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媒体穷追间谍门 党魁要杨健自己说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辛鸿综合报导)在上周新总理和部长宣誓就职以及内阁组阁等大事尘埃落定之后,新西兰主流媒体本周再次把注意力转回到因大选耽搁的国家党议员杨健间谍门话题上来。

其中最抢眼的是在本周二, 国家党党魁比尔.英格利许(Bill English)在新西兰国家电台记者的反复追问下表示,杨健在中国被争议的间谍背景,要他自己去说清楚。

英格利许: 那是(杨健)自己的问题

本周一伊始,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新西兰先驱报》( NZ Herald)以两个整版篇幅发表一篇深度报导, 题目是“关于我们间谍教练议员的三个尚未回答的问题”(Three unanswered questions about our spy-trainer MP)。随后在周二 , 该报在报纸和网站同时发表编辑评论文章——“阿丹(总理)应该停止对杨健事情的沉默”(Ardern should end silence on Yang situation)。当日一大早,其网站上还发表 了“英格利许说不出杨健为何从(外交和国防安全)委员会中被排除” (English: Can’t say why MP Jian Yang removed from committee)。

当地主流媒体《新西兰先驱报》本周就杨健事件发表长篇深度报导和编辑评论文章。(易凡/大纪元)
当地主流媒体《新西兰先驱报》本周就杨健事件发表长篇深度报导和编辑评论文章。(易凡/大纪元)

国家党党魁即前总理比尔.英格利许(Bill English)接受国家电台著名政治记者戈扬. 艾斯班纳(Guyon Espiner)采访时表示,他对杨健作为国会议员的表现感到满意, 但记者多次要求他就杨健在中国15年的间谍机构的工作经历和是否培训过间谍的职业表态时,英格利许媒体表示这事要“(杨健)自己去说清,我不会说他是否做过”。(That’s a matter for him to discuss, I’m not going to say whether he did or didn’t.”) 在长达8分钟的采访中记者又多次追问, 杨健是否因为受到国家安全机构调查而被从外交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排除出去时,英格利许再次重复“那是他自己的事”。(That’s a matter for him to discuss.)

杨健回避媒体采访

一个月来,杨健对多家媒体的采访要求和提出的问题,要么不回应要么拒绝回答。但从中文网站的信息搜索中,杨健近期依然在中共领馆或者华人联合会组织的活动中露面。

在周二国家电台的傍晚时段节目中,资深时事节目主持人约翰·坎贝尔(John Campbell)以“国家党议员杨健是谁,杨健在哪儿” (Who is National MP Jian Yang? And where is he?)为题, 细数了他在过去六个星期中如何多次联系杨健议员而无果。

新西兰著名时事节目主持人约翰·坎贝尔(John Campbell)细数了他在过去6周如何多次联系杨健议员而无果。(视频截图)
新西兰著名时事节目主持人约翰·坎贝尔(John Campbell)细数了他在过去6周如何多次联系杨健议员而无果。(视频截图)

他说, 国家党党魁比尔.英格利许让媒体找杨健, 而每次给杨健的手机留言都没有回复。节目当天坎贝尔索性跑到杨健的家里去找,结果无人回应,回到办公室之后收到了杨健的邮件回复,杨健表示他拒绝坎贝尔的采访要求,因为他没有必要再对媒体多加赘述了。

本周二的《新西兰先驱报》在其“阿丹应该停止对杨健事情沉默”的编辑评论中指出, 杨健除了在事件曝光当天的媒体会上做了让人不满意的回答之外, 一直躲避着媒体。

而一直追踪杨健事件的该报调查记者马特·尼珀特(Matt Nippert )在周一的”有关我们间谍教练议员的三个尚未回答的问题” 一文中也提到,杨健一直拒绝解释在其简历中,是中共体制里的哪个部门要求他用伙伴学校去隐瞒两个军事学校的。

《大纪元时报》记者多次致电杨健手机留言都没有得到回复,10月22日联系了杨健议员在奥克兰办公室的徐秘书,被告知给杨健发邮件, 第二天收到的回复是“感谢您联系杨建博士,您的电子邮件将在适当的时候回复”,之后再也没有音信。

新西兰先驱报: 新西兰的外交政策不应受到威胁

本周二《新西兰先驱报》发表编辑评论文章,题为“阿丹(总理)应该停止对杨健事情的沉默”。文章提到, 中国虽然是新西兰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双方以后的贸易关系还可能增长, 但这不应该让新西兰独立外交政策受到威胁。 文章还引述了前总理海伦.克拉克(Helen Clark)的话,“新西兰必须与其所在地区的大国接触,但与其中任何一方的交往不应该太天真。”

一直关注杨健话题并多次发表评论的著名经济学家迈克尔·瑞德戴尔(Michael Reddell)在周三的博客文章中说,贸易搅浑了水, 使能够对前苏联政权有清醒认识的新西兰人,却对共产中国看不清楚,是(因为)中共给了全球政治、经济精英和国际公司很大的利益。

他在文章中同时提到,杨健的政治生涯现在可能已经有效地结束了,或许还会再停留一段时间,但至少不会再被提升了。杨健作为一个还不悔改的中共党员和中共情报人员, 仍然在代表(中共)这样一个扩张霸权并且罔顾人权的政府,却还能坐在新西兰的国会上,并且一而再地拒绝媒体的问题。这一切,都折射出对新西兰的羞辱。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