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贸易团队周二启程访华 三大议题看点

中共集资$190亿研发芯片半导体 国家补助行为或再成双方角力点

白宫高级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周四将在白宫会见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讨论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图为川普和姆钦(左)及莱特希泽(右)。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78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财政部长姆钦将率高阶官员在周二启程访华,预定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副总理刘鹤等会面,围绕中美贸易摩擦展开正式谈判,内容涵盖知识产权、市场准入以及产业补贴。

外界认为,川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代表大多数国家和在华外国公司的共识,面对日益恶化的中国经商环境以及中国同行到海外抢占市场带来的激烈竞争,许多大公司也从默不作声转为寄望政治家敢对中共强硬。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稍早(24日)表示,应中方的邀请,“未来几天内”姆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访问中国。也有媒体指,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以及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也将一起出访。

美国贸易网站Inside Trade周四(26日)引用消息人士的话说,莱特希泽计划在下周二(5月1日)晚前往中国。

3月中美贸易摩擦日益激化,中美双方持续进行私下交涉,5月初将是两国首次正式谈判。外界认为,在美国对中国通讯巨头中兴通讯(ZTE)进行制裁后,中共对美态度似乎有些软化。不过,如财长姆钦表达的“谨慎乐观”,如果双方谈判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坚持追加关税,因此目前还无法预见结果。

外界研判双方谈判的焦点除了川普政府近期针对中共侵害美知识产权的三大举措,市场准入以及国内补贴方面也都可能成为争论不下的热点。

强迫技术转让或再成为双方角力点

川普在3月22日依据301调查结果、签署行政备忘录时,对外宣布的三大反制中共侵害美知识产权的措施包括:1. 提高关税,指示贸易代表办公室提高关税,反制中共的不合理或歧视性行为;2. 针对中共侵害知识产权,包括要求美国在华企业技术转让,诉诸世贸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3. 要求财长提出限制投资的行动计划,特别是监管来自中国大陆的对美国重要行业或技术的投资。

川普政府在公开场合多次指责中共、希望其能改变侵害知识产权的行为,创造公平和互惠的环境。外国公司尤其担心中共继续“习惯性”地强迫他们把核心技术转让给中国国内的竞争对手,才能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门票。

尽管中共官员称“技术换市场”不是官方政策,但这种做法在中共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工业计划中均有广泛的、含蓄的表露,同样的在中共颁布的《网络安全法》中,也要求企业跟中共当局共享关键技术,而这些机构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在进行秘密的知识产权盗窃。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区主编安德里尼(jamil anderlini)周三(4月25日)撰文,川普政府近期的行为精明地瞄准了中共的强制技术转让行为,以及看清中共试图阻止那些它想称霸全球的领域中、来自外国公司的竞争。

他认为,川普的对华贸易战略有两方面做的非常正确。“川普是对的,他指出了中共没有像西方那样遵守同样的贸易和投资规则;川普是对的,他指出西方过去试图解决这种不平衡的做法并不奏效。”

中共对高科技产业的国家补贴行为是新焦点

外界认为,川普政府的301制裁方案是直接箝制“中国制造2025”计划。今年2月刘鹤访美试图为中美贸易冲突“灭火”无果,川普政府就亮出了底牌:希望中共停止补贴“中国制造2025计划”,该计划包括机器人、航天、人工智能以及半导体等先进领域。

在未获得中方认同后,川普政府才在3月底宣布301制裁关税清单,因此引发系列中美贸易冲突升级举措。

美方的观点简单说就是希望公平和互惠。美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金融时报》撰文说,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创新的国家,支持中国走创新的道路。

但这条路不能靠强迫美国公司交出专利技术以及盗窃美国知识产权来完成,他表示,美国欢迎正常的竞争,但反对国家资本“保护主义”,特别是来自高科技商品的“直接威胁”。

他说,中共2025年计划推动的高科技发展将是“下一个挑战领域”。“中共政府言行不一已很长时间,而且在采取高度保护主义行为上变得更加精明。”

简而言之,中共要发展国内产业当然可以,但如果不遵循市场规则,采用国家资本注资的方式,最后又将此推向全球市场竞争,这对外国公司不光是不公平,更可能是灾难。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扎里特(William Zarit)曾点评“中国制造2025”计划说:“它对我们意味着是一个公司在跟一个国家竞争。”

以半导体行业来看,“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明确写到,通过国家政策扶持,到2025年中国自产四分之三的工业机器人,以及三分之一的智能手机芯片。

近期,中兴因违反协议被美激活禁止令后,长期依赖美国芯片等供给链的中兴面临休克危机。此举正加快中共在半导体领域的加速投资。路透社周四(26日)报导指,中共国家半导体基金已接近完成第二期190亿美元集资,希望摆脱国内产业严重缺“芯”的境地,但此举或引发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转至“芯片战”。

外界认为,如果中共决议继续维持对高科技行业的国家补贴行为,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可能不会那么容易。

市场准入领域 要求非歧视国民待遇

此外,中国的平均进口关税约是美国和英国的两倍。同时,它还往往出于明显的政治原因,建立非关税贸易壁垒,或排除某些特定行业或国家市场准入。

举例说,在韩国2016年同意引入美国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后,中共视此举是一种威胁,随后抵制韩货——韩国汽车、化妆品和流行音乐,甚至中国旅游团一度被禁止到韩国旅游,中国境内的数十家韩国超市因“消防安全违规”被迫关门。

在市场准入的投资限制领域,中共的倾向性已偏离正常范围,无原则地倒向国内公司。某些时候,甚至直接向外国公司和监管机构发布命令,并强制性执行、拒绝对命令做任何改动。

比如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YouTube和Instagram的服务在中国境内都被禁。安德里尼指,这是因为中共认为公开批评它的政治制度或领导人违反国家安全,他们认为这些公司不能保证在他们的平台上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同样,也因为屏蔽了这些西方社交媒体公司,才促进了中国国内腾讯和阿里巴巴等本土科技巨头的崛起。

同时,中共主导的对外投资随着对外贸易顺差的增长,出现了非常明显的不平衡状况,近期陆续成为西方社会关注的焦点。

以欧盟为例。2008年,中国对28个欧盟国家的直接投资仅为7亿欧元,到2017年投资总额已高达300亿欧元,比同期欧洲对中国直接投资的四倍还要多。

根据柏林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报告,从2000年到去年年底,中国在欧洲的累计投资额已经赶上欧洲在中国境内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

国外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和柏林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在2000年至2017年期间中资企业共有17次大规模并购欧洲公司。

“中国投资者享受欧洲的投资政策,这里有世界最开放的投资制度之一,几乎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所有行业”,报告说。“另一方面,中共持续战略性地限制外国公司进入许多行业,而且对外国公司存在非常严重的非正式歧视。”

此外,报告还指出,中资企业在欧洲的海外并购四分之三都集中在中共的产业战略政策范围内,而且这种投资模式正在整个发达国家展开。

《金融时报》安德里尼表示,川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代表大多数国家和在华外国公司的共识,只是他们一直不愿意太大声抱怨,因为害怕被中共逐出中国市场。“但情况已经开始变化。面对日益恶化的中国经商环境以及中国同行到海外日益激烈的竞争,许多大公司现在请求他们的政客对北京强硬。”

所以,中美贸易冲突正式谈判的意义不局限解决问题本身,更可能给其它国家带来示范效应,可以对中共说“不”。#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4-27 7: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