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抗日名将殉国身后妻儿惨到乞讨

王铭章,四川新都县太兴场人(1893年~1938年3月)(网络图片)。
人气: 79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8日讯】2005年,成都川军抗战纪念馆。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边哭,一边指著墙上的一张照片责骂道:“为什么你守到了时间还不撤?非要为国捐躯?你不回来,我们孤儿寡母有多惨,你知不知道?”发出这痛彻心肺之语的名叫叶亚华,照片上颇有大丈夫气概的正是她的丈夫、国民党抗日名将王铭章

王铭章先生的夫人叶亚华。(图片来自:ttps://twitter.com/duzhifu123)

王铭章以身殉国  奠定台儿庄大捷

王铭章1893年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父母早亡,因其自幼机敏过人,在好心人和亲戚资助下得以读书。16岁时,考入成都四川陆军小学堂第五期,其18岁后参与革命,后成为川军122师师长,同时还加入了当地民间袍哥组织。

彼时的川军虽然装备落后,文化程度不高,但因为其军官和士兵很多参加了袍哥组织,很讲求义气,因此敢于打仗,也能打胜仗。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主政四川任省主席,也是川军首领的刘湘主动向蒋介石请战,加入抗日队伍。中将师长王铭章遂带着122师出川抗日,转战晋东等地。

日军占领南京后,为了打通南北战场,意图攻下徐州。从1937年12月至次年3月,国民党军队与日军在山东邹县、兖州等地展开激战。而扼守山东滕县(今滕州)的正是王铭章部的三千人。面对敌我力量悬殊的严峻形势,王铭章抱定以死报国之决心,他对部下们说:“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我们身为军人,牺牲原为天职,现在只有牺牲一切完成任务,虽不剩一兵一卒,亦无怨尤。”

1938年3月,面对日军的狂轰滥炸,王铭章率守军三次击退其进攻。在日军猛烈的炮火攻击下,城墙曾被炸开一个十多米宽的缺口。守军与日军展开肉搏,击退日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其后,日军调集精锐部队再次向滕县发起了猛攻。在重炮与飞机的掩护下,日军攻入城内,守军再次与日军贴身肉搏,战斗场面异常惨烈,有的连拼得只剩10余人,有的连官兵全部阵亡,王铭章也最终中弹殉国。

可以说,滕县保卫战使日军第十师团遭受重创,其以坚守近四天、牺牲一个师几千人的代价,为徐州一带中国军队的集结赢得了时间,为此后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徐州会战最高指挥官、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后来曾高度评价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王铭章壮烈殉国后,被国民政府追授为陆军上将。褒奖令写道:“陆军第一百二十二师师长王铭章,赋性刚毅,志行忠贞,此次于滕县之役,苦守要区,逾三昼夜,卒待援军到达,阵线得以巩固,不幸殊勋甫建,以率部奋力巷战,竟尔殉职,缅怀壮烈,悼惜殊深,应予特令褒扬,追赠陆军上将,交军事委员会从优议恤,并将生平事绩存备宣付史馆,用彰忠勋,以资矜式。”

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并电令第22集团军总司令孙震:“务必寻回王故师长铭章忠骸归葬。”大约半个月后,王将军的忠骸寻获,其身中日军机枪七弹。王将军的遗体被抬下战场后,李宗仁上将前去守灵。他看见王铭章的军装全是血迹,腹中的肠子等脏器和泥土“血肉模糊”成一团。李宗仁含泪脱下自己有上将军衔的军服,让士兵们给王铭章中将更换上。

当年6月,忠烈魂归故里,成都全城下半旗,十万群众肃立接灵。次日举行数万人公祭,数架飞机在空中散发宣传他事迹的传单。

1942年,王铭章墓园落成,墓园中建有王将军骑马铜像。中共建政后,塑像被推倒,墓园也被破坏。

将军身后妻儿险些被要了命

王铭章生前有两房妻室,大夫人周华裕,二夫人叶亚华,共有三子两女长大成人,即长女王道纯,长子王道鸿、次子王道义、三子王道纲,小女儿王道洁,他们都是周华裕所生。叶亚华曾育有两子,但都相继夭折,其后王道纲被过继给叶亚华。

叶亚华曾是四川大学的学生,在将军殉国后,王家用国民政府给的抚恤金兴办了一所学校,叶亚华参与校务管理。

中共1949年夺取政权后,周华裕、王道鸿、王道义、王道洁留在了大陆,王道纯前往香港。对于王铭章等抗日将领,因其国民党的背景,中共并未将其评为“烈士”,他们的遗孀和子女自然在历次运动中难逃中共的迫害。

1951年,中共掀起了“镇反运动”,叶亚华被控五大罪状:一、是国民党反动派军阀的小老婆;二、是十恶不赦、剥削人民血汗大地主的女儿;三、是四川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臭知识分子;四、属于妄图颠覆红色江山的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五、属於潜伏的国民党反动派特务,可以直接拉出去枪毙。

或许曾经受过的教育使叶亚华具有了不是一般人所具备的见识和勇气。她通过当地官员取得了路条,带着王道纲逃离了大陆,前往澳门。一路之辛苦和尝尽人间的白眼,已然无法言表。

1953年,叶亚华终于到达了澳门地界,但盘缠已经用尽。无奈之下的她写了一张纸牌乞讨,牌子上写着:“我是抗战名将王铭章上将遗孀……。”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各大报馆争相采访、刊登这件凄惨的事情。最快做出反应的是在台湾的蒋介石,他急速派人将叶亚华母子接到了台湾,叶亚华此后在台湾军校任英语教官。

2003年,叶亚华从台湾回到成都。2005年,年近百岁的她参加了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纪念活动,而开头之语正是这一年叶亚华参观川军博物馆时发出的。

与逃离大陆、在台湾安稳生活大半辈子的叶亚华母子相比,留在大陆的王铭章的大夫人和后人要惨得多。

据王铭章的儿媳、次子王道义的妻子白光莲回忆,在将军未被中共追认烈士前(1984年才追认),王家长期是“反动军阀兼地主身份”,也是每次政治运动中的“运动员”,尤其在文革中,就连吃奶的孩子都是“狗崽仔”,几乎所有亲属都受到迫害。

将军的长子王道鸿与原国民革命军24军参谋长陆军少将汪云翔的长女汪慧仙成亲,1948年诞下一子王德明。上个世纪50年代,王道鸿下放到阿坝州南坪县教书,不久后汪慧仙因伤寒不治去世,幼子王德明孤苦无依,由外婆抚养成人。70年代王道鸿才结束下放返回成都,后去世。

将军的原配、年逾7旬的周华裕,在文革中因被批斗双目失明,而白光莲仅仅替婆母辩白,说其从不出门、没有反动言论,就失掉了工作。

结语

呜呼痛哉!保卫祖国的将军流血又流泪!无疑,王铭章将军眷属和后人的遭遇不过是中共戕害中国人的又一缩影,中共所造成的伤痕不仅刻在一个个家庭的身上,也深深刻在了那个时代,而去掉这伤痕,清算中共是必走的一步。

参考资料:

1、网文:《王铭章儿媳自述:刻骨铭心的感受和感动》

2、网文:《王铭章上将遗孀澳门跪地行乞为生》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12-28 3: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