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调涨最低时薪 学生打工最受冲击

提高最低时薪,许多企业表示会减少招聘学生工。(Shutterstock)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编译报导)正在加拿大盛行的最低工资调涨,可能会大大延迟学生找到第一份工作的年龄。

目前安省的最低时薪已经在2018年1月1日,从11.60元涨至14元,明年至15元学生工的时薪在2019年将从10.90元涨至14.10元。与此同时,亚伯塔省已经定于在今年10月把最低时薪调涨至15元。压力可能迫使卑诗省采取类似的举措。魁北克省将在5月份进行最低时薪调涨,幅度远超通胀率。

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上个月对安省成员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半数受访者表示,由于最低工资调涨,他们会“减少或取消雇用年轻员工的计划”。

在调查中一名业主称:“明年我们不可能雇用同样数量的学生,通常我们会雇用八个或更多。今年可能只考虑雇用两个。”另一名业主表示,他们也会减少学生工数量。

CFIB安省主管可维欣斯基(Julie Kwiecinski)承认,年轻工人将“首当其冲”。他表示,属下成员认为,如果付14.10元的时薪请学生工,并且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培训,还不如以15元请有经验的其他人。

他补充道,安省同时颁布的劳工法的其他变化,将增添雇主雇用年轻和兼职工人的监管负担,并有可能促使雇主进一步雇用年长、经验丰富的工人,而不是青少年和放学后打工的学生。

安省财务问责办公室估计(Financial Accountability Office in Ontario),由于最低时薪调涨,该省将净损失约5万个工作职位,受影响的主要是青少年和青壮年。

加拿大央行近期的一份报告也做出了同样的预测。由于各省的最低时薪调涨政策,到明年初全国就业人数将减少6万人。央行研究人员特别注意到,雇主将规避没有经验的工人,15至19岁的年轻工人受到的冲击将最大。

学生打工 影响深远

在上学期间从事入门级工作的任何一个人都学到了许多重要的经验教训。如守时、时间管理、承诺和上司意味着什么,这使他们终生受益。

想想加拿大乡村女歌手穆蕾(Anne Murray)曾经在布雷顿角(Cape Breton)的夏季旅馆做过女佣,时装设计师米姆兰(Joe Mimran)送过杂货,戴尔电脑(Dell Computers)的创始人戴尔(Michael Dell)12岁时开始在一家中国餐馆洗盘子。

与任何生活技能一样,良好的工作习惯最好早早开始学习。

卑诗大学尚德(Sauder)商学院教授塞德尔(Marc-David Seidel)对《麦克林》杂志表示,虽然每个人最终都会找到第一份工作,但一些本应该在15或16岁时学到的重要人生课程,现在可能被拖到了19或20岁,这意味着社会将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就好像学校决定把乘法算术延后至7年级才教授一样。把成年时必需的技能延迟几年获取,可能会延缓整个社会和个人的进步。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