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江天勇律师:最可怕的酷刑是什么

江天勇律师资料照。(大纪元)
人气: 59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7日讯】江天勇,河南罗县人,北京执业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件维权行动,也因此在中国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还曾亲身遭遇酷刑折磨。中共最可怕的酷刑是什么?2016年春对江天勇律师的采访谈到这部分内容,以下是访谈实录。

记者:您在中国的一个中学做语文老师将近十年,您有什么感受?

江:中国学校的课本就是洗脑啊,语文、历史都是,选的课文都要表现共产党那套东西,里边很多东西是骗人的,比如什么周总理的睡衣呀,十里长安送总理啊,都认为周总理是个完人,但实际周恩来不是什么完人;还有抗美援朝,历史书上写什么美帝国主义发动侵朝战争,目的是以朝鲜为跳板最后侵略中国,我后来才知道抗美援朝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们都给蒙了!

初中的《青少年修养》《社会发展简史》《法律常识》,高一的《共产主义人生观》,高二的《经济常识》,高三的《政治常识》,这一系列课本就是撒谎。《社会发展简史》一定强调共产党的领导是正确的,最后实现共产主义怎么怎么样的,纯属胡扯;甚至数学、物理、化学,都要在教学过程中,对学生进行思想品德及政治教育,比如数学题里说文革生产枪炮多少多少,它灌输这些东西!

唉,教学时我跟学生说两套,一套按照教材说,一套我也告诉孩子我认为正确的东西、我的质疑,最后我要告诉孩子,考试不能这么写,这么写是没分的,考试时什么答案会得分……

无论在学校还是单位,洗脑啊,它不知不觉的,防你都防不过来。有中共就有洗脑,它最讲政治工作,从上到下,甚至到街道,从政委到指导员都是洗脑的。从文革的学习班,后来我小时候参加的那个文化室,看着是提供一个场地,放几本书,组织各种活动,其实就是洗脑,它说什么是坏的,什么就是坏的,它说什么是好的,就是好的,它树立它的榜样,说打倒谁,一下子就打倒……

我经常说让自己眼睛睁大点,头脑清醒点,别被它骗了,但还是被骗了,比如南联盟危机,大使馆被砸,周围人都上街,我也热血沸腾,虽然我没上街,但也热血沸腾,觉得美国怎么怎么的。一个人不和外界接触,只接收一种信息,你很难不受它洗脑!

我以前爱看所有报纸的国际版面,《参考消息》、《世界军事》,还爱看《环球时报》!看后热血沸腾啊,国家怎么发展了,我们能做飞机了、结束了什么什么历史了,我爱国嘛!

中学教书实在没意思,很早我就对民主自由感兴趣,而律师这个行业与人的权利、民主自由现政关系最近,所以后来就我就当了律师。

记者:您既然是一个非常爱国的人,为什么政府经常会说您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江:我们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爱国,要关心政治,要有社会责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爱国,你真正的维护法制,你真正为国家好,在它眼里就是对它最大的威胁了。当你真正爱这个国家你可能就会犯罪了,它所谓的煽动颠覆,不是颠覆国家政权,是颠覆共产党的统治。

早期我做案件,和国保“喝茶”,我竭力让他明白我是为了国家法制建设,是做好事,真不是为了名为了利,结果我错了,它打击的就是做好事的,他怕的就是你这种不为名利、有社会责任感的!你不求为名利,对他最麻烦了,不好收买。如果你不是为钱去做案子,在它看来就是专门要跟它做对的,更危险,它喜欢你是为钱去做事。它建这国家不是为这个国家,不是为了人民,它是为自己的利益。

我是基督徒,我知道它背后是个邪灵,它来就是要毁的,毁掉你善良,因为它就是邪的,因为它就是做坏事来的。

记者:2011年您在被关押期间,曾经被虐待体罚,而且还被逼迫每天唱红歌?

江:唱红歌,那也是酷刑,整个就是洗脑。那次他们惩戒我不是目的,他们的目的是要改变我的观念,要给我洗脑。

2011年那次,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被关在什么地方,一个很小屋子,窗户和门是关得严严实实的,窗帘,不让你知道白天黑夜,不知道时间……所有带字的东西都弄走,没有一片纸,没有一个文字,完全隔断信息,禁止聊天,完全没有语言……出来后我发现这种精神摧残对我伤害很大的,我的记忆严重衰退,健忘,我连用了很多年推特的密码、skype的密码都忘了……早晨6点起床洗漱……然后唱红歌,我说我不会唱,那就背!背歌词!我说不会背,那你必须大声读!读红歌词!《走向新时代》《党啊亲爱的妈妈》,还有《五星红旗》,很恶心的!天天早晨你必须把歌词读一遍,大声读!……必须的!……面壁,长期保持固定姿势……膝盖顶着墙……腰断了一样……坐地上……只能两个姿势,腿伸直脚顶着墙,腿贴着地伸直90度以上……坐不住啊……再一种方式,蜷著腿,坐不住……坐不住我就抱着腿……每天都坐,叫反思……

提审,拳打脚踢……咣!他们说,“我们可以依法办事也能违法办事,因为有权违法办事……”有一次,我问打手:“你是人,我也是人,你为什么要做这些非人的事?”他愣了几秒,又过来一拳,拳头面比我脸还大,他说:“你不是人!”我就站起来,眼睛看着他;他又打,我又站起来,打得我满嘴的泡……夜审,剥夺睡眠,有五天没合过眼……作为基督徒,一路走来,很多事还是感觉确实是与神同在的……

殴打辱骂,这都不是最难受,最难受的是不得不接受洗脑的过程,它强迫你把黑的说成白的,真的让人崩溃!你认为是白的,它最后一定要让你自己讲是黑的,你光简单承认是黑的不行,你必须深挖思想根源,你必须把它为什么是黑的、为什么不是白的逻辑说出来,不能用中性词汇,必须用它们的词,它强迫你接受它的观念,逼你改变对一件事情的想法,那过程就快把你逼疯了。他说说说说,说个不停,我不听,我就看着他的嘴动,看着墙,我那时理解为什么审讯时人会想跳楼想自杀了。我看看周围,窗户封得死死的,我忍着,我不能疯,疯不疯我都不能跳楼,不能跳起来打他,谁能保证自己一个小时后不突然跳起来打他?保证自己不会突然跳楼或者撞墙?那时我理解了,怪不得有些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不长时间人就会残了、疯了。完全不把他们当人。我这还好一点,他们还害怕我自杀,但不知道接下来的每分钟我会怎么样,不知自己能抗到啥时候,会不会疯掉……打呀辱骂呀,都不是最难受的……

记者:您调查代理过一些暴力计生的案例?

江:我很早就认为计划生育有其必要性,我曾经认为中国人多了就是不好整,因为我是被它洗脑了!后来才发现我完全被它忽悠了,中国根本就不是人多的问题。

在外国,计划生育指家庭计划,夫妻俩计划生孩子的时间间隔,但我们用这个词完全是国家、政府的强制行为,不是人自己的选择。中国人连自己生孩子都决定不了,中国人结婚得有结婚证,怀孕得有准孕证,生孩子得有准生证,孩子办不了户口,道道关卡控制你,魔鬼撒旦控制。第一个,通过这种办法控制人,让你始终摆脱不了公共权力对你生活方面的影响,第二就是当局通过这种办法捞钱。山东到处都有法制教育基地,见人就抓,抓一个进去一晚上就100元,在里面学习计划生育怎么怎么好,抓人做计生,就跟抓牲口一样,惨无人道啊,后来我发现魔鬼并不是直接让你干坏事。人是神造的,内心还是有来自神的最基本的良善,因此直接干坏事人还是抵触,心里还是不安的。魔鬼撒旦引诱人干什么是通过利益,用利益收买人做计划生育,连医生都参与作恶啊。有一个女子,孩子第二天就要出生了,就把她抓住啦,弄过去,直接用长长的针,从下面对着孩子打针,把孩子弄死,再弄出来,很残忍。现在让你生二胎,也不是你自己的计划,他让你不能生你就不能生,他说让你生你才能生,也还是国家控制。

人权律师江天勇。(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提供)

附:江天勇律师近年被迫害的经历

2009年7月律师证被北京司法局注销后一直未获发还。

2011年2月19日,中国“茉莉花事件”中,被警察带走后失踪二个月,被秘密关押,饱受严刑拷打、威胁、羞辱及洗脑迫害。

2012年5月,因为参与陈光诚的维权事件,持续受到国保监控,被打致左耳失聪,后被软禁在家。

2013年5月13日,江天勇和六位律师到四川资阳市“围观”资阳法制教育中心——二娥湖洗脑中心,他被数名身份不明的人殴打倒地,小腿被石头砸伤。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前往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公民,后在宾馆里被绑架,然后被塞在车子的后备箱带到建三江公安局大兴分局,遭受严重刑讯逼供,包括暴力殴打、铁链子吊铐,4月22日,江天勇被释放,天津医院检查的诊断显示,八根肋骨骨折。#

(未完待续)

采访整理:李慧,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6-07-12 4: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