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若以水济水,谁食之? 琴瑟之专一,谁听之?

人气: 3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3日讯】

美国现况,华人此风不可长

那天从电视的报导中,看到有一12岁的中国女孩,和游学团以观光签证来美参访,在华盛顿雷根机场(DCA)疑似被绑架,换了衣服之后被一位阿姨带走。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出动大批警力协寻全面找人,经由媒体呼吁之下,2日被“安珀警报”失踪女孩,3日上午现身报平安。负责侦办的机场警局局长(David Huchler)说,这是警民合作完成目标的一次体现,小女孩目前在父母身边,“我们的任务只是确定她安全不受伤害。”(警方未说明如何找到女孩,以及父母采用此法与女儿团聚是否恰当?只表示,联邦调查局已介入调查中。)

后来才知在机场带走小孩马金晶(Jinjing Ma)的是她母亲,她的父母在美都有合法身份,用这种脱团后的方式接走,有偷渡的嫌疑,只是小女孩的旅游签证仍有效,现在并未违反刑法或移民法,最多也只是违反游学团或旅行团的条例。相关单位并没有对这一家人做出任何执法活动,即便知道此事动机不单纯,依照法律仍无法将他们逮捕或遣返。

其实在当天晚上看到这则新闻,从画面中,我们看到12岁的马金晶体型不小,而且以现代12岁的智商和常识都已不低,带她走的场景并不像被绑架的样子。我们直觉想到95年代左右,在纽约不断的上演来观光、表演的小留学生跳团脱队事件,后来;凡是出来的团队,都要有保证人,否则即便护照统一由领队保管,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发出邀请函的单位或公司、学校,都要负有连带的责任。

犹记得同样的年代,不只是在纽约,有一次笔者应邀到加拿大温哥华参加一个华人慈善活动,碰到一位国内来的朋友,他告诉我们,本是某市的局级干部,带了一个考察小组(6人)到温哥华考察,参访第三天,整个6人小组走掉了4个,连护照也不要了,只剩团长与副团长二人。由于那个年代,国内的政治气氛比较严肃,他们二人想想回去接受调查也是前途未卜,感觉到危机四伏,最后也选择了“出走”,在温哥华餐馆从事打工。(离乡背井的无奈,和家人的分离、思念,在叙述中;我们看到了其眼中的泪光,也跟着鼻酸。)

我们虽然替做父母能与女儿团聚感到高兴,不论外界如何评论这次事件是“脱团”,或“跳机”,以这样的方式在转换身份上会比“偷渡者容易”,但2000年之前中国来美签证困难,就是被层出不穷的类似事件所累。而这次的事件,不仅对小女孩参与的游学机构造成严重信誉打击,也会导致今后中国游学团出访签证的困难,尤其是在目前美中关系紧张之际。

川普政府在阻断“西语裔”非法移民的政策上,又加大了对“移民”政策的审视。我们在这二年,一直呼吁拥有绿卡的华人,一定要做出选择,要就入籍成为“公民”,再不就选择回国定居,绝对不要人在美国,又惦记着国内的“福利”,乃至于迟迟不入籍,会吃大亏的。存在的意义是生命最大的哲学,在浩瀚的世界里,要强烈审视自己留下的痕迹,它代表的是你这个人的“价值”,难道它只值2,000元人民币的福利,最后可能变成里外不是人。

川普总统重新定义美国移民法的“公共负担”(Public charge)的外国人,都可能因此而不能入境美国或调整身份成为永久居民,且会被递解出境的危险。新定义认为,扩大公共福利的适用范围,纳入非现金福利的项目。在美国合法居住的移民者曾享用过或其家庭成员曾享用过欧巴马健保、儿童健康保险、食品券或其他福利,在申请绿卡和入籍时会更加困难。

川普政府的这个定义影响深远,且无需国会批准,只需如克林顿在1999年时那样为(Public change)这个最先在1800年出现在移民法中的术语重新定义即可。当年将它写进移民法的初衷,是令美国不用负担太多对社会不能做出贡献的移民。国安部的发言人最近表示,“政府承诺执行现有的移民法,那些法律旨在保护美国纳税人,确保谋求进入或留在美国的外国人可以自给自足。”

联合国2018年全球幸福报告指数第一的国家就是“芬兰”,有位记者问一位老婆婆:“今年芬兰是全球最快乐的国家,到底是什么令你们那么快乐?”她笑了笑说:“大概我们都没有刻意追求快乐,也没有刻意回避痛苦、失意和哀伤,只要求自己好好过一天,快乐这玩意便会悄悄走近。”(芬兰人的超越、不俗,是他们知足常乐。)

芬兰是在公元前八千年,便有人类活动遗迹的国家,近数百年被不同的帝国统治,十二世纪被瑞典帝国侵占,到了十七世纪又被俄国侵占。1889年至1917年间,沙皇曾经将芬兰俄化,但同年沙皇被十月革命推翻后,芬兰也宣布独立。独立后的芬兰命运多桀,先是内战,后又与苏联进行两次战争,被夺走了不少国土,一直到苏联解体后,芬兰人才脱贫,经济高速增长。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自身的历史、文化上难以割舍的包袱,因此执政者也肯定会面对从包袱中衍生出来的危机与困难,能不能“共体时艰”就会展现该国的“精神”与“民族性”。克罗埃西亚与芬兰在本质上是绝对的不同,但在舞台上的表现,却各有各自的“美丽”,由点线到面形成的画面,即为其民族性的“精彩”。

川普总统在纽泽西州的小镇(Bedminster)的高球俱乐部举行晚宴,白宫将其形容为“让总统聆听经济状况,以及聆听未来一年重点项目和想法的机会”。不出所料,值此美中贸易战之际,川普将大部分时间花在批评中国的个人见解上,包括基础建设和赴美留学计划等。川普对中国向美之报复,感到既愤怒又惊讶,并谓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停止超级大国利用不公平贸易占美国便宜。

做为美籍华人,美中贸易战正打的如胶似漆,总统川普有任何批评,都在情理之中,不会真正去着墨太多。但是我们对后来他以不点名的方式直指留学生,就立即感到警讯,他说:“几乎每个来自这个国的学生都是间谍”。虽然没有指名,所有参加晚宴的人士认为言论直指中国。(我们这二年一直鼓励侨界的华人入籍或干脆回家,主要的原因就是避开这个模糊地带,非美国公民,不论你说什么有利于美中关系的话,都不会被采纳,因为你的妾身就有问题。现在扩大到留学生的身上,希望国内的家长要警惕到这点,不要再拼命把儿女往美国送。)

今天中午有一国内来的朋友提到最近北京“上访”的事,并把它诉诸为大家想到美国来的原因。我们非常不以为然,以前也说过;80年代台湾也发生过,一些老百姓把钱往“高利率”的火坑送,从来没有人去考虑“合不合理”?投资什么项目可以如此“不劳而获”?追根究底,就是一个“贪”字。投资人在享受高利息的生活时,跟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因高风险而蒙难时,第一个想到要政府来摆平,从法理上就站不住脚。纽约雷曼兄弟公司的倒台,引起了美国的金融风暴,受害人寻求的只是法律追诉,因为同时政府也跟着受害。

中国今天的基本问题,是整个社会的奢靡现象,“反贪腐”是为政者要端正官史的品德,以使为官者能“勤政爱民”。人民对社会的风气,也有一定的责任,甚至对国家的盛衰亦然,这些年造成很多人怕“中国”,多少都跟中国老百姓到世界各地旅游展现的霸气有关。早在西周时期,中国就已提出了“和”的概念,它包含着矛盾的对立与统一,也就是说“和”是事务产生和发展的源泉,是万物存在的基础。

妟婴在“左传”中也指出“和”,如羮焉。水火、醯醢、盐梅以烹鱼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及泄其过。也就是说“和”是一种不同要素所构成的和谐状态,就像鱼、肉掺和水、火、盐、梅等,经过厨师的烹调与加工成为一种佳肴的存在状态。那么有谁能告诉我,任何国家社会,当民生物资提高到一定水准,老百姓却失去了“安贫乐道”的优良本质,走上了一个迷失的道路,责任该由谁承担?(台湾在过去有一个流长渊远的口号,“你们整天呼喊,叫的是没有饭吃了,还是口袋里的钱不够多呢?原来你口袋里丢失的钱,是合理的吗?”)

左右开弓

本月7日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川普总统强调谁跟伊朗做生意,就别想和美国有生意往来。伊朗总统立刻回应,抨击川普是着眼于11月份的美国期中选举,并称愿意和川普举行谈判,但前提是美国先废除对伊朗的制裁措施。(伊朗总统不忘把中国拉上火线,表示上月已获北京承诺,即使美对伊朗祭出石油禁运令,中国仍将从伊朗进口原油。)

2017年伊朗才开始在经济上有所改善,呈现复苏的景象,川普政府的制裁,直奔扼住伊朗经济的咽喉而来。伊朗人的生活水准,因长期受困于美国经济制裁,几乎每况愈下,仅2017年全国失业率超过13%,对于很多大学生而言,毕业就代表“失业”。在伊朗全国8000万人口中有320万人失业,年轻人失业率超过40%,在首都德黑兰的购物广场中,不少售货员拥有硕士的学历,甚至不乏大学毕业生充当保安。过去30年间伊朗的年平均通涨率高达20%,一些平民和穷人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很多伊朗人归咎于本国政府,不少伊朗人都寄望政府能尽快与美国重返谈判桌。故此,不少对现况深感沮丧的伊朗人都以本国政府的首长做为泄愤对象,认为他们没有处理好国事。有德黑兰市民更指国家物价攀升,是政府贪污造成,而非美国制裁。其实早在美国实施制裁前,伊朗多地数天爆发民众反政府抗议和罢工,对贪污和通涨等社会问题强烈表达不满。

美国情报、国安机构负责人2日罕见地一起出现在白宫新闻简报室,严正指出俄罗斯正继续对美国的政治制度进行干预,川普总统已经命令他们将阻止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作为首要工作。美国国务院8日称,已经确认俄罗斯政府在英国对俄罗斯前情报人员使用神经毒剂的攻击,将很快对莫斯科实施制裁。第一轮制裁将限制俄罗斯的出口和融资,影响最大将是禁止颁发向俄罗斯出口敏感国家安全产品的许可证。第二轮或降外交关系级别。

寄望川普下台是愚蠢和无知

有媒体与观察家认为川普会和尼克森一样,因“通俄门”事件下台。不可否认现在很多国家如土耳其,都会希望看到强势的美国总统川普下台,基本上是他们不了解“水门事件”与通俄门在本质上的不同,还有尼克森当年把调查水门的检察官立即撤换的失误。现在调查通俄门的穆勒,却是平安在职的紧追通俄门不放。

前二天川普宣称,共和党在今年国会中期选举形势大好,他也极力为自己助选成功邀功,虽然目前俄州和堪州两场重要选举仍充满悬念,但是至少川普站台的人,现在是居于领先的地位。密苏里、密西根、华盛顿州也都在7日举行初选,俄亥俄州是举行国会特别选举,外界都视这场选举是对总统川普的“公投”,虽然仍在计票,但不可否认的是,原本居于些微劣势的候选人,在川普站台之后,现在都居于领先的票数,且都一一的宣布胜选。

美国有一股潜在的力量,都在看到川普有效的使美国重生,暗中默默地支持着川普,他们之所以“默默”,也许是因川普总统的“口不择言”,或可能是从理性上来说,认为美国应恢复精神的原貌。最重要的是,奥巴马施政的8年,美国兴起了“自由主义”思想又再次抬头,他们偏激的在特定的区域展露了头角,主张的“左倾”令很多人害怕,幸亏他们拿下的席位很少,异军突起的击败了同党之大将,反而使民主党的团结力量受损。(这些极端的人,暗中在民主党的阵营中帮川普拉了许多票,是属于温和理性的民主党人的反弹。)

“物极必反”川普今天能从一个商人的初次问政,不到二年时间,把整个世界翻的面目全非,使美国重回第一,虽遭众人漫骂,我们不该小看了现在这位美国总统潜在的魅力。尤其是他那坚强的意志,还有极为健朗的身体。像加州一直想与川普对着干,却遭到史上最重大的山火,嘴硬的州长布朗,都不得不感谢,川普宣布加州为主要灾区,除了其他联邦救灾计划,可以帮助灾民取得失业补助、食物救济、法律和精神健康咨询。

结语

我们认为,现在与美国发生磨擦的国家,千万别听信一些政治掮客的谎言,试图与两大党中的那一党议员多交往,支持该党的选举,想给自己国家造成有利的形势,因为你们肯定会大失所望。2016年不少亚洲地区的国家,误信希拉里一定当选,撒了不少银子,结果是差一点成了另类的“通俄门”。

任何一个国家,最正确的概念是与“美国”打交道,而不要介入美国内部的政党之争,这样既健康又实际,也不必为“押错宝”而自取其辱。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8-13 4: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