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经济学家: 国会不应接受前中共党员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何薇编译报道)自从上周三新西兰媒体新闻中心(Newsroom)和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联合调查,曝光了新西兰国家党华裔议员杨健在中国间谍机构工作的经历后,新西兰宏观经济学家迈克尔·瑞德戴尔(Michael Reddell)连续发表了两篇博客评论。

他9月16日的博客题目是“就像议会里有个克格勃间谍一样”。他表示:独裁中国对新西兰自由民主价值的威胁与20世纪70年代的苏联相同,甚至更甚。曾是中共党员,并在中国情报部门工作,甚至故意掩盖自己的过去,而且从未谴责中共(独裁)制度的杨健,今天再次想成为新西兰议会的候选人,是不能接受的。

瑞德戴尔说:“当Newsroom转载我对国会议员杨健的评论时,他们强调了我把杨健比作七十年代在新西兰议会任职并推行苏维埃主张和意见的前克格勃官员的比喻。一位资深右翼评论员认为这个比喻是夸张的,并说现在与20世纪70年代的苏联完全不同。”

Michael Reddell是位研究宏观经济、货币政策以及金融监管事务的专家。他曾经在新西兰及海外的一些金融机构工作30多年。(视频截图)
Michael Reddell是位研究宏观经济、货币政策以及金融监管事务的专家。他曾经在新西兰及海外的一些金融机构工作30多年。(视频截图)

他说,“我不明白在明亮灯光下的现代中国与上世纪70年代的苏联的不同之处。除非是现在的中国独裁者穿着更好的外套?”

他表示,关于杨健过去对这个政权(和党的事业)提供的积极服务显然是值得关注的。除此之外,中共当局对内推行的价值观以及他们对外采取和提倡的主张,这两方面对任何尊重自由和民主的人都是不能接受的。基于其所有的罪行,任何像新西兰这样已建立并维持了上百年自由的国家也都不应该接受。

“这是一个谋杀示威者的政权 – 即杨健所说的‘学生示威’- 监禁不同政见者,禁止信仰自由,封锁批评独裁政权的网站,镇压异议。几十年来,他们强迫超生夫妇堕胎。今天,为了监督本国人民,他们在使用监控技术上领先于世界 – 比苏联40年前可以使用的任何东西都要领先。”他进一步说,财富被“政治精英”和他们圈子里的人所掌控而形成肮脏的不平等,只不过是邪恶的另一方面。普拉达手袋和智能手机并不会告诉我们这个政权的(邪恶)本质。

他指出:“就现在来说,中共仍然是北朝鲜的主要保护者。中共通过与西方国家理念相反的一些国际组织提出他们的价值观和国际治理标准。中共还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扩张主义势力 – 最明显的是在南海公然违反国际法行为。中共还是网络间谍活动的主要角色。中共企图通过在其它国家安插其(现在或以前)公民的战略,对许多国家施加影响是有据可查的。”

他强调说:“我认为,中共对我们的严重威胁至少与以前的苏联一样,也许更甚于此,因为这个威胁并没有被认识,而且更加阴险(因为有着)更好的伪装。而更好的衣服,好的款待,我们自己的部长们 – 也许是主要党派的 – 都太急切地想要了。

瑞德戴尔表示:“我不是一个喜欢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人,无论它们是大还是小,不管他们有多么糟糕,但是,如果一个人曾是这样一个邪恶政权的积极分子,是一个自愿加入共产党的人,来到新西兰,想成为管理我们国家的一分子,人们应该合理地期望他会(a)承认他是共产党的成员,并且(b)公开谴责(专制)制度的罪恶。”

但是,令瑞德戴尔惊讶的是,杨健在2011年首次参选时,曾向《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吹捧中共政权的独裁专制,他对该媒体表示:“中共有效的专制政权为长期经济政策提供了稳定的平台,而国际贸易的激增使人权和信息流动得到改善。”

瑞德戴尔说:“一家中文媒体的人对我说,杨健在其国会首次演讲中对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所用的语言,是只有支持中共政府和中共对民主示威残酷镇压的人才会使用的语言。”

他认为,杨健的中共背景的被揭示,“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正在发展的事件,对前总理凯伊(John Key),对国家党和内政部长,以及其它政党的领导人都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他最后说:“在20世纪70年代,一个前克格勃官员(无论他在该机构具体做了什么)成为新西兰国会议员,会被认为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如果那个人严重地隐瞒他的过去,却继而与苏联大使馆紧密合作,这个丑闻会更大。一个曾是中共党员,并在中共情报部门工作,甚至故意掩盖自己的过去,而且从未谴责中共(独裁)制度的人,今天再次成为我们议会的候选人,是不能接受的。”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