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独家】中共高官海外收购铁钴矿的黑幕

若将钴60用于军事武器上,它的危害性比制造核武器的“铀”不相上下,因为钴60能被用来制作“肮脏炸弹”,带给人类巨大灾害。(AFP)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9月22日讯】趁阿根廷陷入史上经济最窘迫时期,中共出手以超低价购得该国东南部的大山脉矿区。

而这可开采大量得以制造“肮脏炸弹”的钴矿曝光后,让这桩极具神秘、买家背景复杂的交易最终指向江系人马时,更显得背后必隐藏着重重黑幕……

提起稀有金属“钴”,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医院用来做放射性照射以杀死癌细胞的钴60。钴60还能作为辐射育种、无损探伤、辐射消毒等民用工业上,而其军事用途更是引人瞩目。若将钴60用于军事武器上,它的危害性比制造核武器的“铀”不相上下,因为钴60能被用来制作“肮脏炸弹”,给人类带来巨大灾害。

能毁灭世界的钴60

“肮脏炸弹”不同于核弹或原子弹,是属于具有放射性但非核武器的“辐射散布型”炸弹。它的体积小,可随身携带,其制造方式主要是在炸药外包裹钴60、铯137或锶90等辐射物质,引爆时,由于炸弹的巨大爆炸力,会将钴60等强辐射性物质散布到空气和环境中,造成类似原子弹爆炸的核放射性尘埃污染,从而带来生态灾难,不仅生物的罹癌率大增,只要一经污染,任何东西都难于再使用,影响国力、民生甚巨。自“9‧11”之后,西方政府最担心的就是恐怖分子利用“肮脏炸弹”袭击人口稠密区。

“肮脏炸弹”引爆时,会将钴60等强辐射性物质散布到空气和环境中,造成类似原子弹爆炸的核放射性尘埃污染。图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到美军以原子弹轰炸的日本广岛。(AFP)
“肮脏炸弹”引爆时,会将钴60等强辐射性物质散布到空气和环境中,造成类似原子弹爆炸的核放射性尘埃污染。图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到美军以原子弹轰炸的日本广岛。(AFP)

钴炸弹最初由犹太裔美籍物理学家西拉德(Leo Szilard)在1950年2月公布,他声称不久的将来可以制造出一个可以毁灭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武器。钴60的半衰期为5.27年,它会透过β衰变放出能量高达315 keV的高速电子成为镍60,同时会放出两束伽马射线,钴60能在十年内保持非常强的辐射力,被钴污染的地区至少有要等15至20年后才能居住。

很多科幻小说常把钴炸弹作为世界末日的原因,好莱坞1964年9月推出007影片《金手指》,里面虚构了中共制造出肮脏的核武器,其释放的放射性钴和碘让美国国库里储存的金条57年后都还具有放射性。说来有趣,好莱坞好像有预测功能或消息特别灵通,中共是在一个月之后的1964年10月才试爆其第一个核子武器的。

让钴炸弹“闻名于世”的是冷战时期的好莱坞影片《决战星球》(又译为《人间浩劫》)。前两年网络上流传中共鹰派的好战叫嚣,大搞“超限战”、“核威胁”,甚至有传言,迟浩田、朱成虎等扬言,哪怕牺牲西安以东地区,也不惜发动核战争,让美国化成焦土,再过20年,躲在防空洞里面的中国人又能繁衍兴盛起来,而那时,“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已经彻底被消灭了。

2006年美国公开怀疑中共正在发展精密生化武器,主管评估与确认遵守武器管制与不扩散协议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德萨特(Paula DeSutter)表示:“我们对某些中共公司的持续扩散行为仍然感到失望,我们对中共对不扩散义务的承诺仍然极度关切。”近年来美国更关心中共协助伊朗、北韩制造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可能性。

中共设计 强硬购阿根廷最大铁钴矿

钴也是制作多种合金的重要原料。钴合金具有耐热、硬质、防腐、磁性等多种功能,被广泛用于航空航太、电器机械、化学陶瓷工业的一种重要的战略物资。中国钴金属资源量约为140万吨,但由于钴矿品位低,生产工艺复杂,生产成本很高。近几年中国钴的年消费量稳定在1,200吨左右,其中一半需要进口。

自然界中钴主要有三种存在方式:一、独立钴矿物;二、呈类质同象或包裹体存在于某一矿物中;三、呈吸附形式存在于某些矿物表面,其中以第二种存在形式最为普遍。以类质同象或显微包裹体存在于辉石、橄榄石、磁铁矿和铬铁矿中的钴不能利用,而附存于黄铁矿和磁黄铁矿中者则可以利用。金属钴的冶炼一般是从炼铁或炼镍的废渣中提炼,目前甘肃金川有色金属公司从炼镍炼铁的废渣中电解制取钴的产量已占全中国总产量的70%以上。

2004年10月,位于阿根廷东南部的南美最大的铁矿向全球招标出售,这个西班牙文叫Sierra Grande的大山脉矿区(以下简称SG),位于阿根廷南部风景秀丽的黑河省(Río Negro),大陆官方翻译为里奥内格罗省,这里也是小瑞士之称的巴里洛切市(Bariloche)所在地。

素有“小瑞士”之称的阿根廷南部黑河省巴里洛切市(Bariloche)风景(维基百科)
素有“小瑞士”之称的阿根廷南部黑河省巴里洛切市(Bariloche)风景(维基百科)

这个南美最大的铁矿是1944年被发现的,1969年由阿根廷政府开发成为全拉丁美洲最大的铁矿。铁区距离大西洋海岸30公里,矿藏分布延绵96公里,矿层厚度500米。除含大量铁矿外,还含有大量的磷矿和钴矿,其钴矿含量在全球也算比较高的。

1991年,因经济政策变动,阿根廷政府关闭了该矿区,失业的矿工纷纷迁往外地,只剩下了五千不到的居民,SG矿区几乎成为荒镇。但专家测定,大山脉矿区还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单铁矿至少还可再开发100年以上,估计至少还有2.5亿吨铁矿储存量。

2004年10月,阿根廷政府在全球招标出售SG矿区,标的包括整个大山脉矿区的无限量矿区开采权,连带着的地面各类采矿辅助设备,一个由地方政府负责修建的直达矿区的公路和码头,还包括一个设备完善的地下实验室。

据悉,该实验室由阿根廷军方于1994年5月建成,实验室位于地下380米深处的隧道中,是为核子物理、微粒物理、天体物理等研究,特别是寻找确定暗物质的存在而特别设计的世界一流实验室。

鲜为人知的是,阿根廷拥有高水准的核子科研能力。阿根廷的国家核子委员会和INVAP公司(Investigaciones Aplicadas),具有生产商业化核反应炉的能力,他们生产的科研用核反应炉、钴鞠坋、重水、及人造卫星等,已出口澳洲、秘鲁、埃及等许多国家。

为什么阿根廷政府要出卖这么大的一个家业呢?这不得不谈到阿根廷最近20多年来连续遭遇的近十次经济危机。当时的阿根廷与今日的希腊好有一比。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阿根廷经济就不断遭遇金融、贸易和经济危机。比如2001年11月2日,阿根廷证券市场梅尔瓦股票指数比前一个交易日下降284%,货币市场利率急剧飙升,以致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竟高达250~300%。阿根廷国家风险指数一度突破了2,500点大关,创历史纪录。

2001年12月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拒绝向债务累累的阿根廷提供13亿美元紧急援助贷款,从而使该国面临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债务危机。最后阿根廷债务违约,导致其货币剧烈贬值,阿根廷经济陷于极度动荡中。不过由于地广人少,资源丰富,恢复也比较快,但政府官员的腐败现象非常严重,都趁乱中大捞一把,那时只要行贿,几乎没有干不成的事。

不断变换面孔的神秘中方投资人

阿政府原定在2004年10月向全球公开投标出售SG矿山,感兴趣的人很多,其中也有中国人。不过,2004年11月11日阿根廷律师Olegario Conejo Marino代表注册在山东省的新汶矿业集团物资供销有限责任公司(Xinwen Mining Group Material Supply and Sell Co.),申请投标缓期30天,理由是中国的投标者“来不及签证”。令其他投标者不解的是,招标公告发出后仍有40天的投标期,中国团要来阿根廷投资,40天的时间办签证还不够吗?莫非中方要搞什么名堂?

然而,里奥内格罗省法院同意了这一延期申请。在一系列幕后故事之后的2005年2月,一个背景神秘的中资企业,仅以640万美元买下了南美最大的铁矿和附属的地下研究室。阿根廷投资界普遍认为,中国公司利用延长的时间,对阿根廷各级政府官员行贿,方能以如此优惠的价格成交。

据阿根廷媒体报导,在自中国的神秘投资人,先以一个山东公司新汶矿业集团物资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参加投标,后来变成了上海的Leng Cheng Steel China公司,最后成交的是Leng Cheng在美国的子公司:A Grade Trading Usa(美国A级贸易公司)(Leng Cheng有美国A级贸易公司52%的股份,A级贸易公司美国公司拥有其阿根廷公司98%的股份,另外2%是个人的,因为阿根廷法律需要至少有两个股东。该子公司在阿根廷的注册名称叫:Compañía Minera Sierra Grande。网上有一篇Brons & Salas律师事务的SebastiAN Vedoya律师代表A级贸易公司对SG的访问。

A Grade Trading Usa是注册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美国公司,有两个股东,大股东Ling Chen Mining Limited,另外的股东是一个跟Ling Chen Mining家属有关系的个人。公司完全由Ling Chen Mining Limited控制,所有的技术及财政由中国的总公司提供。

公司受雇阿根廷经理是位墨西哥人Jaime Brown,但实际管理人员,据当地报纸介绍说,是“中共高级官员和中共军方”。中方神秘投资人不断变换的面孔已经让人感到不解了,最后证实是中共最高级别的官员,还有中共军方介入,这里面的故事就热闹了。

《新纪元》调查发现,最早投标的那个山东Xinwen Mining Group Material Supply and Sell Co., Ltd,中文名叫新汶矿业集团物资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是新汶矿业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中国500强企业之一,以生产经营煤矿物资为主,2006至2010年连续5年列名全国物流百强企业。按理说,中国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来购买阿根廷最大的铁矿,也算门当户对。不过为什么后来不是以新汶的国企名义购买,而是一家上海的私人公司呢?这家国有企业主动放弃了,还是被更有背景的上海私人公司排挤出局了?

《新纪元》记者在网上没有查到Leng Cheng Steel China,或A Grade Trading USA的更多信息,不过这家中资私人公司很特别。据阿根廷媒体报导,在购买合同中,他们还要求阿根廷政府向中国开放移民政策,让中国人很容易的就可来到阿根廷南部。

一家私人公司却提出有关国与国的移民政策,让人感到其背景非同一般。那以后,果真不少中国富人,主要是贪官及家属以移民的方式来到阿根廷,使整个物产丰富风景优美的南美宝地成了中共贪官的新乐园。

中方收购的五大特点

据当地投资界评论,这宗生意有几大特别之处:一是买卖大,二是买主神秘,三是招标过程奇异,四是成交价位低廉,五是进展过程奇怪。

2005年阿根廷报纸报导说,当地政府官员一个劲的宣传中国的投资将带给大山脉矿区繁荣的未来,以致交接典礼时很多当地居民哭了,人们兴奋的期待中方投资给当地带来繁荣,给个人带来就业机会。以前铁矿雇用了当地数千职工,但据中国工程师向阿根廷媒体透露,矿区开始只准备雇用700个工人,在4年内增加到1,500名,并且大部分工人将从中国来。

从2005年2月合同成交,到2006年10月,一年半过去了,矿区项目还未开工。中方的理由是“还在等特别构造的巨型卡车”,因为中方要将所提取的矿物装载到卡车里,直接运到码头的船上,中间不经过外部的任何检查处理。

2006年4月12日,这家中资公司开始了第一次公开对外行动:把在海滩上已堆集了17年的、炼铁后剩下的废渣装上了大轮船。这艘船将从阿根廷开往中国,奇怪的是,船上挂的却是巴拿马的国旗。这也许是为了防止海盗袭击,不过这无意中也说明,中方真正感兴趣的是SG的钴矿,他们想从铁矿的废渣中提取钴。这也能说明为什么中方只派了几百人来这里开矿,中方想要的不是铁,而是钴。

胡锦涛也被拉去作虎皮

据阿根廷媒体介绍,这笔买卖受到中共的高度重视,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4年11月去美国的圣地亚哥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不但对巴西、智利、古巴进行了国事访问,还去了阿根廷。此前五个月,阿根廷总统基什内尔(Nestor Kirchner)刚结束了对中国的访问,两国就民航、卫生、文化、投资和农业合作达成协定。胡锦涛对阿根廷的访问,成了2001年底阿根廷发生金融危机之后,第一位重要国家元首的到访。

胡锦涛在2004年11月去美国圣地亚哥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还去了阿根廷。图为2004年11月17日胡锦涛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正式仪式上致词。(Getty Images)
胡锦涛在2004年11月去美国圣地亚哥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还去了阿根廷。图为2004年11月17日胡锦涛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正式仪式上致词。(Getty Images)

新华社在〈胡锦涛在阿根廷里奥内格罗省访问〉一文中介绍说,胡锦涛会见了里奥内格罗省省长赛斯和巴里洛切市市长伊卡雷,还参观了位于巴里洛切市郊的英泛波INVAP应用技术公司。英泛波公司是阿根廷著名的高技术企业,主要从事核能、核医药和卫星的开发和研制工作。

胡锦涛在访问中许诺,中共近期将在阿根廷投资20亿美元。于是当大山脉矿区出售时,阿根廷人都期待是中共的大手笔投资。不过当大山脉的中方买主从山东国营企业变成上海私营企业的子公司时,人们都觉得希望落空了,特别是成交价只有640万美金,比人们预期的售价低了很多。

种种迹象显示,很可能本来是由山东新汶集团购买大山脉矿区的,不过后来出现了变化,但至少胡锦涛对这笔买卖是有所耳闻的,无意中他还被拉大旗作虎皮,帮中方购买者打通了阿根廷高层的关系。

据负责出售大山脉矿区的黑河省出产及制造部长阿卡蒂诺(Juan Accatino)对媒体透露:中国Ling Chen Mining Limited公司的幕后负责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高级领导者,他将会带来另外的投资者……”据调查,那段时间中共党务政治局常委级别的领导人物出访过阿根廷,除了胡锦涛,只有分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罗干。

2000年10月11日,罗干在泰国曼谷国际防毒会议上。(AFP)
2000年10月11日,罗干在泰国曼谷国际防毒会议上。(AFP)

罗干阿根廷神秘之行

查询新华社关于罗干的出访记录发现,2005年12月13日新华社〈罗干开始对阿根廷进行友好访问〉这篇文章点进去,发现已被删除,无法看到内容。新华社一反提前十多天甚至几个月作出预告的常规,只是在其起程的当天报导说,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罗干受到政府邀请将对阿根廷、乌拉圭和古巴进行正式访问。同行的有中联部长王家瑞、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王胜俊、中联部副部长马文普、公安部部副部张新枫、司法部副部长段正坤等。但这篇报导现在看不见内容了。

新华社报导还说,罗干在机场说,此次正式访问的目的就是“广泛交流,深化友谊,扩大共识,促进合作”,然而阿根廷媒体当日没有一家报导了罗干来访的消息,假如真有新华社所称的“到机场迎接的有阿根廷政府高级官员”,阿根廷媒体不可能不报导的。据说罗干此行搭乘总统专机,而总统专机的好处就是不受海关检查,里面无论带多少现金、带任何东西都行。

12日罗干抵达阿根廷。据《大纪元》记者调查,14日阿根廷政府发布的国会活动报表中,除了阿根廷国会议员任职典礼外,没有副总统将接待中国客人的安排,国会外宾接待室也没有记载有国外政府级的访客。据阿根廷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副总统在议员上任典礼前,临时挤出了一点时间会见了罗干,这还是中使馆强行讨来的,不过新华社还是拼凑了一篇长长的文章,里面全是罗干的话。

罗干此行私人色彩十分浓厚。罗干到后,主要陪同人员除使馆官员外,就是当地福建公会的人,次日罗干参观了一家钢厂和一个农场。据该家钢厂职员介绍,中使馆要求他们接待一个中共大官,可不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他也没谈出什么东西,来后晃一下就走了,好像是做样子来的。

罗干在阿根廷被起诉

罗干出生于山东,因打压法轮功最卖力,被江泽民提拔进了政治局,并担任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总头目。2005年12月13日,阿根廷法轮功学员在得知罗干到访后,向国家法院提出诉讼,控告罗干对法轮功群众犯下的群体灭绝罪。

次日早上,罗干被副总统接待时,当时有九位法轮功学员在国会前平静地发传单。由于阿根廷法律允许民众抗议,尽管中领馆要求警察阻止法轮功,但遭到警察拒绝。随后福清公会来了40多人,他们不顾媒体在场,冲上去强夺撕毁法轮功的传单和横幅,并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

2005年12月14日,罗干到阿根廷期间,中共大使馆派出暴徒殴打抗议的法轮功学员。打手着红衣服、白衣服,脖子上挂有绿色牌子。
(摄影:Carlos Carbone/大纪元)
2005年12月14日,罗干到阿根廷期间,中共大使馆派出暴徒殴打抗议的法轮功学员。打手着红衣服、白衣服,脖子上挂有绿色牌子。
(摄影:Carlos Carbone/大纪元)

事件发生前所摄,不敢面对镜头的华人是打手暴徒的头目。(摄影:Carlos Carbone/大纪元)
事件发生前所摄,不敢面对镜头的华人是打手暴徒的头目。(摄影:Carlos Carbone/大纪元)

当天下午罗干带着一群人,包括暴力殴打人的福清保镖,一起坐着专机飞往大山脉铁矿所在地,在那观光一圈后就没了音讯,谁也不知道他随后到了哪里。

分析人士指出,种种迹象表明,罗干此行与大山脉矿区很有关系。罗干早年曾在德国攻读采矿学,多年从事钢铁冶金工业,在矿业方面他算是一个专家。他深知钴矿石的重要性。

邓昌友的到访与汶川救灾表现

阿根廷媒体反复强调,在这笔不寻常的交易过程中,中共高层和中共军队的参与非常明显。在讲述中国技术工程团时,阿根廷报纸总是指出:“……并且还有中国共产党高级党员及人民解放军官员陪伴。”

在YouTube上有个旅游节目,无意中采访了这家中资公司的食堂,里面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年轻男子,他们吃饭、走路的表情很像中共军方的工程兵,这个矿区的中方负责人Chen Qifang介绍,他们主要靠自力更生,基本上所有事都靠中国人自己解决,不与阿根廷本地人接触,好像一个独立王国一样。

《新纪元》还查询到,除了罗干到访过阿根廷外,2006年4月18日,中共人民解放空军政治委员、中央委员邓昌友中将也到访过阿根廷。在这之前几天里,中方公司刚刚把大山脉矿区囤积了17年的钴矿渣用巴拿马商船运回中国。人们不禁联想,邓昌友中将是否跟收购大山脉的军方有关呢?邓昌友回去两个月后,6月升级为上将,是否也与他参与购买钴矿有关?因为阿根廷媒体大多称中方买主的背后是中共军方。

邓昌友1947年2月生于四川蓬溪,1992年7月晋升空军少将军衔,1999年7月晋升空军中将,2006年6月晋升空军上将军衔。邓是江泽民提拔的人,尽管官方吹嘘他在2008年“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如何迅速指挥空军救援地震灾区,但事实是,他就属于灾民们认为应该枪毙的军官之一。

据新华社记者报导,汶川特大地震后,温家宝两次对前来救援的军队发怒。5月13日当温家宝得知由于桥梁倒塌,彭州市十万民众被堵在山中、生死一线时,救灾部队却以天气不佳、有泥石流等借口,拒绝运送救灾物资。温家宝对着电话大喊:“我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只要这十万群众脱险,这是命令!”说完他把电话摔了;面对一再延后的灾区空投伞兵救援行动,14日温家宝无可奈何的对伞兵指挥官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然而即使温家宝怒吼了,军方还是迟迟不到救灾现场。据新华社官方报导,在13日,空军派往灾区的直升飞机只有20多架,直到震后第四天直升飞机才增加了90架,地震发生42小时后,进入汶川几个受灾重镇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一千人,而等待被挖掘出来的人却是十几万人。即使到了震后72小时地震救灾黄金时间的最后期限,进入重灾区的救援士兵也不足一万人。按照国际惯例,把一个人救出地震废墟,至少需要三个人来抬起水泥板。十万人受灾,至少需要三十万人的救援部队。这一切都让人怀疑军方是否真的想救人。

周永康也要去阿根廷

阿根廷媒体在介绍中共高官时还说:“他会介绍其他人来投资。”果然在罗干退休之后,接替他担任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也计划在2012年2月到访阿根廷。

据阿根廷华人线上2月21日讯,阿根廷国家通讯社报导,近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率领的由官员和企业家组成的近百人访问团将抵达阿根廷访问。随行的还有司法部部长吴爱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以及商业部副部长姜增伟。

阿根廷的法律准许立即逮捕来到阿根廷境内被告反人类罪的人。图为2006年9月,在芬兰首都召开的亚欧峰会上,法轮功学员呼吁中共法办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凶手: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AFP)
阿根廷的法律准许立即逮捕来到阿根廷境内被告反人类罪的人。图为2006年9月,在芬兰首都召开的亚欧峰会上,法轮功学员呼吁中共法办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凶手: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AFP)

不过,王立军的出逃打破了周永康的美梦。人们评论说:“王立军事件后,周永康的出行计划被取消,而政治局常委的其他成员都出了国,这说明周永康确实出了麻烦。”周永康没来阿根廷躲过了阿根廷的官司,阿根廷起诉江泽民的律师亚历山卓‧考斯(Alejandro Cowes)一直在准备只要周永康踏上阿根廷土地就要控告他迫害法轮功罪行。阿根廷的法律准许立即逮捕来到阿根廷境内被告反人类罪的人。◇

本文转自293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95/11235.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2-09-22 6: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