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 中共变脸紧急叫停

图为闹出“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双胞胎”风波的中国科学家贺建奎28日出席香港峰会。(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271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报导)今天(29日)中共宣布暂停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的科研活动。此前贺建奎的研究“成果”被官媒正面报导,在引发国际强烈谴责后,事件至今仍在发酵。本以为获得“巨大成功”的贺建奎被官方“抛弃”。

这项基因编辑技术发明于美国而且并不复杂,国际科学界严禁用于人类。分析认为,这一各国无法接受的研究在中国发生,显示贺建奎是在政府的支持下,在中共制造的无神论大环境中“无法无天”,才敢触碰道德伦理底线。

中共变脸急叫停

周四(29日),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技部、中国科技协会等三部门负责人说,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性质极其恶劣,已经要求有关单位暂停相关人员的科研活动,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

中共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周四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公然违反国家相关法规条例,公然突破学术界伦理底线,令人震惊。”

中科协表示取消贺建奎第十五届“中国青年科技奖”的参评资格。国家卫生部门正在对贺建奎进行调查。

而实际上,首先报导、并正面报导贺建奎“基因编辑实验成功”的消息,是由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周二(27日)做出的。随即科学界内外发生震荡,贺建奎的研究受到强烈谴责。

此后中共官方的态度紧急发生反转,中国遗传学会、中国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合体以及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都相继发表声明,谴责将基因修改用于生殖目的。

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广东省和深圳市卫生委员会还宣布对贺建奎的实验进行调查。

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全体教授,以及中国122名科学家联署声明对他进行谴责;46名律师联合声明,呼吁警方对贺建奎立案。

贺建奎称“骄傲” 或被抛弃

不过,贺建奎本人似乎还不知道被调查。周三(28日),他在香港第二届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侃侃而谈,说为这项医学上的突破感到自豪。

贺建奎称,他和他的团队为丈夫携带艾滋病毒的一对夫妇成功修改了他们的双胞胎胚胎的基因。实验共有7对夫妇参与,“露露”及“娜娜”是实验中第一对诞下的婴儿,他对自己的研究感到骄傲,若有需要,也会试着为自己的婴儿做基因编辑。

当被问到国际有共识禁止给胎儿做基因编辑,为何选择越界?贺建奎说,3年前曾在科学研讨会上公开分享过数据并获得回应,临床研究前有问过专家关于伦理和科学的意见。

对于研究资金的来源,贺建奎透露3年前开始研究时由大学支薪并有资助(funding),自己的公司则没有提供资金。陆媒报导,贺建奎至少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人民币。

前上海某大学理学教授草祭在推特上表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是由中共上层推动,南科大负责实施,贺建奎具体执行的一项秘密计划。从上亿资金、贺作为“千人计划”引进南科大、这么多人被试验等,可知没有国家的力量绝对办不到。

时评人士承山表示,贺建奎本以为“编辑基因婴儿”的出生能使他的事业更上一层楼,却意外地遭受重创,不但在世界上恶名远扬,而且被支持他的政府、大学抛弃。

草祭则认为,贺的问题是“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这才是他要面对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烦”。

秘改人类基因 国际强烈谴责

周四(29日),遭遇国内外的强烈反弹后,贺建奎取消了他在香港第二届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的发言,回到中国。

同时,香港峰会组织者发表声明,严厉指责贺建奎的人类基因编辑实验,对这项并未得到独立验证的实验深表不安。

声明说,即使这项基因编辑实验得到了独立验证,这项实验的程序也是不负责任,不符合国际规范。声明要求对贺建奎声称的基因编辑实验进行独立的评估。

此前一天,隶属美国联邦政府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周三(28日)发表声明,对贺建奎声称实施了首例人类基因编辑实验表示“深度忧虑”。

声明中说,贺建奎和他的团队暗地里和不负责任地实施了首例人类基因编辑,其蔑视国际伦理准则的行为令人深切不安。

NIH院长柯林斯(Francis S. Collins)在声明中说:“这个研究很大程度上是秘密进行的,抑制这些婴儿身上携带的CCR5基因的医学必要性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参与实验人士达成共识的过程也非常值得质疑,破坏性脱靶效应的可能性也没有得到充分探究。非常不幸的是,首次把这种强而有力的技术应用在人类生殖细胞上,竟然是如此不负责任。”

风险无法控制 呼吁对实验设限

德国伦理理事会主席、神学家达布洛克(Peter Dabroc)表示这是“对科学态度的一种蔑视”,“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对科学界来说,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什么样的灾难?科学家认为,“基因编辑婴儿”的实验,可能误伤其它基因;引发不可预期的疾病;对后代造成不可逆的群体影响;人造生命;生命本身的选择权被无视等,这些目前不可知也无法控制的风险。

NIH声明说,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更需要达成有约束力的国际共识、对这类实验设限。

无神论大环境 中共“无法无天”

值得思考的是,这个被视为潘多拉式盒子、不能打开的技术,为何竟会在中国被当作科技新成就公开出现?

香港经济日报分析,最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社会道德沦亡、不少人为利打破所有底线,医疗界更是重灾区;其次,有关监管机构缺乏必要的敏感性和警惕性;最后,一些科技骗子利用国人渴望在科技创新上摆脱落后的心态,搞一些离经叛道或弄虚作假的项目,从中获利。

实际上,承山说,西方基因科学家已经完全能够编辑修改基因,但是在信仰和传统尚存的地方,科学无法控制后果的探索在最后关头能够被遏制。

而中共在中国制造的七十多年无神论的社会大环境,造就了从政府到民间对生命的蔑视。承山说,这种研究被无法无天的中共钻了空子,一脚踹开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目前,在强大的舆论下,虽然中共官方机构齐发声对贺建奎“坚决予以查处”,但是,承山认为,在中国的土壤里,被中共捧热的名利和财富可以催生更多的黑暗科技,实验还会悄悄地进行,只是他们会学着狡黠的隐藏和华丽的包装。中共不解体,这一切还会不断发生。#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11-30 9: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