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招募华人和主流人士在硅谷当间谍

“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的资深研究员多尔夫曼(Zach Dorfman)近期接受媒体采访,再次披露中、俄,尤其是中共,在硅谷地区的间谍活动。多尔夫曼呼吁美国政府重视这一安全问题,将其同民权和人权威胁问题一样等同对待。图为硅谷。(AFP)
人气: 349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的资深研究员多尔夫曼(Zach Dorfman)近期接受媒体采访,再次披露中、俄,尤其是中共,在硅谷地区的间谍活动。他表示,中共在硅谷招募华人和当地政治人物充当间谍。

多尔夫曼呼吁美国政府重视这一安全问题,将其同民权和人权威胁问题一样等同对待。

多尔夫曼在7月底曾在美国政治网站“政治”(Politico)上发表长篇调查性文章。文章的主体内容是来自多名前美国情报官员对旧金山湾区间谍情况的披露。这些前情报官员说,由于加州的经济和政治重要性,以及其庞大、成熟、有影响力的中国移民和华裔美国人社区,中共非常重视其在这里的情报活动。其中两名前情报官表示,加州是唯一一个中共国家安全部(简称MSS)设置专门负责“政治情报和影响力行动”部门的州。

“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的网站近日针对多尔夫曼的调查性报导,发表了对多尔夫曼的采访记录。

中俄在硅谷与华盛顿地区间谍活动的异同

在被问及发生在硅谷和华盛顿地区间谍活动的异同时,多尔夫曼说,俄罗斯,尤其是中国(共)在硅谷地区进行了领事馆之外的更多信息搜集活动。他们不一定利用接受过中共国安部训练的情报人员来搜集信息,而是利用“非传统搜集者”,也就是,商人、旅行者、学生以及科技公司的员工。

多尔夫曼披露,一些公司的员工会为中共搜集资料,原因有多种,可能是因为获得报酬,也可能是受到威胁或胁迫。这些员工会被要求向中国公司(往往是中共国有企业)提供专有技术。

多尔夫曼表示,和华盛顿间谍相比,加州的间谍风格更多的是非正式的,以商业为导向。他们在风险投资公司里有人,在科技公司里有人,也有更为传统的外交领事活动。

多尔夫曼说,如果你和熟悉湾区活动的前情报官员交谈,你就会感觉到中、俄的间谍活动在该地区相当成功,“特别是中国(共),其非常擅长在湾区做情报搜集活动,尤其是技术盗窃。”

对华人社区施加影响

多尔夫曼指出,中共还搜集华裔美国人社区成员或湾区内中国移民社区的信息。中共一直注重内部安全,因此他们对海外华人社区的活动“非常关注和感兴趣”。旧金山拥有全球最古老、最成熟和最现代化的华人社区之一。中共也因此非常看重这里的信息搜集。

多尔夫曼认为,中共所谓的“感知管理”活动,就是试图将中国的移民社区更多地转向亲中共方向,然后就是将更大的政治社区转变成更加亲中共。

旧金山的一个例子就是中国新年游行。这个活动是由旧金山的中华商会(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资助。该商会此前由旧金山市有政治影响力的白兰(Rose Pak)控制多年。很多人担心,白兰与中共的统一战线组织有关联。

多尔夫曼指出,中共利用中华商会使中国新年游行带有亲中共意味,表现是禁止法轮功、西藏及亲台湾、亲维吾尔族等团体参加新年游行活动。

而这一切都是公开进行,至少在湾区是这样的。多尔夫曼强调说,虽然人们一般不会去想把这当成中共广泛的情报活动,“但这确实是”(But it is),这就是在旧金山一直发生的事情。

多尔夫曼表示,华裔社区的很多人都有家人在大陆,如果说出周围的间谍活动,可能会为家人带来危险。“我会说那里(华裔社区)有很多的担心。”

多尔夫曼在7月底发表的调查性报导中提到,中共官员经常哄骗或威胁居住在加州的中国公民和有家人在中国的美国公民或中国留学生,帮助他们搜集科技公司的情报,并向他们提供有价值的技术信息。一家维护政府合同的云存储公司首席安全官员透露,对于该公司在美国的中国雇员,中共政府官员试图利用他们在中国的家人来影响这些个体。该公司目前要求一定项目的员工必须是美国公民。

中共在当地进行招聘做间谍活动

当然,中共还招聘和培养当地的政治人物,不仅仅是像白兰这样的社区领袖,还有市长、州参议员、众议员等等,而且这种行为一直持续。

加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的一名前职员涉嫌充当中共间谍,将政治情报传送给中共政府一事被曝光后,受到媒体广泛关注。多尔夫曼说,该事件令人震惊。

此人曾充当范士丹亚裔社区的联络人,代表范士丹出席中领馆的活动。此人为范士丹工作大约20年。虽然范士丹的工作人员发表声明称,此人从未接触到机密情报信息,但多尔夫曼说,不是机密的东西并不代表不是敏感的东西。如果你在诸如旧金山这样的地方作为华人社区的联络员,那你就很重要,你可以作为为中共提供情报的一个管道,负责上报该社区的活动。多尔夫曼呼吁,对中共长期以来一直非常重视的社区,密切关注这类间谍活动真的很有用。

多尔夫曼认为,这件事情令人相当震惊。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不奇怪,因为美国国会员工一直都是外国的反间谍目标,但中共国安能够设法招募到像范士丹身边员工这种职位的人,实在令人震惊。

多尔夫曼在之前的调查报导中还引述一位前情报官员说,中共情报部门有意招募一些组织的内部人员。中共对这些组织的技术感兴趣,他们非常擅长使软招招募人员,也擅长利用容易屈服者,通过威胁等手段达成目标。“它们(中共)非常耐心地把不同部分合起来,我们已经看到,(通过盗窃技术)它们反复节省了美国在研发上所花掉的资金和时间。”

多尔夫曼最后强调说,我们没有对中共的长臂给予足够的重视,很多人包括美国公民在美国境内被中共捕食。我完全理解为什么人们太害怕说出来,但美国政府有责任将这视为严峻的安全问题,要和公民权利、人权威胁问题一样等同对待。

川普政府自去年以来多次指出中共的威胁,无论是在川普的首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还是五角大楼的国防战略报告都有所体现。美国国会今年以来也召开多次听证会,旨在应对中共的影响力问题。#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9-22 8: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