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六四亲历者:26年都忘不掉的血腥屠杀

人气: 1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霞采访报导)1989年6月4日发生在北京天安门的血腥大屠杀,是中共对人民犯下的诸多罪行之一,具体的死亡人数至今仍被中共掩盖着。虽然时光已过去26年,有六四亲历者回忆起当年那血腥的屠杀场面时,仍感无比心痛,甚至数度哽咽难言:太血腥了,我忘不掉也不能忘。

支持声援学生 亲眼目睹大屠杀

这位六四亲历者名叫董盛坤,原是北京市一家印刷厂职员。他说自己在1989年全程关注了发生在北京市天安门广场的这场学生运动,从学生们走上街头游行悼念胡耀邦开始,一直到最后的屠城杀戮。身为普通市民的他虽然不懂政治也不感兴趣,但是对中共当时的腐败现象同样深恶痛绝,当看到学生们开始为市民呐喊时感到很振奋,后来看到学生们绝食一周中共仍无所动,就回到工厂组织厂内的几百名工人去街头游行,声援学生。

“那些天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天安门广场陪着学生们,特别是4月20日中共宣布戒严以后,学生们感到恐慌,我每天下班后都去默默地陪他们。”董盛坤说。

6月2日,董盛坤看到戒严部队士兵们把军装都脱下,开始化整为零,一伙一伙的往天安门广场集结。他感到军队可能要对学生使用暴力手段,就和市民们一起在马路上拦截那些部队士兵,并劝说他们不要对学生使用暴力。虽然有些士兵点头应允,但屠杀仍未能停止。

董盛坤的家位于北京六部口胡同,距离天安门广场非常近。6月3日晚9时许,董盛坤在六部口看到戒严部队的军车队列在向天安门广场行进。“以坦克为首,还有装甲车,载着士兵的卡车等很长的队列,由长安街自西向东开进。长安街两侧的人行道上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步行,十几个人一队,每队相隔十几米远,慢慢的往前走,这些士兵一边走一边开枪。”

军队行进中不断的有市民死亡,特别是当走到六部口时,士兵们站在六部口胡同口用冲锋枪向里边扫射。“当时我就站在那胡同旁边一个墙垛后边,子弹就从我身边嚓嚓地飞过去,子弹头打在水磨石上溅下的石头渣子都能溅到我的脸上。就在这个胡同里边我就看到死了好几个人。”董盛坤心有余悸的说。

但是到了6月4号早晨,更加惨烈的一幕发生在董盛坤的眼前:“从广场上撤下的大学生们走到六部口的十字路口处,这时从天安门广场方向过来一队坦克车,车速非常快,一边开快车一边拿机枪扫射。即使学生们四散奔逃,有一辆坦克车还是将逃散的学生给压到了车下,五六名学生瞬间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董盛坤表示,当时目睹这个场面的人全都精神崩溃了,想哭却没有眼泪,大家都在高喊:“当兵的,你们在做什么?看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但是没有人回答,只见四台坦克车跑到十字路口东侧,并排堵在长安街上,不允许人过去。十几名学生的遗体躺在十字路口处,除坦克碾压的五六名学生外,其余都是被士兵的机枪打死的学生,他们都非常年轻。

接着学生们开始把那些死在马路中间的学生给抬出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被坦克碾死的女学生,梳着马尾辫。当四个学生抬着她的四肢往路边走的时候,我看到她那个马尾辫拖在地上,裤带也没了,连里面的短裤都露出来了。”说到这里,董盛坤哭了,言语中尽是悲伤:“这个很血腥的,26年了也忘不掉,不想忘,也不能忘,但是每次一提到这个事我心里就很痛。”

六四屠城害了一整代人 死亡数据庞大难以统计

中共军队对市民和学生的屠杀激起了民愤,在学生们被坦克强行驱散后,义愤填膺的市民们仍在采用各种方式与军队相抗,这就导致中共屠刀伸向了平民。董盛坤在西单亲眼看到一个小伙子被刚刚过去的军车开枪打死。“4号以后,那些坦克和装甲车队每天上下午仍在长安街上穿行一次,一路上还是不断的放枪。市民就设法阻拦那些军车,他们将附近的公交车给推到长安街上,设置路障来阻挡军车在长安街穿行。那些士兵就用火焰喷射器来烧那个车,还用机枪向马路两侧扫射。”

董盛坤在六四事件后曾到北京市各大医院看过,发现“几乎每所医院都有大量的尸体,都很年轻,死者中有学生,也有市民。”人民医院是把尸体都停在了自行车棚里,复兴医院是停在了太平间的地上,因为冰柜里面已经放不下了。“那些年轻的尸体都是露着脸躺在地上,加上现场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让人感觉很难受。”

邓小平在一九八九年镇压六四时说:“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六四屠城到底杀戮多少人?这一数字至今仍被中共掩盖着。董盛坤也表示,实际的死亡数字很难统计,但肯定是个庞大的数字。“仅在六部口一个十字路口我就亲眼目睹不下十个人死亡,而当时北京全城都是采取这种极端手段来杀人的,并且天安门广场上人数最多时有100多万人。6月4号从天安门广场走出来的学生和市民们抱头痛哭,有些学生一直在大喊着同学的名字,说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不会让你白死的,那种场面真的太悲壮了。”

6月4日晚,对中共杀人感到气愤的董盛坤在父母家附近看到有人在烧军车,就想借此来表达愤怒,但是自己只是点燃了两块擦车布,却被中共警察屈打成招,以“放火罪”被判死刑缓期执行。后经17年多的冤狱,于2006年才重获自由,但已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董盛坤表示,六四屠城害了中国一整代人,那些死者中不但有学生,还有普通市民以及士兵。而中共之所以再次举起屠刀,可能是出于对其政权危机的恐惧。

“因为当时北京市几乎所有市民都是支持学生的,包括那些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他们几乎都参与了89年声援学生的游行活动,当时每天都有上百万人在天安门广场或长安街游行,声援学生。”董盛坤说。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5-06-03 9: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