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抵御中共扩张 新西兰或改变对华策略

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会见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萧普(Julie Bishop)。(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人气: 22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新西兰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本周在电视一台的时事节目访谈中暗示,新西兰可能会改变对中国的战略,不但会重启新西兰的太平洋战略,还会一改过去对中共的影响和作法一概保持沉默的方式,“该说的时候就要说”。

虽然他没有明确点明对新西兰“有不好的影响力”的国家就是指中国,但从主持人的提问和之后专家和媒体的评论,都已确认他的所指。

重启太平洋战略 帮助维持区域和平

在此前访问澳大利亚的一次讲话中,彼得斯明确表示,新西兰要与澳大利亚更加紧密地合作,重建澳纽在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战略地位。他说,“我们的工作,是要确保参与太平洋地区事务的其它国家,要符合太平洋地区的利益,以及我们邻国的安全与繁荣。” 彼得斯说,新西兰历来对太平洋地区事务非常重视,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也非常大。

重启太平洋战略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新西兰政府已经宣布,将增加对太平洋岛国,如汤加和斐济等国的援助;另一方面,将回归基础外交,新西兰将与这些国家重新建立紧密关系,帮助维持这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彼得斯说,在过去的9年中,新西兰对太平洋岛国家的援助,从原来占GDP的0.30%(约每年6亿-7亿元),下降到了0.21%(每年约4亿-5亿元),工党-优先党联合政府,将把60%的发展基金,投入到太平洋地区,以帮助新西兰的太平洋邻国对他国的干预提高耐受力,并通过这种方式实现自治。

彼得斯认为,新西兰对太平洋岛国的低援助水平,无法与“大量印刷钞票、出手阔绰的国家抗衡”,而他们并不总是为太平洋地区的利益行事。

前内阁部长、联合未来党党魁彼得•邓恩(Peter Dunne)也发表评论表示,随着中国等国家对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日益增加,新西兰对这一地区的影响力就至关重要,新西兰与这些国家间传统的联络方式可能也不再奏效。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这些国家觉得无法从新西兰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就会去寻求其它的支持。

中共近几年在全球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对于那些急需援助的小国来说,无疑是最容易得到的资金来源。所以一些贫困的太平洋岛国,像汤加和斐济等国,都与中共签订了援助基础设施等建设项目的协议。

不过,数月前,澳大利亚太平洋地区及国际发展部部长费尔拉范蒂-韦尔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就曾指称中共为在太平洋岛国塑造影响力而“援助”的项目,都是无用的建筑,只是增加了这个地区的财政负担。

彼得斯对此也有类似的担忧。尽管他在讲话和访谈中,都尽量避免点明中共,但实际上,媒体和各界都明白,他“以他极其独特的谈话方式”,把要说的都表达得很清楚。

一带一路需“缓行”

彼得斯还表示,新西兰现在可能并不会退出对北京“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但问题是,当你签署了这个谅解备忘录的时候,你得明白它到底有什么实质的、具体的意义。”彼得斯说,他对上一届政府如此匆忙地签署了支持“一带一路”的备忘录“感到遗憾”,“但上届政府中的哪一位领导人能够把这些问题说清楚?”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了解得一点也不深入。”“我不觉得因为上届政府签署的一些东西我们就应该受到约束。”

本周发布的一份美国非营利智库全球发展中心的最新报告,指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向亚洲、欧洲和非洲的港口、铁路及其它项目投资数千亿美元的计划,可能会将债务问题转嫁给这些小国家。如果其中任何一个国家不能有效管理它的债务,中共就会获得强势地位,影响它们的战略决策,甚至获得对重要基础设施的控制。

同时,彼得斯的想法,也受到媒体的质疑,指其是否行得通。因为不论是国家党议员杨健,还是工党议员霍建强,都是中共一带一路政策在新西兰国会里的大力倡导者,一些亲中共的游说团体,也在大力鼓吹要向北京站队、靠拢。

对此,惠灵顿的著名经济学家迈克尔•莱都(Michael Reddell)发表文章说,“的确,中共不仅仅是‘一个市场’,而是一个镇压、专制的政权,它本身都无法把自己人民的生活,提高到像台湾和韩国那样的水平。”

“但中共毫无遮掩、活跃的议程,则反射出其霸道的、与世界各国根本不同的价值观;同时它无视国际法,并试图吓住任何表达自己价值观和自我尊重的国家。”

文章说,“这是一个不值得信任和尊重的政权。也许会有一些个人的贸易机会,但它应该是一个明确的例子,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每当你顺从这个政权时,你就会加强邪恶的因素。”

“该说的时候就要说”

在被问到澳大利亚因为对中共在南中国海的扩张采取了更严厉的立场后,澳中关系似乎变得紧张时,彼得斯承认,新西兰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但他不会像前届政府那样只是沉默,而是会阐明不同的观点。

彼得斯说,“我之所以担心我们国家以前(对中共)采取的态度,是因为他们错误地认为和人家是同一个联盟,而实际上却不是。”

“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要确保我们在与中国交谈时,如果对有些事情不同意,我们就要坦率地表达出来;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即使我们不喜欢,也麻木地保持沉默。”

但主持人考伦•丹(Corin Dann)问到他是否很担心中共对新西兰的影响时,彼得斯说,“并非所有的外部影响都是好的,来自同一个国家的影响,有时会很好,有时却会很坏。”

不过彼得斯强调,不管这个影响来自哪里,我们都必须要站起来面对,这肯定不容易。在太平洋地区,我们的“表兄弟”都在期待新西兰的领导角色。如果我们现在不以积极的方式进行干预并参与这场竞争,那么我们和太平洋地区的状况都会更糟。

专家:新西兰对于中共有重要的战略性

虽然彼得斯不否认但也没承认,政府政策的转向是因为多名专家对政府谏言所致。但媒体评论,尽管新西兰没有像澳大利亚政府那样立即采取因应措施,其实也已经很重视。

除了发表有关中共对新西兰控制和渗透的研究报告《魔法武器》外,坎特伯雷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还在去年8月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中共在过去10年间,持续不断地增加对南极活动的预算,且不顾国际规范,在南极洲从事秘密的军事活动及攫取资源,报告呼吁纽、澳政府必须对中共小心防范。

布莱迪教授认为,新西兰国家虽小,但其所处的战略地位不可小觑。新西兰对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和在南极的地位,对中共来说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报告说,“首先,新西兰政府负责南太平洋库克群岛、纽埃、托克劳的外交和防御事务,这就意味着在国际事务上对中国有四张潜在的赞成票。”

其次,除了澳大利亚主张的42%南极洲领地,“新西兰也是南极洲的所有国之一,还是前往南极洲的最近点之一。中国的南极洲长期战略计划,需要与新西兰等南极洲既有的所有国合作,才有可能实现。”

报告说,“中共从未停止勘探南极洲的矿藏资源,尽管马德里议定书有这样的要求。”中共不断地在南极从事各类勘探活动,在南极攫取资源,包括矿藏、碳氢化合物、渔业、旅游业、交通路线以及水与生物勘探等等。自2012年起,中共更进一步加强了勘探活动,包括对南极煤的储藏量和海底的金属矿床等的勘探。同时又违反《南极洲条约》,拒绝准确报告在南极洲的军事活动及科学研究项目的国防用途。#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