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党”大分裂 叶选宁伏兵力挺习近平

更新: 2012-05-24 13:53:31 PM   標籤:tags: 太子党 , 薄熙来 , 周永康

【大纪元2012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金睛报导)目前,薄熙来的彻底出局,围绕十八大中共最高领导权的争夺,因被媒体曝光,让外界得以一窥宫闱之后的刀光剑影、太子党内部的争斗和分裂。

血债派军师作乱 意在掌控权力

太子党”在几十年不断反覆的政治权争中,已经或正在结成不同的权势集团。他们之间存在着激烈的争斗,而且这种争斗往往蕴藏着更为复杂的因素。他们往往以父母的派系及自己的生活圈子划线,拉帮结派,各立山头“招贤纳士”,形成各自利益一致、有能量有经验的班底。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最高层,最主要的“太子党”圈子以“太子党”第二梯队最为出名,分别以叶剑英之子叶选宁、胡耀邦之子胡德平、邓小平之子邓朴方、王震之子王军、陈云之子陈元、陶铸之女陶斯亮、杨尚昆之子杨绍明为首。他们彼此之间时而互相利用,时而争风吃醋,互不买账,任何“外来人”想往上爬,往往依附其中一派。

九十年代,随着江泽民势力的膨胀,具有上海帮色彩的第二梯队的太子党曾庆红派迅速崛起,不断拓展自己的政治版图和抢占国家的经济命脉。

到了二十一世纪,薄一波之子薄熙来、习仲勋之子习近平、黄敬之子俞正声逐渐迈入中共政治的中心舞台。

目前围绕十八大换届的权力之争,太子党内部各派争斗日趋激烈。“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近来被媒体披露的中共高层最惊人的“李代桃僵”之计,就是出自江泽民“智囊”、血债帮“军师”曾庆红之手。

据知情人士透露,血债帮为延续在中共十八大之后的权力,拟定了一个完整的“李代桃僵”的计划。曾庆红向江泽民提出,不能让胡锦涛的红人李克强十八大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一个人取代李克强,先把总书记的位置占住,他向江泽民推荐了没有什么政治野心的习近平。

血债帮原先预谋,薄熙来先在18大夺取政法委位置,然后再巩固武警部队的武装力量、巩固舆论、重庆模式的政治纲领等,待时机许可时,强迫习近平交权,预计在2014年前夺权,将已接任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赶下台,甚至在必要的情况下动用安全力量逮捕习近平。也就是说,被曾庆红、江泽民秘密选定接掌中共最高权力的人选是薄熙来、并非是不愿替血债帮背黑锅的习近平。

因王立军与薄熙来反目,血债帮的计谋才得以大爆于天下。外界才得以看清血债帮军师曾庆红所谓“牺牲自己、十七大全退成全习近平”之举实际上背后隐藏的惊人内幕。

而从目前各种迹象表明,血债帮并没有偃旗息鼓,它们试图在经济上搞乱全国,从中浑水摸鱼、乱中求胜。

叶派军师斗法 三千伏兵挺习

据消息人士透露,重庆出现王立军事件后,前中共元帅叶剑英之子、前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部长叶选宁首先去信中央,要求薄熙来辞职,为太子党的站队做了一个榜样。

叶选宁曾被中共太子党阶层以及北京权贵圈内公认为是“太子党的精神领袖”。在众多中共高干子女之间,特别是邓小平、陈云、叶剑英、王震等几大元老家族的后代们,相互之间矛盾重重。比如邓、陈两家后代从不相互走动;邓、杨两家后代虽曾经亲如一家,但因为一九九二年的“杨家将”事件便开始交恶。而能够在他们之间起到调合作用和内部凝聚作用者,便是叶选宁。

叶选宁被外界看作叶选平的“军师”。据知情者介绍,叶选宁是个神秘和通天人物,在民间知其者较少,但在高层军界和商界十分活跃,而且人缘关系广泛。他一九六八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学院,曾做过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委员。

知情者说,叶选宁极为精明,足智多谋,在叶家后代中最出类拔萃。其大哥、曾任广东省省长的叶选平有什么难题还要经常向他讨主意。叶选平曾问他对上调北京有何主意,他回答:“要当官上中央,要做人留地方。”所以叶选平当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后,一度坚持留在广东。

叶选平在广东营造叶家的“一统天下”那样成功,而且在叶剑英去世后不但没有失势,反而还更加有恃无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叶选宁的背后强有力的支持。

另外,叶选宁与李瑞环关系也颇不寻常。两人经常周末在一起打麻将,或到郊外钓鱼。“六•四”后,李瑞环掌管意识形态之初,感到极为棘手。叶选宁点石成金,说出两个字:“扫黄”。李瑞环心领神会,马上布置,结果大得人心。知识份子们大都感恩“扫黄”冲淡了左派们对意识形态方面自由化的批判。

邓朴方是邓小平宠爱倍加的儿子,老邓对他头脑灵活,颇为欣赏。然而,邓朴方在评价叶选宁时说:我与选宁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事实上,邓朴方主要活跃在知识界和最高层,而叶选宁手伸得远远比他长。曾有知情者说,叶选宁身为中共高级军官,却经常周游列国,甚至多次前往台湾。

据知情人披露,“总政联络部”是中共的另一个特务机关。总政联络部下设三个局,一局、二局、三局。总政联络部主要负责对台情报,而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实际上是在编的总政联络部的研究员,对外是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副会长。一九八四年,叶选宁被任命为解放军总政治部对外联络部副部长,少将军衔,名义上是凯利公司的总裁,其实却是中共三大情报系统之一的掌门人。

叶选宁以联络部副主任、主任身份兼任凯利总裁之后,利用自己的独特人脉关系很快打响了“凯利”的知名度,钱确实没有少赚。有了这一大笔预算外资金来源,叶选宁把它基本投入了联络部的情报搜集工作。一时间,总政的情报工作势头压过了总参。

叶选宁在总政联络部任职期间的最大手笔动作,是输送三千太子党成员到海外留学深造,为今后太子党执政储备人材,埋下伏兵。这一行动从一九九零年叶选宁执掌总政联络部开始便陆续展开,一直持续到他一九九七年退役仍然还没有结束。由于持续时间之长、涉及国家之广、派遣人数之多都史无前例,因而也被视为是中共军情史上最大规模的“潜伏案”。

由于叶选宁不喜欢当时执政的江泽民,他的想法是:不希望根正苗红的太子党们在当时政坛上过早冒头,因为时机还不成熟;应该把大批太子党生力军转往海外,一方面深造,充实自己,同时也远离国内环境,保存实力,以免过早曝光,昙花一现,影响未来真正“太子党时代”的执政大计。

但是这些人都按照当初总政联络部的部署,低调生活着,避免出头露面,即使回到国内也远离仕途官场。因为他们在等待着“盟主”叶选宁的指令与召唤。

二零一零年十月,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全会以批准习近平接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为标志,确立了他在十八大上的总书记接班人地位。习近平的上台接班,意味着“太子党”全面掌权的黄金时代正式开始。

据说,叶选宁相当看好习近平,对他的执政寄予了厚望。所以,他最近已经把手下的三千伏兵尽数交给习近平,由习近平来统筹指挥。这些人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将会成为习近平最可靠的支持者,他们将会以各种不同方式,全力帮助稳固未来的习政权。

新太子党得势 力挺习近平

台湾淡江大学中国政治问题专家林中斌认为,胡锦涛虽然不属于太子党,但他和太子党中的重要人物关系密切。代表胡锦涛的李克强去年11月跟习近平有过一次非常重要的会面,两人关系非常密切。他们之间有许多共同的地方,经历也比较相似。比如,在胡耀邦去世以后,经常去看望胡耀邦遗孀的有温家宝、胡锦涛、习近平以及李克强。

这批人尽管其中有些人并不是纯粹的“太子党”如胡锦涛和李克强,但他们因为有着共同的理念和相似的经历在中共党内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这就是外界所说的新太子党。

新太子党相互联系,叶选宁不出面,而是由他的一个不大显眼的小妹妹做联络人。再有就是胡耀邦的后人,胡德平因做过中央组织部长而不方便出头露面,实际上是由他的弟弟胡德华出面。还有就是赵紫阳之后,赵紫阳唯一的女儿赵雁南。

林中斌说,新太子党政治上倾向改革,比较照顾胡耀邦当年重用和提拔的那些人,支持包括党外那些主张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人。

他们跟薄熙来在政治理念上有明显的不同。薄熙来大搞唱红打黑,主张回到毛泽东时代,喜欢搞群众运动、整人害人,与其父都是一路货色。这些理念跟新太子党是格格不入的。

1987年1月,中共保守派大佬批斗胡耀邦五天,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在会上表现最为积极,羞辱胡耀邦最厉害。而当时唯一敢于站出来仗义执言为胡耀邦说话和顶撞邓小平的恰恰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

而胡锦涛对胡耀邦总书记怀有深深的感情。一九八零年,胡锦涛被甘肃省前省长李登瀛由省建委副处长破格提拔为甘肃省建委副主任后,受到胡耀邦的提拔重用。大胡和小胡相遇的“关键人物”是胡耀邦长子胡德平。一九八一年九月,胡锦涛在中央党校青干班学习时,结识了时任中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的胡德平,两个同学因志趣相投,成为知心朋友。一天晚上,胡德平带着同学胡锦涛来到了家里,拜访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大胡和小胡的第一次谈话就相当融洽。以后,胡锦涛又去了胡耀邦家几次,与胡耀邦一家的关系自然也就密切起来。

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五日清晨七点多,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胡锦涛来到江西共青城的耀邦陵园,在墓前肃立良久,突然大声呼喊起来:“总书记,今天我是来还愿的!”

温家宝对胡耀邦的感情就更不用说,在胡耀邦去世后亲自抬着胡的棺木为他安葬,并长期对胡耀邦的遗孀李昭给予关照。林中斌说,温家宝今日所呼吁的政治改革正是胡耀邦当年所倡导的。薄熙来垮台是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为胡耀邦平反的第一步。所以说,这些人可以说是共同的“复仇王子”。

也正是由于以上原因,加之习近平有乃父之风,新太子党力挺习近平上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