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徐琳: 王登朝案二审未遂纪事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2月06日讯】深圳警察王登朝案原定于2013年2月1日在深圳市罗湖区红岭中路老中院(老的中级法院)进行。网友们得知消息后,呼吁大家参与旁听,反响颇大。之前法院要求旁听者先报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批准了才能旁听,于是很多网友都报了,后来法院又通知家属说不用审批也可旁听。但是很多报了名的网友都接到所在地派出所、国保的电话,要求或者威胁不要去旁听,甚至有网友被提前控制。

2月1日,我们几个网友驱车前往深圳市罗湖区老中院,并得知很多网友正纷纷赶去。13点左右,我们接到家属通知说当天的二审取消,推迟了,时间未定,但我们已经到深圳了,当然不可能就此打道回府。到了罗湖区老中院,王登朝的家属已经在那里,一来是怕突然又通知开庭,二来是为了对赶来的网友们表示感谢并劝说不要闹事。

老中院门口一带停了十多辆警车,很多警察,穿便衣的国保就更多了,比群众还多,大约有50人以上,他们个个都戴着耳机,身材高大、精壮,却神情诡异,眼光总是往别人身上扫,一看就知道是国保。由于法院门口正在施工,门两旁的路边用铁皮封了很长的一段人行道,于是用铁栏杆在动车道上隔出了一条很窄的临时人行道,法院门口和两旁聚集不了多少人,加上警察国保也有很多,于是来围观的群众只聚集了十多人,有些则在远处或马路对面观望。

等了一会,一起来的刘四仿忍不住了,拿出带来的硬纸标语牌举了起来,刘远东和其他围观的人马上拍照,十几个国保也马上冲上去抓他,我和张茂忠就上去阻止抓人,但由于国保人太多,最终刘四仿还是被抓走了。由于刘远东是高度敏感人物,且又拍了照,几个国保总是围着他转,我们担心他被国保带走,或者把他的手机抢走,就掩护他离开了,要他躲起来,不要再过来。他立即把照片和消息发了出去。

我和张茂忠回到法院门口,门口围观的群众还是不多,我们就和王登朝的家属走到离法院门口较远的转角处休息,因为王登朝的老婆抱着半岁大的小孩。看着这么大的小孩在这街边晒太阳、呼吸著汽车喷出的废气,我们心里很不好受。是王登朝让她受这样的罪吗?不是,是这个不公平的、不正常的社会,这个社会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比空气污染更严重的是公民权利没有保障,各种人为灾祸层出不穷,即使王登朝不去做那件事,他的孩子以后也难免会遭这样的罪。王登朝追求民主,正是为了让自己和千千万万人们的后代生活在一个空气清新、秩序正常、权利有保障的环境里。

考虑到不宜让孩子在这里待太久,同时看到很多国保在我们周围转来转去,像是要对我们采取行动,况且二审已经取消,而我们也算是已经表达了我们的立场、态度,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何况我们带来的标语牌先前都在刘四仿的手里,全被国保抢走了,再说我们也并不想制造冲突、混乱,于是我们就劝王登朝的家属们回去,然后我们自己也走了。一路上,两个国保一直跟着我们走了好几条街,我们回头看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赶紧装作在玩手机、打电话,很不自然,我想起了一首儿歌:一只哈巴狗,跟着我们走,不时低下头,装作找骨头。

其实我们并不怕他们会对我们怎样,但这样让他们跟着总是觉得不爽,想拦出租车却一直拦不到。到了一个公共汽车站,我们先是装作在站外面拦出租车,看到有一辆公共汽车要关门了,立即跑过去冲上车,两个国保反应过来后也赶紧跑过来,我们上车后故意问司机车票多少钱什么的,挡住后视镜和转移司机的注意力,车子很快就开了,两个国保没能上车。看着他们着急的样子,我们很开心。不好意思,让你们回去要挨骂了。我们不得不这样,因为,没有你们,这对我们很重要。

甩掉了跟踪的国保后,我们终于拦了一辆出租车,又折回去找到了躲在一个小店里的刘远东,之后去找深圳的朋友,晚上跟一帮圈内的律师朋友饭醉。这这个过程中,我们得到消息,我们走后,法院门口又来了不少支持王登朝的人,最多时达到3~40人。唐吉田律师因为不配合查身份证也被抓走了,还有一位深圳的网友准备拉横幅也被抓了,不过这几位都在三个小时后放了,也没有受到虐待。据刘四仿说,对他态度很好。但是有一位叫黄文勋的网友,因为前一晚警察到他的住处趁他不在搜走了他的电脑等财物,报案投诉也不受理,于是也到中级法院门口,喊“打到×××”的口号,被国保打了,伤得比较严重。

这次法院临时推迟开庭时间,显然是慑于网友们的力量,作恶毕竟还是会让一些人心虚的。后来法院将开庭时间定在2月7日,也就是年27,那时候很多人都回老家过年了(深圳大都是外地人)或出外旅游了,或者忙着过年前的事情。定这样一个时间,显然也是为了减少前去支持王登朝的人们。但是,只要判得不公正,人们就不会罢休,会继续抗议。据了解,一审的时候,法官根本就不给被告方辩护的机会,辩护方的证据都不让呈堂,前后总共才半个小时就闭庭了,然后过了些天就发一份判决书下来。只有中国这种司法不独立的国家才会发生这样不合理的事。

有些网友对王登朝准备的集会用具中有印毛泽东的像表示反感,认为他是毛左,因而不支持他。其实,他印毛泽东的像是为了掩护,尽量避免官方的打压,事实上他还在卡片、旗帜等用品上印了很多国民党党徽。而他拟的那些口号全都是宪政民主方面的,我写的演讲稿也是绝对真正的民主题材,他看了很满意。当然,也许他对毛泽东的劣迹了解得也不够,以致于他对毛泽东还没产生那种咬牙切齿的痛恨。

即便王登朝贪污280万的事实成立,根据中国大陆历年来的判案情况,判14年零6个月显然是过重了。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想讨论量刑是否适当的问题,而是提请大家注意,想一想这里面是否有另外的原因。事实上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王登朝作为一名在职警察干部搞宣传民主的集会,这是当局最害怕的,怕其他的警察等体制内人员利用手中的权力从事民主运动。作为律师,主要是从起诉方的证据和推理是否有效来为当事人辩护,而当审判过程中法官利用其权力采取违反程序等不公正的手段进行野蛮判决的时候,就需要社会上有正义感的人们站出来抨击这种有违司法公正的行为。

有良知、有正义感、有理性的人们,站出来吧,关注王登朝案件。今天你不为一个受到冤屈的声援,下一个受到冤屈的就可能是你!

不过,我的意见是,7号二审开庭的时候,大家先不要搞举牌、喊口号的行为,理性、有序地参加旁听。如果审理过程中再发生明显违反法律程序等不公正现象,再表达自己的意见、态度。假如审理过程中再发生明显违反法律程序等不公正现象,那就更加证明王登朝做的是对的,这个不合理的体制不改变不行了!不实行民主不行了!

据了解,王登朝在看守所里依然保持着良好的气节,仍然在向狱友们宣传民主思想,以他的学识、思想和人格魅力赢得了狱友们的尊重。

登朝兄弟,这个春节你会过得好吗?不管你过得好不好,我相信,你所做都会起作用的,你所期望的中国宪政民主之春会很快到来的!

(来源:广州街头行动派 徐琳 QQ 954784045 电话 13751710325)

评论
2013-02-06 3: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