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国人 专家:应被制裁

高科技脑控武器的受害者。(全球反脑控网站)
人气: 42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美国近期封锁中国高科技产业,并考虑将一些中国监控设备公司列入“黑名单”。评论认为,中共拥有高科技不仅有霸权世界的野心,还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国人民,应该受到制裁。中共发展的脑控技术,中国老百姓成活体试验对象。

综合媒体报导,5月23日,美国国务院国际安全与防扩散局宣布对包括北京旭润科技公司、浙江兆晨科技等13家中国企业及个人实施制裁,要求任何美国政府部门不得向这些企业或个人采购任何服务、产品、技术或签订采购合同,不得向这些企业与人员提供任何协助,暂停授予这些人员现有的所有许可。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正考虑将海康威视、浙江大华、旷视科技、美亚柏科和科大讯飞五家中国监控设备公司列入与华为类似的“黑名单”,限制他们采购美国的技术和设备。

据称,美国政府担心这些公司的设备不仅用于镇压维吾尔族人,还担心他们生产的带人脸识别的摄像头可能被用于间谍活动。

外界普遍认为,美国正在全面封杀中国科技公司。

对此,原上海台岛控制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自动化设计工程师李达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推动的华为、中兴、海康威视等所用的软体都是盗取美国等国家的先进技术,有霸占世界市场的野心,“抵制中共的侵略扩张,对中共全面实行经济和技术制裁是非常正确且必要的。”

李达说,中共是极权国家,不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它拥有高科技对中国人民来说是更多的监控与自由的限制,“比如广泛应用的人脸识别技术,这种人工智慧它能跟踪每个人行动的轨迹。另外,它发展的超级计算机(超级电脑)能很快地通过大数据大规模地跟踪监控每一个公民的个人信息。”

“现在,在中国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上海市也推进新疆模式。很多人的家门口安装了监控设备,即‘天网工程’,还有扩展到农村的“雪亮工程”,中国人已没有隐私,自由度也受到限制。”他说。

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约有1.76亿个视频监控摄像头监控街道、建筑和公共空间。

图为山东省济南市火车站广场入口处,一根杆子上安装了9个摄像头,形如“葡萄串”。(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发展“脑控”技术 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国人

李达还表示,中共利用高科技迫害中国人,他在公安的朋友告诉他,中国各地国家安全局都在大量滥用一种定向能技术,“比如被很多受害访民称作‘脑控’的技术,就是利用神经编码技术提取受害者的脑电波频率,然后用电脑和通信网路技术进行远程的可定位的、且看不见的骚扰迫害。”

李达说,中国有很多受这种科技迫害的人,“特别是很多女孩子受不了这种迫害,自杀的很多。”

神经编码技术是远程神经信号监测的另一基础技术。李达解释,人的脑电波和神经信号都是微弱的电磁信号,可转换成数字量供给电脑软体分析处理。

自2017年中国21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到北京集体报案后,今年3月下旬,再有22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大规模集体到当地政府、到北京最高检、最高法院,包括中纪委报案抗议。

“脑控”受害者、原深圳某五星级酒店部门经理姚多杰对大纪元表示,他在2007年就受到语音生物电波干扰和不良声波(愤怒、恐惧等信息)的干扰。

“生物脑控武器、人类脑科学”实验受害者、原深圳某五星级酒店部门经理姚多杰。(全球反脑控网站)

他说:“我是怎么知道自己被脑控迫害的?我想什么做什么、我看到什么,对方都会用语言讲出来,我听到的声音能讲出来,之后就发射恐惧电波恐吓我,说要杀我抓我,再之后,一闭上眼就有各种不好的影像出现,那时让我天天很恐惧,自己就像神经病一样。有一次他们通过语音说,他还不知道他被脑控了,我听到脑控这个词很新奇,那时是2007年,电脑开始普及,我就上网去查,发现原来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受害者,我也找到中央电视台军事节目讲的脑控武器确实存在以及脑控的作用。”

姚多杰表示,中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脑控”受害者上访、报案、起诉,但都未得到当局的正面回应和解决,许多人被以精神病受到迫害。

李达表示:“精神病学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这种现象,精神病的患者仍有自我认识、总结归纳的能力,他们能聚在一起交流,发现这不是他们的问题,然后进行有组织有纪律的、有明确目标的抗议报案投诉活动,而且从2015年开始,这种大规模的、集体的、有组织的、统一的有纪律的抗议行动越来越多,所以他们都是这种技术的受害者,而不是精神病患者。”

2017年被中共关闭的《全球脑控论坛》网站显示,中国“脑控”受害者注册会员已超过7万人。长期受到电磁波和声波迫害的安徽网路作家吕千荣曾对大纪元披露,在网路上公开的受害者已约有20万人。

2017年被中共关闭的《全球脑控论坛》网站。(网络图片)

“中国脑计划”项目 老百姓成活体试验对象

中共去年的官媒报导,中国在语音识别、脑组织显微成像等个别技术领域“在国际水平上可以‘领跑’。报导还说,中国“脑计划”研究已悄然布局,为发展人工智慧,2012年,中科院启动了脑功能联结图谱项目。2014年年底“中国脑计划”项目被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2017年年底,该项目投资六十亿美元。

《全球反脑控网站》指出,中国加入人类脑计划,需要大量的病态脑数据,中共利用“脑控”仪器的折磨以及人工造病等获取数据,对比那些隐性被脑控者的正常脑的数据,建立资料库,进行搜索、比较分析、合成和整合,绘制出脑功能、结构和神经网路图谱。

李达表示,这种数据的收集确实跟中共人类脑计划有关,“中国原大连理工学院的教授唐一源曾公开说,中国有14亿人口,有用不完的脑资源,也就是说,中共打着发展科学的幌子,采集的数据完全是非自愿的,而且中共为了保密,这种对人的迫害可能是一种终身迫害。”

“科技看掌握在谁手里,用好了造福于民,用不好就是害人,就成为专制的一种工具。”姚多杰说,在一个没有法律和规章制度约束的社会,高科技的运用无疑对民众是一种残害,“科技发展我们不反对,但不能为达到目的,失去人类的本性,残忍至极地拿几乎遍布全国的老百姓当活体试验对象,这是极其邪恶的事情。”#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5-29 9: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