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风雨 走过九九年七二零”系列报导

18年反迫害 悉尼法轮功学员忆当年7·20经历

图为悉尼法轮功学员以排字方式来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梁宇/大纪元)
人气: 7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何蔚悉尼报导)18年前的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权在全中国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在7月20日之前,中共就开始大量抓捕了各地辅导站成员。面对中共的无理镇压,很多北京和北京附近的修炼人冒着被抓、被关的危险,率先在7月20日当天到中央政府机构上访,他们带着善良的愿望,希望让政府了解法轮功真相。

以下两位来自北京,现居悉尼法轮功学员回忆了当时的经历,希望通过回忆和分享,能让更多的人明白历史的真相,明白善与恶、好与坏。

北京崇文区法轮功学员回忆

原住北京崇文区的法轮功学员李元华回忆说:1999年7月20日早上,我接到刚从澳洲回来的妈妈的电话,她告诉我说中共已开始在北京大面积抓捕法轮功研究会成员。她在电话里问我:“去不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我丝毫没有犹豫地说:“去!”于是,我很快就骑着自行车走了。当时我的心里很明白,这次的上访与四二五的上访会很不同,可能不会再回家了。但心里没有任何害怕,就一个念头: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在中共政府不顾事实,非要迫害法轮功之时,我必须去告诉政府我受益于法轮功的经历。

来到府右街时才早上8点多,但已有几百名法轮功学员站在信访办门口的街上了。并且,陆陆续续一直有学员来,街上的人数越来越多。不久就看到来了近百辆110警车车队,一下占满了整个街道,一直鸣着喇叭,近半个小时后就走了。不久,来了一车一车的武警队,稍后又调来了身着黑制服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一看这副架势,就明白这个政府整个就把我们当作敌对的人群,当时的气氛很紧张。

中午之前,来了很多的大巴士,随后,从各地调来的很多警察就开始强行把学员装上大巴士。他们一部分、一部分地把学员们圈起来,连抓带拽、连打带踢地迫使学员上车。我当时和其他年轻的学员一起手挽着手站在第一排,后面的人搂着前面人的腰,阻止警察拽人。当我被警察强行拽到巴士门口时,我用两手撑住门,拒绝上车。六七个警察就在我背后又踢又打,又揪我头发,并把我的衣服都扯破了。最后我被硬推上了车。在警方对我们使用暴力的整个过程中,所有的学员就一直齐声地喊:“维护宪法,不准打人!”

当局用暴力把我们几千人分别赶到大巴士上后,就把我们分送到丰台体育馆和石景山体育馆。我在的这辆巴士去了丰台体育馆。在车上的时候就有同修传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车上有特务。”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谁是特务,但下了车就看到了,也明白了:一个年轻小伙子一下车就走到旁边,点着一支烟抽了起来。我们修炼人不抽烟,这不明摆着了吗?我意识到,其实,在上访现场时就有很多便衣混到了我们里面,然后又和我们一起上了大巴士。这证明,中共政权当时是有预谋、有准备地在对我们实行镇压。

到了体育馆后,我们就坐在室内的场地上。体育馆的门是开着的,谁想走任何时候都可以走。有人走了,但我们不走。因为我们觉得我们还没有提出诉求,不能就这样走了。当时现场留下的有上千人。到了下午,来了上千名穿绿色制服的武警和很多的大军车。天突然下起了小雨,有些带了雨伞的学员就给站在雨中的武警撑伞。

傍晚时,警察就开始强行把我们赶上车,还是用上午那套圈人的手法,圈一批人强迫我们上车,再圈下一批人。最先赶上车的人被送到体育场附近的学校,给他们登记后就放他们走。但最后被圈和被赶上车的人(估计近十辆车的人)包括我自己,被认为是最顽固的人,我们被带到了一个有高墙、铁丝网,还有岗楼和持枪军人的地方。

我们的车到那里时天已黑了。司机下了车锁上门就走了,把我们关在车里。这是一辆空调车,窗都是密封的,打不开。而车上挤满了人,挤得都动不了。那么多的人在这么挤的情况下空气很闷,窗玻璃上布满了呼吸形成的水汽,就像雨水似的往下淌。那时正值北京的大伏天,在正常的情况下气温是很高的。但那天白天也只有二十几度,而晚上才16度,缓解了那么多人被闷在空气稀少的车中的危险程度。直到下半夜才有人来打开门,让我们上厕所。我们就这样在车上待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警察就按居住区把我们分开,我和妈妈等人被送到崇文区公安分局,到了那里后就被我们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带到派出所,被关在地下室里。这个派出所离我妈妈家三十来米远,但我们家人都不知道我们在那里。我和其他人在地下室的地上坐了一夜。

7月22日下午,警察强迫我们看中央电视台污蔑大法和我们师父的电视宣传,之后就分别与我们谈话,要我们表态不炼了。谁表态了,就放谁。派出所所长和另一个人和我谈话,我就对他们说,CCTV的内容都是假的,是对我们师父的污蔑。并告诉他们,我是怎么修炼的和我修炼后身体发生的变化。谈了几个小时,他们无法说服我放弃修炼,气得拍桌子,那所长在与我谈话中还吃了两次药。最后他们不得不放弃说服我。

当晚半夜11点左右,我们单位来人把我接出去了。回去后我妻子告诉我,有人给她报信说,我被关在派出所里。她就抱着我当时才11个月大的儿子去派出所要人,并质问警察为什么要关我。

北京昌平县法轮功学员回忆

原住北京郊区昌平县的法轮功学员张凤英在回忆1999年7月20日的经历时说:那天我去了西城区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上午到那里时,已经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了,一眼望去,整条街都是。中共派了很多的警察和便衣夹在我们的学员中,三两个学员旁就有一个便衣。

后来我就看到有一辆辆的大巴士往我们学员这儿开过来,然后,警察就开始把学员往车上拽。我当时就感觉奇怪:为什么抓我们上车?我和旁边的学员就离开府右街往回走。但是,很快就有一辆车追来上了。那辆车追上我们后,车上几个当兵的下来不由分说,就把我们俩抓起来往后背箱里推。我问:“你为什么把我们塞到后背箱里?我们是和平上访。”他们理都不理,连打带搡地就把我们塞了进去。他们把车开回到大巴士那里,把我们从后背箱里拉出来推上了大巴士。

巴士开了很长的时间,我们都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到了一个地方,看上去像一个体育馆,车停下了,把我们都赶下了车。只见那里已有很多很多的学员,有的在房子里面,有的在外面。不知谁开始背起了师父的《洪吟》,大家马上都跟着一起背,就那么一直背下去,背了很长时间。

那天我们一整天没有水喝,也没有饭吃,我们就饿了一天一宿。到了后半夜,警察又把我们赶到车上,把我们载到一个黑乎乎的地方后就把我们扔下了。我们也不知道那是哪里,但是大家就这么走着走着也找到车站了。我后来就坐上了到通县的车,因为通县有同修。同修在那里开一个小店,有一个很小的可睡觉的地方,我们就挤着睡了一会儿,第二天天亮后,我们就又回到信访办去了。

我们当时就在想,你抓我们,我们还来,我们就是要把道理跟你讲明白。法轮大法叫我们做好人,我们都是在做好人,为什么要迫害大法?为什么要迫害做好人的人?当时我们都不害怕,只是觉得自己一定要去向政府讲清楚,就是这个心。

从1999年7月20日起,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就开始了全面的反迫害。18年过去了,尽管中共政权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但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始终保持着一个善念:让人们了解真相。这就是为什么在世界各国的旅游景点,都能见到法轮功学员持之以恒地在那里,向中国游客讲述真相。#

**
责任编辑:李熔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