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羊要成功 专家:别学中国狼

人气: 801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两岸学生常被拿来比较,总是做出台湾学生安逸享乐,中国学生吃苦耐劳的结论,出现台湾羊、中国狼的对比。学者认为,这样比喻过于偏颇简化,这是社会结构性问题,不同价值观,所呈现的两种不一样的社会状态。“是中国那样的环境把人变得像凶狠的狼,倒不是中国人本性就是如此”,应该先了解两岸环境差异,才能理解为何造就如此不同的性格。

有企业主感叹,台湾年轻人是追求小确幸的绵羊,中国年轻人则是企图改变世界的狼,意指台湾学生不够有野心。针对企业界对两岸学生的褒贬,政大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李酉潭分析,他们只看到经济潜在部分,只看到钱,却忽略整个社会状况与人力差别。

国家需具备安全、秩序、正义、福利及自由,中共用集权专制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只允许人民追寻经济成长的果实,其他都免谈。在“微博”发表意见,只要与中共意见相左,就会受到牢狱之灾。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导致中国人为了趋吉避凶,什么都不能做。台湾人民除了要经济发展,更追求社会公平正义,这是价值观不同,所呈现的两种不一样的社会状态。

台湾智库副执行长赖怡忠反问:“身为人,为何我们要变成吃掉人家来成就自己的狼呢?”难道追寻社会公义、遵从高尚价值、克制自我私欲,这难道不更应该赞扬吗?

台湾随着民主深化,过去追逐功利、漠视公义,强调个人能力当道、德行次之的现象已减少很多,民主让人在遭受不公平时,知道如何透过制度性方式来表达,获得一定程度的救济与赔偿。基于这样的权利保障,人不需把自己武装到非常凶狠,才能保护自己。

中共泯灭人的同情心

反观中国学生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在现今中国政治那样的体制下,对弱者不给予同情、对于基本社会保障毫不提供;看在人民眼里会想,如不奋力用自己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利益,就会被更凶狠的人淹没掉。

在中国青年汲汲营营的为自己私利权益打拼时,台湾年轻世代忙着街头抗议,包含318学运、反课纲运动、反土地征收等处处可见年轻人冲撞体制,为弱势发声,甚至返乡种田,为台湾土地尽一分心意。基于上述背景,当公共事务遭受侵害时,在中共体制下的中国人,只能想先自保,而台湾青年则愿意奋不顾身站出来发声。

2015年年底,顶新案一审无罪,引发社会反弹,形成一股“秒买秒退”行动,誓言将造成台湾食品安全元凶赶出台湾,即使遭到媒体挞伐、抹黑恐吓,反而更多人加入,就算没人理解,也愿意继续下去。就是青年以自己的方式,实践公平正义的行动。

中国学生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造成别人不便。李酉潭举例,一位陆生来台就读,学业上非常优异,但在大家都使用公筷的聚餐场合中,这位陆生无视规矩,一路用自己的筷子夹菜,虽无伤大雅,却让在座的人感到不舒服。

另外,在待人接物上,台湾学生讲“借过”,中国学生则说“让一下”。两者语言所体现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从小事可看出心态的迥异。

即便陆生在人情世故方面表现好,包含家世背景、语言学习,甚至气质都很出色,但是在社会科学方面却很弱,因此在追求公平正义高度,以及无私为他的精神显得薄弱不堪。

赖怡忠认为,企业没看到,台湾青年在追求社会公义上,表现得实在比中国学生高明太多;中国学生的狼性,表现在为了自己生存或个人利益上,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用尽各种手段。

当台湾学生真正强硬表现出立场时,为的都是公共利益与理想,在这样角度下,如果你是企业主,“你喜欢哪种学生到你的企业做事?”

有趣的是,很多中国台商总是抱怨,中国劳工经常跳槽,公司还要提防员工把机密技术偷走;相对地,台湾员工服从性强、纪律好、忠诚度高。可是企业主又一边抱怨,台湾学生没冲劲、学习被动,而当学生们在公共利益上积极发声时,又说这些学生多管闲事;矛盾的是,在工作上又肯定台湾学生这样才是对的。赖怡忠说,这些老板的想法令人非常困惑。

企业要做大 专家:不是只有比狠

以中国的紫光集团,一日之内并吞台湾3大企业。赖怡忠认为,台湾企业不需要像紫光这样的狼性,做生意从来不是这样,但是台湾社会现在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论调,“商场如战场,要比狠、比不择手段,赢就是王道这样的谬论”。他说,一个国际企业能够做大,永续发展,并非靠这种论调就能成功。

当一切向钱看,却忽略环境安全、社会正义时。李酉潭举出,才刚发生的渣土堆倒塌“深圳山体滑坡”事件,死伤惨重,正暴露城市发展迅速,人民安全被政府放在次之,让祸患从小到大,以至不可收拾的地步。

从这例子可观察,中国人民处于低人权、高风险,在住房、医疗、教育等种种压力下苦不堪言,“我们有全民健保,他们有什么?”在这样的社会生存本就不易,让中国人民只能依靠狠劲,来获得些安身立命的机会。这种弱肉强食的氛围是被整体环境所逼迫,当然就造就一群狼。

学者认为,台湾的年轻人并非没有狠劲,只是不将其用在夺取个人成就与私利,而是用在保护社会弱势,免遭强权黑心企业或不肖商人剥削、伤害,同时愿意牺牲自己安逸的生活,为弱势发声、争取权益。两者利用所谓“狠劲”达到目的立基点本身就不同。◇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