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博士万里寻亲 现身悉尼人体展要求鉴定DNA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黄万青站在悉尼的街头,风尘仆仆。“真实人体展”(Real Bodies: The Exhibition)的大厅就在不远处。几个小时前,他刚下飞机,跨洋飞行将近20个小时,他为了失踪的弟弟黄雄而来。

黄雄15年前在上海失踪至今,这么多年过去了,黄万青从未停止寻找的脚步。9月16日,黄万青来到敦促调查人体展的悉尼新闻发布会现场,要求对展览的人体标本进行DNA测试,他需要知道这个“人体展”中身份不明者遗骨的真实身份,以确认弟弟是否在其中。

美国公民黄万青博士赴悉尼人体展寻找失踪15载的弟弟,他怀疑弟弟被中共迫害致死后,尸体被做成标本展览。(安平雅/大纪元)

新州警方接受报案

几天前的9月11日,居住在美国的黄万青已经委托律师向澳洲新州警方报案,要求警方调查位于当地悉尼摩尔公园(Moore Park)娱乐中心(The Entertainment Quarter)的“人体展”。该展览共展出了20具尸体以及200逾件解剖标本。

黄万青对警方申诉,他认为弟弟黄雄的身体或器官可能就在这个“真实人体展”上被展出。因为该展览的所有者Imagine Exhibition总裁曾对澳洲新闻集团网说过,展览的人体“毫无疑问来自中国”,但无法提供同意捐献身体的证明。

警局的两名警探经过了1个多小时的问询,做了详细的笔录,并索取了一些详细文件后,11日当晚即向律师提供了报案号(Event Number)。

按照程序,接受报案的警方会对展览进行正式调查,以帮助确认这些展览尸体的身份。

16日,黄万青到悉尼的新州警察局进一步提供报案材料之前,与多个团体在展览附近召开新闻发布会。

验DNA收集证据

医生、人权活动组织以及黄万青本人均提出相关部门应该对被展览人体进行DNA测试,以便进行家族DNA比对,这是一个可行的确认被展览尸体身份的方法。

寻找弟弟的黄万青认为,“如果这些展览公司不能提供文件证明死者(或遗嘱执行人)自愿、知情且同意死后身体或器官组织被塑化,并用于商业目的的展览”,那么他“要求警方采样DNA”,并进行比对,这有助于确认弟弟黄雄是否被迫害致死,他的尸体是否被用在这个展览上。

黄万青还提出:“所有从展览人体和器官组织上经过测试或其它方法获得的DNA样本应作为证据存档,以确定死者身份。”“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基于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海外中国人在大陆有亲人失踪的事实,与我的情况类似。”

英国国际医学专家、调查员尼克尔(David Nicholl)近期正要求对伯明翰的一个相同的展览进行DNA采样。他在声明中说:“法医遗传学的巨大进步意味着从塑化组织中提取DNA的真正可能性。”“我们建议使用这些方法来帮助确认展览的‘无人认领尸体’⋯⋯很多人在中国大陆的亲人多年来一直失踪。”

调查记者、《屠杀》一书的作者古特曼(Ethan Gutmann)对此表示赞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中共对超过4000万人进行了DNA测试(较低的估计),他们还说想测试每个人的DNA。如果我们可以访问该数据库,理论上我们可以把展览上的人体DNA和家里有失踪人士的人的DNA进行匹配。”对于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西藏人、基督徒,或者是一个政治犯,他认为有理由来检查世界上每一具塑化的人体标本来寻找他们的真实身份。

公众呼吁调查

多个团体在展览附近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调查人体标本的身份。(安平雅/大纪元)

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澳洲分部、结束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澳洲反对人体展团体、维吾尔人团体等纷纷呼吁调查“人体展”上那些中国人尸体的身份。

澳洲反对人体展团体代表菲斯特(Emmy Pfister)表示,将人体遗骸变成了商品,并以“艺术”和“教育”的名义在世界范围展出,这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侵犯。

专程来到悉尼的国际知名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在发布会上点明,展览尸体来源没有合理的解释,这与中国移植用的器官来源情况类似。而他多年调查的结论是,中国移植器官来源于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

一同呼吁调查“人体展”的澳洲维吾尔人协会主席艾拉(Mamtimin Ala)在发布会上表达了维吾尔人的堪忧处境。维吾尔人大量被关押,也是潜在的器官和塑化人体的来源。

澳洲法轮大法协会发言人戴勒(John Deller)要求确认“人体展”上人体标本的身份,以寻找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在中国大陆大量失踪的法轮功修炼者。

除了黄雄,现场一些民众手举一些在中国大陆失踪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照片,要求新州警方帮助在“人体展”上寻找。在中共对法轮功实施群体灭绝的政策下,突破网络封锁向明慧网提供有姓名和居住地的失踪法轮功学员截止发稿时共1457 名。

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认为人体展的尸体来源和中国移植的器官来源情况相似,很可能就是中国的良心犯。(安平雅/大纪元)

麦塔斯:中共为器官移植和塑化人体虐杀良心犯

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多年调查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他认为,在中国信仰团体遭受“摘取器官”这一形式的虐杀,包括西藏人、维吾尔人、地下教会基督徒等,而法轮功修炼团体情况最为严重。

他说:“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法轮功学员是人体塑化和器官的来源。塑化为虐杀无辜者提供了立即的、广泛的,公开可见的现实展现。”“我们的结论是,中共为获取器官虐杀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并卖去做移植旅游或卖给需要的病人。”

“人体展上的尸体来源类似,也是警察局的在押犯人,没有身份。我们确实知道中共广泛虐待良心犯。”他认为展览方没有提供证明尸体来源正当,正是问题所在。

麦塔斯说,“人体展”的来源应该和移植器官的来源遵循相同的法律准则。一方面要有可确认身份的死者生前同意的证明;另一方面即使有同意证明,也不能用中国良心犯的身体或器官,因为这种同意没有意义,很可能不是自愿的。他认为应该立法确保未来不会再有这样的展览对外展出。

弟弟失踪

黄万青和弟弟最后一次通电话是在2003年4月19日,当时在上海的黄雄说马上要去云南,到了云南会再跟黄万青联系。从那之后弟弟便一直杳无音信。

黄雄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失踪那年他只有25岁,因为派发法轮功资料当时正遭到上海公安的通缉。

大纪元时报记者曾在2004年7月致电上海当地公安,当时的胡姓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他非常了解黄雄的情况,但是称不能说。黄万青曾委托国内的一位律师确认了黄雄在2003年被公安绑架。2005年黄万青的家人再次询问有关黄雄的下落时,他们得知当局已经从资料库中清除了黄雄的身份证字号与记录。而这通常是在一位囚犯死后中共警方才会这么做的。

根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真实人体展”的合作方、人体标本的提供方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长隋鸿锦曾称,部分“尸体”是来自中共公安部门。

黄万青在报案材料中说,“由于中共监狱之间的频繁转移和中国多家塑化工厂的存在,我认为我弟弟的身体很可能已经被展览。”

结束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代表Susie Hughes呼吁鉴定人体展标本的DNA。(安平雅/大纪元)

可疑的“无人认领”年轻尸体

抵制“人体展”的西悉尼大学医学院教授梅斯菲尔德(Vaughan Macefield)指出了引起他注意的一点——多数展出的都是年轻男性尸体,然而一般捐赠到澳洲医学院的遗体都是岁数较大的。

黄万青发现弟弟的户籍被注销是在2005年,这意味着黄雄很可能二十几岁时在被中共当局关押期间死亡了。但公安对黄雄的去向闭口不谈,否认知情,更让黄万青怀疑当局对弟弟做了见不得光的事,尤其看到这些来自中共公安的不明身份的尸体标本,以及在中共当局被指控活体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背景下。

“真实人体展”的主办方一直对外声明他们的尸体来源合法,是由“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提供”,尸体“都是有关当局向中国医科大学捐赠的无人认领的尸体”,是“合法捐赠的,不是任何形式的囚犯”。

然而中共的公检法系统在执行对法轮功的迫害命令时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黄雄被上海公安逮捕、被注销户籍(这几乎可以证明黄雄在被关押期间死亡)的时候,当局从未告知家属任何信息,中共警方甚至还有意隐瞒黄雄的去向。如果黄雄被迫害致死,家人因为不知情,不可能去认领尸体,而这就可以是中共治下所谓“合法”的“无人认领”尸体来源。

用艺术名义包装中共罪恶

“追查国际”的报告中说,人体塑化业的兴起正是中共对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迫害与虐杀的高峰期。

人体标本提供方的隋鸿锦曾称,设在辽宁的尸体加工厂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塑化人体产业基地”,全靠“国家各级领导”的“关怀和支持”。他与数个展览公司合作,以艺术展的形式将加工后的人尸体呈现在公众面前。

大连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人权律师麦塔斯还进一步点出,隋鸿锦的塑化工厂所在的大连,是王立军器官移植研究试验地,也是迫害法轮功头目之一的薄熙来曾经主政之地。“那些地区建立了大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拘留所。”

“追查国际”的报告中还说:“在中国大陆蓬勃发展的‘人体塑化’行业,有可能依赖于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被非法抓捕而拒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最容易成为‘新鲜尸体的主要来源’。追查国际经查证,中共公检法系统既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主要部门,也是‘新鲜人尸体’的供给部门。”

联合国近期确认了上百万新疆维吾尔人遭到囚禁,维吾尔人协会主席艾拉说他已经获知有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在中共监狱或再教育营里被迫害死后,家人收到的尸体上有伤疤,疑似器官被摘取。

黄万青在最后呼吁:“我希望澳洲政府和警方帮助我和我的家人找到弟弟黄雄的尸体,允许我们为他下葬,让他能够获得安息。”

澳洲维吾尔人协会主席艾拉(Mamtimin Ala)在发布会上表达了对维吾尔人处境的担忧。维吾尔人大量被关押,也是潜在的器官和塑化人体的来源。(安平雅/大纪元)
法轮大法团体代表戴勒(John Deller)呼吁寻找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安平雅/大纪元)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