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钟南山痛陈大陆医疗体制:投入不及阿富汗

人气: 43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中共“两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批评大陆医疗投入比率远远低于国际水平,甚至低于阿富汗、巴基斯坦。他认为,公立医院的改革正走向死胡同。这是继贵州大学校长在“两会”上痛批政府只顾敛财不投资教育之后,大陆医疗界权威人士再次炮轰中共漠视民生问题。

大陆医疗投入占GDP比率低于阿富汗巴基斯坦

中共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两会”期间表示,中国公立医院的改革正走向死胡同,医务人员利益受损,集体沉默已从医改的主力军,被迫成为“阻力军”。

近日,钟南山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呼吁,由政府掏腰包为公立医院医护人员提供合理的薪酬。他建议国家财政在医疗卫生的投入由目前占GDP的5.5%增加到6.5%。“由政府负责全部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的收入,约需要增加GDP的1%,这个投入是合理的。”

钟南山透露,中国医疗投入比率远远低于国际水平,甚至低于阿富汗、巴基斯坦。正是由于过去多年财政投入不足,中国医院靠市场化运营,逐利性明显,导致以药养医,大医院人满为患,加剧医患矛盾。

他无奈地说,“中国的院长们碰在一起,考虑的是医院的收入问题,而国外的院长碰到一起谈论的是开展了什么新技术,取得了什么成就。”

钟南山强调,医改的核心是让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从政府那里拿钱来,表面上看起来是大锅饭,但实际上解除了以药补医,分解收费,不必要的检查、药物等等,这些不合理收费都是有意无意来自这个引导。”

他说,由于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主要取决于所开出的药物或检查项目的多少,而儿科医生开药少、检查手段少、工作量与压力大,因此人才流失最为突出。

钟南山进一步阐明,真正的公立医院并非一些人所认为的,仅仅为解决弱势群体、贫困人口的基本医疗需求。公立大医院还需要解决疑难杂症,也要做科研,引领国家医学的发展,培养基层医护人员,而这些都不应与收入挂钩,需要政府的投入。

他质问,“如果中国的公立医院一心想着挣钱,中国的医学事业还怎么发展?”

中共医疗投入不足为医德沉沦创造了土壤

2015年3月,钟南山在出席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论坛时,对于目前大医院医改,以及目前医疗体系内的强干(大医院)弱枝(县级、基层医院)现象表示不满。

《南方都市报》报导,在此次论坛上,钟南山批公立医院像超市,院长互相攀比营业额。钟南山认为,看病难的问题没解决,根本在于医疗改革没有改变公立医院不合理创收,医院像商业连锁一样扩大医院规模。

他认为,现有大医院基本是国有民营制医院,市场导向的,这条路线为医德沉沦创造了土壤,很多人会追求收入。

2014年中共两会期间,钟南山就大陆日益严重的医患纠纷问题提出看法,认为症结在于现行的医疗体制,这个体制将市场化的经济效益作为追求的目标,导致了医疗机构公益性定位的缺失,对生命价值的漠视,也无法公正地体现医生的劳动价值,将医生逼上一条靠卖药维生的道路。

钟南山对中共现行的医疗体制批评称,医改这么多年,看病贵看病难、医患关系、医护人员积极性等问题基本没有解决,“这绝对不是一般的问题,是体制上的问题”。

他说,国际上的医生靠技术吃饭,国内医生靠卖药、使用设备等为生。医生总收入中,财政支持不到1/4,公益性没有很好体现,难以做到医药分家。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加强投入。从2005年到2012年,中国大陆财政对健康事业的投入虽然有所改善,但明显低于国际一般水平。

“只敛财不支出” 三公消费“吃掉”民生

在今年中共两会期间,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谈到教育问题时对媒体表示,目前中西部13个省竟然没有一所中央直属大学,尤其是贫困地区,现在有的连课桌椅都没有。国有四大银行、两大石油巨头、工商总局、税务总局,哪一家不在贵州建分支机构?不能说要钱的、分钱的政府就管,涉及教育这个责任可不能下放啊?……

2006年3月12日,《中国青年报》引用时任中共政协委员刘光复的话说:“每年各级政府官员公车私用费用、公款吃喝、公费出国三笔款项加起来,三公消费就已近9,000亿元(人民币,下同)。有电视媒体报导的数据更高,前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主持的电视节目《天天看》第十期透露,2012年中国三公消费高达3.9万亿元。”

中共财政部公开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年的公共财政收入117,210亿元。其中,财政收入中的税收收入达100,601亿元,占财政总收入的85.8%。三公消费是政府财政开支的一部分,这些支出全部用的是纳税人的钱。庞大的三公消费数额,挤占了教育、卫生、医疗、社会保障等民生支出。#

责任编辑:蔡致信

评论
2016-03-17 6: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