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文革”屠城内幕 北京大兴县6天325人被杀

人气: 1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2月26日讯】中共发起的十年浩劫“文革”让生活在那个年代的民众至今难以忘记,特别是于1967年夏季近整个大陆掀起杀“四类分子”的屠城案件,怵目惊心。在北京、湖南、广州都有骇人听闻的惨案发生,那是一个“杀红了眼”的时期,死亡人数难以统计,至今仍是一宗宗悬案。仅北京大兴县,8月27日至9月1日的6天内,被杀害的“四类分子”及其家属达325人。

近期,《羊城晚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广州“文革”期间的“打劳改犯”事件》的文章,该文的作者名叫张志慎。文中披露了那个疯狂年代的疯狂事件。

广州“打劳改犯”事件 “劳改犯”打死活该

文章中称,2011年,北京一家杂志刊登一篇小文,第一次透露了“文革”时期广州打“劳改犯”这件事。文章写道:“进入1967年夏季,广州街头忽然传出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说是“粤北‘劳改犯大暴动’,将会很快前来洗劫广州城”。传开之后,广州城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据该报导,1967年的夏季正处在全国炮火连天,红卫兵满天下,广州市的治安状况降到极点。公检法系统全部失控,仅8月6日,公安机关受到41次冲击,8月8日,郊区茶头一个农场的“劳改犯”500多人走掉400多,8月10日,市收容遣送站放走84个收容人员和拒收樟木头收容所送来的两车共83名偷渡人员,之后,“释放劳改犯”的谣言不胫而走。

“劳改犯要洗劫广州城”的谣言让广州市民坐立不安,信以为真。于是市内各街道之间都纷纷设上栅栏,多由砖瓦砌成或木料制成,有的靠街坊间集款购买,有的则直接从一些建筑地盘中取用。晚上栅栏就会加锁,禁止出入。当时各区夜间有人值班防守,对出入的人进行盘问。还派有游动哨,在街巷里巡视,一有动静,便敲响脸盆或铝锅互相呼应。此时,“不管什么人,打了再算”,“打死都无声出”,“劳改犯打死活该”等论调大行其道。

文中提到,有人通过调查取证,查证了一些当时经历此事件的广州市民,将他们的所见描述出来。从人们的回忆看出,许多死者是广州居民。

文中写道一位死者家属的控诉,“我哥哥汤永耀,‘文革’前是广州七中的毕业生(1962年),本来他初中高中的各科成绩一直很好,还特别喜欢唐诗宋词。由于家庭出身的原因,哥哥当时不可能被录取上大学。那年代想得多,精神就渐渐不正常了。那天(可能是8月11日)挨晚,吃完晚饭后,我哥——外貌和普通人没有明显区别,又像往常一样出去散步……谁也没料到,再也没有回来。当时到处都搞‘街道联防’,街街巷巷安了闸,见生人过就打锣、追杀。正常人口齿伶俐都难分辩,何况我哥又有病,全家人在焦急不安中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出去找人的父亲回来说,见到我哥在东山口一路车总站,被吊死在电线杆上。啊!我母亲大哭。不是由我们收尸的,是政府处理,没有骨灰。很久以后,我已经下乡插队了,好像派出所有来人给过一百几十块钱。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广州培英中学高中老师余柏茂回忆起另一个事实,“1967年8月12日早上,我从惠福路家里出来,走海珠中路到西门口,乘19路公共汽车返白鹤洞学校。这一天是发工资日子,同行的还有我校高三一位同学。上车之前,发现这段路有一个吊尸,上车后,沿路看得就多了,中山七路,中山八路,过珠江大桥,芳村……一直到白鹤洞,仅是从车上一侧(人多挡住,看不见另一侧),就数出十件尸体。我当时真是一件件数的,因为我想推算一下全广州可能打死多少人。”

文章中还称,到底有没有劳改犯逃脱这回事,谁也没有得到结论。但是,从人们的回忆看出,许多死者是平民百姓,而且就是广州居民。当年市人委的一个普通干部,在讲述12日白天发生的事之前,又讲了夜间的见闻:“……我们市人委宿舍当时也组织起来值夜班,那天晚上我是两点到四点的班,听说附近打死了人,住四楼的下台干部,原来管公安的副市长孙乐宜,过来叫我一起出去看看。被打死的人穿劳动布裤子,光上身。孙把尸体翻过来,看见这人双手是被铐上的,他很有经验,只说了一句:‘手铐都生銹了。’他不敢明说,但我明白他的意思———这人不可能是劳改场跑出来的犯人!后来四点钟我交班以后,听说又打死一个,是戴脚镣的。整晚一共打死三个。”

文中还提到一位居住在广州的刘先生,他说:“那年我15岁,住一德路,对面就是爱群大厦、长堤。我亲眼见打死一个比我还小的少年,在江边榕树下,一个后生仔用锯片捅进他的身体,血哗哗涌出来……”

一本名为《汤生龙日记》书中也记录到:“10日和11日广州街头打死很多人。在长堤路沿江路,每一株树都捆着一个死尸,有些树上有两个死尸,有些吊死,有些是跪着捆在树上,我数了一下,长堤路至少有二十多个尸体。那两天正下雨,这些尸体在水中泡着,浮肿起来,实在可怕。”

难以计数的死者,至今留下的是让人无法忘记的伤痛,并且成为了一件件悬案。

北京大兴县6天325人22户杀绝

文中还提到,当时在北京杀害第一个50多岁的老师卞仲耘后,附近的大兴县对所谓“牛鬼蛇神”是“横扫”的。自8月27日至9月1日仅6天,被杀害的“四类分子”及其家属共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仅38天,有22户被杀绝。

湖南道县3个月内被杀和自杀4519人

另据大陆媒体报导,湖南永州市道县在“文革”的1967年7至9月间,发生了群众性杀害“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及其子女事件,共被杀和被迫自杀4519人。道县杀人事件迅速波及全区其他10个县,造成全区共被杀和自杀9323人,其中“四类分子”子女4057人,未成年人862人,另外致伤致残2146人。

(责任编辑:周雅)

评论
2013-02-26 4: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