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少华:中华儿女蒙难中原系列(二十)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6月09日讯】
黄琪翔
国军上将,抗战时曾任中国远征军副司令。抗战胜利后荣获中国最高奖章“青天白日勋章”以及美国最高奖章“自由勋章”。他第一个以现役军人身份声明“绝不参加内战”,1948年宣布脱离国民党,1949年后曾任体委副主任,政协常委,大鸣大放时公开批评苏联,被打为右派,文革受迫害,1970年死亡。黄琪翔曾经是中国农工民主党副主席,在大鸣大放运动中批评中共学习对像苏联缺乏民主,是一个独裁政权。

凌其峻
早年就读于清华,1919年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回国后创办中国制瓷公司并任工程师,生产工业用电瓷,填补国内空白。后任天津仁立公司副总经理。1949年后仁立收归国有,他曾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文革中遭迫害,身患癌症却不予治疗,1968年底病逝。后平反,追授爱国实业家称号。

詹安泰
古典文学家,书法家,词学造诣最深,有“南詹北夏,一代词宗”称誉,任教于中大。1957年被打为右派,文革遭批斗,多年文稿被烧毁,其子曾每天偷藏几张手稿带出去埋在地下,保住少数心血。1967年4月淋巴癌复发,医院不肯医治,凄凉离世,家人随后被中大赶至集体宿舍居住,先生两室藏书后被贱卖。

刘善本
国军飞行员,1946年驾机叛逃飞抵延安,开创国军驾机叛逃先例,周恩来称“刘善本是空军起义的带头人”。1949年2月加入中共,“开国大典”时驾机领航接受检阅,1964年授少将军衔。文革时说“运动不能这样搞”,遭批斗,后被活活打死,并诬为畏罪自杀,再次来晚了的周恩来表示“他的死是个损失”。

张中晓
文艺思想家,1955年因胡风冤案牵连被捕入狱,被定性为“最反动的暗藏反革命分子”,他在狱中发病吐血,1956年保外就医,在极度的贫病交加中仍笔耕不辍,文革初不幸离世,年仅37岁。他曾在《无梦楼随笔》中写道:“在黑暗之中,要使自己有利于黑暗,惟一的办法是使自己发光。”

老舍
他属于平民,其作品有语言文字魅力,也有幽默讽刺。他1950年回国,说新的创作生命开始了,但除应景文章,他再也写不出别的。1966年8月23日,他被押到文庙,跪在火堆前一边看四旧被焚烧,一边被红卫兵持戏用刀枪和铜头皮带拷打,次日在太平湖自尽,消息传出后,许多人也选择在此投湖。8月24日,老舍忌日。

张振汉
国军中将,剿共时被俘。因是炮兵出身,受过军校教育,留下做了军事教员,并跟红军一起长征。1937年到国统区经商,后曾挂闲职,1948年底曾去台湾做特派员,次年又回来参加湖南起义,“迎接解放”,文革时全家被投入秦城监狱,1967年被迫害致死,妻子1971年死,同在狱中的儿子1975年才知父母已死。

李苦禅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李苦禅,在文革时创作了一幅作品,画中有三条鱼,前后是两条黑鱼,中间有一条红鱼,造反派认为其“反动意图”十分明确。因为“前面那两条黑鱼是要把红色的社会主义江山引向黑暗,后面那条黑鱼是表示红色社会主义江山除了改变颜色之外,没有出路。这是对党恶毒的咒骂!” 1974年江青集团在美术界发动的“批黑画”运动是冲周去的,针对了周组织的一批供高级宾馆和出口的画,这批“黑画”李苦禅可不是只画了一张,他画了三百多张。后来江青他们在中国美术馆给这批画办了个“黑画展”。

画家钟涵
1963年,画家钟涵创作油画《延河边上》,与其他同类作品不同,他别出心裁,画了温暖夕阳笼罩着延安宝塔山,伟人毛和一位农民漫步河边,背影伟岸又宁静,意在突出领袖的平易近人。然后,文革时他被打成“黑线人物”,屡遭批判,原因是没表现毛的正面形象,还牵连了指导者和评论者,所以,拍马屁请慎重。

潘天寿
一代艺术大师、画家。文革时被关进牛棚,在浙江美院的“打潘战役”中被日以继夜批斗。1969年初被押往宁海等地游斗,此后在重病中被押到工厂劳动,心力衰竭,卧床不起。1971年5月,有关方面对他宣读定案结论,指他是反动学术权威,与人民是敌我矛盾,愤慨的他大出血,送院抢救,几月后凄凉离世潘天寿曾在抗战时期写诗“为访燕幽屠狗辈,夜深风雪渡黄河”,被诬为借诗寻访刺客,对毛主席有刻骨仇恨。此外,他的其他诗作也遭到了类似批判。1969年,73岁的潘天寿在各地游斗后,带着浑身伤痕与口水返回杭州,他在途中拾到一张烟盒纸,在上面写下了其一生最后一首诗:莫嫌笼絷窄,心如天地宽。是非在罗织,自古有沉冤。

黄万里
1955年,在一片“圣人出,黄河清”的阿谀声中,他坚持科学,反对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孤身与其他专家进行了七天辩论。后来三门峡工程造成巨大损失,有关方面却迁怒于提出正确意见的他,对他疯狂迫害,1980年才平反。后来,他又反对三峡工程,屡屡抗争,2001年8月27日悲愤辞世,今天,黄万里去世十周年黄万里遗嘱:“治江原是国家大事,蓄拦疏挖四策中,各段仍应以堤防拦为主。汉口段力求堤固。堤临水面宜打钢板桩,背水面宜以石砌,以策万全。盼注意”,除了水利,他没提个人及家属一句话。黄万里晚年把国家决策失误的原因归为没教这一代治水的原理,因此申请重上讲台。88岁高龄,身患癌症,雪白西装,黑色领结,站立授课,亲自板书。讲台下不知道的是,老先生这最后一课,是带着大号的尿不湿坚持的。

注:文章所有内容根据微博文字整理而成,非原创,感谢叶克飞先生和多位学者微博资料以及他们对挖掘中国历史真相的努力。

评论
2012-06-09 2: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