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独树一帜 三国议会足球赛

——北欧奥兰岛的回归情结

文/张翼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作为国会议员同时爱踢足球并不罕见,但是组建议员足球队,在国与国之间开战,的确是北欧奥兰岛独树一帜的节目。2017年10月5日,瑞典、芬兰和奥兰岛的三个议会将进行角逐,这场球赛是政治上属于芬兰的奥兰岛为庆祝芬兰独立100周年安排的活动之一,它不但别出心裁,富含乐趣,而且具有特殊的政治文化意义,代表了奥兰岛95年来“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归属心结。

奥兰岛位于芬兰与瑞典之间的波罗的海上。离斯德哥尔摩和赫尔辛基都是大约6-7小时的水路,或者5小时的水路加车程。6月尚是初春的时节,淡淡的浅绿轻拢着玛丽港的各个角落,尽管不乏豪车,更多的是自行车和步行的人。平静的街边咖啡厅前,悠闲的人们在晒着太阳。这里是欧盟的世外桃源,好像远离了恐袭和难民问题的困扰。

玛丽港小镇-欧盟的世外桃源
玛丽港小镇——欧盟的世外桃源(张翼/大纪元)

一百年前,1917年12月6日,芬兰从俄罗斯独立出来,成立共和国,开始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国力恢复。几乎同时,奥兰岛人开始了回归瑞典的梦想,并于1922年成为自治省,除了外交和军事问题由芬兰政府决定,其它政治和民生问题高度自治。一直到今天,政治上的独立和在文化上的归属都是奥兰岛的大事,而瑞典却没有任何计划和兴趣把奥兰岛纳入本土。在北欧民主开放的社会,这些敏感问题的讨论都是公开进行并受到鼓励的,故而三方议会的足球赛更像友谊赛,带有认真幽默的色彩。

7人球队 男女官职不限

奥兰岛有自己的议会和“总统”(即省长)。议会只有30位议员,而芬兰议会有200人,瑞典国会则更多,349个。奥兰岛议员队是否太自不量力?

奥兰岛文化长官 Jan Ole Lönnblad
奥兰岛文化部长乐恩布拉德 (Jan-Ole Lönnblad)(张翼/大纪元)

奥兰岛文化部长乐恩布拉德(Jan-Ole Lönnblad)是秋季的赛事发起人,本岛议会面临两个貌似庞大的对手他一点都不担心,乐呵呵地说:“球队将限定为7人队,男女不限。我们的议会小,所以政府成员和部长们都欢迎参加!玛丽港(奥兰岛首府)足球队(IFK Mariehamn)2016年刚捧回芬兰国家足球锦标赛的金杯。所以奥兰队没问题!”玛丽港队和议会队球技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乐恩布拉德没有细说,他带着瑞典式的信心说:车到山前必有路(Det löser sig)。

Gunnar Westerholm 和奥兰渡轮
Gunnar Westerholm 和奥兰渡轮(张翼/大纪元)

“举办政治家足球赛在奥兰岛并不是头一次,只要在现场备好医务人员和救护车就没有问题了。” 奥兰岛驻斯德哥尔摩大使韦斯特侯姆(Gunnar Westerholm)笑言:“关键问题是政治家们可能会太认真,对球赛中的碰撞可能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我们的经验是医务人员估计不会闲置的”。

最“瑞典”的省

奥兰岛政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本岛的文化。本岛文化是什么呢?其实是瑞典文化。奥兰岛不到三万的人口,有88%的人口以瑞典语为母语,这个比例比瑞典本土的任何一个省或行政区都要高。在奥兰岛上没有高校,上完高中的孩子们除了到北欧以外,绝大多数(70%以上)都到瑞典继续接受高等教育。

奥兰岛旗和博物馆员 玛提达(Matilda)
奥兰岛旗和博物馆员 玛提达(Matilda)(张翼/大纪元)

奥兰岛岛旗很像瑞典国旗。瑞典国旗由天蓝的底色和黄色十字架组成。而奥兰岛旗则在黄色十字架中加上了一个红色十字架。博物馆的玛提尔娜介绍说红色的两道有三个寓意:分别是象征着瑞典心、芬兰国徽的红色和奥兰岛上的独特红石。奥兰岛百年来的归属纠结都显露在这面旗上了!

同是多元化欧盟区

来自1840年的沉船上的世界最古老的香槟酒。(张翼/大纪元)

岛上的文化历史博物馆内记载着奥兰海域内多艘被打捞出来的船骸,记载着几百年来的航海技术和海上生活。其中有一艘估计是1840年代在秋季风暴中葬身海底的沉船,是当时的豪华商船,打捞上来几百瓶香槟、咖啡豆和佐料。打捞出的香槟由于在海底保存了170多年称为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香槟,打捞出来时还可以喝,在拍卖中卖出三万欧元一瓶。

奥兰岛和北欧其它国家一样面临人口老化的问题,年轻人接受教育后只有一部分回岛。

因此奥兰岛欢迎多元化的文化,欢迎移民。这个小岛上有100多个民族讲70多种语言。只是想要移民奥兰岛,除了具备芬兰国籍外还得通晓瑞典语,对于欧盟外的人来说门槛不低。

奥兰岛文化酷爱的图案
奥兰岛文化酷爱的图案(张翼/大纪元)

奥兰岛人很多来自瑞典,和瑞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斯德哥尔摩的远郊。韦斯特侯姆(Gunnar Westerholm)就是一位常驻斯德哥尔摩的奥兰人:“我有从奥兰岛到斯德哥尔摩渡轮(含汽车车位)通票,一年才140欧元,比斯德哥尔摩两个月的地铁票还便宜!”他还介绍了奥兰岛在芬兰加入欧元区后成为独享欧盟特别税区的渊源,在波罗的海上的渡轮,只要经过奥兰岛,都可以提供免税商品,很多人坐渡轮时成箱成箱的买免税酒和其它商品。韦斯特侯姆说这对于私人消费来讲绰绰有余,非常实惠。

2017年在奥兰岛上有很多庆祝活动。喜欢文化创意的奥兰岛人,改编了著名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莫扎特的原曲不动,但婚礼场地搬到奥兰岛首府玛丽港,欧洲贵族会不会变成瑞典王室或俄罗斯皇族目前尚不得而知,待到8月18预演后方见分晓。在芬兰正式庆祝国庆100周年的2个月前,芬兰瑞典奥兰三议会之间要一较高下,奥兰岛的观众是要为瑞典还是为芬兰加油呢?奥兰能否“渔翁得利”、独占鳌头呢?10月5号自显分晓!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7-06-29 6: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