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酷刑:硬塑料管在大腿内侧钻出血洞

酷刑演示:“小白龙”钻窟窿(明慧网)

人气: 8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1月19日讯】在中共的黑窝里,有一种专门毒打人的直径有一寸的白色硬塑料管,被称为“小白龙”。这种小白龙也常用来毒打法轮功学员的腿部。有一种摧残的方式非常特别,就是把“小白龙”的管口割成十字型,然后再钻人的身体。

酷刑演示:“小白龙”钻窟窿(明慧网)
酷刑演示:“小白龙”钻窟窿(明慧网)

2003年3月份,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史春峰等一群警察和恶人将法轮功学员黄跃东绑到床上,用“小白龙”钻其大腿内侧,两腋窝内侧,各钻出四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致其软肋骨折,胸腔穿孔透气。还在其大腿里侧拧出了粗□面杖大的两个洞,然后放上盐,用牙刷刷,再用电棍伸到那两个窟窿里电,手段极其残忍。

中共凶徒摧残法轮功学员时,是专找身体上的薄弱环节进行的。人的大腿,特别是大腿内侧,遭到击打后,受到的伤害很大,能让人痛不欲生,但因为较为隐蔽,外人很难看到伤处。因此,这个地方也就成了中共恶徒摧残法轮功学员时惯常行凶的部位了。

对大腿的掐、拧、抠、捏、拽

“打大腿根、阴部、乳房,使劲拔她的阴毛,别留下明伤。”这是在山东女子监狱集训队,恶徒何福香在教唆犯人毒打青岛市南区辛家庄法轮功学员崔玲时所说的话。

2003年夏天,北京昌平法轮功学员崔湘君被当局劫持到位于大兴区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受到残酷摧残。有个武警看到他身体上大面积的伤痕瘀紫,两大腿的内外最为严重。这个武警后来投书海外,在提到这种酷刑时说,猛踢大腿根部,人最疼痛难忍,既死不了人,又让人最痛苦。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女队一中队主管队长尹桂娟,有着卑鄙阴暗的性格特点。她有一个习惯,每次暴打法轮功学员时,都是偷偷地秘密进行,手段凶残下流,她往往先扒下被迫害人的衣服,叫犯人去掐大腿内侧的肌肉。

图牧吉劳教所的男性警察在摧残男性法轮功学员时,也擅长这一阴损的招术。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忠,2008年1月,被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二中队。同年10月份,警察周建国指使犯人头子张喜海折磨王建忠。张喜海掐王建忠大腿内侧的肌肉,导致两条腿肿胀起来,肤色紫黑,无法下蹲。

吉林省图们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成权,2003年2月被劫持到吉林监狱。金成权被一天几次拖到水房折磨。警察一天之内还把他全身衣服扒光七、八次,弹睾丸、掐大腿内侧,掐得两腿内侧一块块黑紫结满了血痂。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贾淑英,2003年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狱侦科长肖林曾将她的肋骨踢折。在她肋骨骨折期间,犯人王凤春领一伙犯人把她按倒在地上,脚踩着头,两手背靠在腰部,脸贴在地上,然后在贾淑英大腿里连掐带拧一阵。贾淑英感觉腿里发热,到晚上在厕所里一看两大腿里面全是黑黑的血痂,一排排的没有一点好地方,有的地方按指甲的形状被挖去好几块肉。旁边一个犯人看见吓得一声大叫就跑了。

2001年6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赵素环在马三家被隔离、体罚、暴力殴打,她的两条大腿内侧被警察张秀荣用手指甲连抠三天。皮肤被抠掉后,张秀荣又对其溃烂部位用皮鞋尖踢,整日整夜不让赵素环睡觉,关在厕所的门后。

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蒋云宏,2005年7月22日被绑架到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当天夜里,蒋云宏就遭到刑讯逼供。恶人将他双手铐在一张独凳两侧,强迫他坐在上面,并不许他合眼。恶徒们对蒋云宏拳打脚踢,有个最残暴的恶人,残忍的用双手恶狠狠地抓、拽、捏蒋云宏的大腿肌肉,又用拳头砸,后来还用膝盖顶、用脚踩,致使蒋云宏的两条大腿钻心的剧痛。

拳击大腿

山东苍山县新兴镇中学化学教师孟斐,2009年9月7日正在办公室备课,突遭新兴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而后又被劫持到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9月8日,孟斐在劳教所八大队遭受酷刑折磨。两个警察和两个劳教犯把孟斐铐在铁椅子上,前后左右夹攻,警察孙丰俊专门用拳头打孟斐的大腿,还说:“下面垫着椅子平板,再疼骨头也不会断,我就学的这一招……”两拳,三拳,十拳,二十拳……也记不清多少拳了,孟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后边的两个普教犯也猛打孟斐的头、肩、背、两肋。疯狂的折磨持续两个多小时,直到孟斐快休克了才作罢。

后来,警察又强行将孟斐拉到医院灌食,铐在床上打针,陪护人员把孟斐的血衣剪了下来,只剩下裤头。只见孟斐全身黑紫,两条大腿更是吓人,真是体无完肤,面目皆非!连陪护的人都吓哭了。

这种酷刑在重庆永川监狱还有一个名称,叫“打麻辣鸡块”。原重庆北碚区医药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刘开放,2008年10月至2009年5月被劫持至永川监狱十七监区迫害时,遭受过这种酷刑。恶人用拳击打他的两大腿内外两侧,着重打麻筋。打后青肿,行动困难,不能下蹲解便,只能用双手支撑在蹲位两旁的瓷砖上半蹲着解手。

脚踩、棍打大腿

年过五旬的重庆市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岳春华,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到残酷的迫害。2011年9月初的一个下午,警察找借口迫害岳春华,令一帮身强体壮的犯人将岳春华反绑后掀翻在地,一犯人骑在岳春华的身上乱扎,用肘关节顶她的脊背,其他犯人对她乱踢、猛打,扯头发。之后又把她拉起来立正站着,用力踩她的十个脚趾,踩得鲜血淋漓,然后再将她推倒,把她的大腿掰开,几个犯人使劲踩岳春华大腿内侧,踩得青一片紫一片的,一直折磨了几个小时。

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有这两种非常毒辣的摧残人大腿的方式:一种方式是,由体重二百斤的壮汉跳起来,趁下落之势狠力蹬踩法轮功学员的大腿,如此反复,直至壮汉筋疲力尽,被害人双腿肿如水桶,无法起立、行走,多处流血或挫伤。

还有一种更残忍,就是用横截面为正方形、边长约2.5厘米的硬木棍,击打人膝盖往上10厘米的大腿范围之内,用几分钟的时间集中猛击,所击部位二十分钟之内就会肿起,高达两厘米。所击部位准确,肿起部位界限清楚,以后就随时用棍棒戳击敲打这个肿起区域。很多法轮功学员从大腿往下全部发黑,有的像涂了墨、有的像黑紫相间的花岗岩。整个过程如何打、打哪个部位、击打后多长时间肿起来、然后又如何戳击这一区域,凶徒们都掌握的很好。

劈大腿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明慧网)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有一种酷刑就叫劈腿,那是将人的两腿硬生生的劈开成一条直线,非常残忍,一下就能把腿的韧带和肌肉拉伤。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明英曾被龙沙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王兆山和湖滨派出所姓伊的警察反铐住双手,往下狠摁着头,并乘势骑到脖子上往下压,另一人则猛踢李明英的腿和脚,把腿劈成一字形后,李明英倒在地上。恶警提着手铐把李明英拽起,拽起后再进行劈腿。就这样劈倒了被提起来,提起来又被劈倒了,一直持续折磨了一上午,致使李明英的双腿肌肉被严重拉伤。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洪昌,男,五十多岁。2006年3月,孙洪昌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公安一处)警察强行绑架,遭酷刑折磨。恶警对孙洪昌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孙洪昌的小便处,然后再用拳头猛力打。后来用劈腿酷刑折磨孙洪昌。恶警关勇用两个木棒和胶带缠在孙洪昌的腿上,右腿铐在床上,劈孙洪昌的左腿过头,长达数小时,致使孙洪昌的左腿残废,不能站立和行走,只能躺着,生活不能自理。

※ ※ ※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3805名法轮功学员直接因中共的酷刑折磨等迫害而导致死亡,致疯、致残者更是不计其数。因为中共竭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太多的迫害真相仍然没有被揭露出来,这将有待迫害结束后更广泛而深入地调查取证。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4-11-19 6: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