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太子党分裂 刘源薄熙来被划成一派

在3月15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后,马上传出在军中刘源上将因为力挺薄熙来而遭到软禁、刘源的文胆张木生被禁止离境的消息。太子党四分五裂。 (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05月17日讯】2012年中共“两会”上,辽宁、广东、四川等中共地方代表团成员都和王立军本人或王立军事件进行“切割”。在3月15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后,马上传出在军中刘源上将因为力挺薄熙来而遭到软禁、刘源的文胆张木生被禁止离境的消息。

不过,海外中文媒体报导,有两位太子党毫不在乎,两会期间公开挺“唱红”。全国政协委员、空军指挥学院副院长、朱德之孙朱和平少将毫不避讳。他说,唱红歌挺好哇。毛泽东孙子毛新宇则说,“唱红”“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心声的一种比较好形式”,中小学“在课本上应该加强红色革命传统教育”。

北京太子党 “挺薄”和“倒薄”意见分歧

“两会”期间,北京太子党因“挺薄”和“倒薄”意见分歧、四分五裂。有海外媒体的报导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罗瑞卿之女罗点点、陈毅之子陈小鲁等太子党就聚会,支持中央处理薄熙来。据称原因是他们的父辈都深受“文革”之苦,因此“眼里容不得那一套”。

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的胡德平,被视为党内的自由派领袖人物。74岁的叶选宁有“太子党精神领袖”之称。他曾经去信中央及薄熙来本人,认为王立军事件是严重丢国家脸面的重大事件,要求薄熙来引咎辞职。

另外一批太子党,对于“胡、温”撤换薄熙来则大为不满,其中刘少奇之子、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重病中仍力挺薄熙来。

据悉,现年61岁的刘源,患有二期肺癌,当时正在北京解放军301医院动手术。这是刘第二次因癌症动手术,但在病床上的他,仍然十分关心薄的命运,时刻留意政局变化。

也有分析说,薄熙来虽然是高调的“红色后代”,但一贯特立独行的他,在高干子弟中却未必是十分讨喜的人物。在中共十八大临前的中国政局,将十分不平静。

张木生:维稳模式是“抱着炸弹击鼓传花”

被视为刘源上将政治发言人的前《中国税务》杂志社长张木生,在薄熙来遭解职后,更是说了意味深远的话。据说有人把张木生批评“维稳”模式是“抱着炸弹击鼓传花”,直接汇报给了胡锦涛。

2011年年底,这位据称是中共第五代智囊人物的张木生,在接受大陆“共识网”采访时,说“中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张木生曾经称赞薄熙来在重庆推动的唱红打黑是“重塑共产党合法性的一种手段”。他也曾公开发表言论:“我们现在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但是新一代的党中央集体领导,不会允许这种状况继续下去。”此话被认为是力捧中共接班人习近平。

张木生出新书 刘源及军中鹰派捧场

这几年,刘源、张木生等人高举出新民主主义旗帜。刘源一篇围绕“为什么要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的讲话和长文,在海外内引起广泛关注。这篇长文是他为张木生所著新书《改造我们的历史文化观》 作的序。

张木生是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工作研究室研究员,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中共高层文胆,政治思想左倾。其父亦为中共前高官,和刘源是非常亲近的老朋友,也被一些海外媒体称之为刘源的政治发言人。他对重庆模式也是“赞赏不已”。

据海外中文媒体的报导,刘源一篇文、一席话引发学界政界侧目的原因,首先是,这场新书发布会的出席人既有军方高级将领,也有知识界的重量级人物。在军方高级将领中,有相当一部份人既是军中著名的鹰派人物,也是身世显赫的太子党,还是蔑视普世价值的左派。他们是: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刘少奇之子刘源;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少将、朱德外孙朱成虎;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少将、罗青长之子罗援;还有空军少将乔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请关注大纪元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大纪元,感谢您的支持!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5/17/n3590874.htm内幕-太子党分裂-刘源薄熙来被划成一派.html  美东时间: 2012-05-17 00:26:20 AM 【万年历】
标签:tags: 刘源,
薄熙来刘源,
张木生,
薄熙来
 
大纪元网友 

'Howdy, i read your blog occasionally and i own a similar one and i was just wondering if you get a lot of spam feedback? If so how do you protect against it, any plugin or anything you can suggest? I get so much lately it's driving me mad so any assistance is very much appreciated. [url=http://uit.edu/adidas02.html]アディダス[/url] <a href="http://uit.edu/adidas02.html" title="アディダス">アディダス</a>'

大纪元网友 

'朱和平毛新宇真不要脸!他们的爷爷是谁没关系,问题是他们自己太不要脸了,没人喜欢共产党,没人喜欢文革那一套,没人喜欢红歌,还好意思说什么“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心声”。'

大纪元网友 

'不论是共产党的忠臣还是奸臣都是维护特权利益.'

大纪元网友 

'中国有两个传统---一个是压迫,另一个是起义,而且没有"万岁"能万得了,万岁家族的内斗更是腥风血雨.'

大纪元网友 

'溜圆干的坏事太多了,,,,,'

大纪元网友 

'刘源是个糊涂虫,想想你父亲刘少奇是怎样惨死的,你就要和毛主义划清界限,就不要和薄熙来这种野心家搞在一起。要知道,谁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谁就会压得粉身碎骨。'

大纪元网友 

'傻子说:'不管官正不正,不管官贪不贪,只要为民办事不伤民,就是百姓心目中的好官。其他都是扯淡!'

在官贪而不正的时代,官能为民办事?扯淡!

'

大纪元网友 

'不关注民生,就没有发展

'

大纪元网友 

'治理国家要刚柔并用!坚信历史是最无情的!人民是最公正的!

'

大纪元网友 

'不管官正不正,不管官贪不贪,只要为民办事不伤民,就是百姓心目中的好官。其他都是扯淡!

'

大纪元网友 

'我关注的是民生和反腐,让不作为的官员下台,让老百姓过的真有尊严!!

'

大纪元网友 

'不是“蔑视普世价值的左派”,而是“害怕普世价值的左派”。

刘源当年在河南省就是个大贪官,差一点被处理。后来王光美哭到邓小平那里,才让他得救了。如果刘源反腐,天下就没有腐败了。'

大纪元网友 

'凡是极权体制,必然是非白即黑爱走极端。其实世界万物没有绝对的白或绝对的黑,万物都处于黑白过度,只是可能偏白或偏黑,且都是在变化中的。就如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任何人都具有二面性,也在变化中一样。任何正常社会都应该是党内有派,党外有党。党内无派,必然独裁,党外无党,就是皇权。不知中国何时才能成为允许各种党派自由竞争,民意为天,选票最大的正常国家?当年枪杆子夺来的政权必然造成如今强权决定人生死的悲剧。这也是对迷信枪杆子谬论的报应。'

大纪元网友 

'踹下血债派军中头目 刘源遭忌恨(多图)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2/5/16/56556.html'

大纪元网友 

'刘源忘了他爹刘少奇文革惨死,与毛左同流,又荒唐又使人恶心,简直是唯物主义者的标本,只有利益、权力和所谓计策、谋略,没有人格,没有价值,没有人品!也没有智慧,只有小聪明!'

大纪元网友 

'我讲一件真实的事给大家听:我们当地有一位比较有名望的医生,上世纪80年代曾接过一位几近临死患者(是个女的),医院不收了,他亲人不甘心,抱着试试看,抬给他看的。这位医生左看右看,用尽一切诊断方法,不能辨别什么病症,最后他断定是鬼上身(这医生很有这方面的经验,曾治好过几例这种病例,以后有时间再说)。只见这医生慢慢燃起三根香,往那病床一插,这患者(实际上是那个上人身的鬼)立马大声讨饶:大师,大师,放过我了,我再也不敢了。这位医生说:我不是什么大师,我是医生。青天化日你还敢上人身?!你是哪里人氏?你要如实说来。那鬼说是那里那里的人氏 ,是暴死的,现在可以投胎人世了,但要找个人顶替他才能投胎等等之类说了一通,后来这个医生又顺带问了一下阴间的情况:“现在是谁做鬼王”?“是毛泽东”“那那些开国元帅呢在下面干什么?”“他们在人间干什么在下面基本上就干什么,除了刘少奇继续被整不得翻身外,其他的和在 阳间一样。大师,快放我回去,过了时间我就回不去了。”后来这医生抽掉三根香放他走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用人格保证。'

大纪元网友 

'愤青们,激动有何用,又恨的上街去。'

大纪元网友 

'凡薄熙来之同党,必须铲除!'

大纪元网友 

'五毛写“叹刘源”,狗屁不通,共产党灭亡在即,共党忠臣不忠臣都没有好东西'

大纪元网友 

'刘源不是个好鸟,在担任武警司令员时,建三峡贪污受贿不计其数,这也就罢了,忘了他爹是怎么死的,与毛左同流真让人恶心'

大纪元网友 

'叹刘源

父子二人灾难多,官运起落可奈何。

不明不白受冤屈,祸兮福兮两起落。

少奇本要促生产,与毛不和下油锅。

刘源反腐有何错,派性之争飞来祸。

别人升官又发财,你却无端下了课。

别人美女歌星陪,你却床上把病磨。

党国家庭皆一样,兴衰起落天定夺。

历代忠臣忧郁多,憎恨不平又奈何。'

大纪元网友 

'什么破东西,权力世袭!'

大纪元网友 

'一界魔众,三代脑残,五星血旗,九洲墨土'

大纪元网友 

'萧良量--踹下血债派军中头目 刘源遭忌恨

【人民报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刘少奇的儿子刘源1951年出生。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中南海度过的。那时的他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圈子里。 据刘亭亭说,那时候他们每周都可以看到毛泽东。

1967年9月13日,刘源和刘平平、刘亭亭两姊妹,连同简单的行李卷,被抛上一辆卡车,赶出了中南海。刘源无家可归住进了北京四中。1968年他主动申请“上山下乡”,随大批北京知青一起分到山西雁北地区山阴县白坊大队插队七年,当地农民对他没有歧视和刁难,反而给予他值得一生怀念的质朴爱护。刘源是最后一个离开那里的,离开时依然是“黑帮子女”。

● 邓小平帮黑崽子上大学

1977年刘源想参加恢复后的首届高考,因为出身问题被拒绝,后给刚刚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写信,才被批准考试,最终被北京师范学院(今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录取,成了七七级大学生。

在上大学期间,随着父亲刘少奇的平反,刘源的身份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黑帮子女”又恢复成了高干子弟。

后来,刘源在接受采访时说,从上头跌下来的时候,很痛苦,刚上大学的时候,父亲还没平反,大家都理解都同情,同学们对我都很好。但父亲平反后,从下头翻上去的时候,也很痛苦。他说,出身变了,大家都开始疏远他,对他敬而远之,“那种痛苦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只好自己调整了”。

● 去父亲惨死的河南省

大学毕业后,刘源决心回到河南农村去开始自己新的人生旅程,他说:“我在农村待过7年,是朴实善良的农民在我最艰难最绝望的时候帮助了我,才让我有一个正常人的心理、正常人的生存态度,所以我觉得我好像欠农民的,回农村是我的一个愿望。”

此时的刘源是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文革后第一批大学毕业生,而非“叛徒、内奸、工贼”的黑崽子。哪里都欢迎他。刘源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去河南农村,因为那里是父亲刘少奇倍受折磨并惨死的地方。

1982年,刘源到河南省新乡县七里营公社(乡)报到。从公社的第十七把手做起,一路顺风顺水被提拔到副乡长、副县长、县长,然后当选郑州市副市长。

刘源36岁那年,在不是候选人的情况下,被人大代表联名推举为河南省副省长。这在全国是首例。这与刘源本人经受磨难后努力有关系,另一部份原因是刘少奇最后死在开封市北土街10号的一所旧银行宅院,他是刘少奇的儿子,人们觉得国家主席的儿子能做到这样,是非常不容易的。

● 邓小平相信自己的子弟

刘源从地方干部变身为军队干部,还有一段小故事。

此段故事刘源在纪念杨尚昆一文中提到,“1991年,杨爸爸主动对我说,小平叔叔几次讲过军队与地方的干部要互相交流。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久,中央调我到武警水电部队。”

1992年,按照邓小平的意思,河南省副省长刘源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水电指挥部政委,随后同年被授予少将警衔,八年后晋升中将警衔。2003年任军队总后勤部副政委,中将军衔。

总后勤部是江泽民非常重视的地方,过去总后勤部是个伸手大爷,只伸手要钱,从来没见赚什么钱。从2000年开始,总后勤部越来越富的流油。原因是,总后勤部是管辖军队医院和负责关押庞大数量法轮功学员的部门。活摘器官一条龙作业让总后勤部获得极大的经济利益。所以江一定要选派自己最最信赖的人,刘源在那里碍鼻子碍眼,待了不到两年,就被调离,2005年被调到军事科学院当政委,没有军权,是个闲差。一待就是四年。

2007年十七大,刘源的哥们儿习近平任国家副主席,高层元老们认可其十八大接胡锦涛的班,2009年刘源晋升上将军衔,2010年12月,重回军队总后勤部,此时今非昔比,被任命总后勤部政委。这也为习近平2012年十八大接班后的人事安排打下基础。

上将刘源2010年12月开始任总后勤部政委,与2002年被江泽民提拔的总后勤部部长、军委委员廖锡龙成为搭档。

● 帮助胡习打掉军中血债派气焰

  

军队的事一般并不经常见报,但2011年底的一个军队高层新闻把当总后勤部政委仅一年的刘源顶入公众视线。 刘源在一次军委扩大会议上公开点名点姓说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贪污腐败。接下去,只两个结果,不是谷俊山下台,就是刘源下台。最关键的是,刘源同时得罪了两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还有国防部长梁光烈。

● 刘源出手有后台

2011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在北京举行军委扩大会议,内容之一就是十八大的军队代表的人选问题。与会者达近百人,包括中央军委全体成员,以及各总部、各兵种、各军种、各大军区和各省军区的主要负责人。

  

会议开始时还是党文化的老俗套,尤其此次会议是选十八大代表,更是个个发言重点摆成绩,失职晃一枪。谁爱听这个,很多人还是老规矩,找个旮旯准备眯一觉。

到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刘源发言时,他张口就说,开会之前准备了一份讲稿,但是决定不用这份讲稿、说些不同的话!顿时会场都安静了。接着,他提到了在互联网上被广传的一张名为“将军府”的照片,照的是一名军官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繁华地段为自己建造的官邸,据说耗资上亿元,占地二十余亩,内有三座别墅群,极度奢侈。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这名军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刘源话锋一转,说这样的案例在军中不止一例,这样的贪腐规模更不算是最大的。他从贪污军产、盗卖军火、卖官鬻爵等方面一一道来,让众人瞠目结舌,这是“流行性感冒”啊,谁没染上?!

接下来,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把矛头直接对准坐在主席台上的郭伯雄、徐才厚和梁光烈。他说,你们三位军委负责人,在领导岗位上已经多年,对于军中的严重腐败,更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什么刘源敢这么说呢?其实这是总后勤部的一个大痈疮,谁都知道,谁都不愿意捅破。

军队是不许经商的,但江泽民上台以后,军队不但经商,而且还贩毒、走私,无恶不做。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开会,朱熔基证实解放军走私,是走私队伍中的大户。军队走私,要多少军舰有多少军舰,要有多少飞机有多少飞机,要多少军用列车(火车、军事专用列车),有多少火车军列,要多少兵员参与,有多少兵员上阵,以保卫国防的武力保护军人走私,真是杀鸡焉用牛刀!要扫平一群海关缉私船,甚至攻打海关,也轻而易举,有的是机枪、大炮、真要动高科技武器,也易如反掌。

1998年9月全国走私工作会议,朱熔基讲:近年每年走私八千亿,军方是大户至少五千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一千六百亿,全未补贴军用,八成以上进了军中各级将领私人腰包。

中央军委、军纪委在1998年一次专题会上披露:“军队经济实体移交过程中已发生130宗杀人灭口、携巨款潜逃等恶性事件,其中湖北省军区参谋长,辽宁省军区后勤部办公室主任、济南警备区后勤部代部长等已携巨款逃到海外。”

从1999年2月2日到2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各军、兵种,各大军区、各省军区之间及内部为私吞几百万、几千万、几亿、几十亿、逾百亿人民币而发生了大小数百场战争。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了一场至今没有停止的镇压法轮功运动。很快,他们发现被抓捕被关押的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可以使军队做一笔无本万利的生意,那就是贩卖这些修炼人的器官。这生意越做越大,一直做到欧美,财源滚滚。

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会江泽民才被迫交出军委主席一职,但从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可以看出,军队的真正调动权、知情权还在江的手里。江为了保住血腥罪恶不被公开,竭尽全力想保住那些已经涉血债很深的总后勤部高官不下台,一级一级下去,形成了一条血债链,如果胡锦涛不斩断这条血债链,那他永远都不可能真正掌控总后勤部,因为那是一个利益集团,腐败只不过是表象。

上任仅一年的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突然在会上谈到总后勤部的“腐败”,是因为他知道两个副主席一个国防部长对这些血腥交易完全知情。

刘源说,腐败在军队中已经如此根深蒂固,广为蔓延,要坚决铲除,不达目的,死不罢休。刘源还说:“无论一个人的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不会善罢甘休。”刘源甚至说“我即使丢官,也要与腐败斗争到底!”

在“伟光正”统治下,每个党官都是把自己的管辖部门成绩吹的大大的,还没有一个人说自己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并居然把罪责搁到自己上级头上。63年来闻所未闻!

全场沉寂了很久后,大家一时不知所措,然后有人开始悄声咬耳朵,声音逐渐由小而大,大会变成了无数个小会,整个会场乱成一团。据会议的工作人员形容,突然进来看到这场面,还以为是发生了军事政变。

  

据现场目击者发现,在会场大乱的过程中,胡锦涛和习近平面无表情、不动声色,显然是早已知情。被点名的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哪里受过这个,不约而同转头去看胡锦涛、习近平的态度,看到两人“没有任何反应”的反应,只能转回头对刘源的发言不予还击。最后,徐才厚以主持人的身分要求大家安静,说继续讨论。

这回可是真正的讨论了,平时开会睡觉的也精神起来了。发言者分成了两部份:一部份认为废话少说,军中首要任务就是拿腐败开刀;另外一部份是心知肚明者,骑着墙两边和稀泥,说了一车话等于没说。支持刘源意见的少壮军官都是与血债派没有任何关连的。

● 血债派玩内幕

2012年1月27日(正月初五),总后勤部副部长、上任仅一年就富的流油的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调查”。

3天后,血债派开始攻击刘源,1月30日明镜网首先出手,题目是《刘源出手,中将谷俊山落马

最热新闻 不能错过
Copyright© 2000 - 2014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