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近平访美 清华校友吁“法办江泽民”

清华大学学子、习近平清华校友黄奎(李辰/大纪元)

人气: 9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黄奎,清华大学学子,习近平清华校友,他同时是大纪元在中国大陆的第一批义工记者。9月2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白宫正式会晤的当天,身为工程师的他特地从美国伊利诺州赶来,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在白宫外前和平请愿,呼吁习近平“法办江泽民”。

黄奎个子不高,皮肤有些黝黑,眼神中透着坚定,他以一种令人难以想像的平静向记者回忆了他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和遭受5年监狱酷刑的经历。以下是他的自述:

什么让他走过最艰难的迫害岁月

(迫害)非常残忍,我就觉得自己可能不能活着出去,但是因为法轮功的信仰,信仰“真善忍”,知道自杀都是有罪的,其实是(要)很珍爱生命的,生命的提升对于一个生命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正是这种坚定的信念支撑我走过了最困难的时光,最艰难的时期。

“真、善、忍”就是生命的目的吧。(这是)中国古老文化中最值得修炼的传统,不管佛家也好,道家也好,其它的法门也好,修炼是一个很高尚的名词,而且有一个词叫“返本归真”,就是人通过修炼能够返回到人的先天本性上去,人的先天本性是善良的,都是真诚的,都是能够容忍别人的,能够忍耐的。“真、善、忍”三个字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生活的目标,生命的目的,并且是我要始终坚持的。

清华大学很多高级知识分子修炼法轮功

我是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正在北京清华大学上大四,同学中有炼的,我就跟着炼,就觉得特别好,对身体很好, 我们早晨都早起去炼功,在清华校园的一个小树林里面炼功。

法轮功注重心性的修炼,要求人提升道德,这在世风日下的社会中是非常难得的,像一股清流一样,洗涤着人的心灵。大家都是遇到矛盾向内找,争取做一个好人,而不去跟人家争,所以非常好,吸引了很多学习非常好的学生。

以前(我)光顾着个人学习好,但是修炼法轮功以后知道要替他人着想,因此修炼法轮功之后更能够帮助其他的同学,共同在学习上提高。后来在德育的评估上,班里同学互相打分,我得了第一名。

在清华炼功点的很多学生都是保送上清华的,有学生干部、博士生、硕士生、教授、副教授,还有科技处的处长,有很多高级知识份子炼法轮功。

迫害开始 艰难的上访之路

1999年7月20日,中共就开始非法抓捕法轮功义务联络人,7月21日的时候,北京法轮功学员就去上访了。

当时(信访办的)街上站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也有很多警察。警察抓了一些男性的中年法轮功学员,当街就开始殴打,几十个警察一起打一个男法轮功学员,打完之后就把他扔到公共汽车上。他们派了很多空的大公共汽车来带人,把法轮功学员都使劲拽到车上。当时我的胸部还受伤了,因为当时被武警拽得太厉害了。

我们被送到石景山体育场,后来就被放到太阳下晒,因为北京当时特别热,特别特别热。

后来各地的派出所把我们接走了,接回去以后当晚就放了, 放了以后我们自己再次去了丰台体育场,丰台体育场还关了好多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不报姓名而且拒绝上车,他们出动防暴警察开始殴打那些法轮功学员。防暴警察带着钢盔,拿着盾牌,拿着警棍打人,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弄到一个很小的包围圈中殴打。

有的清华法轮功学员的皮带都被打断了,提着裤子走,有的T恤被打得一条一条的,非常惨,而且直到午夜,这是7月21日发生的事情。

7月25日,清华法轮功学员又去上访,我们还是去西单那边,但是在靠近西单的地方就被警察给拦住了。他们把我们带到北海公园,问我们是哪里来的,我们说是清华,就又被清华派出所接走了,当时大概有十来个(法轮功学员)吧。

10月28日,我们又去天安门,准备站在那里为法轮功说一些公道话。

那天天气骤变,特别明显。(当局)在《人民日报》宣布这个之前,发表了一篇特约评论员文章,说“法轮功是X教”,那是一篇非常坏的文章。

那天北京突然降温,刮大风,警察都穿着厚军大衣。七月份的时候,本来北京不应该那么冷,就那一天它宣布之后突然气温骤变,刮大风而且特别冷。

为了抗议宣布X教,我去天安门了,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

10月28日当天,我还见了西方记者(讲法轮功真相)。这个事情被国安抓住了。当时我出了记者的住所时就被国安直接绑架了,被带到北京郊外的一个秘密地方连夜审讯。

剥夺受教育权利 保送研究生被迫失学

迫害不断地继续。我当时(已经)保送研究生了,读博士研究生,直博(指:硕博连读)。之前九月份本来是研究生注册的时候,但是他们不让我们注册,因为我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就不让我们注册。

这是非法(剥夺我们受教育的权利)。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上课,这样就到2000年。

2000年我又上了几个月的学。2000年4.25一周年的时候,我们去上访。当时我们被抓,到6月份的时候我们坚持炼功,还是在清华校园那个小树林(我们以前炼功的地方)炼功。

6月15日左右,警察就过来了,把我们叫住了,首先把我们稳住,然后他们打电话,因为他们人比较少,后来就叫了两批像地痞一样雇来的人抓打法轮功学员。当时很多清华的师生围观,很多人都觉得要出人命了,因为他们用暴力抓捕。

当时我是被背铐,而且被打倒在地,被带上警车到清华派出所。

在清华派出所,他们打一个女法轮功学员,我就说:“不许打人!”他们过来一个警察,对着我就打了一拳, 把我打倒在地。后来很多学生去校长办公室请愿,说“在校园里非常暴力”,那天半夜的时候,学校把我们释放了。

后来就不让我们上学了,我们干脆就离开学校了,因为国安当时也骚扰,就离开学校,我们流离失所了。

成为大纪元网站中国大陆第一批义工后被非法抓捕

流离失所大约半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就加入了大纪元报社,当时没有报社。我2000年10月份加入大纪元网站,那是中国大陆的第一批义工。

一开始我们在北京,后来转到珠海,后来被抓,2000年12月16日被非法抓捕,抓捕后一下子把我非法监禁了五年。他们所谓的证据是我们在网上发表了500多份关于法轮功的新闻。

当时抓捕了很多人,从珠海就抓捕了10位法轮功学员,在其它城市也抓捕了,总共可能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十多个电棍同时电击 觉得快要死了

在广东省四会监狱,我受到各种各样的酷刑,比如说他们用十多个电棍同时电击,非常痛。而且他们让我跪在其他几百名刑事犯面前,又用十多个电棍同时电击。当时就是全身痉挛,就感到那个热的电流在身体里走,特别痛,没有任何的其他感受,就是痛苦。意识也不很清楚了,激烈的一种挣扎的状态,基本上就觉得快要死了。

(监狱)放妖魔化法轮功的录像,让所有的刑事犯都看,然后我们法轮功学员就绝食抗议这种强迫的仇恨宣传,我们绝食抗议,5天之后它们就罚蹲,罚蹲也是很痛苦,保持蹲的状态整整三天,腿都快蹲断了。

被背铐跪着批斗

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带了脚镣,因为他也跟我一起绝食抗议,我们拒绝做奴工,之后他们就搞批斗会。

所谓的批斗会就跟中国的文革很像了,板报上都是诋毁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东西,还有很多红色的横幅和标语都是骂法轮功的,让其他的犯人都蹲在那里,让我们跪在他们面前,也是手从背后铐着,让我们跪,我们不跪,他们就用大皮鞋踢我们,拿十多个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包括身体的敏感部位,非常痛苦。

奴工产品的秘密

奴工生产,包括各种各样的比如装饰用的塑料胶花, 还有西方装饰圣诞节的彩色灯串、玩具、珍珠项链、高级的针织毛衫、藤桌藤椅和篮子、藤制月饼盒等各种藤制品,各种各样的奴工产品。

令人不可相信的是,我们被迫剪开心果。开心果是一种壳很硬的坚果,不会自然打开,需要人用铁钳把它剪开,看守所的条件非常艰苦,二十来个犯罪嫌疑人被关在要给150平方尺的房子中,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而且奴工也在里面,你可以想像那个条件多脏了。但是我们被迫加工食品,开心果很硬,如果壳剪得非常脆,如果碎掉,那个壳就报废了,必需剪到一定的程度,有的刑事犯为了泄愤,他们就用小便来泡开心果。我到美国之后在廉价商品店,比如沃尔玛、Kmart看到一模一样的我们生产过的奴工产品在美国出售,然后写着“中国制造”,价钱很低,因为它基本上是零成本嘛,所以能够在美国倾销,这完全是违反国际贸易法的。

(他们)表面上肯定不对外说了,西方媒体抓不到证据,就是在中国生产奴工产品,出口到其他国家赚取外汇,中共再用这个外汇迫害它的人民,尤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以说(中共)的一整套系统都是非常邪恶的。

奴工生产每天18个小时

每天18个小时的奴工生产,没有任何休息,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而且劳动任务非常重,不完成就没法睡觉,甚至有的被拳打脚踢,鞭子抽,然后不让睡觉、加班。

有的人只能够睡一两个小时,必须得不断的加班,做手工的胶花、开心果这些手工劳动。(还有其它)种种的迫害:不让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甚至不能见一面,完全把你隔离起来,那种精神的迫害是非常严重的,甚至远远超过对肉体的迫害。

24小时受监控 从上警车的第一秒钟开始摄像跟踪

但是,最邪恶的还是洗脑迫害。洗脑迫害会无所不用其极,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种对人精神的迫害是非常非常残酷的,有很多东西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他们首先营造一个氛围,就是“别人都不炼了,只有你还炼”,把你隔离起来,(可能)不让你和任何人说话,也许会让你和几个犯人说话,但是这些犯人都是用来监控你的,会24小时监控你的言行然后再报告给警察,包括你的一举一动,包括你动了一个什么眼神,做了一个什么动作,都记录下来,没有任何隐私,包括上厕所他们都看着,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精神迫害。

从刚上警车的第一秒钟开始,他们就开始用摄像机跟踪,包括你的一举一动它都全部录下来,录下来之后他们请心理专家分析这个学员,分析心理特征再找心理弱点,然后再进行攻击,这是非常残忍的。

逼迫你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和书,那些东西都是很邪恶的,都是说法轮功学员怎么不好,都是污蔑造谣之词,而且用别的法门的东西,给法轮功学员洗脑。

被剥夺睡眠整整一个月

我被剥夺睡眠整整一个月。不让睡觉,有的地方叫“熬鹰”。

那是2005年3月份,不让睡觉人基本上快要崩溃了,他们就三班倒,24个小时3个警察3班倒,一个警察8个小时,我就是一个人。

他们就找你谈话,晚上找你谈话,让你看录像看书,不让你睡,然后旁边坐着两个刑事犯。

刑事犯白天可以睡,他们是倒班制。我一困,他就捅你,打你,不让我睡,就这么折磨。

因为没有睡眠的补充,所以整个人就像随时都要晕倒一样。但是我还是尽量坚持,因为信仰法轮功“真、善、忍”,我绝对不会认同他们的歪理邪说的那一套,也就是说法轮功的信仰能够支撑我。

他们(几乎)不让我与任何外界的人说话。也许可以跟互监组,跟他们几个人说话,但他们几个人都是严厉监控我的人,就不会说什么好话,诋毁我。

因为(这些监控我的刑事犯)减刑奖励是和我的“表现”挂钩的,这属于中共一贯的“群众斗群众”的手法。刑事犯受压制,为了早点回家、减刑,所以他们也想迫害我。比如说不让睡觉,冬天每隔几分钟就要掀一下我的被子,因为很冷,一掀被子就会冻醒;(其他犯人)就用胳臂肘来压我的膝盖,特别疼,因为(我不转化,“影响”他们减刑)他们很恨我。这是株连制度,让别的犯人来仇恨和迫害法轮功学员。

他们就用这种群众斗群众的办法,非常邪恶,这是其他历史时期和政党都做不出来的事情。

五年冤狱折磨后 通过努力学习拿到美国学生签证

五年之后,他们派两名警察把我送回清华的610(法外组织,专职迫害法轮功)办公室,他们坐火车跟我一起回到北京。那已经是2005年12月了,我所谓的获得自由了,我还是比较幸运的,我2007年办到了护照,然后我努力学习,最后拿到了学生签证,来到美国。

35位清华法轮功学员共同控告江泽民

习近平也是清华毕业的,我也是清华校友。清华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判刑和劳教,最长的有13年徒刑。35位清华法轮功学员共同控告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我们今年7月份寄出诉状,已经被最高法院和检察院接收。

清华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非常严重,有多人甚至失去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比如说:袁江,(他)很早就失去了生命;近期的如柳志梅,柳志梅是清华97级化工系的女生,非常惨,被判了十多年,后来在监狱中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包括性虐待,出狱之前被打毒针,出狱三天之后就疯了,理智失常,她的家庭又非常贫困,山东农村。今年2月份,中国新年之前,她被发现死在一个井里,穿着单衣服。我们都认识她,非常单纯的一个女孩,受尽了人所无法忍受的痛苦。

希望清华校友习近平尽快采取行动“法办江泽民”

希望习近平能够发挥清华“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的老校训,真正为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前途着想,不能忽视中国的人权问题,不能忽视对法轮功长达16年的残酷的迫害,因为法轮功学员都是无辜的。

我们绝对不诉诸暴力,16年来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用和平的方式反迫害,我们只有一个诉求“还法轮功清白,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清白”,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法轮功是一个修炼群体,不是一个政治团体,我们没有政治上的诉求,我们只要求有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

希望习近平能够审时度势,尽快法办江泽民。顺天意,应民心。这次他来到美国,在西雅图,华盛顿,纽约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和平请愿的身影,会看到我们打出的“法办江泽民”的横幅,希望他能把这个信息带回中国,并尽快采取行动。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5-09-27 11: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