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乾龙:人类的出路(三)

东西方文化中都有关于洪水的记载,认为四千年前人类整体上遭受过洪灾,致使西方文明消失。《圣经》记载的诺亚方舟。(维基百科)
人气: 7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8日讯】

三、究竟为什么

东西方文化中都有关于洪水的记载。认为四千年前人类整体上遭受过洪灾,致使西方文明消失,也就是说,这一茬的人类曾毁灭于洪水,但东方这个特殊地方还没完全毁掉,东方文明也因为一些人躲到高山上,略得保存,如河图、洛书、八卦、阴阳术等。

那四千年的历史不算长,却会出现被佛教中认为末法时期,或《启示录》里预言的月亮统治的撒旦出世时期,为什么西方很多国家的政要、商人为了利益而不顾人权、民主这些理念呢?为什么人类又会变成现代这样丧失道德而不知呢?

在中国的《山海经》和小说《西游记》中提到三个字:天有漏!《山海经》说远古时期共工族撞倒不周山,天向东南倾,大漏,发生洪水,女娲补天,有块五彩石没补上,《红楼梦》中说成了贾宝玉身上佩带的宝玉。《西游记》中说唐僧四徒取经回来,观音菩萨为了补上一难,使唐僧四徒掉入河中,经书浸湿,在晒经石上撕了一角,孙悟空说正应了天地有漏的理。

小说当然是虚构的,但反映了中国知识份子对宇宙、文化的一种认识。那道家说人体是一个小宇宙,对应的如果是有漏的天地,那人岂不是有缺陷?

确实是这样,现代科学也证实,人的绝大部分智慧是被封闭的。由于人迷于物质现实,往往是眼见为实,图求肉身物欲,由于增强私心,越发不顾及别人或周围环境,致使慈爱心或神性越发淡薄,加上社会有意的宣传引导,致使人人为敌,人与环境为敌,最终毁灭。有人说:我相信神的存在,但是由于我无法感受到神对我的作用,但欲望很明显对我生活、肉身带来现实感受或改观,那我信神而淡欲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一方面,在宇宙运行规律中,释迦牟尼、老子、耶酥的法力终究没能触及二千年后的人类,人无法感受神的加持或力量,这也许是旧宇宙的缺陷或智慧的不足,导致物质有成住坏灭的规律,导致暴恶势力和各种变异魔力肆虐无忌,但另一方面更可能是由于人的自私和堕落中,自我选择的结果。他们根本不知道神力其实无处不在,是直接能改变现实的,比如,纵欲带来的病变、灾祸甚至生命的死亡销毁,这才是真正决定肉身和生命永远的结果,而肉身的一时快乐只是拿生命中宝贵的“功德”换取的,淡欲无私的结果就会走向高贵美好的生命境界,也就是说,欲望换来的快乐过眼烟云,是虚浮的,而精神和灵魂信仰才是真实的,才决定永远,才这其实正是神力的安排。说无法感受或无意义,其实还不是真正的信神,他们还是看重人的生活,不想明白神力的长久效应。

当然,人的有漏还表现在经常会被后天形成的生活观念所迷,容易陷入眼见为实、自以为是的假理,不会静心理智思索,喜欢先入为主地分析问题,并用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推测,解决矛盾总找别人过错,从不先查看内心并先改变自我,不会用本性或客观真理衡量对错,或客观的全面去调查了解真相。以私利欲望为重,做绝事情不留后路,直到无法挽回时,又陷入后悔,但又从不在现实中吸取历史教训。比如对罗马尼禄迫害基督的教训;比如哥白尼提出日心说被杀害的教训;比如古今历史上暴君犯反人类罪而最终身败国亡的教训;比如中国人看《水浒传》而痛恨高俅同情林冲的教训;比如窦娥六月飘雪的教训……但现实生活中,当法轮功被江泽民利用共产党体制制造谎言并灭绝人性迫害中,国际上或中国人面对全球性冤情和残暴邪恶照样沉默、冷漠,这不是人的缺陷吗?谁吸取教训了?然而这种缺陷可能会直接要了整个人类的命。

那由于人的缺陷导致的恶果,可能还有以下几个客观因素扩大:

1、宗教失效

二千五百年至二千多年前,也就是东西方记载的大洪水之后,可以说是这茬人类又出现新文明之时,为人类的有序生存,东西方有些觉者、圣人又来传法度人和奠基文明。释迦牟尼、老子、耶酥、苏格拉底等伟大先驱都留下了法力,告诉人要重德提升自己品性和生命境界(当然,世界上还流传之前的神佛之说,比如定光如来、摩西、耶和华、黄帝、炎帝、阿波罗、宙斯等等,他们的法力更是遥远不可企及,在这不说)。但是,由于人的低能,他们传法时根本没有文字记下来,都是几百年后由他们的弟子回忆着记录的。因为回忆,根本不可能是原话一动不变的记录,因此,留传下来的法本身就有变动。也许可以理解法力本身就没有如觉者亲传之时那么大。但后来由于民族变迁、人口混种,加上文化区别,在流传时不断改,加上再后来世人,或出于无知或出于名利,都根据自己理解去改写、留传“道、法”,那就破坏了道法,使道法失去了救世度人能力。以前佛教徒曾说过类似的话:盗法、乱法要下地狱的。但这却是无奈的事实。当年释加牟尼也早看到了这个事实,他传法时魔王波旬就说过类似的话:“我现在乱不了你的法,到末法时期,叫我的子孙披上袈纱到庙里去乱你的法,看你怎么办?”释迦牟尼听了魔王的话,久久无语,不一会,两行热泪缓缓流了下来。魔王波旬见此,率众狂笑而去。而宗教彻底失去法力,与无神论思想的占据人们的精神领域也有关。在西方,自从科学占领社会各领域以后,宗教之力所作用的更多只是人们表面上的文明行为,而真正的思想却更多让于无神观念,所作所为相违人类文明之初神的告诫,功利私欲作了主导,而灵魂深处的神性只是飘忽不定,若有若无,似是而非,至多起到深夜人静时的一种后怕作用。而在被神认为了不起的神州中国——东土,自从被共产党抢占之后,用谎言、暴力、利益、诱骗、邪毒等各种手段,抹去人心中尚存的对天地、神佛的敬畏和信仰。共产党设立宗教局,要求宗教信仰都管共产党管。尽管无神论管有神论,其荒谬滑稽、矛盾和离奇无耻古今没有,但中国人或怕或怕或无奈,从来不会深入思考其中的浅显原因和阴邪目地,

共产党对让宗教失效,让人不信神佛,割裂人与天地关系的办法是迫害和变异宗教。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认为,宗教为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他害怕人们相信神和上帝从而不信他的共产主义。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一书第一篇收入的就是对门捷列耶夫参与研究“灵学”团体的批判。恩格斯说过:“中世纪及以前的一切都要在人类理性审判台前辩护自己存在的理由。”说这话的同时,他已把自己与马克思当成了审判台前的法官了。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是马克思的朋友。他这样形容马克思:“他俨然就是人们的上帝,他不能容忍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人是上帝。他要人们像神一样崇拜他,把他作为偶像顶礼膜拜,否则就大加挞伐,或阴谋迫害。”

在其夺取国民党政权后,中共便取消了中国地方宗教组织。约有3百万教徒被杀。同时建立“爱国”信徒,只有在行为上服从党的指挥,承认共产党是高于一切教会的才有可能合法。正如《九评共产党》里所说:“你信基督教,那共产党就是上帝的上帝;你信佛教,那共产党则是佛祖的佛祖;讲到回教,共产党就是真主的真主;讲到活佛,共产党就要批准谁来做活佛。说到底,党需要你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党需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教徒们要高举你们各自的信仰去遵行党的旨意。如果不这么做,就成为打击、专政的对象……共产主义的中心指导思想就是鼓吹无神,无佛,无道,无前生,无后世,无因果报应。由此,各国共产党都鼓励穷人,流氓无产者无须信神,无须偿还业力,无须安分守己,反而应该巧取豪夺,造反发家,建立了共产党一教统天下的根基。”

该书统计:中国共产党对宗教的迫害,在文革中无数的寺庙被砸烂,僧人被游街示众,西藏90%的寺庙被破坏,中国至今有数万的家庭基督教会成员被关押。上海的天主教神父龚品梅被中共关押30余年,中共曾无数次逼迫他,只要同意归中共的“三自爱国委员会”领导,就可以放他出去。而近几年,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正是中共“战天”的延续,也是中共力图强售其奸的必然结果。

中共对宗教的迫害,实行三教齐灭政策,对佛教的破坏是从“统战”一些出家人开始的。它甚至派出地下党员,直接打入宗教内部进行破坏。释迦佛的教义“戒定慧”,使历来修出很多出世开悟之人,在涅槃前,释迦牟尼谆谆教诲弟子要“护持禁戒。勿得亏犯。”并警告说“破戒之人。天龙鬼神。所共憎厌。恶声流布。……死即随业受地狱苦。经历劫数。然后得出。复受饿鬼畜生之身。如是转转无解脱期。”

佛陀的警告成了政治和尚的耳旁风。1952年,大陆成立“中国佛教协会”时,中共派员出席,会中许多教徒,提出佛教的清规戒律应该废除,并说这些典章害死了许多青年男女。更有人主张“信教自由,僧娶尼嫁,饮酒食肉,也都应当自由,谁也不能管。”——(《九评共产党》)。

“根据1958年出版之《中共如何迫害基督教》一书统计,仅以书面透露的资料显示,大陆神职人员被冠上‘地主’、‘恶霸’罪名而杀害的,竟达八千八百四十人,因而遭劳改的达三万九千二百人;被冠上‘反革命’罪名而杀害的,达二千四百五十人,因而遭劳改的达两万四千八百人。”(百志《中共打压宗教的理论与实践》)而如今,到中国大陆各大庙宇道观,特别是名山大川风景秀丽之处,都被围成风景区,进门是昂贵的门票,到处是商店,推销纪念品的、旅游团叫嚷的、求利图欲的烧香客,一片噪杂。进门拜佛收钱不说,和尚念经要钱不说,那拜佛的大多是求升官发财保贪污、生子姻缘保太平,那和尚更是拦路开口要收功德费、捐建款、卜卦费……名目烦多,不一而举。与传统清心寡欲、忏悔自新、广渡众生的佛门净地完全相反。

如此场所,真正觉者的法身岂会还在,那人拜佛不灵,就更不信神佛,就更道德堕落,就更为非胡来,那共产党的目地就达到了。中共十九大期间,有个和尚党代表说,十九大报告是当代佛经,他已手抄三遍,还要继续抄下去,就是宗教变异、共产党目地达到的表现之一。

2、文化破坏

文化是一个民族生命、生存对天地感悟、循合后的载体表像,是民族和人种对“道、法”的入世阐释和践行标准,是民族和人种得以生存的精神要素。一个民族文化灭掉了,这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就灭亡了,民族就消失了。世界史上四大文明古国,除中华民族外,古埃及、古印度、巴比伦的消失,就是文化先没有了。而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可以概括成八个字:敬天畏命、天人合一。他脉通史前文明,根源在于“道、法”,孕育于天地之象和人本科学、人体修炼。

中国,被称为神洲大地,世界中心之国,二千多年前东西方大洪水之后,他的文化基本完整保存下来,可见,他的文化对本茬人类具有特殊意义。

历史上也有正邪善恶之战,也有宫庭权名之争,特别是每个朝代末年,但这并不是主流,中国文化的“和”、“包容”,促成了中心之国的伟大。直至十九世纪上叶,欧洲工业革命开始,中国的文化还是被世界推崇,后来《共产党宣言》和达尔文进化论出世,当时清朝庭正走进了一位女人,开始了阴盛阳衰的女人把持朝庭时代,垂帘听政的慈禧似乎注定要开始一个民族的巅仆,文化由此开始衰弱。八国联军、英法联军、洋务运动、维新变法……一系列异族器物与文化入侵,使中国的文化开始变得不伦不类,五四后,浮躁不安的国民心态加上极端的运动,引进了用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的共产党。伴随着共产运动,中国百年来一直处于战乱和各种政治运动中,文化被肢解。特别共产党夺权后,实行宗教革命,使文化根源被切断,中国人人生观、价值观、生活秩序开始了混乱,四清运动后,被附体的中国人自觉洗脑,反右、人民公社、大跃进……中国人的道德从来没有过的迷茫和瓦解,生活从来没有这样混乱过。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破四旧”的邪火烧遍中华大地。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破坏殆尽。孔子和儒家学说从理论到生活全被批倒并踩上一角,传统的生活方式全被打倒,违背传统文化的党文化悄悄渗入:越穷越光荣、用暴力砸碎资本家、男女平等、父母与子女平等、自由恋爱、妇女顶半边天、砸碎封建礼仪、人人平等安需分配……在世界女权运动、人性解放的口号呼应下,中国人传统的家庭人伦、男尊女爱的规矩没了,不知如何生活,阴阳反背、阴盛阳衰、骂祖杀父、宰亲杀熟、见死不救等乱象频生。传统节日,如端午节、重阳节、七夕节等强调忠、家伦、夫妇之道等节日被淡化,而新建三八妇女节、五四节、五一、六一、十一等这样充满暴力、违伦、血腥政权的节日要中国人过。更可笑的是,像耶诞节这样向善崇真的节日中共要抵制,借口是西洋节日,而中共本身这个西洋货带来的“革命”节日、情人节这样带有暴力和色情色彩,让人变异和堕落的节日却被提倡,这其中就含有毁灭人类道德的阴谋。另外,在中国,所有城镇的古建、文物、宗祠先是以政治和革命的名义都被砸碎,后以经济的名义再次破坏。文化的被革命,中国人的思想从此混乱不堪,人性中的恶和欲望被扩大。改革开放,接下来的这一招,顺水推舟的以建设名义、发展名义,顺合国人被穷怕的心理,更彻底毁灭人的文化、道德、神性。

文革中,从切断信仰到破除四旧、封建文化,再到屠杀了大批文化精英,都是让人恐惧,不得不低头。20世纪80年代后,中共改换手法,从暴力毁坏转向变相诋毁,谆谆诱导的手法变得隐晦,让人难以觉察,防不胜防。致使90后代的人无规无矩,放纵自私。

《九评共产党》说:“宇宙中,人世间,各种理论、信仰、文学艺术形式、建筑、风俗等等都有其人类空间的显现及另外空间存在的形式。一个人读一本书,做一件事,不算什么,当千千万万个人都在读同一本书,做同一件事,有同样所想,就会在另外空间形成巨大的物质场,并支持表面空间这件事、这个形式、建筑、风俗等。如果没有这个背后的场,这个空间的事物、建筑、形式等也就不会有多大能量。这也是为什么西方相信的13日、星期五的组合不吉利,但其对东方社会则没有什么影响;而东方的风水宝地风俗等也对西方没有很大影响,因为其背后的场在另外社会中不够强大。古庙、老城、寺院、古迹等经过千百年及千万人的同一信仰、关注,有其背后强大的物质因素,特别是正教的殿堂,开光后有觉者的加持,保佑一方生灵、民众。当这些器物、建筑被毁,其背后的场以至高级生命也无法继续驻留。所以毁掉的不只是表面建筑、形式及其背后天人合一、加持人类空间正念、正信的正能量场,还有觉者离去而失掉的佑护。

同样道理,即使重建这些古迹、建筑,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建立强大的正能量场,请回高层觉者加持、佑护。近些年中共又大兴土木,重建寺庙、修复古迹,但为的是欺骗、赚钱、造假,或装门面,那结果只能是招来邪灵、烂鬼、负的能量场占据这些地方,给世人反而带来无穷祸害。”

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文所说:“传统中,祭祀敬神是国家和平民的头等大事,皇帝的祭天祈求、出兵前的问卜,民间的婚嫁姻缘、生儿育女、学业仕途、福禄运势,万事之吉凶成败,都有不同层次的神祇在安排。人们相信基本的社会伦理、价值观是老天爷规定的,善恶有报是基本常识,如今很多中国人对传统文化一无所知,也由此带来传统价值在人心中颠覆,道德一片空白。”

确实这样,过去,一个县城死了个人,会惊动整个县城,叫人命关天,但如今毒奶粉、地沟油、强奸女人没人管、见死不救等横行中国大地。过去,男女在公共场所把手都有违法人伦,现在女人穿得越来越少,在大街上男女拥抱、接吻随时可见,还认为古代的才人佳子都是封建僵化,没一个好东西,封建礼仪遗毒害死人。

很多人一谈到中国远古、上古历史,心里马上想到的是“迷信”。好听一点的,说“远古先民对自然现象的认识和征服自然的美好愿望”创造了“神话”。这样一来,如大禹治水等自古以来的中国历史,变成了“神奇的想像”。谈到古代帝王,心里想到的“封建专制”,跟中共一样拥有“无法无天”的绝对权力。殊不知,在神传文化中“天子”为上天之子,需躬行道德,承顺天地。否则,上天就会抛弃他,派更有德行的人来替换。据此,臣民可以依“天理”批评帝王。“天子”的称呼并不是将帝王捧到天上,恰恰强调了其权力是神授予并受到制约的。

毛泽东在晚年要求生活秘书读新闻,但要求别读那些大批判、大运动的新闻,要听有趣的。可见它自己也很清楚,那些革中国文化的运动,那些批祖骂宗的批判是政治目地,是权力需要,是不对,一切都是骗人的斗争。当他听说东北三颗陨石降落后,掉泪说,要死大人物了。可见它内心是非常知道,中国的天人感应说是对的,民说留传文化都是对的。

传统文化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推崇“暴力、无神、欲望是一切、有钱可以不择手段”这种文化的社会,这样的社会人人以斗争、以恨为“高尚”,甚至认为自古以来中国人都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平时为一点小事打得头破血流,已成为“天经地义”。人们不信共产党理论,在学习时做样子,导致养成了学习看收学一套做一套,不能践行的毛病,致使学习圣书,也难以实际做到的恶习。这种说一套做一套已渗入全国人的思想中,这样的社会不出问题才怪。现在有多少人真正知道欲望是囚禁身体的铁索呢?看那些年轻一代穿着剪破的衣服、染着各色怪衣头发而在大街上搂搂抱抱,就看出文化和生活规则变异到多可怕的地步了。

那么,现在也提出恢复传统文化。如果没有对天地神佛敬畏,如果没有讲天人合一,如果不解体以人类为敌的共产党,如果不撤掉中南海共党中央这种影响天际线的牌子,如果不驱逐从中央到地方为党卖命的低端官员,如果不在天安门城楼撤下搞文革的毛的相,恢复二字无可谈及,中国梦只能是黄粱梦、南柯梦。

3、科学变异

很多人都认为科学很好:人类认识了自然与生命的一些奥秘、使生产带来方便、给生活带来繁荣……实证科学影响人类生活从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欧洲工业革命开始了,当时,西欧的机器带来成批的商品生产,开始刺激了商品的增多,百年后,又有了电器时代,各种电器产品渗入了人们生活各领域,几十年后,进入宇航时代与电子时代,十年内电脑、手机等普及到发达国家的家家户户,以致到了人们普遍信仰科学,放弃了传统对神的正信的地步。

这里有个奇怪的现象是,人类的智慧似乎是呈几何式的暴涨。但是,现实是人类被封闭的智慧并没有打开多少。这本身科学有是无法解释的。

而科学,确实是刺激了人类的物欲,随之而来,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欲望膨胀、道德堕落、文化变异……各种社会问题都出来了。科学是因为通过物质力量而不是人本力量改变生活,使物质环境不断变化,既使西方发达国家再通过人为努力,也不可能使物质回圈到当初天清地净的状态中去,由于使人依赖于资源、环境,而资源的枯竭和人类的竞争,使世界越来越变得不安浮躁。有人说过,如果由于自然灾害使人类的电力、磁场衰弱或消失,人类所有的生活一下崩溃,甚至可能出现灭种的大灾难。这就是人依靠外力带来的后果。

当然,科学最严重的是因为它无法检测到人的“德”,加速了人的文化变异。由于现代人依赖物质,科学加强了他们“眼见为实”的观念。什么德、什么道、什么轮回转世、什么因果报应,“我看不见的我不信。”这样的人,本身就是科学发展的障碍者。空气、电、磁等这些东西存在的吧,他能看得到吗?原子、中子、夸克这些微观下物质在被发现之前不也存在吗?这样的人,他能画出他自己打出的嗝是什么形状的吗?这样的人,更是不信神的,人正因为不信神,没有道德约束,在私欲作用下才会完全丧失做人的规矩,从而不知如何生活。纵观人类发展史,古代没有实证科学的人类生活并不比现代人乏味,幸福感受和生活品质并不会因为物质的丰富而增加。古人猎狩到一匹野马的幸福感与现代人中奖一台冒烟的汽车,其快乐感有什么区别呢?而快乐等这些感觉本来就是人本的东西。

当然,科学在现代社会也不是万能的,还有很多不解之谜人类是无法用科学解决的。比如癌症爱滋病、比如非典和禽流感的神秘来去,比如百慕大轮船的消失和南极臭氧洞、比如人体的思维和梦、比如星体爆炸黑洞反物质……当然有人说了,现代科学还不发达,随着科学进步,这一切都会逐渐明朗的。

我说不一不定。地球资源是有限的,如果人类真能达到解决生命病死问题,或探究到物质的本源,解决世界上许多疑惑,可能地球上环境污染早就不适合人类居住了,可能私欲膨胀后的人类自身的竞争和战争早灭掉了人类自己,可能人类在天灾人祸中早毁掉了那些科技……当然,这些“可能”是依据历史与现代人类的生存情状作出的假设,有无依据读者可自取推测。

也有人说,欲望和科技是推动人类发展的动力。我说也不是。人类历史上每次局部的毁灭都是欲望的结果,人的生命和生活最终痛苦也源自于欲望。如果人类没有因为欲望去劳作、去发展生产,社会照样也是会发展的,说不定发展的更加山青水秀,更加安祥幸福,因为社会的发展,它是必然的趋势,是生命生活的本能带来的,或者说是自然发展的规律,是人类综合因素的作用。如果不靠实证科技,没有飞机、火车、地铁、手机、网路,现代人照样可以了解世界,周游海内外。不信,你去看,中国古西安地图,要比现在大的多,但古人照样走遍古都城;秦始皇派人找仙药,照样走到山东外海的蓬莱海域。中国古代的人本科学力量更是强大,人体有特异功能可能不会奇怪。不信,你去看山上樵夫,赤脚爬高山如履平地,半天挑百斤柴来去不费力,那还只是熟能生巧的小技,世界级大魔术师的本事更令人费解了。中中国历史上的人本科学,如中国的气功、点金术、太极拳、周易、河图洛书的智慧,中医、民间匠师的人本力量等等,那可是现代科学无法企粗的。生活在人本科学中的古人的品质生活不一定比现代呼吸着雾霾还勾心斗角要差。

这里提醒读者的是:欲望、幸福、智慧等这些本来就是人本的东西,只是有些对生命有建设作用,有些是破坏作用,如何用来为人类自身与自然环境起到和谐发展作用,如何扬抑,使人类自己作主地发展生活,这才是关键。

4、思潮攻侵

主要指现代不良思潮,如:无神论、进化论、现代派文化意识。

十九世纪似乎是人类的劫难期,末法期,无神论和进化论就是出现在工业革命后期、十九世纪中叶的欧州。

在西方国家,不信有神完全是个人的事,他不会强迫别人接受他的观点。但如果把这种个人观点扩大成一种主义或思潮,在社会强行推广,用利益、暴力、谎言等各种手段逼迫集体接受,那就是邪恶的。而中共的无神论正是这样的。通过党的载体,暴力逼利益诱,更阴邪的是变异所有宗教内涵,使人自觉得接受无神论领导下的完全相反的宗教。整个社会,通过媒体、教育、会议、标语、运动等,从中央到社区,无不涉及。对于小孩子,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教育孩子:信神是精神鸦片,是愚昧落后的,是穷人对现实无奈与无能的一种麻醉,信神就不会进取,就会穷困。加上封锁,小孩确实不知西方发达国家的富裕,主流社会基本都有正信,非洲穷国基本都是人种混乱,与正教要求相反,而东南亚一些国家,信筮教和乱七八糟教的,天灾人祸很多。

无神论让人纵欲,作为一种思潮,它混乱了人的传统道德和文化,使人失去了准则,犹如夜行中的迷船,不知前途。而《共产党宣言》问世后,进化论出现,与无神论前呼后应,沆瀣一气,在共产党暴力与谎言作用下,彻底割裂人与神的关系。自认为自己是天老大,为所欲为,一切以己为中心,不合己的杀、打什么都敢干,毫无顾忌和约束,提倡什么个性解放,导致每人一种思想一种活法,一片混乱无序,还美名其曰“百花齐放”,“人权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进化论和无神论一起,让人诅咒自己的祖宗是猴子,是动物,现在的人只是高级一点罢了,其实都是畜牲。而彻底否定了人的道德性,人是有提升自己品性能力的。

世界各国都十分崇敬他们的伟大祖先和君主。罗马的凯撒大帝、法国的太阳王路易十四、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都受到国民的爱戴和后代的崇仰。在美国南达科他州的拉什莫尔山上,四位伟大总统的塑像巍然屹立,每年接受成千上万人的瞻仰和礼敬。

仅从常识角度说,咒骂别人的祖先是对其人格的巨大侮辱,“欺师灭祖”被视为大逆不道的行为。共产党强调人是猴子进化来的,中共及其文人把古人矮化、丑化、粗鄙化,把个例的不良事例当主流放大宣传,中国古代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让中国人咒骂中华民族的祖先,如此侮辱自己民族的祖先,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反过来,进化论其实达尔文自己也承认是一假说,不是真理。在他的关于《物种起源》等书籍中说到进化理论,基本都是“如果……假如说……可能……或许”这类词,他给赖尔(Charles Lyell)的信中说:“如果我的自然选择论必须借助…突然进化的过程才能说得通的话,我将弃之如粪土。…如果在任何一个步骤中,需要加上神奇的进步,那自然选择论就不值分文了。”

现代生物遗传学、分子生物学和古生物学,都对进化论做出了否定,无论是动物器官的演化、“微进化”与“广进化”的逻辑区别,还是从猴到人的漫长岁月,都无证据佐证这一理论。比如寒武纪生命不是慢慢进化而是一下子大爆发、史前文物所展示出的人类不是进化而是周期性发展,灾难性事件和自然选择,以及高度发达的史前文明、人的眼睛之类的一些器官是无法进化等等现象,都证实了达尔文提出的进化假说是不成立的。
连坚持唯物、无神思想的共产党的最重要喉舌《人民日报》在一个时期也不得不承认进化论的错误。《人民日报》海外版95年5月25日报导澄江化石受世界著名古生物学家注目,并说:“寒武纪‘生命大爆炸’是全球生命演化史上突发性重大事件,现代生命的多样性起源于此……对其深入研究,可能对传统的达尔文进化论是一个动摇。”

1995年7月19日《人民日报》又发表《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江化石》指出,达尔文进化论的中心论点是:生物种是逐渐变异的。但是距今5.3亿年的寒武纪早期,地球的生命存在形式突然出现了从单样性到多样性的飞跃。其中观点,颇耐人寻味。

进化论大师顾特首先承认这些矛盾,并用“神秘中的神秘”来描述这个现象。以诡辩捍卫达尔文及渐进主义而著名的道金斯说:“这批化石好像是有人故意放进石层中一样。”

无神论和进化论再加上科学的佐证,基本上,地狱之门被人类打开,而上天之路已被堵死。

在这种环境下,现代派各种思潮,很轻易击垮并占据了人们的心灵,特别是80后年轻一代。从此,混乱的文化现象占据了人类的各行业各领域。美术、文学、影视、广告作品里以艺术名义大搞色情,明显暗示各种低级下流的东西。还有什么变形、印象、魔幻都出来了。美术作品越裸越有人买,什么墨水往纸上一泼;一只脚长到脑袋上,阴暗变形夸张的构造胡乱点些墨水;抓只虫子在纸上爬,都成了大师深奥的作品,要拍高价,没人能看懂,更谈不上什么美感,不管“大师”如何解释,人们只好故附风雅叫好。文学作品更是黑沉沉一片,谁也看不懂那些古怪的文字堆砌美在哪里,喝水在诗里写成“气体的另一种形式欢快的进入幽深的隧道;”植物生长说成“世界的精灵向蓝天展示少女桐体……”“母亲金色的阴毛”、“父亲的卵子”、“商纣王穿越时空与杨贵妃恋爱”都会写进小说,散文更是虚情编造,不知所云,什么不明觉历、宅男、普大喜奔……破坏传统文字的变成新潮,那些编辑、出版社也选那些越玄乎越黑乎乎的文章出版,美名为现代派高深作品。那些无知的现代人书架上放那些书,标榜自己多么有学问,基本全国各城都有这种“皇帝的新装”式的所谓文人。音乐,大喊大叫的噪杂声登上大雅之堂,俗不可耐文句不通的歌词大行其道,乐器配奏根本没有乐感,五音不全,男人留着长发,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在台上歇斯底里一喊,下面人举着荧光棒,疯一样叫好。影视作品里没有真正反映正气、人性的作品,都是胡里花哨,哗众取宠,低级搞笑,要么就是政治充满虚假与暴力,要么就是故事平淡,靠裸露床戏争夺眼球。同性恋、黑社会这种反人类的东西被吹捧,要人崇尚。新闻除了有目地宣传外,假的、虚的大行其道。要不更多是些垃圾无聊资讯,标题很惊艳,内容靠的是一些色情的小道消息吸引人。工艺品类的也是一样,现代派、印象派……人物形象上,男人鼻子上挂个环;衣裤剪破、低腰裸腿,女人眼圈捈得红一圈绿一圈,衣服条条缕缕,板着脸,像鬼一样。

社会上,甚至是至亲亲友中,有人反对有人推崇,有人说这个好有人说那个好,有人要敬仰有人迫害,致使亲友恩断义绝情尽缘了只剩债相欠,整个社会的思想从来没有这么乱过,人类社会在这些思潮影响下,还是人吗?离毁灭还有多远?

这些魔性的思潮可能不是全部由共产党制造出来的,共产党也可能没有想到能全方位造出这些混乱思潮,这些思潮却和共产党互相利用、互相扩大来毁掉人类正统思想和道德,从而更迅速更彻底来毁掉人类。

5、共产党迫害

如果你在中国的街上去拦住路人,问他共产主义是什么?他们说不出来,说不清楚。这个统治了他们六、七十年、跟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共产党,中国人居然很糊涂,这些年,中国人怎么活的?真是被人杀了还不知怎么回事。

共产主义有个说法是“世界大同”,实现“人人平等、安需分配”的“人间天堂。”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是用暴力砸碎旧世界,无产阶级先要革掉资本家和资本主义的命。
这个目标是地地道道能迷惑人、鼓惑人的邪理歪说。因为地球上物质资源是有限的,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怎么平均?怎么安需?人的能力与贡献不一样,智慧与付出不一样,怎么平均?平均就是奖懒罚勤,世界各国的物质环境、文化、信仰不一,怎么大同?强迫?那在没大同之前地球或人类可能被人的欲望或天灾毁掉了。

那这个方法却也是极其邪恶的。砸碎旧世界就是砸碎掉人类的物质和文化积存。暴力革命就是反人性的魔鬼的行当,革资本主义的命就是盅惑流氓杀有钱社会。我们不说邪恶打击的一定是善的,但打击善的一定就是邪的。比如以莫须有罪名迫害“真、善、忍”无辜的只想提升道德的人群,那一定是邪的。

怪不得,共产党讲仇恨,为绞杀人的善性,它千方百计要撒谎,而它自己恰恰是它所骂的东西。比如,它骂美国民主虚假,恰恰自己民主虚假;它骂资本主义国家污染环境,嫁祸别国,恰恰是它污染环境,嫁祸别国;它说宗教是精神鸦片,恰恰它的主义是精神鸦片;它说法轮功是X教,恰恰它自己是邪教;它说耶诞节是西方移来文化,对中国有害,要抵制,恰恰马列主义是西方移来的对中国有害的邪魔文化,要抵制;它说美国反华,恰恰它自己反华;它说世界上有四分之三国家处于水深火热中,要它去解放,而恰恰是被它强暴的中国人处于水深火热中,需要世界力量来解放……

怪不得,去问中国街上的人们,为什么恨美国、恨西方、恨日本、恨台湾、恨自由社会、恨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同样他们说不清。为什么?原因就是被中共强迫洗脑,通过新闻、学校教育、社会标语、社区活动、各单位会议等等无孔不入的方式,并以利益、生活权益等为要胁灌输的。

再恶的生灵,幼小时也不会伤人,多少有公善心,而共产党,在形成胚胎时就要暴杀夺权,在巴黎一出生就无产流氓造反、砸碎街头神像艺术,它在胚胎与幼弱时就是邪恶的。共产党政权既不是君权神授也不是民主选举,它向民众强售其奸,一到中国就把一切资源掠夺,然后以“听话、胁从”的绑架形式逼中国人为生存而就范。

怪不得,共产党特喜欢人的血。它把红旗说成死人的血染成的,红领巾也是死人血染成的,并强迫小孩在学校每天挂脖子上。什么红军、红卫兵、红色革命、红彤彤的世界,恨不得东方中国被鲜血染成东方红。因为那都是血的颜色。不信你去看,中国政权所在办公楼,从中央到乡村,凡是中共党委及与党有关的组织的标牌都是红色的,而政府、人大、政协等都是黑色的。

被共产党统治的国人思想从来没有如此混乱过,有官员和法官在判法轮功学员时就说:“你别跟我讲法律,讲道德,我只跟你讲政治。”那中共的政治就是要抓好人的,你跟他讲政治,他讲国情,你跟他讲国情,他跟你讲人权,你跟他讲人权,他跟你讲政治……就如同黑夜,永远见不到人性的光亮。

怪不得,共产党喜欢用红星旗强暴中国。那星星只有夜晚才出现的。共党附体国的国旗文化就说明了:共产党就是要让中国变成死人血染成的漫漫黑夜。

共产主义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共产党是地地道道的魔鬼邪灵。

《九评共产党》的文章中说:“1917年十月革命的第二年,苏俄共产党(布)正式诞生。这个共产党是在对“阶级敌人”实行暴力中产生的,之后则在对自己人的暴力中维持存在。苏联共产党在内部整肃中,屠杀了两千多万‘间谍’、‘叛徒’和异己分子。
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时候就是苏联共产党控制的第三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自然继承了这种暴力传统。1927年到1936年所谓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江西人口从二千多万下降到一千多万,其祸之烈,可见一斑。

如果说,夺取政权的战争中暴力无可避免,那么世界上从来没有像共产党这样的在和平时期仍然酷爱暴力的政权。1949年之后,中共暴力残害的中国人,数目竟然超过之前近三十年的战争时期。

在这方面达到登峰造极地步的是中国共产党所全力支持的柬埔寨赤棉,其夺取政权后居然屠杀了柬埔寨全国四分之一人口,包括该国的大多数华裔和华侨。并且,中共至今阻拦国际社会对赤棉的公开审判,其目的当然是为了继续遮掩中共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和所扮演的恶劣角色。

必须指出的是,世界上最残暴的割据武装和残暴政权,也都和中国共产党有密切关系。除了赤棉之外,印尼共产党,菲共、马共、越共、缅共、寮共、尼泊尔共产党等等,也都是中共一手支持建立,其中党的领袖许多都是华人,有些现今仍然躲藏在中国。

而世界上以毛主义为宗旨的共产党,包括南美的光明之路、日本的赤军,其残暴行径同样为世人所知所唾弃……共产党把物种竞争,推演到社会进化中的阶级斗争,认为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唯一动力。因此,斗争成为共产党获得政权以及维持生存的主要“信仰”。毛泽东的名言“八亿人口,不斗行吗”正是这种生存逻辑的表白。

和这个表白同样闻名的,是毛泽东的另一句话: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来一次”。重复使用暴力,是共产党政权维持统治的重要手段。暴力的目的,是制造恐惧。每一次斗争运动,都是共产党的一次恐惧训练,让人民内心颤抖着屈服,以至成为恐惧的奴隶。

今天,恐怖主义变成了文明和自由世界的头号敌人。但共产党的暴力恐怖主义以国家为载体,规模更为巨大,持续时间更为长久,为祸也更为酷烈。……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共完善着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基因承传不断,手段和恶性程度在危机中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发展。那被共产党的迫害过的中国人,有绝对的恐压怕恶和欺善心理,相当在群体有幸灾乐祸的德性,从高官到普通民众,相当多人都变态了,已经被中毒的失去了良知善性,分不清好坏。有人认为这个社会是共党创治的,与共党过不去就是与己过不去,因此,竭力维护。也有人认狼为爹认贼为娘,认为社会秩序需要维护,个人生存怎么能排斥政权组织?如果它很邪恶,老天为什么会让获取政权?让它存在这么久?不能受着社会体制的利益而骂着体制。共产党能夺取政权,也许是宇宙败坏物质形成了一种毁灭的魔力,而共产体制是毁灭人的,中国人之所以能活着,全靠几代人克服苦难和承受血泪后一线挣扎,没有共产体制,会活得更好。也有人认为,共产党从起家到发家到统治中国,一路面临很多困难,克服很多死亡困境才活下来,很不容易了,要理解、要同情,它再邪恶也要宽容它,就像后妈再坏孩子也不要嫌弃。这种人的心态其实是一种伪善,是一种变异的,有害的善,他缺少正义与勇气,其结果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众所周知,纵恶就是在毁灭善良,除恶就是在救护众生。因为对恶的纵容最终恶要毁灭善,而且恶的排他性特性也会使恶自己最终毁灭。

共产党把人说成动物,认为人是猴子变来的是真理,市场经济就是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人死了就叫动物祭祀(牺牲)。历史发展到今天,现实已充分证明了共产党要毁灭人类阴谋。不用说共党社会的贫富悬殊,也不用说中国的环境污染和道德失尽,更不必说中国的极端军人说要牺牲西安以东的地方也要炸掉美国,单说朝鲜,就一直说要用核武毁灭人类。

恶所暴力的物件不一定是善的,但迫害善的一定是恶的。共产党的恶不仅指垄断一切资源,用谎言和暴力变异人的精神,或横征暴敛强夺豪取或用法律和建设名义掠夺社会利益、百姓经济,而且现代掠夺手法十分隐蔽。比如,它纵容社会一切犯罪和收刮民脂民膏现象,包括毒赌黄骗产业、网路金融集资、腐败等,当犯罪集团收集民间巨额资产后,共产党立即抓获他们并没收财产,一则让百姓觉得好像为民办事,二则中饱私襄,其实共产党这招是借刀杀人,用变相的手法收刮民脂民膏。

现在中国大地上,连空气都浸染着色情、共产撒旦、欲望、变异的物质。

共产党的目标是要统治全人类,在美国、西欧北欧等国家,表面上虽然不是共产党统治,但共产党在这些国家以非常隐晦的方式进行渗透,比如以进步派、自由派等名义,以新闻落地为辅佐,在经济、文化、教育、思潮等各领域渗透,在台湾、南美也是如此,就是在整个社会中不知不觉参入共产意识形态。比如在欧美发达国家,很多国家的福利就在打破多劳多得的分配制,而实行富穷均有的保障制,就如共产党宣传的平均主义概念差不多。

《裸体的共产党人》一书和《蚕食美国》一书中都提到,共产党制定了详尽的行动计划,要从内部颠覆美国,具体做法:……“第28个目标:以违反“政教分离”原则为理由,取消学校祷告。第40个目标:让人们失去对家庭制度的信任。鼓励乱性并使离婚容易实现。第17个目标:控制学校。把学校作为社会主义理念的传动带。弱化授课大纲。控制教师协会。第24个目标:把所有管制猥亵污秽罪的法律称作“审查制度”,称作对言论和新闻自由的侵犯,从而达到废除这些法律的目的。第25个目标:通过在书籍、杂志、影视里宣扬色情,毁掉文化道德标准。第26个目标:把同性恋、堕落和乱性视作“正常的、自然的、健康的。”第20个与第21个目标:渗透新闻媒体,控制广播、电视和影视界的重要职位。

第27个目标:渗透教堂,以“社会”宗教替代天启宗教。让人们丧失对《圣经》的信念。他们实现了几乎所有目标。竟然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至少过去五十年以来,他们隐藏在幕后、在阴影里,积极从事着他们的活动,企图把美国的民众、美国的文化带向毁灭。”

共产主义也是一种信仰,只不过它与传统的正信相反。传统的正信讲“德”,讲无私,比如基督教讲做好人、爱;佛教讲“慈悲”;道教讲积德守德,但共产党讲暴力、讲斗天斗地斗人,讲砸碎旧世界,它扩大人的私欲,表面上说为公无私为人民服务,其实都是自我垄断与霸占各种社会与自然资源……其实,共产党就是推崇恶、阴邪、毁灭。
中国有个诺贝尔文学获奖的作家,叫莫言。莫言说:“人类没有多少好日子了。”确实是这样,在中国,整个社会已经形成了人害人的环境,关爱别人总是受伤,甚至带来灾祸,你跟他讲道理,他说是毁他三观,做好事没有能力自保,人都不敢做好人做好事,很难对他人关爱。这样,人人自私,好人越难做,越没能力,整个社会形成灰心丧气的恶性循环,这岂不是大难的征兆?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2-08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