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其人》 (188)

《江泽民其人》:大陆凶杀案频发

盖棺论定清算江泽民(7) 道德危机:沉沦的民族魂

在江泽民诽谤法轮功的宣传中,更有无数记者为了私利出卖良知。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局出逃的原“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在澳洲披露,他亲眼目睹中央电视台记者伙同“610”不法人员,威逼法轮功学员景占义在电视上说假话作伪证。在中央电视台的这些记者身上,已经找不到记者的职业良知。(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596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1月19日讯】江泽民其人》第廿四章:天地高悬阴阳宝镜 盖棺论定清算江贼(下)

6.道德危机:沉沦的民族魂(4)

人心魔变

当人的道德沦丧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就会变得毫无人性,可以穷凶极恶,谋财害命,用钱买命,肆意杀人放火。

2003年,新华网报导了一则令人震惊的连环杀人案。罪犯杨新海从2000年开始,在河南、山东、安徽、河北四省的农村地区作案26起,残杀67人,灭门多家。2003年11月,河南省平舆县凶犯黄勇为寻求刺激,用木马游戏诱杀25名中学生,将尸骨埋藏自家地底。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心魔变、漠视生命的社会危机。

现在政府官员雇凶杀人也频频发生。2002年6月,国内报导了原山东省水产局党组书记、局长(正厅级)张程震数年前雇凶杀害另一正厅级干部的消息。2002年4月,湖市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其东为摆脱情妇孙某的纠缠,指使两名歹徒于2001年9月4日将孙某杀害。2005年6月17日,中国官方媒体公开报导河南副省长吕德彬雇凶杀妻的案件,吕授意新乡市副市长找人下手,而此副市长又委托手下公安局一名副局长,最终副局长在社会上找了两个杀手将吕妻杀死。

这些官员对自己的同事、妻友都敢下如此狠手,他们对其他人会怎样对待,也就可想而知了。当国家权力掌握在这样毫无道德约束,官匪一家,可以肆意杀人的官员手里时,老百姓心里又怎么可能有安全感?

近些年来,中国富豪纷纷遭遇凶杀案。2003年1月,山西富豪、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海仓在其办公室里被枪杀。凶犯作案后在现场自杀身亡,作案的动机是企图强卖土地、敲诈勒索不成而行凶杀人。李海仓个人资产达1.95亿美元,列2002年《福布斯》排行榜第27位。2月,浙江皮草大王周祖豹在其老家家门口被人雇凶刺14刀身亡。7月,湖南亿万富豪望城县格塘建筑公司董事长彭玉龙失踪后,后被人发现浮尸蔡家洲尾的湘江中,案情疑点重重。8月,甘肃地产大王、兰州市亿万富豪刘恩谦被找上门的凶手枪杀,死于寓所。2004年7月,四川峨边县亿万富豪、县政协副主席、明达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葛君明在其办公室被炸死,爆炸者峨边老农张明春随后自杀身亡,血案的原因是张、葛之间仅6000元的经济纠纷。2005年4月29日晚,拥有上亿资产的内蒙古民营企业家周锦新在包头市一酒吧门前,被人用菜刀砍死。2005年1月,北京亿万富翁袁宝璟则因为雇凶杀人被判处死刑。

发家致富是很多人的美好愿望,但在一个人们没有心法约束,道德极其败坏的社会里,金钱财富并不能给人们带来幸福安定。相反,金钱很可能成为杀身之祸的原因,让人提心吊胆,惶恐不安。那些家财万贯的富豪,也许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他们的财富也许是其他人怎么努力也得不到的,可是在这样一个人心魔变的社会里,他们的结局变得如此凄惨。当道德滑落到对生命毫不珍视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处于极其危险的地步了。这种社会整体乱象的产生,与江泽民治下公共权力堕落黑社会化、民怨遍地人心失衡等因素是分不开的。

知识份子的堕落

知识份子在整个社会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良知,社会道德的脊梁。一个社会的进步与落后,相当程度地乃至于极大程度地仰赖于知识份子的价值取向。

到了江泽民时代,短短十几年,被称之为“良知和脊梁”的知识份子除了极少数还在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之外,绝大多数已经不断地走向堕落了。他们的自由精神在江泽民恐怖的淫威和钱财的收买下,已经荡然无存了。

“六四”过后,江一面采取高压的政策,一面采取收买的政策,从而使得很多知识份子放弃良知投向中共,他们为了自私的物欲,为了不再“流血牺牲”,甘愿沦为专制政权的支持者。特别是北大、清华这样的历来孕育自由精神、素以产生各类知识名人而著称的思想摇篮,现在已经成为埋葬自由、民主的坟墓了。学生们深邃的思想没有了,他们对关系到国计民生大事的政治热情没有了,对弱势群体的同情没有了。他们不再承担维护人权、反抗极权的使命,他们不再有为建立法治、消解人治、创造文明、根除野蛮而尽力的责任。他们现在所关注的只是如何与独裁政府搞好关系以便将来也加入这样的一个腐败的利益集团,并从中分得一杯羹。他们已经完全沦为这种专制文化的奴隶,反叛者个个成为被打击的异类。

很多知识份子只关心如何赚钱,甚至使用许多过去他们所不齿的卑劣方法去追求财富。例如科技人员剽窃别人的研究成果占为己有,乡土作家居然写赤裸裸的色情小说,有的大学教授、博士导师干脆把自己的淫乱史写成文学作品狠赚一把。他们在整个社会的大染缸里被污染,也去帮助污染别人,他们不但自己堕落,还要找出各种各样的说法为“堕落”辩护,使整个社会找到了心安理得堕落的理论根据。

哀莫大于灵魂之死,现在可怕的不仅是知识份子不择手段去追求财富,更可怕的是他们出卖自己的良知,甚至助纣为虐,成为江泽民迫害良善的排头兵。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5-11-19 6: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