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幅贸易战漫画 透露中国经济一个大问题

中国经济虽然高速发展,但这个社会不知不觉被利益集团垄断和绑架。 (Lam Yik Fei/Getty Images)

人气: 296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国投资研究公司Hedgeye的一幅贸易战漫画在网络热传,在象征中国经济的货轮上,水手指著海里游来的美国关税“鲨鱼”大惊失色,却没发现船体已被“增长放慢”的巨型章鱼牵绊。

外界认为,关税或许不是中国受关注的真正目标,中国经济存在的更大担忧是,增长放缓速度超预期,而当局为保增长放弃去杠杆化的指引或招来新一波借贷狂潮。

英国风险投资公司伍德福德(Woodford)投资通讯主管弗雷泽-琼斯(Mitch Fraser-Jones)表示,这幅漫画凸显了资本市场对关税战新闻报导的不安,同时也点出了潜伏在中国经济表面之下的更大风险。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奥瑟斯(John Authers)也指,尽管大家普遍认为市场最近的动荡是关税所致,但实际上对中国经济内部才需要更严格的审视。

消费投资出口不振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中国经济增长在第二季度继续放缓,6月工厂产出增长削弱至两年来的低点(6.0%,比之前的预测值少了0.5个百分点),同时国内投资和出口也受到对美贸易战的影响。

“我们预计H2增长将受信贷增长缓慢和房地产活动疲软的挑战。此外,与美国加剧的贸易冲突也将开始影响经济增长,”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的亚洲经济学主任库伊斯(Louis Kuijs)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美国关税对中国出口规模和结构影响的不确定性已经削弱了商业信心、并推迟了投资,特别是跨境投资。”他表示。

中国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创下历史新低。固定资产投资包括新建建筑、工厂、道路和港口的支出,其中,房地产市场是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因素,房地产6月的新增投资是半年内最低,同时房地产销售也在降温。

最后,从净出口来看,6月中国出口增长强劲的原因是在关税生效前提前出货,而进口数据看起来更加悲观。

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埃文斯−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中国6月进口环比下降4.2%,表明内需正趋于疲软。

中共当局一直希望提振内部消费刺激经济,但上半年的消费数据没能达到预期增长。

上半年最终消费(包括私人与政府部门)占78.5%,去年同期为63.4%;零售销售增长从5月开始回升,但今年迄今为止的增长率只有9.4%,而去年同期是10.4%。

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经济阻力将在未来几个月聚力爆发,除了下半年出口贸易,还有地缘政治以及美国货币政策效应都会陆续显现,贸易争端对中国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构成0.2%~0.5%的影响。

除了中国经济有下行风险预期外,更大的风险却在中国经济内部——为保增长而放松去杠杆努力,可能酝酿更严重的经济危机。

松债务管控 中国经济随时可能崩盘

面对国内需求放缓和贸易战风险,中共政策制定者已开始加大对经济的支持力度,并放松了对去杠杆化的立场。

多年来,中国经济累积了大量高风险贷款,企业以及地方政府债务已成为中国经济的“灰犀牛”。

去杠杆行为就是降低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该行为本身就会带来工厂投资增速减缓、家庭支出增长疲软以及企业违约事件增加,而近期的中、美贸易战则更加凸显了中国经济隐藏的这一问题。

在美国7月6日开始实施第一轮对中国贸易关税措施之前,中国公司债市场的违约案例增多。截至上半年,中国公司债违约总额达人民币190亿元(约合29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40亿元。

同时,分析人士称,如果监管机构进一步向中国商业银行施压,要求其清理不良贷款,银行的坏帐率将比现在还要高得多。

中共官方公布的商业银行总体坏帐率不到2%。但《华尔街日报》日前列举贵州省一家农村银行的例子,如按监管部门要求,将逾期90日未还的贷款归为不良贷款,该行不良贷款率将飙升三倍至20%。

但中共当局为保经济增长,已经悄悄放松了对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去杠杆”指导。

中共国务院上周已停止发出督查通知,敦促地方政府加快推进已经批复的投资项目,以重振经济增长。中共中央政府通常使用督查手段来评估地方官员并推动最高指令贯彻落实。在这以前,政府一直强调的是要控制地方政府借债的规模。

统计局发言人毛胜勇周一(7月16日)也告诉媒体,他预计,在北京完成对地方政府债务的检查后,将启动更多的基础设施项目。

基础设施的固定资产投资在上半年增长了7.3%,2017年上半年为21.1%。

摩根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若中国(共)再度全面放松银根,国企借款可能会变得更加疯狂;而这正是风险所在。

近几年来,国际上普遍对中国的债务问题多次发出警告。国际清算银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的债务占GDP的比重为257%,远远高于新兴经济体184%的总体水平。

该行指出,相对债务的总量巨大,更让人担忧的是中国债务的增长速度过快。

凯投宏观曾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自有记录以来,中国的债务“增速几乎比其它任何主要经济体都快得多”,其债务的持续累积是“新兴亚洲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年,美国之音采访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家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被问到一旦中国经济出现更为严重的状况,世界其它经济体会不会“救市”,克鲁格曼摇头回答:“不会。”他认为,中国经济会因为规模太大以至于很难被救活。#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7-17 8: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