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甄仁:共产党员,一个耻辱称号(中)

——中共是一个流氓集团

在历史巨变之中,每个共产党员(包括中共官员)都要抓紧用行动洗刷自己心灵的污垢和耻辱,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尽快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清除邪灵中,走向光明的未来!(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2月12日讯】人是有道德精神的生命,首先要做到真诚守信,正直公正,这是生命本性的体现,是人必备的品德。人的生命本性很纯真,无追求无私念,可是在迷的空间,乱的人世,人容易失去纯真本性。所以,中华传统文化就教人守住本性,纯真做人,真诚待人。古人讲,“诚于中,信于外”。是告诉人们,真诚是人的内在品德,表现出来就是诚实待人,严守信誉,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真诚守信的基本表现是:名实相符、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人人以诚相待、个个信守诺言,社会自然会和谐安定,这是正常的人类社会状态。孔子讲:“人而无信,不知可也。”(《论语》)意思是,在一个道德社会中,做人不讲诚信,不知道他怎么可以立身处事。在中国古代,正仁君子都把真诚守信视为自己的生命,是始终不能丢弃的为人之宝。说假话,搞伪装,既违背社会公德,又自毁宝贵生命。当政者是治理国家、施政为民的管理者,应当是仁德的 楷模、诚信的表率,言行一定要诚实无妄、守信无欺。古人讲:“祸莫大于无信”。即没有比丧失信誉更大的祸患了。历史上“烽火戏诸侯”等欺骗造假使朝代败亡之事,都是给后世当政者提供的借鉴。

一个不求私利、心为他人着想的人,一定是言辞可信、行为光明磊落的人;只有偷抢淫乱、杀人害命之徒才搞欺骗和伪装。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是思想界的一个大流氓骗子,他魔变后就想方设法要害人,于是就编造一个骗人的“共产”邪说,误导人们行凶作恶、败坏道德。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抢人财物都是劫匪的败德之举,行凶杀人都是邪恶的犯罪行为。可是,魔鬼马克思却编造一套“理论”,以“科学”的名义,欺骗人们去做行恶犯罪之事。他依据“进化论”假说虚构一个“历史唯物论”,“证明”暴力夺权是“合理”的;他编造一个“政治经济学”,“证明”抢人财产是“正当”的;他还拼凑一个“科学社会主义”,“证明”杀人害命是革命行为。他自吹这套“理论”把“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在这一“科学“指导下,人类就可以进入所谓的“共产天堂”。百年来的实践已经充分证明,这是一个骗人作恶犯罪的邪说,已被世界绝大多数人抛弃和鞭挞。可是,这个邪恶的流氓“理论”却曾经迷惑了无数人为之抛头颅洒鲜血。被其洗脑而上当受骗的人误以为跟共产党搞“共产”革命是为人类造福,实际上,却打造出一个使人民大众遭受苦难煎熬的人间地狱。很显然,这是魔鬼的骗人伎俩,它煽动“无产者联合起来”,共同行凶抢劫、集体杀人犯罪,从而自害生命,毁灭人类。中共就是以这一邪恶的流氓“理论”作为其灵魂的政治流氓集团。”

九评共产党》指出,中共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政治流氓”,骗是它的邪恶基因之一。中共本是一个邪灵附体的怪物,其所作所为都是行凶抢劫,杀人害命的事情,如果不编谎就无法骗人上当,不伪装就无法在世间行恶,所以伪装欺骗耍流氓便是它与生俱来的邪恶基因。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耍流氓骗人民的历史。近百年来,中共一直在伪装自己,抹黑好人,欺骗民众,作恶害人。其流氓“理论”不断变换,流氓嘴脸反复伪装,流氓手段经常翻新,是古今中外头号的、欺骗性最大的流氓集团。

早期的中共是一个权力欲极强的政治团伙,它既没有正信,也不讲道德,只想夺权,霸占一切。可是,它要夺取政权需要利用人民,所以它一方面用马克思的骗人邪说煽动民众,另一方面采取流氓手段欺骗百姓。在夺取政权以前,它封工人为革命的“领导阶级”,农民是革命的“同盟军”,资本家是党的“合作伙伴”等等,目的是蒙骗广大民众为其夺权冲锋卖命。同时,它还对各阶层民众做了很多未来的许诺,如,许诺工人将来是国家的主人,农民将实现“耕者有其田”,民族资本将得到发展,知识份子将有言论自由,还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实行民主“宪政”。可是,政权一旦窃到手,嘴脸随即变换,过去的许诺不给兑现,以前的誓言不许再提。人民不仅没有得到民主和宪政,反而成了专政的物件;工人不仅没有当上国家主人,甚至连一张选票都没有拿到过,只能当红色权贵资本集团的奴工;农民分到的土地不到五年便得而复失,变成了红色大地主的农奴;知识份子得到的不是言论自由,而是禁言封口和监狱伺候;民族资本家不仅没有得到发展反而被消灭,有的跳楼自杀,有的被批斗监禁。这就是毛泽东掌权时的中共所为和“毛思想”的真实内容。“毛思想”是一个邪恶的流氓“理论”,它实践的结果是:建立起来一个与人民为敌的独裁专制政权,杀害了八千万骨肉同胞;它许诺的“共产天堂”使广大民众深陷各种灾难之中,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败坏了传统道德,毒害了广大民众,荡尽了民主自由,摧毁了国民经济,中华大地被它践踏成一个人间地狱。“东方黄,遮太阳,中国出了个大流氓”(民谣)。当政之初,毛泽东高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可是实际上,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把所有阶层的民众全都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中共到处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标签,可是它实际干的都是让人民受罪遭殃的勾当 。严酷的现实暴露出毛泽东和中共的邪恶本性和流氓嘴脸:这个“天堂”的带路人实际是推人下地狱的魔鬼;这个被捧上神坛的“大救星“原来是吃人害人的大灾星。中共一贯自我吹嘘“伟光正”,可是广大民众的评价却是:“有一种‘伟大’离不开暴力;有一种‘光荣’真名叫卑鄙;有一种‘正确’骗你没商量;有一种‘英明’专与人民为敌。”

文革”结束后,为了挽救危机四伏的邪恶政权,第二代党魁也编造一套“理论”,继续欺骗和迷惑人民。他提出一个“发展是硬道理”的“猫论”,企图扭转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和混乱政局。为此,他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与中共的传统“理论”背道而驰。如,原来的“一大二公”变成了“包产到户”,原来的“消灭私有制”变成了“大力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原来的“割资本主义尾巴”变成了红色官僚家族瓜分“国有”资产;原来的“闭关锁国”变成了“吸引外资”;原来宣导“共同富裕”变成了“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等等。十分明显,变换原则,前后矛盾,是中共搞欺骗的一贯手法,也是流氓“理论”的主要特征。邓小平掌权时期,中共官僚及其家族都成了富商大贾、经济寡头,同时中共专制政权也明显地成了这个利益集团“保驾护航”的工具。所以,这个专制政权不废除,广大民众始终要深受其害,将永远在贫困与苦难中挣扎。于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民众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1989年6月,数万青年学生代表全国人民向中共当局请愿,表达政治改革的愿望和要求。为了保护红色权贵集团的利益和中共的专制独裁,邓小平炮制一个完全违背民主潮流的“四项基本原则”和不讲人道的“稳定压倒一切”的邪恶政策 。面对青年学生的和平请愿,他一方面用流氓手段给学生扣上莫须有的“暴乱”罪名,另一方面用残酷暴力杀人屠城,血洗天安门,并在全国实行红色恐怖。“六四”惨案完全撕下了这个“人民政权”的所有伪装,赤裸裸地暴露出中共是人民公敌,是反人类的恶魔。这就是邓小平掌权时的中共所为和“邓理论”的真实内容。事实告诉人们,不管中共出什么“理论”,其实都是一个既反人民又欺骗人民的流氓“理论”。

中共第三代党魁江泽民是一个“二奸二假”出身的政治流氓,他本是日伪汉奸江世俊的儿子,却慌称是“革命烈士”江上青的后代;原本是伪中央大学“青年训练班”培训的汉奸特务,却冒充中共地下党员;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乘留苏学习之机秘密充当了苏共特务机构“克格勃”的间谍。这样一个流氓骗子在中共流氓群中如鱼得水,飞黄腾达,最后踏着“六四”学生的血迹,爬上了中共党魁的位置。这个不学无术的流氓党魁,也让人帮着他搞了一个流氓“理论”,即臭名昭著的“三个代表”,无耻地宣称,中共流氓强盗“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他以此继续伪装邪党,欺骗人民。古人讲“听其言,观其行。”在他掌权的十几年里,大肆推行“贪官治国”方针,鼓动权贵集团残酷压榨百姓,贪官污吏肆虐搜刮民众。在他“闷声发大财”的号令下,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买官卖官、贪腐淫乱,弥漫整个中共官场。官场的败坏堕落致使整个社会道德急速下滑,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嫖娼卖淫、贩毒行凶等道德败象充满整个社会。在社会道德败坏、各种灾难频发最严重的时候,教人重德向善的法轮功于1992年在中国传出,广大民众的健康得到有效改善,整个社会道德明显回升。可是,好人增多,民众受益,却引起江泽民和中共的极大恐惧,于是在1999年7月,对这一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修炼群体进行灭绝人性的疯狂镇压。耍流氓、施暴政是中共对好人的一贯做法,一时间,谎言铺天盖地,导演丑剧栽赃,抓捕绑架残害,流氓恶棍在全国肆无忌惮地逞凶。从此,江泽民掌权时的中共便把整个社会拖入道德堕落的深渊,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灾难。事实证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代表权贵集团的利益,代表残暴害人的邪政,代表腐败淫乱的文化。其实践结果是:民众贫困加剧,好人惨遭迫害,道德急剧败坏,环境迅速恶化。

无数严酷事实使民众认清了中共流氓“理论”的害人本质。在民众中普遍流传着:“‘共产主义’是骗人,‘社会主义’是坑人,‘中国特色’是蒙人,‘改革开放’是宰人,‘四项原则’是杀人,‘三个代表’是害人,‘科学发展’是砸人,‘和谐社会’是毁人。”坑、蒙、宰、骗、杀、害、砸、毁是对中共害人本质和流氓本性的确切概况。多年来,中共用其流氓“理论”和谎言文化不断给人灌输洗脑,把人的思想已经搞乱,制造出一个正邪颠倒、善恶不辨、好坏不分的恶劣环境。它还有一套专门镇压民众、迫害好人的暴力机器,强迫人放弃良知善念,弃善从恶。当今中国,做人的条件已被中共摧毁,生存的环境已被中共败坏。

被中共毒害最严重的就是中共官员。在贪腐行恶的中共官场,要堂堂正正的做一个有道德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一个骗术盛行的流氓群中,一个人必须学会坑、蒙、拐、骗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所以,中共官员们都有两副面孔、讲两套语言、耍流氓手段,呈流氓形象。他们表面上都‘秉公为民’,实际上全是男盗女娼;说的全是官话、套话、空话,做的都是搜刮、贪占、淫乱。如,原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嘴上讲的是,“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未来五年内解决尚未解决温饱的160万人口的贫困问题。”可是,他实际干的是贪污受贿1800万元,被判死缓。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在报告中称:“反腐倡廉工作一刻也不能放松,要始终头脑清醒,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可是,他却是数十亿“社保基金案”的涉案人,被“双规”、判刑。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整个中共官场就是一个流氓骗子的表演场,他们不仅对百姓大耍流氓骗术,而且他们之间时刻都在上演着欺上瞒下的流氓丑剧。“村骗乡,乡骗县,一级一级往上骗,一直骗到国务院。”中共官场已经是社会中一个道德败坏、腐烂发臭的垃圾场。

中共流氓集团控制的媒体全是谎言加工厂,其中的媒体人专门为邪党编慌造假耍流氓。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都要抹黑打击物件,伪装美化自己,欺骗广大民众,所以它就动员所有媒体编谎造假、导演丑剧,掀起铺天盖地的邪恶攻势,让民众把正义当做邪恶批,把好人当做坏人打。诸如,“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动学术权威”、“臭老九”、“打倒封资修”、“天安门没死一个人、“当前是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天安门自焚事件”,等等。民众对中共流氓媒体的评价是:新华社“是党的一条狗”,《人民日报》登的“除了日期之外全是假的”,中央电视台是“遭殃电视台”。害人的魔鬼最怕的是 真相,所以掩盖真相是中共必干的事,它配有一套庞大机构,专门审查和控制媒体,实行新闻封锁,删除真相消息,监禁敢言记者和正义人士。世界“无彊界记者”组织在2013年1月发布了媒体自由指数,在179个国家排名中,中国被排在173位,评价是:中国是严重压制新闻自由的国家。

中共作恶已近百年,各种矛盾已尖锐到一触即发的地步,行将崩溃,灭亡在即。现在,中共新领导层正在背负一个死期临近的邪党僵尸,是顺应天理民心,还是违背天意民愿,这是它必须做出的选择。目前,中共依然在拼命掩盖各种真相,欺骗广大民众。2013年8月下旬对薄熙来案的审理就是一个明证。当局极力掩盖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薄熙来也乘机全面翻供耍无赖。当前,中国人民正生活在一个谎言无处不在、骗子大行其道的年代,人民生活中最稀缺的资源就是真相。所以,打破各种封锁,揭穿伪装谎言,了解各种真相,是中国民众的当务之急 !

在当今中国,要能够认清真相的关键是复兴中华文化,重振道德文明。因为中华道德文化能够使人看清好人的纯真正派,也能照出流氓的丑恶嘴脸。如果人们能够用真诚守信的道德准则来衡量,立刻就能看清中共流氓的丑陋无耻。其实,中共在世间行骗已近百年,从它的“理论”纲领到它的言行所为,已经给共产党这一名称输入了流氓骗子的内含。一提共产党,人们就会立即反映出一个流氓恶棍的嘴脸,它已经是流氓骗子的另一个叫法,在国际社会人们已经这样看待它了。当中国人民都把中共当做流氓骗子来对待、来揭露、来谴责的时候,中共的谎言和伪装就不会有市场,它在人世间就会失去生存空间。孟子讲:“无羞恶之心,非人也。“(《孟子》)中共党员如果能够在传统道德基点上来重新认识中共,就会看清这个流氓的卑鄙丑陋,同时也会对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而感到耻辱和羞愧。中共官员如果能够跳出利益得失的陷阱,真正用道德人性的一面,重新审视自己跟着这个流氓骗子所干的一切,就会痛感自己的所作所为 是对人民的犯罪,是对自己生命的侮辱和践踏。当前正处于历史巨变之中,每个共产党员(包括中共官员)都要抓紧用行动洗刷自己心灵的污垢和耻辱,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尽快退出中共,解体这个骗人害己的邪党。我希望所有中国同胞都能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在解体中共、清除邪灵中,走向光明的未来!

评论
2014-02-13 1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