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留美女生“辱华”舆论风波的背后

德国著名华裔学者仲维光。(吉森/大纪元)
人气: 79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在美国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话题,在海外校园仍是争论的焦点。长期研究中共历史的著名学者仲维光先生解析这场风波背后的实质问题。

杨舒平的演讲,不仅在中国激起舆论风波,对其攻击、谩骂,认为其言论“辱华”不爱国,也成为中国留学生在海外校园内的热点话题,带动了海外出生的华裔第二代年轻人的思考和观察。

澳大利亚悉尼是中国留学生生活、学习的集中地,根据澳洲的官方统计,2015年中国留学生在澳人数突破13万,成为来自世界200个国家留学生人数排名第一的国度。

正在悉尼科技大学读书、澳洲出生的华裔移民第二代吴小姐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她周边的中国留学生不仅见面时谈这个话题,通过手机在社交媒体上进行跨国争论也非常火爆。她身边很多来自大陆的留学生也加盟反对的行列,甚至有些同学还气得不行。他们的父母大多在中国为官或做生意。

杨舒平的八分钟毕业演讲,阐述自己对“言论自由”和“新鲜空气”的感想,遭到中共党媒狠批、网友讨伐。

吴小姐表示,有的同学说,昆明的空气在中国已经算好的地方,她说自己需要戴口罩太夸张了吧;有的同学说,就算来到了海外生活,也不能忘记自己的祖国,也要爱自己的国家,说这样的话是侮辱国家;也有的同学说她这次演讲之后,就回不去中国了……

吴小姐还表示:“我尽管在澳洲出生,我们都知道不能说那个地方不好的话,会带来麻烦。因为中国的现实情况就是那样。 ”

大陆财经作家刘远举就此话题撰文表示:“在所有的议论之前,不妨先回答一个问题:昆明的空气到底好不好。答案很简单,以中国人的标准来说,好,以国际标准来说,差。只要中国人不低人一等,那么,关于杨的演讲,最重要的一个事实就得到了澄清。”

刘远举认为,真正激怒某些人的,不是昆明的问题,而是她之后关于自由的论述,“‘自由像空气一样’的比喻。如果在一场批评中,批评者都不敢直面冒犯他们的、激怒他们的东西,而只是抓住另一些问题穷追猛打,那么,这些批评的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批评者的虚伪、伪善,那些躲在爱国旗下的小心思,就昭然若揭了”。

有支持杨舒平演讲内容的网民表示, 爱国的原则应是维护整体民族和百姓的利益。如果发现这个国家出现问题,有丑事,哪管是一丝一毫问题,你不去揭露,反而掩饰它,这不是爱国,而是误国。

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仲维光分析:“实际就是大陆讲真话的代价问题。在过去半个世纪有很多在共产社会生活过的人和共产党社会研究专家都说过,共产党社会就是一个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社会。所以哈维尔提出要建立在生活的真实中,这是一个最根本使共产党社会倒塌、化解专制的最有效的方法。”

他列举法轮功遭遇说:“在中国大家也看到,1992年以后,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提出以‘真、善、忍’三个字为原则的生活准则,实际上跟政治毫无关系,但是就遭到共产党残酷的迫害、镇压。”

“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学生不过又是说了几句真话,这几句真话立刻就受到这样的围剿,所以在这点上,大家知道共产党社会它处处都是谎言。”

仲维光还结合自己年轻时的经历,觉得校园内那么多年轻人围攻该女生并不惊讶,他说:“在我15、16岁的时候爆发了文化大革命,我紧跟着共产党、紧跟着那些领导人干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原因是中共在你出生时就给戴了一副眼镜、换了一个脑子,尤其换了一套语言和思维的方法,因此让你带着一副有色眼镜看什么都是变色的。”

仲维光说:“他们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样,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臭的,但是这些是经不住你去问、去思考的。而一旦你思考出来,发觉它的味道不对的时候,如果你继续往下走,那么就要靠你的勇气了。”

“因为在共产党控制下的每天都是一种声音。共产党说自己是永远正确的,不允许你去怀疑,对任何传播怀疑的人或者有点怀疑的人,共产党的镇压手段一直是极为残酷。当年邓小平就镇压‘六四’学生运动时说,杀它个20万安定20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5-30 3: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