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人气: 19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21日讯】马克思讲:“划分阶级的唯一标准是经济标准”。

共产党讲,要搞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我们来仔细分析分析:

一、无产阶级专政是个永远都无法实现的悖论

你都可以专政别人了,还是无产阶级吗?

专政别人,也就是说可以光明正大地拿别人的命。连别人的命都可以拿了,拿别人的钱更容易了,这种人还能是无产阶级吗?

在现实中,当资本家被无产阶级专政的时候,他就会说,您别专政我了,我把钱给您吧。于是无产阶级就变成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就变成无产阶级,正好倒了一个个。对于被专政的资产阶级来说,是很合算的,起码不用死,不用被污辱,不用成为陈毅嘴里说出的“空降兵”,子孙也不会被牵连成为贱民,能破财消灾,何乐而不为?

一旦无产阶级获得了政权,那么他们的经济地位必然跟着政治地位的提升而提高,原来的无产阶级的“人”必然成为有产阶级或者资产阶级,甚至暴发户阶级,已经跑步进入到对立的阶级里去了,原来的无产阶级就有新的“人”进来补充,而被统治的人就成为新的无产阶级的“人”,所以永远都是无产阶级被统治和被压迫。简单而形象地讲,就是改变政权时混乱一阵子,稳定下来之后,发现最底下被统治的人还是无产阶级,阶级没有变,只是换了人。

以中国为例:当中共上台后,原来的地主资本家被剥夺了财产,钱被夺走了,理所当然就变了新的无产阶级,他们在政治上还成为贱民,每有风吹草动就把他们拉出来批一批、斗一斗、玩一玩,做这些政治游戏,子孙都得继续这种贱役,他们就是最新的无产阶级,比仅仅在财产上的无产阶级更加惨烈万倍。所以无论如何折腾,无产阶级永远被压迫。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专政是个永远都无法实现的悖论。

农夫为了让驴子拉磨,在驴的前面吊一棵驴最爱吃的菜,驴以为菜在前面,就一直往前走,结果菜与驴总是保持一定距离,驴脑子笨,它理解不了,所以一直拉着碾子往前走,拉得很有劲,吃不上菜却把米磨了。

在现实中,马克思信徒是那个驴,“无产阶级专政”、“共产主义”、“美好生活”是那个驴子眼前的菜,马克思就是那个在旁边奸笑的农夫。碾子前面是高楼林立、风光秀丽、熙熙攘攘,碾子后面是血流成河、哀鸿遍野,磨上写着“毁灭世界”。应该把它画成一幅漫画,更形像地表达共产主义给人类的是什么?

现在中国的无产阶级——乞丐盲流三无人员,经常被无故抓起来关进收容所,大学生孙志刚仅仅因怀疑是无产阶级而被关起来打死,可见还不知道已经打死了多少无产阶级,只是不是大学生而不知道而已。外国人经常组团来中国接受器官移植,肯定不是从猪身上打主意,是否与中国的无产阶级群体巨大有关呢?你自己猜吧。这说明中国的无产阶级根本就没有坐上统治阶级的位置,他们的地位还赶不上奴隶,也未必赶得上猪。

可以肯定地说:世界上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永远都不会有!

凡是坐在掌权者位置的人,都不是无产阶级,因为坐在那个位置上,有了特权之后,捞钱就是举手之劳,甚至不用举手,钱主动往你手里钻,权约等于钱。没有高效监督机制,清廉是暂时的、个别的,腐败是长久的、普遍的。我们辛辛苦苦花许多钱才能得到的东西,当权者不用付出就能得到,这也是贪腐。对于独裁者来说,最有钱的银行家都是他的家奴,可以随时要了他们的命,独裁都还能是无产阶级?

看看现在社会主义的中国、越南、古巴与朝鲜,哪个当官的、坐在统治阶级位置上的统治者属于无产阶级?金正恩是无产阶级吗?卡斯楚是无产阶级吗?毛贼东江贼民是无产阶级吗?还是史达林是无产阶级?我不相信他们是无产阶级,信不信随你,反正我不信。

徐才厚贪16亿,换成100元钞票是18吨多。周永康及其原部下贪数千亿。

周永康的儿子周滨,以2千万元在内蒙古四子王旗买矿山,因难以开采而悔约,当地政府以矿山已增值为由,向周滨支付了4亿元“赔款”。

曾庆红儿子曾伟花7,000万人民币,买下了738.05亿元的鲁能企业。这738.05亿是什么概念:如果换成一百元的大票,重达849吨,一张张接起来,可围绕地球2.86圈,请一个银行职员来数,得用34年零8天。在媒体曝光之后,国务院国资委否决了该交易,鲁能主管单位以高价收回鲁能,曾衙内在这次失败的投资中,赚了45.52亿(注1)。

徐才厚、周永康、周滨、曾伟,他们是无产阶级吗?马克思讲:“划分阶级的唯一标准是经济标准”,这些当权者及衙内,他们圈钱和圈豆腐一样容易,他们绝对不可能是无产阶级!

由此可证:

统治阶级绝对不是无产阶级!

世界上永远不会存在无产阶级专政!

在这里向中共提出一个治贪的方法:贪官被判刑后,让他在监狱数他贪的钱,不数完不给睡觉。这个消息一放出来,贪官会绝迹。

二、专政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罪恶的东西

一九二五年,梁启超说:“我根本不相信专制政治可以叫做良政治,尤其不相信无产阶级专制可视为得到良政治的一种手段。专制总是政治上最大罪恶,无论专制者为君主,为贵族,为僧侣,为资产阶级,为无产阶级,为少数,为多数。我相信“专欲难成”这句格言。我相信无论政治上、社会上、经济上种种问题,国内总不免有一部分人和他部分人利害冲突。冲突的结果,当然不免抗争,抗争的结果,总要双方有觉悟,裁制自已利益的一部分,承认对方利益的一部分,以交让互助的精神而得较圆满的解决。二次、三次抗争,亦复如是。如是递迭交争交让之结果,自由幸福的质和量都随而加增。尤其是经济事项,非在“两利俱存”的条件之下,万无健全发展之望。若一方面得势便将别方面尽量地摧残压抑,其势只能循环报复,陷国家于长期的扰乱。尤其是言论、集会、出版、罢工各种自由,若全被禁压──像苏俄现政府所行为,我以为只能令国民良心麻痹,精神萎瘁,能力减杀,不能不认为是绝对的恶政治。”(注2)。

前辈高人把专政讲得如此透彻,几十年后的今天、亲身经历过专政荼毒的许多人为什么到现在还看不透?邪门了!

三、分田到户是欺骗且反动的

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根本原则,分田分地是搞私有制,是违背公有制原则的。从这可以看出,当年中共把地主的土地分给农民就是欺骗,因为共产党始终要搞公有制,最终必然又从农民手中夺走土地。当时土地在地主和农民手中,如果共产党直接没收土地搞公有制,会受到巨大的反抗,共产党就采取“迂回战术——分土地”,多数农民很高兴,其实是上当受骗,实际被中共出卖了,最终中共还把土地夺回。谁相信共产党,谁就会被它出卖。

土地越来越集中是经济规律,搞“土改”首先是违背了经济规律的。

大家知道,机器发明了以后,工作效率提高了,个人能耕种的土地越来越多,剩余的劳动力就往城市里走,于是土地越来越集中,且由少数人来耕种。外国所谓“圈地运动”就是这么回事。中国现在的城市化也是这样的,这是正常的经济发展规律。而“土改”是把土地分开分小,不利于高效率耕种,其实是违背了经济规律,违反经济规律就是违背了社会的发展方向,就是反革命行为,就是反动的。可见共产党在中国搞的“土改”是反动反革命行为。

土地就是金钱,是人家世世辈辈攒积下来的,分他们的土地那不就是抢劫吗?共产党以金钱土地来划线,把有钱人划成一个特殊的人群,对他们进行谋财害命。对地主斗争和镇压,是共产党为了一已之私——政权,对自己民族的同胞进行迫害和杀戮,这是群体灭绝罪,是反民族罪,是反人类罪。

四、人民民主专政是妖政

“专”就是“独”,专政就是独裁。政右边的“攵”在篆书中是右手高举着棒子或者锤子,表示暴力、敲打、进攻。专政是具有暴力性质的独裁,专政是独裁政体中最血腥最暴力的那种。

大家知道,民主与独裁是对立、排斥的,是水火不容的,是不可能同时存在在一个体中的。比如南与北,南就是南,北就是北,这是两个相互对立、相互排斥的方向,一个方位不可能同时具有南与北两个方向。又比如男与女是不同的性别,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不可能同时又是男人又是女人。如果一个人,同时又是男人又是女人,那么这个人就是人妖。人民民主专政又说是民主又是独裁,所以说“人民民主专政是妖政”。

最坏的理论是把别人教坏的理论,而教坏别人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是:告诉他世界上都是坏人,所以你尽管去行恶事做坏人。马克思理论就是这么做的,先告诉世界说:“民主社会是‘资产阶级专政’的社会、‘国家是阶级压迫阶级的暴力机器’,所以要无产阶级搞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实行‘对资产阶级进行专政’的政权”。上面已经分析过了,专政就是罪恶的政治,马克思污蔑别人是恶政,从而诱导他的信徒搞专政、行恶政。相信马克思的人,好人都会魔变妖变。由此可见,马克思理论是把人教坏、把人妖魔化的理论——妖论。

人都有佛性和魔性,任何教育、宣传、政策和制度,应该放大人的佛性并且压制人的魔性,也就是惩恶扬善,如果反过来使好人变坏,那么就是一个罪恶的东西,马克思最大的罪恶就是扼杀了人的佛性,扩张了人的魔性。

专政就是独裁,共产党对独裁的弊端了解非常清楚,如中共早年办的《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就批评当时的政治说:“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共产党上台后,却一心一意搞独裁。所以共产党的问题不是水准问题,而是良心问题——共产党心黑了。

五、最无耻最血腥的口号——“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共产党认为“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

最奇怪的是,共产党一直说“它是先进阶级、代表人民、理论自信”之类,哪为什么它不等待人民的选票,偏偏要选择“枪杆子”这种最无耻、最血腥、最暴力、最不公平的方式呢?无论无产阶级先进也罢、它代表人民也罢,人民承认,把选票给它,它不就上台了吗?象民进党的陈水扁,为什么非得用牺牲那么多人,不惜把国家民族推向深渊的“枪杆子——战争”这种方式呢?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土匪逻辑,就是谁有枪谁就当政,这与“得民心”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得民心”而“得枪”就能抢到政权,比土匪所说的“有枪就是草头王”更加不要脸。这种上台方式最无耻、最血腥、最暴力、最不公平的!

中华民国是民主社会、要实现三民主义,从军政、训政走向宪政。共产党攻击说“训政不民主”。其实,训政就是县长级及以下的政府首长全部民选。共产党当政几十年,民主程度都没有达到国民党的“训政”水准,离“宪政”更是遥不可及。民主社会是每四年推翻一次政权,选出新的政权。共产党几十年如一日,屁股生虫了,也不肯动一动,共产党最独裁。

1948年中华民国总统竞选,蒋介石推举富有民主精神的胡适竞选总统,自己愿任行政院长,“负责辅佐”,由于国民党党内坚决反对而作罢,蒋为不能让党外人士担任总统深感忧虑。李宗仁为竞选副总统而与党闹翻,最后还是如愿以偿。这就是民主政治,任何人任何组织都可以参选,有本事就选吧,为什么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呢?这不是很无耻吗?选票里面出政权不就行了?

用阎锡山的话说,中共不是政党,是乱党,政党是通过选票来获得政权的,乱党是通过暴乱来获得政权的。中共为了这个政权,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陈水扁获得政权靠选票,中共获得政权靠暴力,中共不如陈水扁!

纳粹党上台靠选票,中共上台靠枪杆子,中共比纳粹更血腥、更无耻。

“枪杆子里出政权”是一个最无耻、最血腥的口号。

六、毛的红朝最不公

共产党说社会主义优越。

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根本原则,朝鲜和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现在的中国大陆是修正主义。

有的笨青还在歌颂毛的红朝,说社会公平,没有贪污。睁开眼看看吧!

毛的红朝表面上贪污少,是因为没钱可贪。毛的红朝特权却是最利害的,走后门就是当时留下的祸害,一直遗留到现在。搞特权就是贪污,毛的红朝是制度性贪污。如果你是高干子弟,上大学入工厂进军校,易如反掌,这不就是贪污吗?这是用钱都买不来的好处啊!现在的太子党掌握国家的经济命脉,就是当时的制度遗祸;如果你是平民子女,付出超乎想像的贡献,也能沾到一点边,但还是比干部子弟低人一等;如果你是黑五类贱民,趁早死了“上大学入工厂进军校”这条心,有这种想法都可能招来杀身之祸。仅一个农村户口,就让你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世世代代当农奴,农民有罪吗?非得这样整?中国农民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弱势群体,就是当时的户籍制度造成的祸根。这就是剥削,这就是不公!

1968年5月14日,辽宁省革命委员会成立,军校毕业刚二年的毛泽东侄子毛远新担任革委会副主任,不久,他又担任沈阳军区政委、政治部副主任。他何德何能担此大任?这样的社会公平吗?

毛的衣服破了,专人专机送往上海找锦江饭店高级师傅给补,只按北京市价计手工费,专人专机费用计入中央办公厅办公费。毛泽东爱吃武昌鱼,钱塘江鱼、太湖鱼,于是便用飞机运。毛外出时有三套旅行工具待命:火车、飞机、轮船。他一旦上天,全中国所有的飞机都得落地。专列说开就开,其他火车全部让道,铁路运输也跟着被打乱(注7)。毛泽东等人喜欢雪茄,就从四川什坊烟厂把一批人迁往北京,专门为他们制造特供雪茄(注8)。……这不就是贪污吗?

副总理谭震林的老婆用公务飞机专程给自己拉活鸡,这不就是贪污吗?鸡在机场跑散还威胁飞行安全,平民百姓看一眼飞机可能就被当成间谍治罪。叶剑英是公子哥儿,风花雪月不断,换老婆太多。这个比高岗还不像话,高岗是不合法玩女人,是纯道德问题,而叶剑英是合法玩女人,把道德问题遮盖起来了。叶剑英离婚了多少次,他自己都记不清(注9)。还不是制度造成的,毛粉们你有本事换几个老婆?

治保主任一句话能杀不少人。连资讯都按级别享受,《新华社内参》得省级干部才有权看。这种社会怎么会公平?

你如果是黑五类,连奴隶都不如。奴隶社会里,奴隶只要不造反,他们的生命很安全。在红毛朝,黑五类不造反生命也不安全,多少黑五类无辜被整死、被随便虐杀,子孙都难以逃脱这种噩运。在红毛朝,普通人也是奴隶,我们无言论自由(华人比狗不得言论)、无来往自由(路条、乞丐证明)、无信仰自由、无资讯自由、无结婚自由、无生育自由(华人比猪不得生子,所谓计划生育就是用“两户绝一户”的方法灭绝中国人,没有任何奴隶主会这么做!)….无各种自由。最重要的是人们失去了私产权,这一条最紧要,失去了私有财产,人们就失去生存权,共党收起你的饭碗,你就被活活饿死。这就是正统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也叫公平?

中国很早就称中国,对外称中国,对内称朝廷。中国人的法统,像篝火一样代代承传。从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三皇五帝、尧舜、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一路承传而来,大清禅让于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不但继承了中国的法统,还继承和保护了中华文化,所以,中华民国才是包括大陆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唯一的合法政权。如果有传国玉玺,一定在中华民国手里。

中共既不能从大清朝承接法统,又不能从中华民国抢得法统,中共还毁灭中华文化,毛的红朝不能称“中华”;共和国就是民主国,毛的红朝没有民主所以也不能称“共和”;世界上只有奴隶才是“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迁徙自由、信仰自由、资讯自由、生子自由、财产自由……”的,毛的红朝只有奴隶没有人民,毛的红朝应该叫“大陆苏维埃奴隶国”,这样的国号才能表现它的实质,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僭越,是欺骗!

毛的红朝,人都不大从事劳动、不大从事经济建设,而是在相互斗争(伤害)中浪费时间,他当政的二十七年间,城市几乎不建房子,都在啃国民党留下的根基,城市也没有新办工厂,解决不了城市就业,就骗青年上山下乡,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辈子扎根农村”。毛的红朝与现在的朝鲜类似,不大力生产,只得靠盘剥百姓,物资极其匮乏,布票粮票油票手纸票应有尽有,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毛的遗祸一直流传到现在,毛粉们还歌颂这带血的红朝,毛粉们不是眼睛瞎了,就是良心瞎了。建议对青年毛粉,实行“上山下乡”、“一辈子扎根农村”的政策,让他们领略毛时代的荒谬;或者把毛粉直接送朝鲜,让他们亲身体味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的朝鲜,百姓被饿得很惨,他们的当兵高度是1.43米,而同族同种民主社会的韩国,当兵高度是1.61米。因为有中国和世界的援助,朝鲜百姓不致于被饿绝种;中国人口多,没有人能救得了我们,如果不是1979年搞经济改革部分否定马克思的经济政策,我们将比朝鲜还比惨。喊社会主义先进的人,应该送去朝鲜体验体验。

直到今天,中国的社会也不公平。太子党霸占了国家的经济命脉、霸占国家的政权高位。高官与太子党,横冲直撞如入无从之地。李刚儿子在大学里开车撞死人,口出狂言“有本事你告去,我爸是李刚!”现在有四大名爹:“李刚、王军卢俊卿、李双江”。毛粉们,你爹是哪位?

七、抛弃马克思,世界才会有未来

1991年苏共包括国防部长内务部长(KGB)在内的八名大头目政变失败后,苏共总书记戈巴契夫及其助手莫斯科市委书记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向全世界宣布:“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绝伦的邪说经过俄罗斯七十多年的试验,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彻底失败了,并用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谬论邪说”。

2014年5月,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在渥太华建造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筹备晚会中表示:“历史清楚地告诉我们,承诺乌托邦的政治意识形态都走向反面,导致的是人间地狱。”“共产主义是最致命的思想瘟疫。”

哈珀说:“邪恶的形式多种多样,但是不管它自称纳粹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或恐怖主义,都有一个共同点:破坏、终结着人类的自由。”他表示,共产主义的有毒意识形态和暴虐行为蔓延到世界各地,其结果是不折不扣的灾难。

百多年来,人类的实践充分证明,马克思主义是谬论,它所到之处,血流成河、饿殍遍野、文明毁灭、天怒人怨。共产主义夺走1亿人的生命,仅中国就有数千万受难者。不远的将来,人类将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清算。

实践证明,只要放弃马克思主义,社会就能得到发展进步。中国自1979年开始改革后,经济为什么得到快速发展,就因为在经济方面部分放弃了马克思主义主张的计划经济公有制,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反对的市场经济和私有制。今天,中国社会存在着日益严重的特权腐败、贫富极化和民众不满等严重问题。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导致出来无产阶级专政即共产党专政在体制中做怪。如果在政治领域再抛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废除一党特权制,中国将建立起民主法治,实现公平正义,走向持久的安康和谐大道。

今天,中国社会缺乏起码的公平正义,存在着日益严重的特权腐败、贫富极化和民众的不满等严重问题。如果不从政治体制中抛弃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等理论学说,不从宪法中解决马克思主义的地位问题,这些问题是不能得到解决的。

俄罗斯人民放弃了马列主义,现在已经走到人类的正轨上了,他们的经济非常正常。中共对俄罗斯的种种描述,都是歪曲。

俄罗斯人的福利非常好,医疗全部免费,教育费全免,学校还补贴一餐饭,水费全免(俄罗斯人不知水表为何物),电费非常便宜(每度大约相当于零点几分人民币),天然气很多地方都全免,冬天的暖气基本也相当于不收费。每个俄罗斯人,只要成年而且有正式工作,都由政府分配一套度假别墅,可以终身享,死后由政府收回。

俄罗斯政府鼓励生育,政府一律抚养小孩,小孩从幼稚园到大学一律免费。俄罗斯人还可以在市郊拥有15亩农田,政府免费翻耕,收获归自己,任何小商小贩从来都不知道政府会来收费或者没收。他们过着悠闲的生活,没有什么生活压力(注10)。

有人说,因为俄罗斯人口少才有这么好的经济。这是耍赖,当年的苏联,人口与现在的俄罗斯差不多,苏联为什么会经济崩溃?经济不是差是崩溃,在事实面前,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呢?当年苏联是因为经济崩溃,才导致解体的啊,没想到崩溃后才这么几年,俄罗斯社会就这么美好了,还是民主社会好吧!可以想像一下,如果苏联不解体,苏联的经济会达到现在俄罗斯的水准吗?俄罗斯没有走向民主,会有今天吗?

比一下现在的中国与俄罗斯,俄罗斯所免费的居住权、健康权和受教育权是我们最大的负担,我们难道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上世纪九十年代,许多国家抛弃了社会主义,这些国家的人民都生活在幸福的阳光下!这不足以告诉我们什么了吗?

中国的国家很特殊,国家大,人口众多,这在经济上是最大的优势,再加上中国人非常勤奋又非常聪明,如果我们是民主社会,在经济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与我们相比,在科学上也会为世界贡献巨大,我们的儒佛道文化将使全世界人民受益。

马克思的斗争哲学,是人类暴力血腥的根源,是人类走向毁灭的动力。

马克思是黑色桎梏,哪个国家坚持它,哪里的人民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哪个国家抛弃它,人民就过着幸福生活。中国的优势比俄罗斯更大,中国人民如果抛弃马克思,各方面将比俄罗斯好。

只有抛弃马克思主义,社会才能前进!只有抛弃马克思主义,社会才能实现公平与正义!只有抛弃马克思主义,我们的民族才有未来!只有抛弃马克思主义,世界才有未来!

中共之国,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传承中华文化才能称中华,中共是毁灭中华文化的,所以中共之国的“中华”是假的,它继承苏联,所以应该称“苏维埃”。“人民”:大陆现在有人民吗?世界上有“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信仰自由生子自由财产自由……”的人民吗?大陆只有奴隶和奴隶主,所谓人民可能连奴隶都不如,你见过奴隶主给奴隶吃毒牛奶吗?所以“人民”也是假的。“共和”:“共和”就是人民当家作主,那更不用说了,大陆“共和”不存在。中共之国,它既不是“中华”的,也不是“人民”的,还没有“共和”,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假的、是欺骗,所以是伪中国,它应该叫马列伪中国,它的正确名称是“大陆苏维埃奴隶国”。它搞的“计划生育”,实际上是用“两户绝一户”的方法灭绝中华民族。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6-10-22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