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儿子遇害 牡丹江88岁老人悲怆离世

图为姜自香老人(中),左边为二女儿、二儿子,右边为小孙女、二女婿。(明慧网)
人气: 22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5日讯】牡丹江市年仅45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于2016年4月19日在家中遭警察绑架,仅10天左右被迫害致死。高一喜的母亲姜自香与家人一起顶着公安警察的恐吓,为儿子申冤,近两年无果,于2017年12月18日悲怆离世,享年88岁。

明慧网报导,姜自香生前住在牡丹江市穆棱市穆棱镇河北村,曾患胃病、败血症、舌癌,全家人为此愁容满面。自从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后,姜自香全身的病神奇般痊愈,大女儿高秀荣的胃癌也好了,小儿子高一喜患有导致他几近失明的青光眼病也康复了,一家人幸福美满。

然而,自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大女儿因坚持信仰被公安非法关押、游街、劳教。警察三番五次来抄家,丈夫高吉瑞受惊吓心碎而死。2016年4月19日晚,牡丹江国保撬门抄家,小儿子高一喜被绑架。10天后他离奇身亡,遗体遭强行解剖。

高一喜。(明慧网)

修炼法轮功 一家人欢声笑语

姜自香一家人是从山东“闯关东”来到穆棱镇的。丈夫高吉瑞曾在穆棱林业局汽车队食堂当厨师,他待人仁义、厚道,素来少言寡语,不占不拿公家的东西。穆棱镇上谁家结婚,他都提前帮忙炒菜。

他家种小葱出售,有一家开饭店的来他家买葱,五毛钱一捆的葱,拖欠了三年共180元的帐,高吉瑞也不开口要账,那家来买葱时,他还照样给人家拔葱。儿女一辈子也没听父亲说过谁不好。

姜自香也很善良,勤俭持家,但如果有逃荒要饭的来到家门,她会给人家吃的喝的,还给人家缝补衣裳。一次,他们家攒了一年的布票给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赶上来了个逃荒的,她就把衣服送给了那个人。

自从儿女记事起,姜自香因操劳患一身病:胃疼、偏头疼,因败血症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患了舌癌。医生告诉说:“吃点好的吧,治不了啦!”那时她才60多岁。家里的热炕头是她的专属之地,她三天两头住院,中药吃了两麻袋那么多。

家里的钱都给了姜自香用于治病,孩子上学的五元钱学费都交不起,窘困笼罩了这个家庭。儿女一回到家,就听到母亲咳嗽疼痛的声音,一家人心情压抑。

姜自香做不了饭,那时八九岁大的大女儿高秀荣要做七口人的饭。她早上起得很早,着急忙慌地做完饭就去上学,从来吃不上早饭,放学回家就得做饭做家务,从此得了胃病。

1997年,高秀荣在北京打工时,患了胃癌。为祛病她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不久身体就康复了,还吐出了一个肉瘤来。因此,父亲高吉瑞和母亲姜自香都修炼了法轮功,姜自香的胃病、神经衰弱、舌癌也好了,老花眼也好了,很小的字都能看见。从此,姜自香一家有了欢声笑语。

大女儿遭迫害 丈夫被惊吓致死

自1999年后,姜自香一家遭到惨烈的迫害。大女儿高秀荣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在北京被抓捕,后被遣送到当地派出所关押了好几个月,被罚金2,000元人民币,还被拉到穆棱镇中心大街游街,遭受侮辱(中共为恐吓老百姓常用的手段)。

2000年,高秀荣被警察粗暴抓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为她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被送往哈尔滨劳教所时不被接受。当地政法委书记董文会(音)请劳教所的人吃饭,硬把她送进去劳教。期间她遭受了种种折磨,回来时家人都认不出她来了。

高吉瑞是当地有名的老实人,三番五次的被绑架、一有点动静,他就心跳得难受,自言自语地说“又来啦”。有一天早上他出门扫雪,看见一个穿警察衣服的人一晃,被吓得跑进屋里,浑身颤抖地捂着胸口说:“快!快!又来啦!”姜自香问他怎么啦,他说又来抄家了,喊着胸口疼。他被送到医院,一检查他的心已经碎了,不到三天就含冤离世。丈夫被惊吓致死,对姜自香的打击很大。

大女儿高秀荣于2007年再被冤判3年,2014年6月4日在北京昌平又遭绑架冤判4年,现仍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受迫害。

小儿子遭绑架 10天后被迫害致死

小儿子高一喜于2012年在门上贴了一副赞扬法轮功的对联,当地片警王学义领一帮人来他家里抄家翻钱,他被迫流落到牡丹江。高一喜很孝顺,又是家里的老幺,姜自香格外疼爱他、牵挂他。

2016年4月19日晚上10点,牡丹江国保支队长李学军、尹航,找来牡丹江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戴着白手套撬门闯入高一喜家,抄家翻钱。从晚上10点翻到早上4点,翻走二万多元钱,并绑架了高一喜、孙凤霞夫妇。

在两次审讯中,高一喜对指控他的所谓罪名否认并拒绝回答提问,他说出只有“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被警察记录在询问笔录中。

姜自香得知消息后,4月21日至25日,几次领着16岁小孙女高美心从穆棱赶到牡丹江,几经周折才找到了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老人家一把拽住吕洪峰哭着说:“我要我儿子、儿媳,他们犯什么罪了?凭什么抓他们?你快把他们放了吧!”吕洪峰使劲一甩,把老人甩在旁边的椅子上,差点倒在地上。之后,他扬长而去。

4月28日上午,高美心给吕洪峰打电话说要见爸爸,吕洪峰却说已把案子交给了国保支队队长李学军和立新警务室刑侦队副队长于洋。

4月29日上午,高美心陪同奶奶到立新警务大队找到了于洋,祖孙俩一直恳求,但是于洋和马群就是不让她们探视高一喜。

当日中午,祖孙俩来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姜自香又赶紧领着孙女边打听边赶往公安医院。

从下午1点到晚上9点,祖孙俩在公安医院病房门外哭诉着,苦苦哀求着,警察就是不让她们见高一喜。看守的警察蛮横地驱赶、恐吓她们:不离开就报110抓人,并威胁要家属拿出5,000元医药费。

多日来担惊受怕、时刻惦念小儿子安危的老人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警察却无动于衷。有好心人看着她们可怜,给拿来一些吃的。

晚上,公安医院来了很多人,有穆棱市第二中学高美心的班主任老师、穆棱林业公安片警、社区杨姓人员、孙凤霞单位的两位女性和牡丹江市数名警察,软硬兼施地将这一老一小骗回穆棱镇。

4月30日上午,即在祖孙二人被一群人驱赶回家后的第二天早上,牡丹江公安医院宣布高一喜“猝死”。

据明慧网报导,高一喜身体上有明显的被绳子捆绑的痕迹,双腕留下清晰的铐痕、两手瘀青、双手紧握、胸部凸起、腹腔特别瘪、右腿小腿处上有三个粗大的针眼。

牡丹江公安和“610”人员继续劫持高一喜的妻子做人质,并在家属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高一喜的遗体。此后又一直阻挠家属看遗体,多次逼迫家属火化遗体。

遭打击 姜自香老人悲怆离世

自小儿子被抓走后,姜自香每天都在痛哭,牵挂着小儿子、小儿媳的安危,家人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她。

姜自香后来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了关于高一喜遇害的消息。家人怕她伤心就说是重名的人。她不相信一直追问,家人见瞒不住就告诉了她实情。她顿时嚎啕大哭,从那以后一天吃不上一顿饭,身体日渐消瘦。

此后,只要儿孙回家晚一点,姜自香就担心,四处找寻,害怕再有亲人出什么事;看见车也怕,天天以泪洗面,精神上恍恍惚惚。2017年12月18日晚6点,姜自香离开了人世。

亲友们在对姜自香老人的悼词中说道:

“您在世间走过了88个春秋,经历了无数的风霜雨雪,依旧坚守‘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善心助人、诚实守信、勤劳节俭、宽容忍让。您的美德也影响着儿孙们,使他们也都成为真诚朴实而又亲切善良的好人。

“我们知道,您心里最惦念的是您的小儿子、您最疼爱的老幺高一喜冤死快两年了未得昭雪。他仅仅因为坚持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讲真话,帮助人们看穿中共谎言,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就被警察非法抓走,10天后离奇死亡。

“我们知道,在高一喜被抓走后,您曾领着十几岁的小孙女一次次从穆棱赶去牡丹江,找警察要求见人,恳求放人。在牡丹江的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都留下了您孤苦无奈的面容,映下了您瘦弱颤抖的身影。

“我们知道,当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抢救时,您带着小孙女跌跌撞撞地赶到牡丹江公安医院要求探视,在病房门外苦等苦盼了8个小时却不得见面,最后在当晚9点被‘610’和警察等一大帮人恐吓并驱离。而就在第二天一早,高一喜却突然被警察宣告死亡,尸体被强行解剖。

“我们无法想像,这一切打击对于您这样善良的耄耋老人该是怎样的肝肠寸断、伤心欲绝!亲历警察的推搡和怒吼,您心里会是多么地惊恐和无助;面对儿子的惨死,您心里该有多么的冤屈和悲痛!

“在其后近两年的申冤路上,面对警察一次次地骚扰、威吓并强制火化高一喜遗体,您的眼泪早已哭干了吧?您的心里承受也早就到了极限吧?您真的太累了,终于没能等到儿子的冤情真相大白就离我们远去了……

“但请您相信,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薄熙来、周永康、王立军等首犯已在天理报应中被查办入狱,其他继续行恶者也都面临天理与法律的清算。您儿子的冤屈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昭雪,人们将会看到正气善良得以伸张,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而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在帮助自己儿子讨还公道,您也是在为社会驱邪扶正,弘扬正气,为更多人争取一个做好人的权利。……您经历的苦难将化作无限的福德,您将享受未来的永恒美好与光明!”

2016年6月21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对涉嫌谋杀高一喜一案调查取证,涉案责任人之一、牡丹江市“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在电话调查录音中承认自己参与活摘法轮功器官,还自称“屠夫”,并说将器官“卖了”赚钱,“来钱快”。

据突破中共的封锁由明慧网报导出来的消息,有超过4,00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黑龙江省就有527人,至少80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野蛮移除、贩卖或做他用。仅牡丹江地区就有崔存义、杜世良、王晓忠、徐伏芝、肖淑芬、高一喜六人,还有八一农大讲师魏晓东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后,被移除器官。这些学员的平均年龄为43岁,被致死的表现形式——被脑出血、被跳楼、被自杀、被灌食、被犯人打死、被抢救等。#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1-16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