押。

在江氏集团的这种专制高压和利益诱惑下,人性中善的一面被无情践踏,恶的一面则受到无所顾忌的纵容与鼓励;有良心敢讲真话的人坐牢送命,昧着良心迫害讲真话者的人却升官发财。一时间,神州大地,假话泛滥,诚信扫地,良心泯灭,看风使舵、投机取巧、随波逐流和明哲保身成为社会流行的趋势,人们在“集体无道德”的大潮中变得越来越自私和冷漠。难怪有人说,这场迫害的实质就是要把好人变成恶人,把恶人变成更恶的人。

几年来,江氏集团还将他们迫害法轮功的黑手伸到了国外,千方百计把其他国家和海外华人一起拉下水,跟着他们共同对法轮功犯罪。为了达到目地,他们使尽了一切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如以经济利益甚至以出卖领土,与一些外国政府进行交换,使这些国家背叛自己的良知和所恪守的西方价值观(尊重天赋人权及信仰自由),对中国正在发生的群体灭绝罪行保持沉默,甚至个别国家还协从犯罪。在江氏集团的胁迫下,个别外国公司甚至也让自己的员工签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否则即遭解雇。江氏集团还通过邀请总编辑、编辑和记者到中国参观,对对方进行投资等手段来拉拢海外媒体,使得这些一向敢于直言和揭丑的“无冕之王”,对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仅进行了非常有限的报导。而对海外华人媒体,江氏集团则采用收购、投资或派驻相关人员到媒体工作的方式,使这些媒体逐渐变成他们在海外的代言人。对一些敢于发表迫害真相的媒体如BBC,江氏集团则采用封网,或扬言停止他们在中国发行刊物等威胁手段使其禁声。江氏集团还通过中国领使馆,以到中国投资的优惠条件,赞助社区、校园活动的方式,拉拢收买海外某些华人社团侨领、学生组织领袖,致使有些人出卖良知,对法轮功学员参加社区、校园活动横加阻拦,甚至个别地区还大打出手。可见,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中,被毁掉的不仅是中国人的道德,整个人类的良心都受到了致命的一击。

文明的大厦向来都是以道德良知为基石的。一个“集体无道德”的社会,也是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干的社会,人们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撒谎成性,心里装满私欲和仇恨,伤害他人从不感到羞耻。在这样一个畸形变异的社会里,人们的生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谁都无法获得他们所祈望的安全和幸福,受害的最终将不只是某一部分人,而是所有的人,整个民族、国家以至人类的未来都将因此被葬送。

种种事实表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犯下的罪行,无论是其迫害手段之多之邪恶,还是迫害范围之广之系统;无论是迫害中所散布的谎言之大之深,还是迫害扭曲人的精神良知之邪恶之严重,以及迫害所带来的危害所波及的方面之多,都堪称是人类历史上对信仰的一次最系统、最卑劣和最邪恶的迫害,也堪称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

评论
2012-12-30 9: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