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再袭“雨伞运动”过百人持刀暴力拆路障

张德江南下后梁振英坚拒辞职 香港撕裂加剧现文革打砸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中共黑帮特务10月13日再次出动,以所谓“反占中”名义冲击香港“雨伞运动”集会。大批黑衣戴口罩的“反占中”人士中午冲击位于金钟的占领区,甚至出动利器。“占中行动”和学联谴责暴行,谴责当局以民制民可耻,担忧旺角黑夜金钟重演。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此前,香港警方清晨曾突袭金钟、中环和旺角,拆除集会示威者的铁马和路障,学联质疑警方有意削弱集会防线,为武力清场做准备。

金钟冲突现场:口罩人持利器拆铁马 场面混乱

(大纪元视频 香港警察用警棍和勒脖子拘捕雨伞运动市民)

梁振英赴粤传见张德江 亲共团伙随即出动

香港特首梁振英10月12日晚刚抵达广州,外界盛传他与近日南下广东的中共江泽民集团台面人物、政治局常委张德江会面,听取对“雨伞运动”的指令。今天(10月13日)梁振英强硬重申“不会辞职,亦不需要辞职”,又称“占领”局面不能长期持续。

学联、学民思潮及“和平占中”13日凌晨提出条件, 若政府愿意在10月14日下午5时前,开放政府总部东翼前地的公民广场,则愿意撤出金钟道,让道路重开,港府在中午发出声明,拒绝要求。

同一时间,中共黑帮特务再一次出动,冲击参与“雨伞运动”的市民和学生。中午1时,曾发起8.17“反占中”游行的“反占中大联盟”发言人周融,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所谓“反占中”集会,聚集约千人,之后游行到金钟道,大叫口号,要求警方清除雨伞运动示威者设置的障碍物和清场,不过被拒绝。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策划的反占中者10月13日移除金钟道部分雨伞运动的3路障后,不少雨伞运动人士重新加固路障,但随即被便衣警察喝止,反问他们“是否黑社会”,并用警棍武力拘捕一名雨伞运动人士(白衣者),一度引发在场的市民与警方对峙。(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策划的反占中者10月13日移除金钟道部分雨伞运动的3路障后,不少雨伞运动人士重新加固路障,但随即被便衣警察喝止,反问他们“是否黑社会”,并用警棍武力拘捕一名雨伞运动人士(白衣者),一度引发在场的市民与警方对峙。(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戴口罩黑衣人持刀冲击 拆毁铁马

其后,百多名所谓“反占中”人士,部分人戴口罩和身穿黑衫,手持大型剪刀和钳等利器,到红棉道一带拆除堆放路中的铁马,被市民和学生阻止,期间有市民被围堵和袭击,情况混乱;有采访的记者跌倒;一名路过的市民怀疑被“反占中”人士挥拳打伤。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联同黑社会人士,到金钟道清除雨伞运动人士设置的路障,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警方最后护送这些人士离开。(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联同黑社会人士,到金钟道清除雨伞运动人士设置的路障,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警方最后护送这些人士离开。(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策划的反占中者10月13日移除金钟道部分雨伞运动的3路障后,不少雨伞运动人士重新加固路障,但随即被便衣警察喝止,反问他们“是否黑社会”,并用警棍武力拘捕一名雨伞运动人士,一度引发在场的市民与警方对峙。(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策划的反占中者10月13日移除金钟道部分雨伞运动的3路障后,不少雨伞运动人士重新加固路障,但随即被便衣警察喝止,反问他们“是否黑社会”,并用警棍武力拘捕一名雨伞运动人士,一度引发在场的市民与警方对峙。(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一名路过的市民怀疑被“反占中”人士挥拳打伤,头部流血。(余钢/大纪元)
一名路过的市民怀疑被“反占中”人士挥拳打伤,头部流血。(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并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余钢/大纪元)

“运输业界”出动抗议 被揭一人收二千元

之后再有一批运输业及的士业界人士到场,要求警方清除路障,又大叫“开路”,多辆的士及田螺车亦在现场响号,情况混乱。有网络电台下午公布一段曝料录音,有的士司机向乘客表示收取了2,000元到金钟参加“反占中”。

“雨伞运动”示威者与“反占中”人士对峙持续超过1个半小时。之后,警方分开两批人后,安排金钟道旁边的行人路让“反占中”人士离开,直到三时多现场情况开始平息。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集会的学生和市民奋力抵挡。(余钢/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冲到金钟道“雨伞运动”集会现场,剪断障上的索带,企图搬走铁马。集会的学生和市民奋力抵挡。(余钢/大纪元)

冲突期间,有“反占中”人士租用斗车清理金钟道的路障,其后遭大批市民阻挡,要求警察拉人。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联同黑社会人士,到金钟道清除雨伞运动设置的路障,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警方最后护送这些人士离开。(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联同黑社会人士,到金钟道清除雨伞运动设置的路障,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警方最后护送这些人士离开。(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联同黑社会人士,到金钟道清除雨伞运动人士设置的路障,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警方最后护送这些人士离开。(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外围组织“反占中大联盟”10月13日发动近百人手持利器,联同黑社会人士,到金钟道清除雨伞运动人士设置的路障,辱骂集会的学生和市民,警方最后护送这些人士离开。(潘在殊/大纪元)

学联和平占中谴责暴力 质疑群众打群众

学联发表声明,谴责当局以民制民可耻,担忧“旺角黑夜”金钟重演,“金钟继今早有警员拆除路障后,开始有“反占中”人士聚集,甚至手持利器,更开始拆除铁马,并协调的士驶入占领区。学联呼吁区内集会市民注意安全,理性回应一切挑衅行为。也敬请市民到金钟支援占领市民。”

“和平占中”亦发表声明,谴责暴力清场的团体,促请警方严厉执法,防止有人破坏和平占领行动,亦可免除政府企图以群众打群众的臆测。

香港警方清晨突袭各区 清除路障铁马

10月13日早上,香港警方突然在多区同时采取行动,清拆“雨伞运动”集会地点的路障和铁马。清晨,大批警察出现在金钟占领区,声称是为清理路障,并非清场,由于越来越多警员到场,气氛开始紧张,警方一度想清除金钟道的路障,与留守的示威者一度对峙。最后警察后退,只移除红棉路的障碍物。示威者在警方离开后,把帐蓬、物资搬返回路中心。

同一时间,在中环大会堂对出的干诺道中,同样有警察拆路障,不断派人增援,大约9时完成行动,和平纪念碑对开干诺道中可以通车。

旺角道和弥敦交界,清晨6时也有警员准备将路障拆走,百多名留守人士由亚皆老街赶来阻止,用木板和竹枝填补路障的缺口,双方僵持大约一小时,警方其后暂停行动。

有留守人士批评警方的行动鬼祟。学联批评警方“突袭”清走集会地点的路障,认为警方是为削弱集会防线,继而准备用武力清场。

责任编辑:何嘉林

评论
2014-10-14 2: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