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孔子学院遭澳洲保守党强烈抵制

澳洲保守党参议员Cory Bernardi。(本人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卜蓝德澳洲采访报导)随着中共通过语言教学输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澳洲的内幕不断曝光,澳洲保守党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于2018年8月15日向参议院提出动议,要求审查澳洲教育部和孔子学院的培训课程。该议案的提出正值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审查孔子学院教学计划之际。

虽然该议案暂时没有通过,但贝尔纳迪对《大纪元时报》说:自由党和工党需要解释为什么反对我们关于审查政府参与孔子学院项目的动议。鉴于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和海外其它政府正在审查他们与孔子学院的合作,我们认为该动议毫无争议。自由党和工党的反对表明事情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澳洲保守党一直在关注并抵制中共的全方位渗透。贝尔纳迪说:“我们必须坚持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价值观,要求政府就中共对基本自由产生的重大(不利)影响采取行动。”

孔子学院是中共资助的教育机构,由中共教育部下属的汉办负责,在世界各地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教授中文相关课程。澳洲斯威本科技大学(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中共统一战线专家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教授曾表示:“尽管隶属于教育部,但汉办与共产党的统战工作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个项目初期,国家汉办是在刘延东的直接领导下,刘延东也领导著策划中国影响力海外行动的总部中共中央统战部。”

他说:“孔子学院经常对在澳大利亚的自由教育中的很多有价值的东西置之不理。澳大利亚大学在挑选中方员工方面几乎没有发言权,来自中国的教师受到中国大学学术自由的限制。澳大利亚的课程和教材需要通过(中共)党批准的奖学金考试。”

《南华早报》曾经报导,前孔子学院教师Sonia Zhao透露,孔子学院要求教师每逢碰到西藏、人权、法轮功、六四等中共政府眼中的敏感话题都要直接跳过,或是用同中共政府完全一致的口径说明。

不仅如此,前加拿大情报局(CSIS)亚太事务总监胡尼奥-卡兹亚(Michel Juneau-Katsuya)2014年曾表示,孔子学院员工试图访问政府机密文件、政府账户和电子邮件,有的还要求给他们配发政府电子邮件,这样他们就能够进入系统。这类间谍行为,引起了加拿大情报部门的调查。

孔子学院推广中共政策立场  践踏学术自由

就在澳洲保守党提出该议案后不久,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于8月24日发布了题为“中国(共)的海外统战工作”的报告。报告披露,中共透过孔子学院等学术机构和团体在海外推行统战、组织抗议活动、歪曲历史,以支持北京的政策立场。

USCC指出,孔子学院的教员面临自我审查压力;孔子学院和合作大学之间的合同极少公开;孔子学院向学生们展示了过滤过的中国历史,避免提起中共政治历史和人权侵犯问题。

全美学者协会的研究主任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说:“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来研究孔子学院”,发现他们在教授中国历史时对学生进行误导,同时也向美国学者施压,让他们对中共的不良政策保持缄默。

在澳洲,菲茨杰拉德教授则认为:“孔子学院的创建向中国当局表明,澳大利亚大学准备在学术自由、教学课程和研究诚信等问题上给予中国例外待遇。” 这表明,“澳大利亚大学通常对于自己的教学和研究时应有的审慎,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可以放在一边。”

“以北京的条款接受孔子学院的外国大学,表明他们愿意放弃学术原则,与中国(中共)建立良好关系。”菲茨杰拉德说。

美国知名政治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编辑艾博拉希米安(Bethany Allen-Ebrahimian)在2018年5月撰文说,她获邀前往萨凡纳州立大学,在由孔子学院赞助的活动上作专题演讲。令她震惊的是,她个人简历中涉及台湾采访的部分在印刷的简介中都被删除。该事件随后被证实,此举系该校孔子学院负责人罗其娟施压导致。

在演说结束后,艾博拉希米安随即遭到罗其娟的当面指责,质问她为何要批评中国(共)。

艾博拉希米安写道:“罗不是第一次试图让(美国校园的)教育项目更符合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一位学校管理人员在活动当天告诉我,罗曾试图阻止一名台湾出生的教师参加孔子学院附属的当地公校教师计划,但未成功。”

这一事件也正好印证了加诺特(John Garnaut)的看法。这位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的前中国问题高级顾问曾说,孔子学院跟统战部有关系,参与海外宣传活动,并被利用来影响所在大学的决策。

对此,悉尼科技大学(UTS)副教授冯崇义说:“孔子学院不是一个教育机构,而是一个意识形态部门,是一个政治工具,其实是在推广中共的意识形态,是针对全世界大外宣的一个组成部分。”

冯崇义认为,如果海外的学校与孔子学院合作,就会影响正常的教学、影响言论自由与学术自由。“因为这个机构,一方面传播中共意识形态,一方面保证和中共搞好关系,那么国外学校的领导部门就会来压制对中共批评的声音,造成很多不良影响。”

孔子学院令海外华人惴惴不安

家住悉尼的张华女士一直对孩子就读的小学开设孔子课堂感到不安。她说:“在孔子课堂上,国内派来的助教必须要遵守中国法律,虽然他不直接教那门课,但是他也会通过那个中共体制下的教育方式接触小孩,对于很多话题就会进行自动审查。”

张华曾经在孔子课堂的教室中看到中国国旗,遂向校方反应要求撤掉。她说:“如果你要放中国国旗,那你必须也得放台湾国旗或香港的旗子,这样才没有歧视嘛。最后学校校长就让老师把中国国旗全部撤下来了。”

作为孩子家长,张华还听说有的孔子课堂专门举办活动,教澳洲小孩唱中国国歌,她认为这种中共意识形态的强行灌输令人难以接受。

汉办公派汉语教师王亦琳于2016年2月25日在本迪戈高中(Bendigo Senior Secondary College)孔子课堂官网上发表博文说:“这边孩子很喜欢唱中文歌……最后竟然还唱了一首《义勇军进行曲》。听几十名小学六年级的外国学生一起唱中国国歌,让我激动得热血沸腾。”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此前表示,FBI正在对全美一百多所孔子学院进行调查。这些中共政府资助的学院教授给学生的是一个粉饰过的中国(中共),这些学院已成为中共海外情报网络的前哨。

在布里斯班一所私立中学任教的澳洲中文教师陈晓,很庆幸自己学校的校长由于了解开设孔子课堂的巨大风险,而拒绝了该机构的多次邀约。她说:“我相信在其它开设孔子课堂的学校,中共派来的助教就直接在你班里。你讲的所有东西,他可能都会记录。他可能就像间谍和眼线一样,窥测你在教什么,然后把你报告给中共。有大陆背景的澳洲老师肯定也不敢讲什么,会担心让他听到。”

孔子学院遭全球多所大学抵制  澳洲反应迟缓

保守党在议案中提到,截至2017年底,在全球146个国家中,共开设了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间孔子课堂。澳大利亚拥有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数量,继美国和英国之后,排在世界第三位。《澳洲人报》也曾报导,澳大利亚大学共开设了13所孔子学院,占全国全部大学数量的四分之一以上。

由于在全球输出中共意识形态的活动,孔子学院近年来遭到国际社会强烈抵制,其大规模的渗透引起了多国政府和相关机构的警惕。加拿大、法国、瑞典、美国等多所大学都关闭了校内的孔子学院。继西佛罗里达大学之后,今年8月14日,美国北佛罗里达大学也发布声明,将于 2019年2月关闭其校区内的孔子学院。

虽然全球要求关闭孔子学院的呼声越来越高,而澳洲在这方面却显得行动迟缓。

究其原因,菲茨杰拉德教授在《澳洲人报》撰文说:“在取消孔子学院之前,他们(澳洲大学校长们)可能会三思。这(孔子学院)可能为一所大学在五年内直接节省约100万澳元。”

中共教育部曾披露每年孔子学院因扩展学校和课堂,要消耗国家财政近1.4亿美元;而很多澳洲高校或许都太过乐意接受来自孔子学院的资金资助。

更重要的是,菲茨杰拉德补充说:“这样做(关闭孔子学院)可能被视为释放恶意的信号,并且在与孔子学院无关的领域 ——教学和研究领域招致报复。这就是中国(共)政府的工作方式。”

澳洲海军法律官员、保守党候选人Sophie York。(本人提供)

对于澳洲主要党派暂时否决该针对孔子学院的动议,澳洲海军法律官员、保守党候选人约克(Sophie York)表示, “孔子学院是在误导学生,掩盖共产主义的阴暗面”,他们只是在假借孔子之名。“其他参议员不明白,他们不了解这是软实力在入侵。”

大纪元暂时没有得到澳洲联邦教育部长对此事的看法。#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