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长生毒疫苗官商勾结 7个部级官员被处罚

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引发全民众怒,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小图)等4名公司高管被带走。(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高层结束北戴河会议后,就长春长生假疫苗案立即召开政治局会议。(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13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危害大陆小孩生命、健康安全的长春长生疫苗案余波未息。日前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共有42名中共官员因此受到处罚,其中包括7名部级官员。此处罚显示该案是一起典型的官商勾结大案。

7名部级官员被处罚

8月16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对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调查及问责作出批示。

根据中共官媒的通报,这宗问题疫苗案件被中共定性为“性质恶劣”的重大案件,并处理了7名高官。

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被免职,他从2017年4月起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李晋修被责令辞职,他2015年12月至2017年4月任副省长,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长春市市长刘长龙被“引咎辞职”,他2016年9月任长春市代市长,2016年10月至今任市长;

吉林省委常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委书记姜治莹做“检查”,他2012年3月至2016年5月任长春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毕井泉被“引咎辞职”,他2015年2月至2018年3月任中共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

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原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吴浈被中纪委“立案审查调查”,他曾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检验等工作;中共国家药监局局长焦红做“检查”。

另外,还对35名非中管官员进行了问责。

观看完整影片»

毒疫苗案泄中共官商勾结

时政评论员石实说,本次政治局会议泄漏了中共的一个“公开秘密”,处理了那么多官员和监管人员,显示中共官员与奸商相互勾结,制造“毒疫苗”、草菅人命。

石实说,如果没有这些监管部门放行,这些问题疫苗就不会流入市场,“有的官员因为涉嫌毒疫苗案,畏罪自杀。”

陆媒此前披露,长春长生疫苗案爆发后,山东疾控中心免疫所所长宋立志,7月31日注射大剂量胰岛素自杀、情况危险。

宋立志曾是长春长生百白破问题疫苗的5名评标人之一,曾给长春长生打出近满分的最高分。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宋立志已于8月8日或9日不治身亡,但中共官方对有关消息守口如瓶,资讯遭全面封杀。

除收买所谓的中共官员、专家外,长春长生在销售过程中,普遍存在官商勾结、贿赂医药或疾控中心等相关官员。

据第一财经报导,长春长生只有25名销售人员,2017年全年,该公司的销售费用高达5.83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推广服务费超过4.42亿元、占了绝大部分,是总销售费用的75.95%。

“这个(销售费用)几乎是行业内的潜规则了。”某知情人士说。

中共法院判决书显示,长春长生涉行贿案就有近20件。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根据惯例,疫苗业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员的“白手套”。长春长生这十多年来,涉案近20件,但其依然可以平安无事,“这也只能是国家级层面的权力保护伞才能做到”。

毒疫苗案蔓延

中共政治局刚刚结束北戴河会议后,首先处理的就是席卷全国的毒疫苗案,石实表示,这显示该案给中共高层的冲击之大。

长春长生7月15日因为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记录造假等行为被官方下令停产;6天后,长春长生再次被发现用废鸡蛋制疫苗。

随后,大陆毒疫苗的黑幕不断被曝光,包括长春长生生产的49.98万支百白破疫苗“不合格”。据中共官媒8月15日报导,这49.98万支不合格疫苗,是属于同一批次的两个批号:201605014-01和201605014-02。

尾数“02”批号的百白破疫苗,是首次被中共官方确认不合格。该批销往山东、安徽的疫苗共有247,200支,按照官方消息,封存仅1万多支,其它约95%的问题疫苗可能都注入了小孩的身体里。

而尾数“01”百白破疫苗,共有252,600支,全部销往山东省,已有247,359万支给小孩接种,损耗、封存仅5,241支。

诡异的是,早在去年10月底吉林省食药监局就对该批“01”批号的百白破疫苗“立案调查”,但该处罚一直“不予公开”,且直到今年7月长春长生才被处罚。

长春长生的25万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曝光后,武汉生物40多万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流入重庆、河北的消息也被曝光。

事后,长春长生的十多名高管和大股东被抓捕。但比长春长生疫苗问题更严重的武汉生物的高管和大股东至今安然无恙。

据美国之音报导,来自中国的种种迹象显示,中共当局没有对劣迹更甚的武汉生物采取严厉制裁措施的计划。相反,中共当局正在采取有力的措施为武汉生物遮丑和护航。

中外观察家、评论家们认为,这是因为武汉生物的大股东是中共国务院,是国有企业,而中国的国有企业实际上都是中共的党产。

毒疫苗案冲击中共政权

疫苗案爆发后,愤怒的父母们的质疑声席卷全国:“我家孩子打了问题疫苗怎么办?”“问题疫苗去哪儿了?”“监管去哪儿了?”

大陆各地也因此不断上演上访、维权事件,要求中共当局给接种假疫苗后出状况的子女们一个说法。

同时,大陆有识之士发起一场规模不小的“厕所革命”,包括北京、南京、杭州、上海等地的儿童医院、学校等公共场所的隔间里,陆续出现“打倒共产党”、“推翻共产党”等敏感口号。

如:“毒奶粉,毒空气,毒疫苗,不再懦弱,推翻中国共产党”;“毒奶粉,红黄蓝,今天来了假疫苗;毒空气,毒食品,百姓看病泪汪汪;毒制度,毒政府,推翻中国共产党”;“不再沉默,为了孩子,推翻共产党”;“毒奶粉,毒疫苗;家也破,人也亡;是可忍?熟可忍?推翻共产党,方有好日子”等等。

虽然外界认为“厕所是一个好地方,中共没法监控”,是民众避开中共监控进行交流思想的一个“好地方”,但中共还是根据蛛丝马迹抓捕参与“厕所革命”的人士。

7月27日,“厕所革命”发起人之一的江苏维权人士季孝龙,被中共上海当局抓捕。

据季孝龙的好友说,季孝龙在推特上发文,呼吁民众响应“厕所革命”,在医院、大学等公共场所的厕所门上,用马克笔写上“打倒共产党”等字句,“一支马克笔,一个小时工作量,能够让上万人看到”。目前,季孝龙被以“寻衅滋事”拘押在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8-17 3: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